•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与中国首位奥运滑板裁判田军对谈:滑板,不限于运动,不止于文化

2021-11-27 15:52 来源:南方plus 杨琼 张晋

  11月底,我们在英雄广场旁的Hero板店和田军见面,今年已45岁的他穿着一件宽松的紫色格子衫和一条工装裤,脚踩着一双滑板鞋,衬衫领子处露出一条金色的细项链。他带着我们走进他开了15年的板店,在这家面积不大的板店里,放满了不同品牌、样式的滑板和滑板鞋,墙上贴着各式滑板品牌的logo。

  田军被大众熟知,是因为在今年夏天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滑板项目首次亮相奥运舞台,作为中国第一代滑板人代表的田军,成为东京奥运会滑板项目唯一的亚洲裁判。

周五晚,英雄广场上练习滑板的年轻人 南方+记者杨琼 摄

周五晚,英雄广场上练习滑板的年轻人 南方+记者杨琼 摄

  11月18日,World Skate世界轮滑联合会在网络上组织了国际滑板裁判委员会网络会议,田军作为中国籍国际滑板裁判,代表中国参与了此次国际裁判研讨会。会议进行了约3个小时,主要议题涉及东京奥运会滑板项目的工作总结,针对2024巴黎奥运会滑板项目的准备工作及奥运会滑板项目赛制改进等内容进行讨论。

  1992年,因为一部电影《危险之至》,时年16岁的田军喜欢上了滑板。之后的30年,他到秦皇岛参加比赛,在广州开滑板店,也担任各类滑板商业比赛的裁判。2016年8月,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滑板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设立了街式(Street)和碗池(Park)两个项目。滑板入奥,推动了滑板产业在商业层面上的发展,也让大众更加了解滑板作为一种街头运动其中蕴含的文化。

  也是从5年前开始,田军与合伙人创立了滑板学校,也成为广东省轮滑协会顾问,担任了2017年全运会滑板项目裁判长,被推荐参与奥运积分赛等各类国际比赛的执裁,最终成为奥运会裁判。

田军hero板店内,挂着一块陪伴他多年的滑板  南方+记者杨琼 摄

田军hero板店内,挂着一块陪伴他多年的滑板  南方+记者杨琼 摄

  在Hero板店里,田军向我们讲述了中国滑板30年,从小众运动到成为奥运比赛项目的历程,而他自己作为亲历者和参与者,也讲述了自己对于滑板文化的个人体悟。

  20年前,英雄广场已聚集了当时不少热爱滑板的年轻人、滑手,尤其是在周末,会有将近百余人在此练习滑板、与乐趣相投者交流经验。“当时在大城市,滑板已经算是比较流行的运动,汇集成一个小众团体。”

  20年过去,英雄广场周边不断建起地下步行街和商业广场,而这里不变的是,喜爱滑板的广州市民总会来到这里玩滑板。

  如今,滑手、裁判员、教练、主理人等多重身份围绕着田军,对他而言,尽管这些包含着“滑板”意味的身份愈发多重,但作为一个滑手,滑板运动本身带给他的自由和挑战式的街头体验,是无可替代的。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试图从田军这位“老滑手”的讲述中,了解社会、城市对滑板文化的包容性的改变,以及滑板文化在入奥之后,如何依然保持自己的街头属性。

  玩滑板近30年:

  滑板的魅力不止于自由和挑战

  南方+:对您而言,滑板的魅力是什么?能让您一直从年轻玩到现在?

  田军:对我个人来说,滑板代表的是自由,你站在滑板上想怎么滑便怎么滑,想做什么动作便做什么动作。年轻时在工作单位,面临工作上、人际交往上的问题,但下班后我站在滑板上,我可以暂时不用去想这些,心情和思维可以很自由。

  当然,我年轻时也会觉得玩滑板很“酷”,这也是很多年轻人的想法。但当我开始意识到,除了“很酷”之外,认真学好滑板,是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在上边的。比如你要做一个动作,便要练习成千上万遍才能顺利地完成,之后便有一种成就感,以及成功之后的喜悦,要自己去尝试才能够理解。

  另外,当你顺利完成一个滑板动作,会有人给你鼓掌或与你击掌,彼此之间相互鼓励所形成的氛围其实是一种相互间的认可,我们在滑板运动中寻找自我挑战,也寻找自我认同和相互间的认可。

  南方+:据我了解,玩滑板也是需要不断学习和训练,那滑板带给您的魅力除了自由之外,还有哪些比较有魅力的地方?

  田军:其实它可以鼓励一个人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可以创造自己的动作。我们对一些地形作出判断后,创造出更多的滑板动作,这是我们自身创造力的体现,也是个人风格的体现,在比赛里面也会有一个相应的加分。

  30年社会态度的变迁:

  社会对滑板文化的包容性在不断增加

  南方+:今年7月,广州海珠区阅江路碧道全线建成开放,滑板公园也是该项目的延伸,同时海印桥北侧桥底的广场,也聚集了不少滑手。在广州的20年间,据您自己的一个观察,总体而言,城市在公共空间规划和发展上,给予滑板爱好者玩滑板的公共空间、场地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

  田军:20年前,我们一般是在英雄广场、天河体育中心等广场玩滑板。近年来,城市相应的场地这块其实比以前是增加了,但是因为玩滑板的人群增长得太快了,坚持玩滑板的年轻人也有数千人,比场地的增加速率要更快,所以这样子比较下来,每个人玩滑板的平均场地面积还是减少了。

  南方+:您觉得滑板是一种文化吗?

  田军:滑板是一种文化,它不只是一个做招式的运动,它的背后还涉及许多内涵。比如滑板的设计这一方面,滑板底下的图案往往是街头文化的表达方式,有一些就是街头文化的设计师,他会街头文化用图案的方式表达在滑板上,也是具有代表性的标志,比如说Powell Peralta的,其设计便是以骷髅头为主。滑板文化也和音乐有关系,比如说有的人喜欢戴着耳机听音乐,一边听一边玩滑板,他们音乐也会选择hip-hop,或者是有时候喜欢朋克一点的,滑手自己的滑板风格往往在这里面都会有体现。

  另外,滑板文化也可以从滑手的穿衣风格体现,比如有的人喜欢穿比较宽松宽大的衣服,还有一些穿那种特别窄紧绷绷的、玩朋克一样的风格,不同的穿衣风格也会影响滑手玩滑板时招式的表现,滑手借此进一步表达他们自己的态度。

  南方+:那您自己是属于哪一类的?

  田军:我自己的话是偏向喜欢hip-hop这类。

  南方+:像您喜欢比较hip-hop那一种,当遇到喜欢朋克等风格和您不一样的滑手,您觉得互相之间会有隔阂吗?

  田军:不会,毕竟大家因为都喜欢滑板才聚在一块,只不过是各自的表达方式稍有不同,我有自己的表达方法,但是我们只要都是滑滑板的,大家都可以交流和互相学习,比如朋克风格的,对方做的一些招式我还不会,我觉得挺佩服的,我便可以给对方鼓掌。

  南方+:您怎么理解滑板的街头属性?

  田军:不同街道有不同的地形、障碍物,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不同的地形和障碍物,创造自己不一样的滑板动作和风格,让大家进行发挥和创造,也体现滑手的创造力。

  虽然滑板现在已经是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之一,但无论是奥运会还是其他比赛,在场地设计也是同样是模拟街头的,还是要找一些台阶、扶手、坡道,滑手去比赛时,其实还是更像在街头一样,所以它属性没有发生实质变化,滑板依然是在街上玩出来的运动。

  南方+:不同年代,家长们对孩子学习滑板的态度发生了怎样的一个改变?

  田军:像我年轻的时候,虽然我的第一块滑板是家人买给我的,但那时候我父母并不是很支持我一直玩滑板,甚至觉得这是叛逆的。而如今,有一部分家长是希望陪着孩子一起学滑板。越来越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学滑板,不像以前我们的家长对滑板运动是不了解,甚至抗拒的。现在的家长主要目的是让孩子能够锻炼身体,也希望孩子能够接触到一些潮流文化,同时培养孩子不怕挑战的性格,家长们也更愿意看到孩子在这些方面上的成长。

  包括我所知道的一个孩子的妈妈也已经30岁了,她本身是一个经常在家的全职妈妈,但因为带着孩子来学滑板,自己也开始学习,反而多了更多户外锻炼的时间,学习滑板也成了她现在生活中唯一的体育运动。

  争议与未来:

  入奥后,滑板如何保持自己的街头属性

  南方+:据观察与了解,无论哪个年代,玩滑板的大多为年轻人,那么滑板是属于年轻人的运动吗?

  田军:年轻人肯定是主要的参与者,但并不代表滑板运动只属于年轻人。虽然不少城市也有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滑手,在城市的滑板俱乐部做主理人。不过,除此之外,三四十岁才来参与我们滑板社群的,是很少的。

  有的滑手成家立业后,因为家庭、工作甚至是身体的原因不能像年轻时一样经常玩滑板,但他们仍将玩滑板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不一定要一直玩得多厉害,偶尔参与一下,保持自己年轻的心态,这样子还是有的。

  南方+:自从滑板确定成为东京奥运会的正式项目以来,这意味着它在保留街头文化的特征之外,也逐渐有了一套规范化的训练、竞争规则,在您看来,滑板成为奥运会的项目,是否会削弱滑板的街头属性?

  田军:它是比以前主流了很多,像我刚才说到当下越来越多家长陪着孩子学滑板。在滑板还未确定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之前,在滑板圈子里确实有一部分人担心滑板纳入主流比赛后,会削弱甚至失去滑板小众的街头属性,但其实这种顾虑是有点多余的。

  其实在这次东京奥运会上,我们也可以看到滑板项目的规则和比赛要求和之前的商业比赛没有很大区别,在滑板项目中,奥运会参赛选手穿着的衣服上可以不带号码牌,大家可以穿自己平时个人风格鲜明的衣服,也可以戴耳机听音乐、戴墨镜戴帽子去比赛,这体现了滑板的自由精神。另外,滑板的比赛项目相对于其他体育项目,看上去相对不那么严肃,但这并不代表滑板没有体现真正的体育精神。

  【记者】杨琼 张晋

编辑:杨格
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