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揭秘12个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缩短学制系谣传 改革内容藏在“三文一会”中

2021-10-19 08:3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教育部官网10月14日发布消息称,决定在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四川省成都市、河北省廊坊市、山西省长治市、江苏省常州市、浙江省金华市、安徽省铜陵市、福建省三明市、湖北省宜昌市、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山东省诸城市设立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这则消息的核心内容只有185个字,几天之后被网友戏称为“字越少,事越大”。果然,在消息发布三天后,“大事”来了。

  10月17日晚上,有微博、微信账号发布了对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的“政策剧透”,核心内容包括“缩短学制,改为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四年,初中三年,高中二年。取消小升初,高中前完成基础教育”,“普及高中,高中分特高、普高、职高。把专业教育迁移至高中,使基础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便于发现并培养偏科偏才的学生”等。

  “双减”以来,全社会的教育焦虑达到高潮,这则“剧透”给本已高涨的社会焦虑再添了一把火。以至于各实验区纷纷发布声明的同时,教育部新闻办官微“微言教育”在10月18日连发两则消息予以辟谣。

  多位接近政策制定层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仅传言中的“缩短学制”“普及高中”不是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的改革内容,甚至“本身就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并不神秘,其主要内容就是落实此前基础教育领域的“三文一会”。

  实验区的12个“聚焦”

  “缩短学制”的传言一出,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多个实验区主管部门纷纷出面辟谣。

  深圳市教育局、安徽省铜陵市教育和体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类似信息应以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官方网站及公众号发布为准,对非官方渠道的信息请勿轻易采信。

  成都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核实,网上该说法并非事实。浙江省教育厅和金华教育局相关处室均回复,“没听说此事”。西安市教育局表示,该说法不可信。

  但由于官方消息“字数太少”,引起了社会的广泛猜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是教育部已经推进相当长时间的既定工作。

  全国教育大会之后,党中央、国务院连续印发了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三个重要文件,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

  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就是教育部基础教育司为了贯彻上述“三文一会”所推动的落实举措。

  至少从2020年初开始,各地就开始申报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知情人士介绍,一些地方极为积极,“多次向所在省教育厅、教育部及直属单位汇报情况,请求支持,因为一旦获批,实验区有可能获得政策和资金支持”。

  最终入选的12个地区,横跨东、中、西部,涵盖了省级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市、地级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县级市等,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2021年7月9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在湖北省宜昌市召开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工作研讨会。

  在这次研讨会上,12个实验区名单及其行动方案已经确定。目前,金华等个别地区的行动方案已经当地审议通过。

  据官方信息,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会上做了总结发言,他介绍了实验区的12个“聚焦”:聚焦提高思政课质量、保障学生安全、落实中央关于基础教育重大决策部署、社会热点、激发办学活力、巩固提高普及水平、提高教学质量、义务教育质量、普通高中教育质量、学前教育质量、特殊教育质量、发挥评价指挥棒作用等。

  今年7月24-25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又在北京举办了2021年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研讨班。参加者除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计划单列市教育部门负责人外,还包括12个实验区教育部门负责人。

  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次研讨班的核心内容,是学习贯彻开班同一天发布的“双减”政策。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作了开班报告,在他部署的下半年基础教育六项重点工作中,基础教育综合改革成为与“双减”并重的工作。

  缩短学制已争论多年

  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建设本来按部就班地平稳推进,根据公开信息,《金华市全国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建设行动方案(2021-2025年)》已经印发,但尚未全文公布,另外一些实验区的行动方案已经提交当地深改委会议或政府常务会议审议。

  但近日出现的“缩短学制”等传言打破了平静。

  多位接近政策制定层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仅传言中的“缩短学制”“普及高中”不是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的改革内容,甚至“本身就是无稽之谈”。

  首先,传言称实验区将“普及高中”。实际上,2020年全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已达91.2%。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张力今年5月撰文称,这一数字超额完成了“十三五”规划预期值,同年初中毕业生升入高中阶段学校比例高达94.6%,按国际标准,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已经普及。

  如今,“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已淡出政策话语,转而被“扩大普通高中优质教育资源供给,进一步提高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所替代。

  其次,传言称实验区将“高中分特高、普高、职高。把专业教育迁移至高中,使基础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便于发现并培养偏科偏才的学生。”

  我国高中阶段包括普通高中、成人高中、中等职业学校。传言中的“特高”语焉不详,既可以理解为特殊高中,也可以理解为特色高中。

  关于特殊高中,截至2020年,全国共有特殊教育学校2244所。

  关于特色高中,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改革的目标之一就是实现普通高中多样化有特色发展。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记者,“高中就应该是一个强调多样化有特色的学习阶段,这也是其不宜纳入义务教育的原因之一,义务教育有强制性,有强制的、一致的课程标准。”

  第三,传言称实验区将“缩短学制,改为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四年,初中三年,高中二年。取消小升初,高中前完成基础教育”。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本世纪初,小学学制在5年和6年之间的变动多达7次,普通初中、高中的学制在2年和3年之间也多次变动。但从未实行过小学四年学制。

  就在今年4月,还有网友在教育部网站咨询称,小学学制将正式缩短为5年是否属实。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明确答复称:该消息不属实。教育部目前无相关政策出台。

  学制改革一直是近年来全国两会热点。近日,经济学者姚洋表示,我国应尽快普及高中,推行十年制义务教育。

  教育部近年来对多份此类全国两会建议均答复称,从历史经验看,每次学制变动都必然引起中小学校布局调整、校舍建设、教师队伍结构调整等系统变动,对学校管理和教学秩序带来较大冲击。

  实际上,已经有研究发现,接受六年制小学教育的个体完成初中的概率比五年制高约5.9%。相对于五三学制,六三学制更加能够提升个体的教育获得和收入水平。

  着力解决教育生态问题

  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究竟要探索哪些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虽然“三文一会”涵盖的内容从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但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不是全面改革,而是结合本地情况,突出问题导向,聚焦重点难点。

  为什么是这12个地方被选为实验区?

  除了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代表性,这些地方都在基础教育先行先试方面积累了经验。

  早在10年前,上海市就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成为“一市两校”教育综合改革国家试点,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考试成绩实行等级制、高校专业优化配置等都是试点的产物。2021年2月,教育部、上海市召开共同全面深化上海市教育综合改革工作推进会,研究谋划“十四五”时期新一轮部市共同全面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

  一些经济并不发达的实验区也是教改的先行区。早在1987年,铜陵市就率先取消了重点初中和小学,并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全部实行免试就近入学。

  其他一些地区也都身兼多个教育部改革实验区或示范区。

  因地制宜是实验区的改革方法论。知情人士介绍,比如上海经济发达,虽然基础教育整体水平高,但也要解决社会教育焦虑等热点难点问题。

  着力解决教育生态问题是实验区的重点任务之一。金华市行动方案就提出,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学业负担,对造成中小学生过重学业负担的行为,实行“零容忍”。深入开展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持续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工作。

  “‘双减’既是基础教育综合改革的重要工作,也是工作的抓手,各地用‘双减’来带动校外培训治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招生评价改革等一系列工作。”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会长马学雷告诉记者。

  “普职分流”也是一个令社会焦虑的教育问题。据介绍,在7月24-25日举行的研讨班上,就有参会人员提出发展综合高中,加强普职融合,或根据各地普通高中学位情况推迟分流。

  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提出探索发展以专项技能培养为主的特色综合高中,推动中等职业学校与普通高中课程互选、学分互认,释放出普职融合发展信号。

  巩固提高普及水平也是备受社会关注的改革内容。吕玉刚今年4月曾撰文指出,今年下半年,将部署实施第四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进一步提高学前教育普及水平;遴选一批基础较好的县(市),积极开展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创建工作;部署实施县域普通高中发展提升计划。

  总体上,实验区并没有超出“三文一会”的“劲爆”改革内容。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副院长郑金洲近日撰文指出,教育改革一般是渐进式推进,而不是激进的革命;教育改革一般是稳妥性的发展,要“软着陆”,而不能采用“休克式”的疗法。

  他指出,“各领域的改革中,称为‘综合改革’的,除了教育,还有医疗卫生事业,这两个领域都是牵涉面广、涉及因素多,和方方面面都有着密切联系的。”

编辑:何柏梅
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