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高墙内的男护士:护士节,这帮爷们也是主角

2022-05-12 16:20 来源:南方plus 曾子航

  “2楼3组2床服刑病患罗某又拉床上了,请护士赶紧处理一下!”

  “男孩子做护士没啥出息。”

  ......

  “每次封闭备勤时都想着下次结束后该怎样去‘弥补’女友。”

  “干了几十年的护士工作,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在大多数人的记忆里,护士多是漂亮的小姐姐,男护士并不常见,但他们也真实地存在。

  在国际护士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走近监狱的那群男护士。

  身上的衣服能拧出水来

  5月9日,早上9时许,监狱外门诊核酸采集点排着长长的队伍,人头攒动。林锐、张小虎、陈锦塔三位男护士按事先分工正紧张地忙碌着,从早上到中午,三人一次次地扫码、采样、核对,不停地重复着每个动作。

  瘦高个林锐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看上去很帅气,面屏因为水气有点模糊,想看清他的脸有些不容易。林锐的妻子是一家医院的护士,疫情期间上了“一线”,孩子由生着病的老人照看。医院监区考虑到他的实际困难,暂时把他调整到外门诊的岗位,这样每天下班还能回家看看。

  三人结束核酸检测采样,脱下防护服时,身上的衣服已经能拧出水来,脸上却仍笑呵呵的。

  这是他们的事业。

  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5月10日深夜,封闭备勤区的梁丰举、雷柏富两位护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梁丰举也老大不小了,以前经人介绍的女孩子多少有点“嫌弃”他,觉得男孩子做护士没啥出息。

  现在的女友难得认同他职业上的选择,却忍受不了这样没完没了的“封闭”。每次封闭备勤时,梁丰举都想着下次封闭执勤结束后该怎样去“弥补”。

  雷柏富在这帮男护士里年龄算是比较大的。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家里困难越来越多,内心也越来越纠结。

  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才进幼儿园,妻子盘了个门店做点小生意,自己的工资只够家庭日常开销,很多时候妻子的收入才是家庭主要收入来源。大的孩子正处在青春期,教育引导和照顾不好容易出问题,妻子多次劝他,让辞掉工作回家照顾孩子。

  老雷很为难,干了几十年的护士工作,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因为这里面有自己的心血、付出和感情。

  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言放弃

  5月11日凌晨3点,窗外下起了小雨,虫鸣声和蛙声此起彼伏。睡梦中的护士杨文锋,被床边紧急呼叫铃声吵醒。一个激灵,他赶紧摸索床边的警服和白大褂,来不及开灯人已经“冲”了出去。

  他赶到服刑人员潘某的病床前正准备量血压时,值班医生和罗展辉护士也赶到了现场。量血压、上心电监护仪、给药,一气呵成,他们每一步都遵医嘱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降下来了,降下来了!”杨文锋舒缓的口吻说道。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经历不少,每次都少不了惊险,甚至步步惊心。“血压降下来了,应该没事。”

  杨文锋的妻子也是一名监狱警察,他每次在“撑”不下去或者打退堂鼓想转行的时候,妻子会说“哪行都辛苦,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言放弃。”杨文锋常感叹:“没有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自己或许不能坚持到今天!”

  罗展辉不是天生的沉稳,用他的话讲“这些年的惊险硬是把自己逼成了‘资深’的护士。”

  封闭执勤只有两名护士,每天除了要为几十名病患发药打针,还需要完成很多护理工作。“别人忙的时候自己在忙,别人休息的时候自己还在忙,但不管怎样,只要看到病人一个个能恢复健康,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罗展辉感慨地说。忙完急救病号的事,时间已近凌晨5点,天已经亮了,他俩抓紧眯一会儿,早上6点半得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救治病人是我的职责

  5月11日下午,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呼叫声“2楼3组2床服刑病患罗某又拉床上了,请护士赶紧处理一下!”

  “在这名服刑人员身上,谷冰护士倾注的辛劳最多,罗某的生命能延续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 杨文锋边应答边介绍边往病房走。

  “病人的病三分靠医,七分靠护理,重病号护理得好,恢复健康就快!”杨文锋很有心得地说着。

  服刑人员罗某,60多岁,因贩卖毒品入刑,没有亲人,在深圳监狱服刑没多久就罹患重病。大医院手术后回到监区时意识模糊,行动不便,大小便失禁,经常拉到床上,没有自理能力。

  仓内臭气熏天,同仓组的服刑人员都十分嫌弃。谷冰总是不厌其烦地帮他清理污物、洗澡擦身,适时更换衣服床褥和尿片,还经常教育其他服刑人员“大家同是服刑,谁都有老的那一天,谁都有病的那一天,如果自己生病了,别人也嫌弃你,你又会怎么想?”

  听了谷冰的话,许多服刑人员也慢慢学着伸出手帮一帮,夜间还经常会有人看一看罗某的情况。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罗某有意识了,后来又能下地活动了,再后来能说谢谢了。

  有人问过谷冰“给服刑人员端屎端尿,有必要吗?”

  谷冰说“很有必要,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犯了什么罪,现在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名病人,而救治病人是我的职责。”

  南方日报记者 曾子航 通讯员 彭文利 刘佳明

编辑:黎洁婵   责任编辑:林涛
回到首页 南方网二维码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