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专题推荐>南方报业“南粤工匠”大型系列报道>南粤工匠

电缆工陆浩臻潜伏地下近40年 为城市修复电缆

2016-04-14 16:46 来源:南方网

陆浩臻带着徒弟们在珠江新城电力隧道内巡查。

图为打磨电缆。

陆浩臻在操作机器。

  4月12日,广州出现强降雨。中午1时许,在广州市珠江新城CBD区域地下10米,南方电网广州供电输电管理所的4名电缆工在珠江新城电力隧道内细致地检查线路,领头的陆浩臻一丝不苟地查验每一段电缆的敷设接头,并告诉紧随其后的年轻人,“极端天气正好练手,不苦练就没有好手艺”。

  今年是陆浩臻“搞电缆”的第39个年头。在许多人的印象中,电缆的安装和维护是个粗活,但事实上,单“接头”这一个动作,就要求精准到0.5毫米以内,且不能有任何杂质和气泡。

  “这比‘绣花’还要精细,有的工序目前还靠手工触感去判断”,目前陆浩臻已掌握了国内外12个生产厂家、5种电压等级不同型号的电力电缆敷设、安装技术,修理过的电缆总长可绕广州城两圈。他也因登峰造极的技术在国内被尊称为“师爷”,国际同行则喊他“电缆极客”。

  ●文/南方日报记者 谢苗枫 见习记者 李业珅 通讯员 郝思远 王志明 图/南方日报记者 王良珏

  / 精细打磨 /

  误差比要求还少五分之三

  陆浩臻是地道的广州人,17岁因上山下乡去了清远。1977年,陆浩臻被招工到广州供电局,“当时对电缆一无所知”。

  “因为条件有限,没有施工队”,陆浩臻说,3年的学徒生涯,每一次安装电缆都要从最基本的挖沟开始,敷设、埋沙、盖板全套流程都要做,“除了做技术活,还要拼体力,比干农活还辛苦”。

  正因为这段经历,让陆浩臻成为最懂现场的高级技师。在他30多年的敷设和维护电缆生涯中,尤其在设计电缆施工图、解决电缆故障时,懂现场让他更快地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陆浩臻最擅长的是“电缆接头”。所谓电缆接头,就是两段电缆之间的接头,是敷设电缆的关键,平均一段电缆有600多米,接头的时候,精准度允许误差范围为0.5毫米以内,不能有杂质和气泡。

  “把这样的电缆接头打磨出来是入门手艺,却也是最关键的技术之一,稍有差池就会浪费整段电缆,如果这个‘差池’没有被发现,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失。”陆浩臻回应。

  笔者看到,打磨电缆接头用的是一片厚约1毫米的透明玻璃片,通过它来剥离电缆的半导电层。电缆工人须极为小心地把电缆表层的毛刺、凹坑逐一剔除,直到把电缆头打磨成一个光滑如玉的圆柱段,表端纹路整齐、平滑,没有一个气泡或毛刺,使电缆接口更为平滑,误差更小。

  为了苦练这门技艺,陆浩臻用了一年时间。如今,别人一两个小时才能打磨出一个电缆头,陆浩臻最快35分钟内完成,而他完成的电缆头在接驳的时候,误差可以控制在0.2毫米以内,比标准要求还少五分之三。

  而为了减掉这五分之三的误差值,陆浩臻在模拟训练场能一坐一整天,打磨十多个模拟电缆头。年复一年,既练打磨的技艺,也培养双手对光滑面的触感和判断。

  / 民族情怀 /

  “绣花针”折服“空手道”

  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追求卓越,陆浩臻说,除了兴趣,还有民族使命感。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广州地区的用电量也在急剧上升,但当时还没有11万伏以上的交联电缆。为了保障医院、学校和居民用电,所有工厂“开三停四”,且一日用电不能超过50度。

  “一米电缆的价格为2000多元,在那时候相当于一台电视机的价格”陆浩臻说,当时电缆工程不仅造价昂贵,还面临技术垄断,很难发展起来。“那个年代,在电缆安装时中国人只能做副手,必须由生产电缆的日本厂家的专家指导才能完成。”

  这种背景之下,陆浩臻和他的同事被送到日本学习技术。陆浩臻十分珍惜这次机会,每次出现场,他都会带一个本子认真做记录,最早接触的同样是用玻璃刀片打磨电缆。“我们是通过测量电缆截面的4个点来判定电缆是否趋近于圆形,而日本人更精细,他们测量8个点,接头时误差控制在零点几毫米。”

  “以前说国外的东西好,其实是因为他们每个细节都严格把控,只有每道工序都做到极致,我们才可以做出精品。”陆浩臻在佩服的同时,也暗自较起了劲,把这种精神带回了自己团队。

  “陆师傅的手艺,后来也让日本人啧啧称奇,甚至他安装的电缆可以做到免检”,陆浩臻的徒弟顾侃说,对比于日本的“空手道”,该国同行把陆浩臻的手艺比喻为“绣花针”。而一些外国厂家更是直接喊陆浩臻为“电缆极客”。

  2003年2月,厦门供电局一条新建的大截面220kV电缆线路急于送电,而负责督导电缆附件安装工作的日本技术人员,却因对当时“非典”恐慌而不敢前来。厦门供电局求助广州供电局,陆浩臻带领班组成员临危受命,不仅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工作,更是从此打破了220kV交联电缆附件安装被日本人技术垄断的局面。

  “就像做手表,有的手表跑5年就会失去准星,而有的50年也没问题。我们做电缆追求的就是这种持久耐用的品质。”陆浩臻说。

  / 传承创新 /

  “实战”经验数据化处理

  事实上,以手工“打磨韧度”和“触感”声名鹊起的陆浩臻一直追求技术层面的创新,他带着电缆二班到全国各地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的同时,还勇于打破常规。

  2005年,在支援广西百色水电站配套建设电缆工程中,面对电缆在76米落差的竖井中敷设,原有的平地敷设方法不能适用。“在垂直的隧道竖井中敷设电缆,粗壮的电缆自身的重量大,往下输送电缆的时候‘拉不住’,掉下去就废了。”

  “若想施工顺利,就要改变以往用麻绳捆扎钢丝绳敷设的方案”,陆浩臻经过反复实验、计算论证等,决定用输送机敷设。

  这是利用输送机的同步推力和紧握力对全线进行合理的布局,既保证了垂直竖井铺设的安全性,又提高了效率,成为了全国首例。

  而类似的创新,“陆家班”还有许多,包括500kV的超高压交联电缆开始在中国水电站的投入使用;电缆T接头组装等等。

  然而,陆浩臻说,越是传统的东西越要有年轻人接棒,一个手工式的作业想做大做强,就要设定可量化的科学标准。

  在广州供电局,有一个专门培养高压电缆领域人才的“浩臻工作室”。工作室一共20多人,带头人陆浩臻对每个徒弟的背景都如数家珍。“有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有清华大学的,都是有专业背景的高材生。”陆浩臻自豪地说,学生们能把他的“实战”经验数据化处理,“像光滑度、洁净度等以前都是靠经验,但是毕竟会有人为误差,现在让他们用专业知识,把我的经验尽可能量化,这才是长久之计。”

  让陆浩臻欣慰的是,仅仅3年时间,工作室的年轻人就已经能用3D动画模拟电缆敷设和仿真电缆事故,还制作了快拆装电缆以及抢修仓的模型。

  目前,陆浩臻正和徒弟们着手制定施工工艺的量化标准,希望能接轨世界,更好地发展中国的电缆制造和敷设技术。

 

编辑: 刘竞宇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