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红:司法体制改革是改变案多人少薪酬低的有效措施

2016-01-30 09:09
南方都市报

省检察院检察长郑红在分组讨论会上发言。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司法体制改革完成后,法官检察官的薪酬待遇会比普通公务员高一点。”昨日在揭阳团人大代表审议两院报告讨论时,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郑红说,目前司法体制改革是改变案多人少薪酬低的有效措施,落实司法责任制,配套必须跟上,实现了这条才能进行薪酬改革。

  板脸询问6小时肌肉僵硬了

  “揭阳榕城区法院刑庭只有四个人,去年共审结709个案件,人均审结177个案件。”省人大代表林剑如呼吁以案件数量确定法官检察官人数,不要把他们累死在工作岗位上。

  林剑如讲述自己一次工作经历:“几年前,有一次立案侦查一个刑事嫌疑人,板着脸询问持续6个小时,6个小时后发现脸上肌肉僵硬了,想笑笑不出来。非常害怕,双手按摩,热毛巾敷脸,最后能够笑出来的时候,不禁流下泪来。”

  也有人大代表提出,司法改革可能有些地方的法官、检察官面临转岗分流,意味着办案的法官检察官还会再减少,案多人少局面更严峻。如何保障案件的效率,如何协调这个矛盾?在薪酬待遇方面,确实跟他们承担的责任不匹配。“我一年的薪酬是7.9万元,这只是去年的数字,前年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林剑如插话,晒出自己的年薪。

  倒逼法官检察官基层办案

  “两院报告每年提到案多人少,确实存在,特别是珠三角地区广州、深圳、中山、佛山、东莞等市。”郑红坦言,代表所说的问题是实情,全省法院去年受理案件146.95万件,全省检察机关批捕143648人,占全国1/6,起诉170859人,占全国1/8。

  但是,广东检察官、法官的编制,在本世纪初按户籍人口确定,当时常住人口比不上现在多,案件总量不如现在那么多。尽管后来追加一些编制,总体而言人案匹配仍然存在矛盾。如何解决问题?郑红回应,总理说了“五年内不能增加编制”,广东要服从大局,不能突破。首先是内部挖掘,一些空编尽量用足。其次要靠改革,司法体制改革正是解决案多人少的有效举措,现在是人员分类管理,倒逼很多法官、检察官要到基层一线办案,而且搞行政事务工作的要减少,通过这个办法解决案多人少的矛盾。

  提高待遇未有具体时间表

  至于待遇不高问题,就是怎么解决办案数量质量效益,与待遇挂钩的问题。司法体制改革也要解决这个问题,法官、检察官要比普通公务员略高一点,就是要跟办案数量质量挂钩,要考核,有基本工资,效率工资,有绩效考核,现在正在推进,制定配套文件,将陆续出台。

  “具体高多少,中央正在进行顶层设计,需要国家财政部、人社部统筹,各地也不一样,落地要等到实行办案责任制才能配套相关政策。”郑红表示,五年过渡期,按照39%作为法官检察官比例,真正实现办案责任制,实施工资的配套才能跟上去。

  “落实司法责任制,配套必须跟上,才能进行薪酬改革。”郑红解释,过渡期是五年,并不意味着各地都要等五年,有些试点步伐快点,逐步推开。现在,深圳、佛山、茂名、汕头四个试点市也不是全部推开,而是逐步推开。司法体制改革是任务多,以前也没有这方面经验,试点之后才逐步推开。

  检察院办案要保持的原则与界限

  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郑红说,检察院办案过程中主要保持“三个平等”、“六个界限”以及“三个慎重”。

  ●对多种所有制企业,要依法平等保护企业产权和合法权益,落实平等保护原则,做到诉讼地位和诉讼权利平等、法律适用和法律责任平等、法律保护和法律服务平等。

  ●对法定代表人涉嫌违法但仍在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做到慎重使用强制措施、慎重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慎重发布涉企案件新闻信息,最大限度维护企业声誉。

  ●执法办案中要严格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注意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个人犯罪与企业违规的界限、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经济活动中的不正之风与违法犯罪的界限、经济发展中发生的偏差与钻改革空子实施犯罪的界限、合法经营收入与违法犯罪所得的界限。

编辑: 黄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