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热议“毒保姆”:明确牵头部门 杜绝靠法制

2016-01-28 09:53
南方都市报

   

此前曾轰动一时的“毒保姆案”犯罪嫌疑人受审。

  广东两会之热话题

  去年年底在广州连续发生的“毒保姆”事件,折射出家政行业长期存在的乱象,也引起了省两会政协委员们的强烈关注。省政协委员李少梅认为,“毒保姆”等事件让大家对保姆等家政从业人员产生了信任危机,必须将他们职业化。多头监管、法制缺失也成为委员们关注的焦点。省政协委员林勇则表示,加大培养力度才能提高准入门槛,“要像培养护士一样培养专业保姆”。

  省政协委员李少梅:

  “毒保姆”带来信任危机,杜绝“毒保姆”要靠法制

  在省政协委员李少梅看来,家庭服务业首先需要解决的是顶层设计。我国家庭服务业存在无证经营,劳务纠纷,保姆等从业人员与雇主合法权益经常无法保障……她认为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法律监管的缺失。

  记者采访相关律师也了解到,家政服务人员如保姆的劳动时间和强度等特点难以将其纳入规范用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七条明确规定,家庭或个人与家政服务人员的纠纷不属于劳动纠纷。

  目前普遍认为我国目前家庭保姆等家政服务人员不属于劳动法的适用范围,家政业不被劳动法调整,因而在发生纠纷时,也只能根据《民法通则》有关条款进行处理。

  “毒保姆”等事件让大家对保姆等家政从业人员产生了信任危机,李少梅认为,必须将他们职业化。她建议,通过政策扶持、政府给予社保经费补贴等方式,推广“员工制”用工制度,逐步减少“中介制”的比例。

  “现在的家政服务市场鱼龙混杂,不少从业人员专业技能或者素养不达标。”她表示应该首先从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入手。“家政服务人员必须具有一定的资质,无论企业还是院校都可以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具体来说,就是相关企业应该开办自己的培训基地,建立门类齐全、体系完备的从业人员培训体系。在高等院校、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培训机构、培训基地等机构的教育培训中突出家庭服务职业教育的内容。她建议,经过专业培训的从业人员,可以获得相应的资质,这些资质将直接和自己的工资等级挂钩。

  “虽然这几天‘毒保姆’事件引起了大家的防备,但是保姆这样的家政从业人员自身合法权益也需要保护。”李少梅建议,应该给家政从业人员买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使家政企业、家政服务人员和用人客户都解除家政服务后顾之忧。

  现在“互联网+”很热,家政服务业也可以运用起来,李少梅说,可以建设家庭服务公益性信息服务平台,通过与社区服务中心、居家养老等资源和手段相结合,健全供需对接、信息咨询、服务监督等功能,形成便利、规范的家庭服务体系,为家庭、社区、家庭服务机构提供公益性服务。

  省政协委员李虹:

  家政行业多头管理,建议明确牵头部门

  广东省政协委员、暨南大学侨联主席李虹今年提出了《关于规范保姆市场、完善监管体制的提案》。提案指出,个别保姆的极端行为暴露出家政业的乱象,是整个社会家政服务的管理缺位,其背后是我国养老模式面临的困境。

  李虹认为,目前家政服务行业监管部门出现缺失,“多头管理”是一大症结。国务院办公厅曾于2010年发布《关于发展家庭服务业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0]43号)》,根据该文件,家庭服务业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涉及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组织和部门。

  “虽然家政行业涉及多个部门,但却没有相对应的监管部门,多头管理却成了无人管理。保姆从业资格及健康等方面的监管仅仅依靠家政行业的自我审核。”

  李虹认为,在公众眼里,保姆是个被人瞧不起的职业,年轻和文化程度高的人都不愿入行,家政行业成了文化素质低、入职门槛低的行业。同时由于需求大,急需保姆的家庭很难请到保姆,照料老人的保姆更难找。因此凡愿当保姆的都可以当,很多不具备资质的人都混入家政行业。

  她建议,家政行业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牵头管理,其他部门协作,加强监管力度。其次,严控家政行业准入机制,提高保姆的准入门槛。“要培育符合城市发展需求的高素质、有文化、专业化保姆群体。”

  李虹还建议,建立安全可靠的家政服务人员输送体系。“可以考虑以行政区划为单位,建立起不同层次的家政服务员培训输送基地。做到输送基地的初步培训与家政公司的专业培训相结合,对经过培训和技能鉴定,获得上岗资格的人员,建立信息档案,做到统一联系、统一安排、统一管理,向用户家庭输送合格的高素质家政服务人员。”

  省政协委员林勇:

  应该像培养护士一样培养保姆

  “要杜绝‘毒保姆’,在强化监管的同时,还要利用市场机制,让更多优秀的家庭服务陪护人员进入保姆这个行业”,省政协委员林勇说,建议提高保姆的素质,引入市场化机制,同时在专业技术院校专门培养,“要像培养护士一样培养专业保姆”。

  林勇说,2014年,全省老年人口(65岁及以上)数量为886.90万人,占常住总人口的8 .27%,人口年龄结构进入“老年型”发展时期。在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保姆的需求越来越大,市场价格也越来越高,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规范这个行业的发展。

  此外,林勇还提出,广东省应率先在有条件的地市建设单独失能失智老人照顾中心。失能失智老人作为老年人口群体中的“弱势群体”,由于其治愈康复的可能性极低,只能长期居住在养护机构,造成床位的周转率很低。同时,失能失智老人需要更加专业的照护能力。

  “只有在机构里面,才能让保姆更有保障,吸引更多素质较高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同时将从业人员纳入规范化管理”。林勇说,目前我省严重缺乏此类的专门养护机构。应该建立失能失智养老服务机构,加强其基础设施建设、日常运营维护、安全防护管理、医疗服务水平及服务人员水平等方面的监管。

  

  毒保姆不止一例 记者暗访揭开行业潜规则

  2015年12月24日,广州日报率先披露涉嫌以肉汤下毒、尼龙绳勒脖子等方式杀害8名雇主的毒保姆何天带在广州市中院受审,引起全国轰动。不少受害者家属怀疑,存在着跟何天带、陈宇萍相似手法的“毒保姆”群体。【详细

编辑: 黄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