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养结合”时机已成熟 代表反驳“兜底”论

2016-01-28 09:26
南方网

 南方网讯(记者林洪演)随着我省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服务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成为广受关注的话题之一。去年11月,毛桂平、谈燕红等六位省人大代表就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约见国家机关负责人,1月27日下午,毛桂平、谭燕红两位代表在接受南方网专访时反驳财政“兜底”论,并表示“医养结合”时机已经成熟,广东应在医养结合方面在全国作出表率。

 “医养结合”时机成熟

 广东应在全国作出表率

 去年国家发布的《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所有的养老机构能够以不同的形式为入住的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

 “我省要率先建成小康社会,就要提前完成《意见》所提出的各项任务,实现养老服务事业的较快发展。‘医养结合’时机已经成熟。”今年,毛桂平提出了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建议。

 他表示,目前我省的养老机构中存在养老机构一床难求,而相当一部分养老机构又面临着床位空置率较高的这样的矛盾现象,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合作的积极性不高。民办养老机构开办内设的医疗服务机构的条件不足,“全面推进医养结合,这是难点之一。要实现医养结合的全覆盖,这个问题必须要有创新举措来解决。”

 毛桂平建议,尽快制定我省医养结合的发展规划,争取提前完成《意见》所提出的在所有养老机构实现医养结合的全覆盖,同时,基本形成医养结合的服务网络,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居家老年人提供上门服务能力得到显著提升,所有医疗机构开设为老年人就医便利服务的绿色通道,尽快建立长期的护理保险制度,使养老服务质量显著地提高。

 他还建议,适当降低养老服务机构内设医疗护理机构的门槛,相应地出台广东省养老服务机构医疗护理的管理规定,养老机构的内设医疗机构审查合格以后,要纳入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医疗定点的范围,使得养老机构收养人员中的参保人员在定点的养老机构所设医疗机构就医所发生的费用可以按照保险规定来支付。

 医养结合应延伸到居家养老

 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毛桂平介绍,广东目前三种养老模式的发展目标是“90、7、3”,90%居家养老,7%社区养老,3%机构养老。目前养老机构的床位已接近完成3%的任务。

 “我们专门为了医养结合进行了调研,90%多的老人是居家养老,光是让医疗机构上门,人手或配置来说都是不够的。”省人大代表谭燕红说,医养结合要延伸一下,不单只是有床位的医养结合,还有居家养老的医养结合,政府要力推居家养老的医养结合,要把政府购买服务纳入这个范畴。另外,在居家养老这块可以通过预约服务,根据承担能力来选择服务,“希望通过人大代表的呼吁,通过跟卫生系统的对接,把这个作为试点推广出去。”

 财政投入不及云南一半

 反驳部门“兜底”论

 约见座谈会上,代表提出我省在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上财政投入较少。毛桂平说,到2012年底,浙江省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方面的省级财政投入是3个亿,江苏省是4个亿,山东省是7个亿,云南省是1.25亿,而广东在2012年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省级财政投入只有5683万。到目前为止我省的投入没有变化。

 政府部门在回应中将投入少的原因要归结到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少,并表示对于养老体系建设财政是“兜底”作用,主体应该要发挥社会资本的作用。对此,毛桂平表示,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少不是根本问题,“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上,财政应该起到主导作用,因为养老服务具有公益特性。政府应该做的是购买服务,而这一点也正是目前缺乏的。”

 谭燕红也认为,在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上政府不单只是“兜底”,还要覆盖到各个层次的养老问题。“需要政府兜底,但要看兜底的标准是什么,兜底的线怎么划,兜底也要让更多的人受益,如果‘兜底’仅仅是完全没有生活能力的老人或者是五保户老人,那是远远不够的。”

 谭燕红说,养老就要医、养、护三方面结合,在机构养老、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之外,还有“三失”(失依、失智、失能)老人的护理院发展跟不上,应该关注各个方面的人群或情况,有针对性出台政策措施来解决实际困难。

 养老院用地问题待解决

 建议批一块公益事业专用地

 两位代表对于应发挥社会资本在养老体系建设中的作用表示赞同,但同时认为政府的推动不力。谭燕红表示,政府对社会资本进入养老服务的审批程序多,过程长,宣传推介也不足。此外,她还提到了民办养老院的用地问题。“民办养老院的用地多是通过租赁获得,不解决土地续约租赁问题,民办养老院的可持续发展根本没保障。”谭燕红说。

 谭燕红建议,政府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养老事业政府,并应批一块永久的养老事业的公益用地,并对为今后土地的使用续约问题设置考核,达不到要求的让社会来投标,把养老事业持续办下去,三旧改造后不一定把所有的地都卖出去,应该留一部分出来用于公益。毛桂平也认为,对于社会资本要有一定的激励措施,通过减税或者免税,降低运营成本,同时政府要加大购买服务的力度,从这两个方面推动社会资本的进入。

编辑: 黄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