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明慧:我希望盲人也能做公务员和作家

2016-01-27 10:35
张艳芬

富明慧接受专访。南都记者 陈坤荣 摄

  提起盲人就业,“针灸按摩”恐怕是再直接不过的联想,不过,做了13年广东省盲人协会主席的富明慧希望打破这个“惯例”,今年两会期间,这名广东省政协委员呼吁帮助更多盲人像普通人那样通过高考进入公立大学殿堂,毕业之后进入各行各业完成“梦想”,而非千篇一律只做按摩师。

  希望盲人也能做作家律师公务员

  已经年届五旬的富明慧是中山大学应用力学与工程系的教授和博导,2003年开始担任广东省盲人协会主席、2008年开始担任广东省政协委员,这两个“专业之外”的社会职务叠加,让他更加关注残疾人尤其是盲人的生存困境。

  往年,他的提案包括扩大残疾人免费乘车范围、免费让残疾人上高中和大学、建立残疾人信息无障碍通道、在交通灯位增加盲人语音提示功能等,而今年广东“两会”,他将注意力放在呼吁提高盲人参加高考机会、向盲人群体普及电脑教育、让更多残疾人参与到“两会”发声的舆论场中。

  对于目前广东省的盲人教育制度,富明慧忧心忡忡,他说,一直以来,广东的盲人特殊教育落后于全国,全省有大约70万盲人,学校只有寥寥几间,另一方面,盲人随班就读没有配套特殊教育辅导,让许多盲人孩子的学习进度落在普通孩子之后,最终的结果导致鲜有盲人孩子具有参加普通高考的能力,这意味着他们无法进入公立高校就读各类专业。

  富明慧建议,应该在广州、深圳等大城市选择学校搞试点,目前小学阶段和高中阶段的选点尤其迫切,一方面对于随班就读的孩子进行专门辅导,帮助他们把落下的功课“补上”,另一方面在普通的学校设置盲人专门班级,为他们提供专门的教育辅导服务。“比如可以一对十,因为他们的需求是共同的,通过这样的渠道让更多低视力的孩子最后都有能力去参加到高考”。

  富明慧说,长远来说,希望可以为盲人孩子进行完整的教育配套,从小学到高中都能让他们获得与普通孩子同等的教育机会,让盲人孩子从小就生活在社会里而不是盲人圈里,让他们接受完整的普通教育,然后通过高考进入大学学习自己喜爱的专业,未来进入社会,那些有天赋的盲人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成为公务员、作家、律师、翻译等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而不只是千篇一律的按摩师。

  在富明慧看来,对于盲人孩子,让他们接受“融合教育”比“特殊教育”更重要,目前西方很多发达国家已经从早期的“大办盲人特殊教育”回归到“融合教育”,让盲人孩子和普通孩子一起成长,教育普通孩子自小去帮助盲人孩子,“从小就在他们心里埋下一颗种子,这就是融合教育”。

  富明慧说,今年省盲人协会就此展开调研,去了解一些需随班就读的盲人孩子具体遇到何种实质性困难,调研结束之后会将此写进提案上交省政协。

  盲人学电脑是一本万利的事

  与城市的盲人相比,农村的盲人获得受教育的机会更少,“现在城市的盲人可以通过电脑上网和别人聊天,甚至可以看一些远程教育软件,但对农村的盲人来说,甚至手机都没有,更别说电脑了”。

  为了普及盲人的电脑知识,富明慧和他的同事们曾经在20 14年到广东尤其是粤东西北地区的10个城市办过盲人电脑培训班。当时,每次选择一个城市开班,几个盲人“师傅”“手把手”教20个盲人“徒弟”,整个过程下来用了四五十万元,资金来源是当时相关部门的拨款,但后来资金不足,培训班也就停止了。

  在富明慧看来,盲人学电脑是一本万利的事,“盲人只要会了电脑,就不会那么封闭自卑,好多盲人一上电脑天地就宽广很多,可以用电脑交朋友、聊天、听音乐,还可以学习打字、编程、外语等”。

  富明慧此前曾经发明过一种盲人输入法———半方盲码汉字输入法,日常生活中,他对电脑手机的应用也非常熟悉,安装了语音软件的手机让他可以毫无障碍地与人交流,而且他也玩“微信”。

  除了教育,富明慧还呼吁,希望有更多的盲人可以从劳务型的保健按摩师上升为专业技术型的医疗按摩师,在专业化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据了解,目前广东有数百名从事医疗按摩的盲人获得相应资质,但由于没有明确的可操作指引,未有一间医疗按摩诊所成立,富明慧呼吁,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尽快发布明确指引,让具备专业医疗资质的盲人多一条职业道路可选。

  希望各级政协人大都有残疾人呼声

  今年已是富明慧履职广东省政协的第8个年头,作为一名盲人政协委员,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富明慧说,他的社会工作是一名大学教授,科研压力很大,但盲人协会主席的兼职身份要求他必须花时间了解这个群体的问题,两者之间存在时间分配的协调难度。

  作为一名盲人政协委员,这些年富明慧更多的是呼吁争取盲人群体的利益,他自言对肢残人、聋人等其他类别的残疾人了解还不够,他呼吁广东省及各市的政协或人大应该尽可能保证都有残疾人的委员或代表参加“两会”,为残疾人群体的权益“发声”。

  富明慧给自己的履职打80分,他认为自己履职合格,“有两次被评为优秀提案,有些提案也变成了政府残联系统相关条例”。

  对于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对省财政转移支付地方乡镇(街道)1320名残疾人专职委员给予每月1100元补贴的提法,富明慧为此“点赞”,他此前曾两度在提案中建议应当把残疾人委员纳入公益性岗位,而这次,他建议,补贴金额不妨根据委员实际的履职绩效,给予10%-20%的上下浮动。

  与此同时,富明慧表示对自身的履职“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希望以后做更多调研,从更底层去了解残疾人的迫切需要和切身利益,“这才可以写出更好的操作性更强的提案”。

  介绍

  富明慧和他的导盲犬

  1966年出生,今年50岁,满族,中山大学应用力学与工程系教授。从2003年起担任广东省盲人协会主席至今。1988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数学系力学专业,1991年由国家公派赴莫斯科大学留学,1995年获博士学位,1995年赴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做博士后,1997年开始在中山大学应用力学与工程系从事教学,2001年因“视网膜色素变性”导致完全失明,目前担任研究生、博士生导师。

  2014年12月份,陪伴了富明慧近三年的导盲犬在中山大学英东体育馆附近的实验室丢失,彼时曾牵动羊城万千市民的心为其寻犬,最终海珠警方在32小时后顺利找回导盲犬“万福”。

  南都记者张艳芬 实习生张运铖 李志

编辑: 黄叙浩
南方日报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