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周末

武汉终场战“疫”:火神雷神“封山”,万人血清抽查启动

2020-04-16 22:11 来源:南方网 崔慧莹 马肃平

  ▲2020年4月15日,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正式关闭,医护人员正在后者病区进行消杀。这两所武汉战“疫”标志性的专门医院,均是全国各界倾力援建,于2月初先后收治新冠病人。在运转两个多月时间里,共累计收治病人5070名。从建设到战“疫”,均创造了令人难忘的奇迹。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留守团队主要解决两大难题: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及并发症处理,解决患者核酸检测持续阳性不转阴的问题。

  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武汉需要一场“双胜利”。

  雷神山医院休舱仪式上,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的男护士胡志敏单膝跪地向同科室女友曾莹莹护士求婚,并许下誓言:“我的愿望是雷神山下,我只娶她。”他们爱情的见证者——雷神山医院——并不会很快拆除。

  从2月8日接收第一名患者开始,雷神山医院在67天内,累计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45%是重症患者,最终有1900余人康复出院。患者病亡率大约2.3%,重症和危重症的死亡率大概4.3%,“在全球来看,都是一个比较好的医学救治表现”。

  “现在武汉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4月15日,在预计返程的前一天,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接受了最后一次媒体采访,他微笑着建议大家摘下口罩拍张照片。

  这一天,是解除“封城”后,武汉“战疫”史上又一重要时刻:雷神山、火神山医院正式休舱。正如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所说,患者清零是抗疫取得阶段性胜利的重要节点。

  曾誓言不获“全胜”不离汉的最后一支国家医疗队——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乘专机也在同日返回北京。至此,所有援鄂医疗队全部返回,仅剩20人的医疗专家组和少部分疾控流调队员继续留守。

  涉及武汉全市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调查,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项在9个省市开展的抽样调查,有望摸底新冠病毒感染现状,为疫情防控策略调整提供科学依据。

  截至2020年4月14日24时,武汉仍在院治疗的患者还有179例,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已降至两位数——重症患者24例、危重症33例。

  “大概还有十几个危重症患者,新冠病毒已呈阴性,但有多种合并症,最终救治情况不乐观。其余大部分患者其实已经好了。”中央指导组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武汉“解封”后的第二天,习近平总书记给武汉东湖新城社区的全体社区工作者回了一封信,“抗击疫情有两个阵地,一个是医院救死扶伤阵地,一个是社区防控阵地。”

  “解封”不等于“解防”,社区仍然是疫情防控的第一关口。进入“重启”模式的武汉,现在每家每天可派一人外出两小时,自行采购生活物资。进出大门时,需要出示健康绿码、测量体温。

  复工保卫战也在加速推进。按照武汉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武汉发布”的说法,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武汉需要一场“双胜利”。

  1

  雷神山医院休舱

  武汉雷神山医院正式休舱,是一场期盼已久的功成身退。在2020年3月10日下午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后,雷神山、火神山“两山”医院何时休舱备受瞩目。

  4月15日上午的休舱仪式现场,百余位来自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下称中南医院)的医护人员终于脱下了厚重的白色防护服,挥舞着红色的医院旗帜与五星红旗,与这家危难中拔地而起的定点医院,拍下最后一次合照。

  从2月8日接收第一名患者开始,雷神山医院在67天内,累计收治患者2011人,其中45%是重症患者,最终有1900余人康复出院。

  患者病亡率大约2.3%,重症和危重症的死亡率大概4.3%。“在全球来看,都是一个比较好的医学救治表现。”4月14日,在将最后4名危重患者转运回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后,院长王行环这样说道。

  疫情期间,王行环临危受命,成为武汉雷神山医院院长,带领16支各省医疗队,286家医院三千多名医务人员,以及中南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在雷神山医院奋战,答卷都清晰写在数据上。

  “我们会通过一些监测手段、中西医结合治疗等方法,尽量减少轻症患者转为重症,或者重症患者转为危重症;而ICU是患者的最后一道生死关口,为提高抢救危重病人的成功率,包括什么样的患者是否要上有创呼吸机插管等,我们有一整套标准。”4月14日下午1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ICU)主任彭志勇说,“作为医生,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做了。”

  几小时前,彭志勇刚刚送走了雷神山医院内最后4名患者。“其中有3人年龄在70岁以上,最高龄患者超过80岁。在雷神山医院ICU治疗均已超过1个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副院长、武汉雷神山医院副院长袁玉峰介绍。

  彭志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雷神山医院转回中南医院的最后几位患者,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已全部转阴,除咽拭子、肛拭子、鼻拭子检测外,他们还做了肺泡灌洗液的检测,也都是阴性。

  “最后这些重症患者大多数都合并有器官功能障碍,后续器官功能的维护是重点。且因长期在ICU卧床,使用呼吸机,所以还会合并有细菌感染,甚至耐药性细菌的感染。”袁玉峰说。

  彭志勇认为,这些患者新冠肺炎已经治愈,转回中南医院不会有任何风险,保险起见,还是会把这些患者先安置到过渡病房与其他患者严格隔离。

  2

  完成使命 平安撤离

  在雷神山医院1号门送走最后一批患者后,雷神山医院医务管理部医务处陶泉回忆起2月8日晚,收治第一批患者时的情景。“晚上7点58分,我们站在这里,看到第一辆救护车进院门,第一个病人下车进入病房。”

  方舱医院建立之前,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一度成为患者入院的最后一线希望。在各大医疗队初到雷神山时,这里仍是一片“工地”。建筑垃圾堆在每间病房,平日拿手术刀的医生们,从搬运医疗设备开始干起。“三天内,我们就把第一个ICU病房开出来了。摆满仪器、收满病人。”彭志勇回忆说,高峰时期,仅ICU就有一百多位医护人员。

  32个病区能提供总计1600张床位,最后关闭的ICU病房就在清洁区通道的最尽头。各医疗队会整建制地接管一个病区——鳞次栉比的整列“红区”病房,像鱼骨上探出的尖刺。“每开一个病区,就保证把一个病区的病人收满,因为那个时候床位非常紧张。”陶泉说。

  2月12日一大早,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84人进入雷神山医院,成为大连医疗队首批进入该医院的医护人员,3月29日他们完成使命后撤离。4月9日下午3点,雷神山医院又为上海、广东的最后一批医疗队举行集中撤离仪式,这两支医疗队分别于2月19日和3月13日进入雷神山医院支援,总计二百余人。

  在雷神山医院清洁区走廊的墙面上,至今还留有各地医疗队的画作,这是这些医护人员的战斗痕迹。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甚至把“武汉加油”画在了地标性建筑广州塔“小蛮腰”上,还留言说疫情结束后,要带武汉人民去广州赏美景、吃早茶。

  各省医疗队陆续撤退后,留守雷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以中南医院为主,他们一直坚守到15日关舱,先关闭了重症病房,最后是ICU病房。4月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接受央视采访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患者将转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协和西院、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和中南医院4家医院。

  “我们整个团队都能平安回去,我感到很欣慰。”彭志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整个疫情期间,他带领的重症医学科只有一位医护人员感染,还是在院外乘公交车时“中招”。

  2020年4月15日,在运行67天,救治2011名新冠病人之后,雷神山医院正式休舱备用。(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3

  协和“收兵”

  4月15日的武汉属于告别。几乎在雷神山“封山”的同一时刻,骑警开道,市民扛着国旗追车送别,富有京城韵味的《前门情思大碗茶》响起。这一次,武汉将要告别的是扮演“压舱石”角色的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

  3月17日开始,各地援鄂医疗队陆续撤离。“北京协和医院,不可能在别人前面撤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2月7日,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队长、党委书记张抒扬带领该院第二批142名队员奔赴武汉。69天后,北京协和医院成为最后一支撤离武汉的国家医疗队。

  离汉前的3天,他们将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栋9层病区的最后两名患者转运至该院ICU,随后关闭了接管的病区。“同济医院ICU里的患者总共不到20人,本院的医护人员足以应对。”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武汉的69天,109例极危重症患者,每个人的病情瞬息万变。来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后,李太生发现,一些病情还不是很严重、没有上呼吸机的病人出现了“黑脚丫”的现象,而这种症状一般只出现在休克甚至濒临死亡的病人身上。

  李太生和同事拍下每一个病人的脚部照片,随即发现这些尚不危重的病人血液已经处于高凝状态,如果不及时干预,很可能恶化并导致多器官损伤。担心自己不是血液科大夫,判断有偏差,他请同在武汉驰援的北京协和医院血液科主治大夫拿着图像和数据咨询后方同事。

  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李太生和同事制定出了解决方案——出现高凝时,尽早给予低分子肝素治疗。“2月17日开始使用这一方案后,重症患者治疗的感觉明显不一样了。”李太生回忆道。

  4

  消灭“清零”路上拦路虎

  撤离队伍中,并没有李太生的身影。他和同事杜斌、刘正印、周翔及两位护士将继续留守,转战金银潭医院和武汉市肺科医院,归期待定。

  4月15日前,所有援鄂医疗队均撤离,而国家专家组的8名专家、北京协和医院的5名专家、江苏省人民医院的7名专家,将组成20人的留守团队,分成5个工作组。

  留守团队主要帮助武汉本地医院解决两大难题:对最后一批有多种并发症的危重症患者进行多学科救治,降低死亡率;调查部分患者核酸检测持续阳性不转阴、治愈患者核酸检测复阳,到底是为什么原因?还有没有传染性?

  刘清泉提到,复阳、长期阳性患者逐渐成为重症患者中的“主力”——如果此前被认定为重症,即便症状消失,但未达出院标准,便不会调整为轻症或其他分类,这是“清零”路上的拦路虎。

  准确说,新冠肺炎病毒本身基本已不是最大难题。一些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已呈阴性,这些人大多高龄,且伴有基础疾病。

  4月14日,刘清泉在武汉市肺科医院见到三位八十多岁的危重症患者,虽然核酸依旧阳性,但呼吸频率、氧合指数相对稳定。棘手的是基础病,一个脑出血、一个脑梗塞,还有一个患有冠心病和哮喘。

  “管理好呼吸机、做好全身支持,尤其是预防呼吸机相关感染。”李太生说,这些危重症患者的病情能否好转,主要取决于上述两方面。

  5

  “再调查”复阳、长阳

  对于留守医疗专家组而言,“复阳”和长期阳性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有些人核酸检测持续呈阳性不转阴,也有人核酸检测阴性之后“复阳”且症状加重。

  “究竟是真‘复阳’还是检测结果有误?我们需要回答这个问题。”继续留守的日子里,李太生将担任其中一个医疗专家组的组长,“复阳”迷局、持续阳性不转阴等,都将成为他的研究内容。

  刘清泉见到过最极端的案例是,一位六十多岁的患者连续18次核酸检测始终呈阳性,“连续九十多天了,但他的精神状态很好,已经做了两个多月的志愿者,在病区帮护士干活”。

  86岁的武汉人张先生同样持续了3个月阳性不转阴。不过最近几次的核酸检测数据显示,新冠病毒从强阳性变成了弱阳性。

  “我们需要培养病毒,看看这是不是病毒被消灭以后崩解的碎片。病毒本身也许是死病毒,没有传染性。”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3月23日,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涂远超表示,暂未发现“复阳”患者传染人的现象。对于“复阳”病例,有症状的由接诊医疗机构通知“120”,将患者转运至定点医院治疗,再次达到出院标准后予以出院,并进行2周隔离康复观察;对于无症状的患者,由接诊医疗机构通知所在社区,由社区将患者转运至有关集中隔离康复点,进行2周集中隔离康复观察,达到解除隔离标准后解除隔离。

  4月8日到14日,武汉共发现无症状感染者130例,无一例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

  2020年4月15日,雷神山医院正式休舱,医护人员为病区贴上封条。(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6

  另一场战“疫”

  终场战“疫”已经启动。

  4月14日,武汉市启动了1.1万人的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根据“武汉发布”的消息,抽样调查共覆盖13个行政区,依据新冠肺炎累计发病情况和辖区人口比例,每区确定5-11个街道,总共100个社区作为调查点。参与者主要为普通居民,还包括保安、出租车司机、下沉干部、网格员等少量的疫情防控工作人员。

  调查包括采集咽拭子进行核酸检测,抽血检测IgG和IgM,以确定居民体内是否已经产生抗体。抽样调查为期3天,将于4月16日结束采样。

  “早就该做了,这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刘清泉解释,这是为了调查清楚健康人群的感染情况,以及无症状感染者的规模和免疫水平,为新冠防控策略调整提供科学依据。

  4月14日晚,武汉两江四岸高层楼宇上,出现天安门、长城等北京地标画面,打出“谢谢您为武汉拼过命”等字样。这个以横跨长江、汉江的七座桥梁,龟山、蛇山以及沿江的千栋建筑为主体构成的25公里“长江巨屏”,将在此后每天上演一个省份的主题灯光秀,感谢驰援省市。

  武汉城市生鲜市场也陆续恢复营业。4月12日,在黄鹤楼附近的得胜桥社区,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傍晚六七点,小贩开始在街头摆摊售卖生猪肉。而武汉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白沙洲大市场,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景象,除随州蒜苗、咸宁南瓜等本省应季蔬菜外,外省的毛豆、茄子、辣椒等也供应充足,还有鲢鱼、鳊鱼、黄鳝等多种水产和海鲜出售。

  离汉通道管控解除后,4月8日到4月14日,通过铁路、航空、公路返汉离汉复工复产人员共66.1万人次,其中,抵达旅客32.5万人次,发送旅客33.6万人次。

  疫情打乱了很多安排。4月15日的雷神山医院休舱仪式上,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的男护士胡志敏补全了“爱在瘟疫蔓延时”的浪漫,他单膝跪地向同科室女友曾莹莹护士求婚,并许下誓言:“我的愿望是雷神山下,我只娶她。”

  他们爱情的见证——雷神山医院并不会很快拆除。后续的封舱和保管工作,将由武汉东湖医院接管。在进行清理消杀后,所有病区将都贴上封条并宣布关闭备用。

  永不复用,便是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最好未来。“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再不要出现这样的事儿了,后续也不要出现反复。”王行环说。

  南方周末特派记者 崔慧莹马肃平

  【来源】 南方周末南方号

编辑: 于艳彬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