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周末

寿光洪灾:水库回应泄洪调度细节

2018-08-30 18:07 来源:南方周末 杨凯奇

  曾经,每当潍坊市临朐县的冶源水库泄洪,周边居民就像过节一样,开着车带着渔网、水桶赶来抓鱼。

  2018年8月27日,为防范预计到来的强降雨天气,冶源水库再次泄洪。水库闸门周边停满了车,人们三三两两聚在坝顶上看泄洪,热闹景象看起来与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是,没有人下到水边去摸鱼。可能是水库工作人员拦着,可能是水流太急,也可能是对一周前那次泄洪的记忆太深。

  8月18日至19日,“温比亚”台风横扫山东潍坊,带来当地罕见的200甚至300毫米以上的豪雨。该市于8月23日召开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通报,截至当日,潍坊共有147万人受灾,死亡13人,失踪3人,直接经济损失超过92亿元。

  临朐县、寿光市均是潍坊下属县市。临朐县下游的寿光市,由于受灾至为严重,更成为舆论的漩涡中心。寿光上游分属其他县城的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座水库同时泄洪,调控是否得当,是舆论的焦点。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周寿宗在上述发布会回应,18日、19日实际降水量远超天气预报估计的40-70毫米,水库涨水过快,一旦因大水漫坝造成溃坝,“将影响下游近百万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1.冶源水库:并非最大泄洪

  作为资源型缺水地区,2018年雨季来临时,当地人一开始还是欣喜的。7月7日,冶源水库开始放水,仍有市民前去捞鱼。

  没想到,8月19日的雨,竟然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

  尽管跑一趟车只挣5元钱,寿光市一位三轮“蹦的”司机仍给灾民捐了100元。“因为没见过那么大的水,那么大的灾。”

  寿光曾分别于1974年和2012年遭遇两次大水。62岁的寿光上口镇口子村村民李叔(化名)经历过这两次大水,但他认为都不及“8.19”。2012年大水的情况与“8.19”颇类似,也是强降水迫使上游水库向下泄洪,弥河水溢出河道。

  8月19日,李叔收到口子村委的上游水库泄洪通知。为了五彩椒,他却转身跑回了大棚。“一开始说流量是600(立方米/秒,单位同下)、800的时候,我觉得我家大棚地势高,能顶过去。预报到1700,我知道必须得撤了。”

  根据寿光防汛办文件,从19日晚7点通知泄洪流量800,到晚9点通知泄洪流量增加到1700,只过了两个小时。

  “小小弥河,哪能一下受得住黄河那么多的水?”李叔说。黄河多年平均流量正是1774.5立方米/秒。

  在临朐人看来,黑虎山水库距离临朐县城只有7公里,一旦溃坝直接威胁县城,成为其不得不泄洪的理由。

  此刻对冶源水库管理局工程科科长刘世栋而言也异常惊险。“我们水库开闸调洪是依据市防办专家组会商后下达的调度指令。19日上游入库洪峰流量达到了1700-2000立方米/秒。”

  冶源水库在三座水库中总库容量最大、泄洪担子也最重。他形容,当时每5分钟水位就能上升4厘米,水库库容增加了50万立方米。按照预测,“只要三四个小时,就超过警戒水位”。

  外界对调度的另一个质疑是,为何三家水库同时加大泄洪,不错峰?

  其实,这次并非冶源水库最大泄洪。分管防汛工作的冶源水库管理局副局长马军波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8月19日的洪峰没有2012年达维台风带来的洪峰大,“2012年我们泄洪达到800立方米/秒,今年最大是700立方米/秒。”但降雨位置有区别——2012年的雨主要影响弥河中上游,而2018年8月18、19日的强降雨则集中了弥河上游的临朐青州和下游寿光,导致上下游一起涨水。

  马回忆,潍坊市防汛指挥部考虑到了下游承受能力,“19号晚上六七点,当时入库流量达到1700立方米每秒,我们泄洪量是500,就向上级请示增加泄洪量。结果市里下指令,反而要把原来的500流量降成300,目的就是错峰调洪,已经最大限度的减少洪峰叠加。”

  南方周末记者向黑虎山水库了解泄洪情况,但遭到拒绝。

  马军波说,冶源水库上游是山区,也是汇水过快的一个因素。在舆论瞩目的寿光之外,据潍坊当地消息,上游的临朐县、青州市,没有受到水库的泄洪影响,但也都遭遇损失。处于山区的青州王坟,暴雨直接形成山洪,摧毁了山下数以百计的民房。

  “如果没有水库拦蓄,天然河的洪水照样会同时注入到下游,所以他们(水库)减轻了灾害损失。”山东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新闻发言人林荣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应对水库调度的质疑,并称上游水库泄洪“发挥了最大的效益”。

  2.调度能否做到更好?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减灾所原总工程师黄金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能绝对地认为泄洪是水患主因。“如果泄洪保住的资产比它损失的规模还要大,就是用小的损失换来了大的安全,那泄洪就是对的。但如果泄洪流量大,与下游区间洪水(寿光本身降水带来的洪水)叠加产生了最糟糕的情况,那调度就有问题。”他强调,要实地调查才能得出结论。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解到,此次指挥防汛调度的“大脑”是潍坊市防汛指挥部。

  一名寿光市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人士表示,作为县级市政府,寿光市与上游市县、水库没有直接联系,“我们是把本地的情况上报给(潍坊)市防汛指挥部,由市防汛指挥部统一调度。”

  “我们和黑虎山水库分属不同县市。”马军波说,三家水库分别接到潍坊防汛指挥部的泄洪指令,我们按照指令进行调洪水库的防汛,市防汛指挥部准确掌握各个水库的实时情况,综合研判后下达指令。

  水库的防汛,也是上报自家情况,等待市防汛指挥部下达指令。

  例如8月27日,冶源水库接到潍坊市防汛指挥部通知,再次泄洪。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在冶源水库管理局办公室里,隔一段时间就会接到潍坊市里来电询问泄洪流量。

  对“分别上报、统一调度”的防汛模式,黄金池认为有利有弊。好处是可在一定区域内协调各个工程的调度,达到最优调度结果。缺陷则是可能错过工程的最佳调度时机。

  马军波认为,在三家水库彼此离得很近的情况下,“降雨量差别不大,尽管已经提前预先泄水,但每座水库的防洪压力都很大”。

  黄金池表示,通过一定的计算分析技巧,是可以把错峰调度工作做好的,至少可以减少对下游的影响。

  “三座水库,至少不应该同时开闸泄洪,完全可以做到、也应该错开。第二点是根据下游的泄洪能力,三座水库怎么样搭配着,使得河流流量不至于造成这样的影响。上游水库离得更远,流量下泄所需时间更长,原则是尽可能不要让几个下泄的洪峰出现遭遇的情况。”黄金池说。

  3.曾经的病险水库

  鲜有人知的是,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座水库都曾属病险水库。

  病险水库是指尚未达到国家防洪标准、抗震设防标准或有严重质量缺陷的水库。这些老一辈的病险水库修建年代早,有的可追溯到1950年代的大跃进时期。工程标准低、质量差,不仅影响水库本身防洪、供水等功能的实现,对下游城乡人口也是严重的威胁。

  以三座水库为例,在南方周末记者找到的三篇分析各水库除险加固措施的论文中,其“病”大体可归纳为溢洪闸门老化破损、坝体强度不足、廊道渗漏等。建于1958年的冶源水库还曾列入第二批全国重点危险水库。

  有鉴于此,各地陆陆续续对病险水库进行修缮、加固。2008年,国务院批准全国病险水库除险加固专项规划,至2011年,国家投入了620多亿元、对7356座病险水库(主要是大中型水库和东部重点小型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基本完成了规划目标。

  刘世栋介绍,1997年和2011年,冶源水库先后两次进行除险加固。2013年8月,冶源水库除险加固工程通过了国家验收。冶源水库管理局林立廷等人于2016年发布的《冶源水库提高汛限水位的可行性分析》一文提到,“水库经过两次除险加固工程,从根本上消除了枢纽工程的安全隐患,提高了水库的防洪标准,为提高汛限水位,确保水库安全运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其他两家水库也在此前后几年完成除险加固。同时,涅槃重生的水库们纷纷准备提高蓄水水位、增加库容。

  增加库容对水库自然是一大利好,因为水库除了供水外,还兼具发电、养鱼、灌溉等多种功能。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冶源水库已如上述论文分析的,将汛限水位从136.5米提升至137.72米,库容也从7935万立方米增加至9678万立方米,相当于新增了一个中型水库;黑虎山水库蓄水位在除险加固后未变,但其管理局一篇论文亦提到,除险加固后“还可适当调高汛中控制水位,增加汛前水库拦蓄量,充分利用水资源”。

  不过,在坝顶高度不变情况下,调高蓄水水位则意味着水库容纳洪峰的空间变少了。

  对此马军波表示,提高汛限水位是2011年水库除险加固后,由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计算分析,经过省防总批复后实施。“水库大坝不允许长期保持在汛限水位以上运行,反之会对大坝坝体产生危害。”

  “大病初愈的病人,各方面都还存在一些积重难返的事情,不能立刻当成正常人看待。”在黄金池看来,一些病险水库在“除险加固”后,还在沿用过去的管理模式,或是认为万事大吉了,“想着这么多年没好好利用了,要好好用一把。”

  他建议,提高水位一定要严格按照国家的标准,“兴利(提高水库效益)的前提,是保障大坝本身的安全。如果按照国家标准,那就没问题。”

  对于汛期水库调度,黄金池介绍了他做过的一项研究:水库汛限水位动态控制运用。“降低风险来说,水库在汛期应该适当地比规定的降到更低,水库蓄水的时候可以有科学依据地、相应抬高。这项技术对防洪、兴利、水库工程运用,都非常有利。”

  4.长期断流的弥河

  “按往年这个时候,水库水位较低,来水量较少,我们水库都在蓄水以应对秋冬和来年春季的旱情。”马军波说,其实冶源水库近年来缺水,“我们也要保证临朐县城居民生活用水,临朐也要抗旱,农田需要灌溉。”——潍坊降水的季节分布明显,春夏降水占全年降水70%以上。

  水在潍坊是金贵的。潍坊水利局侯成勇等人所著的一篇论文显示,潍坊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人均七分之一,是全国42个严重缺水城市之一。该论文称,造成潍坊水资源短缺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降水量少,多年平均降水量655毫米,属资源型缺水。

  流经寿光的弥河,多年来的现实与这次泄洪后汹涌的情况形成强烈反差——多位寿光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平时寿光城内段的弥河水很浅,而在寿光北部更下游的农村,“弥河里往年一滴水都看不到”。

  冶源水库是一座大型水库,位于弥河干流上。寿光市甚至还得向冶源水库购买景观水。

  南方周末记者从冶源水库了解到,寿光市的弥河景观水确实要向水库购买。冶源水库的主要功能是保证临朐城市及工农业供水,而寿光的城市用水主要来自南水北调东线和引黄济青工程,农业灌溉则还是以地下水为主。

  根据环评法规定,修建拦河大坝,必须保证下泄生态流量,各地对下泄量要求有区别,一般要求下泄量不得低于大坝所处河道断面平均流量的10%。2016年发布的《水利部关于加强水资源用途管制的指导意见》中也明确,要切实保障江河湖泊生态流量。

  这也就意味着,若保证了生态流量,弥河不应长期断流。

  然而,下泄生态流量与水库功能有所冲突,“饮水安全也是国计民生”。冶源水库管理局局长王兴起也有苦衷,“2013年以来连年大旱,根据需要,优先保证留出城乡供水量”。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坐落在弥河上游的黑虎山水库主要供应青州市用水,嵩山水库则提供周边村落的灌溉用水,三座水库都截下了要流入弥河的水。当地论坛和贴吧中,关于这三座水库最多的话题之一,居然是钓鱼。

  如今,在烈日暴晒和军民们昼夜不息的抽水下,大水稍退,但口子村还有不少玉米地浸泡在水中。李叔趟过泥浆、顶着死猪腐烂发出的恶臭,找到他已被泥浆覆盖的大棚。支撑大棚的石柱子被水冲断,深深嵌入地面。李叔往泥浆上铺以杂草,只为能经常走进去看看他种的五彩椒。果实圆润饱满,但已经被水泡得灰白腐烂。

  农耕文明深厚的寿光乡野,在大水袭击后仿若鸿蒙初辟的荒原。四面寂静,只有风吹拂枯黄玉米杆的声音;“野物”横行,一只从被冲毁的养殖场逃出的狐狸,已经在李叔家倒塌的大棚底下安了窝。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杨凯奇

  南方周末实习生 周思宇 江文

编辑: 武海林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