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周末

东南亚取代索马里成全球海盗活动高发区

“他们永远是每个国家的敌人”

2018-08-14 09:03 来源:南方周末 田川

  “很多孩子的理想是长大后去做海盗。”一名巴淡岛中学教师不无担忧地说,孩子们在课间游戏中都争先恐后地去扮演海盗角色,而不是海军和警察。

  东南亚的大型海盗活动为5个“海盗托拉斯”所操纵,它们下设大量分支机构,从收集情报、海上抢劫到销赃等每个环节都有严格分工,分别承担策划、联络、装备、劫持、卧底、改装和买卖等任务。

  东南亚海域岛屿星罗棋布,仅菲律宾群岛就有大小岛屿七千多座,沿着蜿蜒的航道前行,两岸是茂密的红树林,鸟语花香之地却是海盗的天堂。

  “他们手里握着火铳、长刀等家伙什,与索马里、亚丁湾海盗相比装备差老远了。”2018年7月26日,正在山东青岛港卸货的散货船大副李经增说。

  一千名航海人眼中就有一千个海盗形象。新加坡华人海员王忆安也曾亲历“马六甲海盗”。2017年中秋节前后,他所服务的油轮途经马六甲海峡西北航段时,遭遇一伙乘快艇而来的海盗。发出求救信号后,一架沿岸国海警直升机迅速驱离这伙海盗。

  直到抵达安全地点后,王忆安与其他船员回放对峙录像时才发现,海盗不仅配备有M-16等轻型枪械,还包括火力强大的火箭筒。

  从手持长刀到“海盗托拉斯”

  对于航海人来说,马六甲海盗早已不是传说,而是随时可能发生的致命威胁,他们既“图财”,也变得越来越凶残。

  “马六甲水域狭窄,舰船拥挤行驶缓慢,这为海盗成功登船提供了机会。”王忆安介绍说,每当船舶处于低速、漂航、靠泊或锚泊等状态时,海盗登船的可能性可以接近九成。

  多年来,马六甲海盗大多来自沿岸地区的渔民。在渔业淡季,他们“兼职”从事这个古老的非法职业,赚取一些生活费。夜色中,他们划着小舢板悄无声息地靠近商船,上船偷一点值钱的物品后又悄悄离开。

  这类海盗又被称为“海偷”。一旦发现他们靠近,船员通常鸣笛、闪灯或拿起消防水管喷射小舢板。见此情形,对方大多会选择放弃。

  在全球海盗中,索马里海盗最为猖獗,他们主要活跃在非洲东部海域。近年来,经过国际社会联合打击,索马里海盗活动逐年减少。国际海事组织的数据显示,2011年286起,2012年99起,2013年20起,2014年降为0起。

  2015年至今,索马里海盗虽有死灰复燃之势,每年也不过三五起袭击。东南亚海盗却异军突起,仅2014年,全球75%的海盗和武装抢劫船只事件发生在亚洲海域。在2017年的前四个月,全球海盗和武装抢劫船只行为共86起,其中34起发生在东南亚海域。

  一名国际海事官员说,2018年的形势并不乐观,由于担心海盗组织报复或撕票,不少受害的船主只能忍气吞声,不愿报案。美国《纽约时报》稍早前报道称,全球海盗袭击数量排名前十的地区中,已有四个位于东南亚,它们分别是印度尼西亚海域、菲律宾海域、马来西亚海域,以及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全长1080公里,位于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是沟通南海与安达曼海、印度洋与太平洋的重要通道。根据国际航运组织的统计数据,全球货物总运量的四分之一,以及超过50%的石油运输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东南亚地区70%的海盗案也发生在这条狭窄的水道上。

  “劫船窃油案的犯案手法,显示涉案海盗经过周详策划、有组织地实施,并对下手目标船只了如指掌。”亚洲反海盗及武装抢劫船只区域合作协定组织信息共享中心副主任李旋瑂稍早前接受采访时指出。

  集团化、专业化、网络化,是这些海盗袭击案呈现出的新特点。一种流行于东南亚警界的观点认为,该地区的大型海盗活动为5个“海盗托拉斯”所操纵,它们下设大量分支机构,从收集情报、海上抢劫到销赃等每个环节都有严格分工,分别承担策划、联络、装备、劫持、卧底、改装和买卖等任务。

  1999年11月,日本货轮“阿隆德拉彩虹”号劫案已显现出东南亚“海盗托拉斯”的雏形。海盗主要来自韩国、印尼与缅甸等多国,销赃环节呈现国际化趋势:一部分货物被运到泰国换成武器,最终转移到斯里兰卡反叛武装手中,船上所载铝锭则被运到菲律宾马尼拉的黑市。

  数年后,“阿隆德拉彩虹”号被印度海岸警卫队发现时已改名为“梅伽·拉玛”号,船身已被新油漆涂改,桅杆上还悬挂着中美洲国家伯利兹的旗帜。

  经过数十年的财富积累,东南亚海盗已鸟枪换炮。如今,海盗母船大多配有快艇、无线电、卫星电话、卫星定位系统等先进装备。这与一些国家军事力量相比也不逊色,某沿岸国海军快艇时速最快为25海里,而海盗船则达到50海里。

  “海盗托拉斯”登台,也改变着东南亚海盗古老的行业规则:他们装备精良、犯罪手法娴熟,还会“人船通吃”,甚至杀害人质。

  “很多孩子的理想 是长大后做海盗”

  马六甲海峡的印度尼西亚一侧水位很浅,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落潮时甚至可以趟水彼此穿越,闻名遐迩的巴比岛坐落其中。

  岛上千余居民,大多居住在一座座吊脚楼上,出行则划小舢板,所从事的职业为外界所不齿——以海盗、卖淫和毒品为生。

  “很多孩子的理想是长大后去做海盗。”一名巴淡岛中学教师不无担忧地说,孩子们在课间游戏中都争先恐后去扮演海盗角色,而不是海军和警察,好莱坞系列片《加勒比海盗》更是街头影碟摊位上的抢手货。

  与巴比岛仅一水之隔,巴淡岛则是印度尼西亚著名的旅游胜地。如今,最受巴淡岛居民追捧的导游职业,却逐步让位于做海盗。

  马六甲海峡沿岸的海盗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5世纪,到中国明代初期已有海盗频繁出现的记载。15世纪初,正是依靠马六甲海盗的帮助,拜里米苏刺成功建立了马六甲王国。

  古老的海盗文化沉渣泛起。在东南亚许多地区,海盗行为不仅不被视为犯罪,反而被许多渔民膜拜为英雄、成功人士,现实生活的窘迫也吸引着不少渔民投身海盗行业。

  冷战后,东南亚海域迎来海盗活动新一轮高发期。大多数海盗案发生在马六甲海峡的印尼一侧,这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有一定关联。其间,印尼经济遭受重创,执政32年的苏哈托政权也垮台,货币大幅贬值,失业人口超过1000万,贫穷人口则增加3倍,不少人死于饥饿与疾病。

  一些居民不得不重操古老的海盗营生。金融危机后,印尼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情况也是雪上加霜,一些收入微薄的海上执法人员开始“捞外快”,他们在查扣外籍船只时索取贿赂,对过往渔船征收保护费,或干脆直接与海盗勾结。

  冷战时期形成的海盗抑制因素已不复存在。当时,美苏两大国的海军频繁游弋在东南亚海域上,有效抑制住了海盗的滋生。但是,两极对抗和大国军备竞赛结束后,导致部分囤积的武器装备流出,不少枪支、舰艇和通讯器材被海盗组织乘机纳入囊中。

  当前,盘踞在苏禄群岛附近的海盗,装备精良,并经过一定的军事化训练。与业余海盗持刀作案相比,这里的海盗专业化程度高、贪婪凶残,拿不到赎金时会将人质转卖给阿布沙耶夫等恐怖组织,人质价格也会迅速从几百美元上涨到上百万美元。

  苏禄群岛海域已被国际海事部门划定为“特定海域”,并提醒船只尽可能绕行。与苏禄群岛相邻的巴西兰岛和霍洛岛,正是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大本营——菲律宾南部反政府武装之一,尤其以绑架与海盗活动闻名,并频频发动袭击事件。

  海盗与恐怖主义合流?

  早期,阿布沙耶夫组织的目标是在菲律宾南部建立独立国家。1999年,头目阿卜杜拉贾克·詹贾兰尼被菲政府军击毙后,该组织几乎放弃政治诉求,转而以攫取金钱为首要目标。

  近年来,阿布沙耶夫组织向海盗转型的趋势愈加明显。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3月至2018年7月,该组织共实施至少43起海上袭击劫持事件,受害者多为大型散货船和其它商船,近百名船员或乘客也被劫持为人质。

  阿布沙耶夫组织不仅贪婪成性,而且暴力、残忍。2016年11月5日,一对德国籍夫妇乘坐的游艇遭到阿布沙耶夫组织劫持,59岁的妻子试图反抗而惨遭射杀。三个月后,阿布沙耶夫组织称由于未收到菲律宾政府60万美元的赎金,遂将70岁的丈夫于尔根·坎特纳斩首。

  “在东南亚,海上恐怖主义已经扬起它丑恶的嘴脸。”印度学者阿基吉·辛格(Abhiji Singh)注意到,东南亚海盗开始与国际恐怖分子合流,他们掳船、劫货、走私、贩毒、贩卖人口,几乎无恶不作。

  “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相继发动阿富汗反恐战争,随着塔利班政权的覆亡,大批基地组织人员逃往东南亚地区。自此,恐怖主义与海上犯罪活动相互勾连。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东南亚的海盗团伙与恐怖组织就存在互利合作关系。海盗为寻求庇护,向恐怖组织提供资金购买武器及训练人员;恐怖组织则通过贿赂官员、提供情报等方式帮助海盗免予惩罚。”浙江大学胡铭教授撰文指出。

  近年来,全球最严重的海上恐怖袭击也发生在东南亚海域。2004年2月,阿布沙耶夫组织对马尼拉湾一艘客轮实施炸弹攻击,导致130名旅客遇难。

  来自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的统计显示,1970年以来,东南亚海域一直是全球海上恐怖主义两大集中区域之一,并出现两大节点:2005年,基地组织曾向阿布沙耶夫组织和伊斯兰祈祷团提供海上作战装备,并帮助训练潜水等科目。2016年以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开始向东南亚“开疆拓土”。

  国际社会却对于海盗组织与恐怖组织的合流存在一定分歧。美国和新加坡认为,马六甲海峡沿岸的海盗已与印尼、斯里兰卡、泰国境内的分裂势力、恐怖主义势力存在关联。

  不过,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等国则反对把海盗活动与恐怖主义划等号。2018年6月,各方在新加坡举办的“亚洲安全会议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分歧依旧。

  会议上,不少东南亚国家提出,“国际恐怖分子和东南亚海盗之间的联系需要更多令人信服的证据”,“所谓海盗事件都只是发生在其领海内的刑事抢劫行为,跟国际恐怖主义完全扯不上边。”

  这些国家担忧,借着打击海盗与恐怖主义的名义,美国、日本和印度等域外国家纷纷插手东南亚安全事务。

  “旋转门”

  “存在海盗就没有和平,他们永远是每个国家的敌人。”正如英国斯托韦尔法官在审理海盗案件时的陈述,打击海盗行为已成人类社会的共识。

  2004年,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创建马六甲海峡巡逻队,共同打击马六甲海域的海盗,并允许侦察机在三国3海里以内的领海上空飞行,但不允许海上巡逻队在领海内进行巡逻和追踪。

  早在1988年,国际海事组织罗马会议就制定《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为公约》,旨在解决协调打击海盗等技术问题。不少东南亚国家并不愿签署公约,它们普遍担心该公约规定的国际义务可能会损害本国主权。

  海盗也并非迫在眉睫的海上问题,至少就优先级而言,毒品走私、非法捕鱼、非法移民和海洋污染是更迫切的难题,仅非法捕鱼一项就导致印度尼西亚每年至少损失40亿美元,这是全球所有海盗袭击损失的数倍。

  印度尼西亚有着漫长的海岸线,足可绕地球两圈,该国海域却只有数十艘舰艇参加日常巡逻,平均一片海域数月才能出现一艘巡逻船。于是,一些航运公司普遍意识到,只能寻求私人安保公司的帮助。

  “船东会优先考虑大型安保公司,它们信誉高、更专业,但价格也很高。”新加坡华人海员王忆安介绍说,最活跃的安保公司大多来自美国和英国,它们的办事处大多设在新加坡。

  对私人安保公司的业务扩张,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国家也很担忧。稍早前,《海峡时报》报道援引马来西亚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主任塔利布警告说,“任何在马来西亚境内发现的私人武装护卫船只,都会被视为恐怖分子或雇佣军而拘留逮捕。”

  这并未阻挡私人安保公司的发展。据美国丹佛大学私营安保监管网站的统计,当前在亚洲地区活跃的私人安保公司数量占到全球总量的15.2%,它们的海上服务可谓神通广大,业务涵盖情报搜集、风险评估、执法人员训练、武装警卫护航、解救船只或人质、渔业资源保护等。

  大型安保公司的报价也不菲。一般需要3—6人的武装护卫规模,每次航行需要支付大约4万—10万美元的劳务费。进入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港口后,船舶上所携带枪支弹药必须交给当地警察局保管,每天还要缴纳至少500美元以上的保管费。

  安保市场难免鱼龙混杂,一些职业道德和人道主义问题也随之而来。通常,来自私人安保公司的武装护卫人员都是拿钱办事,遇到危险时往往“我们都要先射击,至于问题和后果以后再说”。

  这对当地渔民及居民的人身安全造成一定威胁,误杀和引发海上暴力冲突的可能性增加。更大的风险是,当船东选择雇用当地安保公司时,安保公司通常会第一时间通知附近的海盗和海偷,不要对该船舶进行偷盗。

  “这也存在向海盗泄露船舶行踪的可能,船东要求尽量找熟悉的、靠谱的安保公司合作。”海员王忆安说。

  这条黑色的安保产业链上,海盗、安保公司与海上执法部门之间也有一道随时可变换身份的“旋转门”。

编辑: 何柏梅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