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艺见

上映3天票房破6亿!导演韩延解读“小红花”:易烊千玺后生可畏

2021-01-03 17:07 来源:南方plus 刘长欣

  没有路演没有点映,甚至没有首映礼,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就这么爆了。

  1月2日,电影官方微博挂出喜报:上映3天的《送你一朵小红花》票房突破6亿。

  根据猫眼、灯塔等专业电影票房APP实时数据显示,截止1月3日12:30分,上映4天的《送你一朵小红花》票房已达到6.9亿,并仍在不断上涨中,4天票房突破7亿即将实现。

  《滚蛋吧!肿瘤君》后韩延“生命三部曲”第二部、易烊千玺第二部大银幕作品、“谋女郎”刘浩存第二部电影,是这部电影的标签,但打动观众的并非这些外在的因素,而是这个关于爱与珍惜的故事。

  作为韩延导演“生命三部曲”的第二部影片,此次导演将视角将故事着力点放在了两个抗癌家庭上,讲述了韦一航和马小远两位肿瘤青年及他们背后家庭的生活故事。

  对这两位肿瘤青年来说,像普通的年轻人那样正常地上学、毕业成为了一种奢望;对他们的家庭来说,“得病难,身边的人更难”,省吃俭用是他们的日常,更令人心碎的是随时可能面临失去孩子的痛苦……

  这部影片的构想在导演韩延的心中整整酝酿了四年。在2020年的这场疫情,让“死亡”二字在我们的交谈语汇中来回穿梭,也让韩延重新思索“生活”的意义。最终,他将他的思考放在了影片《送你一朵小红花》里面。

  小南邀请到了导演韩延,为我们揭秘影片的台前幕后。

  为什么如此关注抗癌题材?

  韩延透露,他会拍三部和生命题材有关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和《送你一朵小红花》以及之后的一部作品是他的“生命三部曲”。

  他说,《肿瘤君》更多的是再讲熊顿这个个体,怎么去抗癌,怎么去和自己对话、怎么和病魔作斗争的过程,而《小红花》的关注面更宽。

  《小红花》中,马小远(刘浩存饰)从5岁开始就大把吃药抗癌,她说:“活着,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这也是影片的主题。韩延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最不容易的事就是活着。为了活着,每个人都浑身解数。而活着对于那些生了病的人来说,变得更加不容易。”

  “物理的痛不是我想表达的核心,失去生命的精神上的痛才是我表达的核心。”韩延说,“这几年在生活所积累的、所看见的点点滴滴,我慢慢地把它们累加在一起,形成一个表达,最后呈现出来就是我拍的这部《送你一朵小红花》。”

  为什么叫“送你一朵小红花”?

  一场女孩给男孩画小红花的戏,让“送你一朵小红花”这几个字从导演韩延的脑子里蹦出来。

  片名就这样定下来了。导演韩延说,他和韦一航(易烊千玺饰)很像,小时候从没得过小红花。从前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必须的事,但现在他并不这样想。

  在韩延看来,小红花不仅仅是一种鼓励和奖励,它可以变成世界里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润滑剂,是一种善意的体现。而片名中的“你”,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也包括自己,把小红花送给身边的每一个“你”,那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韩延说自己这几年一直在思考这个世界有没有另一种运转的可能性,而《送你一朵小红花》似乎就是他给大家的一个答案——相信身边永远有人默默地爱着自己,我们也开始学会默默地去爱身边的人。

  抗癌家庭和普通家庭有什么不同?

  马小远和韦一航的父母为了不想让孩子在心理上有给家庭增负的想法,他们会像打了鸡血一样,体现出特别夸张、不同常人的部分,韩延分析,这就是衍生出来的一种性格上的防范机制。

  马小远的父亲老马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为了哄小远开心特意去学习魔术。马小远也成为一个骨子里积极乐观的女孩。乐观在这样的家庭里被放大了。

  韩延认为,就算在普通家庭里,悲伤的东西父母一般都会藏起来,所以在这样的家庭里悲伤也会比普通家庭藏得深20%-30%。

  韦一航这个角色,告诉我们要“好好活着”

  十八九岁本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年纪,而作为“前癌症患者”的韦一航(易烊千玺饰)却遇到了最糟糕的事情。

  韩延说:“设定韦一航这个人,我们就是像看看他如何从生活的泥潭里挣扎出来,如何去面对剩下的人。”

  通过韦一航这个人物,不论是有病人还是没有病人的家庭,都能领悟到“好好活着——就值得一朵小红花”的意义,“我们不要去抱怨,能活着、能好好生活,就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了。”

  马小远并非完美的人

  相比“不积极分子”韦一航,马小远(刘浩存饰)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出积极力量的抗癌少女。她爱组织、爱团结、爱掺和,妥妥的“安排达人”。韩延说,马小远这样可以这么积极生活的人是罕见的,她是韦一航的向导。

  但是,马小远在癌症复发之后,变得比韦一航还要丧,她很疑惑,为什么即使积极过好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却得不到好的结果。

  韩延说,她没有做好面对不积极生活的准备,她没有考虑过如何面对失去。所以,马小远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她也需要有人陪伴、理解和鼓励。

  为什么要设置开头结尾呼应的平行时空?

  在影片的结尾,韦一航以为马小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没有人再送他小红花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大片身上画着小红花的羊群,“这其实是生活给他的无数奖励”。

  在被问到平行时空中设置这个情节的含义的时候,韩延说:“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当我们主动迈出一步,积极地去开始生活,你的生活中会处处充满奖励,这些奖励会在无形中从天而降。”

  平行时空的设置对于观众来讲,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而对于韩延来说,“在平行时空没有被证实不存在之前,我宁愿相信它是存在的。在我们做选择的时候,平行宇宙就会出现,让我们幻想我们如果没有做选择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在这个平行时空里,我们可以幻想无数种可能性。

  时刻提醒自己这不是爱情片

  影片中,有一个片段是韦一航和马小远假装环游世界。但是,他们无法离开他们所在的这个城市,他们日复一日地要复查、吃药,还有爱着他们的亲人在等他们回家。

  在写这段戏的时候,“我是怀着对他俩深深的悲悯之心来写的。”韩延说,他突然就不想接着往下写了,故事停在这里就是最美好的。他还发了一条微博说,“有些故事真是太美好了,再往下写就开始残忍了。”

  在这段戏的整个拍摄过程中,韩延一直在提醒自己,“我不是在拍爱情片,我是在拍爱情之外的、青春之外的东西。”在拍沙场的时候,韩延加了一段韦一航和马小远吐槽“撒哈拉的沙子有股下水道味儿”这样的台词。他想表达的是,当我们有感情地看世界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地方都很美好,每一个地方都可以是我们的舞台,都可以成为我们表达情感的出口。

  易烊千玺在片场常被夸赞表演松弛

  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易烊千玺19岁,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二。“千玺在用心地体验韦一航这个角色的每一个细节。”韩延说,“他对于文本的理解很认真,对角色塑造的渴望很强烈,他在中戏两年学习的演戏的技巧、对人物塑造的把控,在影片中的到了很好的释放。”

  饰演韦一航的爸妈韦江(高亚麟饰)、陶慧(朱媛媛饰),经常在收工了之后也不离开,就看着千玺演。在生活中他们也是以剧中的关系来称呼千玺的,经常夸千玺演戏十分松弛。韩延也说他们演出来的家庭生活质感是让他非常满意的。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实习生 付诗雨

编辑: 陈雨昀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