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探针

堤坝决口之后,生活在水中继续

2020-07-14 00:39 来源:南方网 朱红鲜 张梓望 徐勉

  桥头的水是一下子涌上来的。

  桥头村(社区)位于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西北部的油墩街道,紧靠鄱阳湖,支流西河穿村而过。7月8日,河西圩堤多处漫堤决口,洪水涌入,社区内的荻溪、长丰、港湖、同兴、晏桥五个村庄,变成了一片汪洋。

  桥头村被洪水围困的第五天,13日上午,江西省水文局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当前鄱阳湖湖区已在洪峰附近高位波动,目前水位超警戒3.60米,超历史0.08米;修河永修河段已出峰回落,目前水位仍超警戒3.17米。

  房屋冲毁、人员受困、缺水缺粮,桥头村村民在洪水中度过了五个煎熬的日夜。在桥头片区港湖村源公村小组,村里的两口井成了2000多人取水点,外界不断送来的矿泉水,成了受困人员度过难关的慰藉。

  桥头村的许多村民,都经历过1998年那场持续3个月的洪灾。除了眼下所剩无多的饮水,明日醒来的水位,让桥头人更担忧的是,三个月后的生活将如何?这里的人们仍在观望……

7月12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被洪水包围,成为一座孤岛。

7月12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被洪水包围,成为一座孤岛。

  在村民吴事忠眼里,桥头村的决堤,是一瞬间发生的。

  7月7日晚上,村干部开始在河堤边巡堤驻守。8日下午刚过,河涌水位迅速上涨。吴事忠眼看着水位很快突破警戒线,一下子就超过5米,堤坝下侧的水泥也开始松动,有水开始从堤坝渗出。

  “一开始只是一小股冒泡。”吴事忠说。当晚,水流愈渗愈快,圩堤下部的水泥被不断冲散。不到十分钟,圩堤承受不住水压,冲出巨大的缺口,洪水直接涌入村中。

  桥头村的房屋沿西河而建,两岸都有房屋分布。西侧圩堤较为矮小、薄弱,最终在巨大的水压下,出现多处决口。洪水涌入村庄后,五个村庄被淹。

  离桥头村不远的荻溪村是距离救援临时指挥部和人员安置场所最近的一个村,连日来受到多方关注。由于荻溪村的南侧和北侧都有决堤,相比之下,荻溪村两侧另外4个村庄则陷入较为孤立的状态。

  港湖村是桥头村较大的村子,村中有村民5000余人。据港湖村村支书吴之华介绍,村内仅有靠近后山的100多户未受洪水困扰,其余4000余人全部受灾。

  港湖村内有三处围堤决口,整个村通往外面的道路被毁,目前村民进出,只能乘船渡过西河跨到对岸。记者在桥头社区看到,被洪水围困的村庄大多为多层房屋,不少楼房的一楼被淹没。

7月12日下午,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被洪水包围,成为一座孤岛,村民只能依靠船只出行。

7月12日下午,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被洪水包围,成为一座孤岛,村民只能依靠船只出行。

  连日来,当地政府、公安、消防、解放军以及民间救援队的力量汇聚到桥头片区,进行动员转移。在洪水的第五日,多个村庄依然被困。即便转移的船艇连日穿行,但也未能转移出全部村民,不少村民还滞留家中。

  13日中午,桥头社区被淹的五个村庄,水位仍未明显下降。不少房屋依旧泡在水中,村民们的生活在楼顶或高处继续。转移之外最要紧的事情,是受困的村民如何持续生活。

  有8个村小组的港湖村,其中最大的是源公村,村内有2000多人。村内村民围困之际,他们面临着消毒防疫、饮用水源、生活物资保障三个方面的问题。

  12日,记者跟随当地村民乘船入村。尽管村内水位相较峰时已有所下降,不少村民已经能够在村内地势较高的主干道自由活动。但村内主干道两侧低洼处还被洪水包围。

  缺水,成了源公村最头疼的问题。村小组组长吴事海告诉记者,村小组目前只有两个临时取水点,因为地势较高,未被淹没,得以使用。

  村民吴祥林的家,便是其中一个取水点。几日来,吴祥林的家门口,总排满前来打水的同村村民。据了解,吴祥林家地势较高,洪水来临时,虽然家中一楼被淹,但家中二楼平台的压井泵并未被洪水淹没,得以保留。

  每天,村民用自家三轮车,拉着盆桶去取水点,开泵抽起井水,拉回自己家中。记者在村里看到,家家户户都拿出各种能盛水的器皿,用来囤积从两个取水点取来的生活用水。目前两个取水点要供给2000余人,捉襟见肘,大家只能节省着用,因为谁也不知道井里的水能够维持多久。

  除了水不够用,井水的卫生问题也困扰着村中居民。村里的井,一般被打入地下7-8米深。洪水涌来,水面上漂浮着各种杂物垃圾。村民担忧,地底下打起来的水,还能用吗?但是他们别无他法,村内2000多人的生活用水,只能依靠地下水维持。

  自12日以来,源公村内水位一直没有明显下降。记者在源公村看到,村中垃圾来不及清理,飘聚在各种房屋墙角;加上气温较高,村中四处充斥着明显的异味。村民们担心,如果未能尽快消毒,高温天气可能引来疾病疫,带来更多麻烦。

  整个港湖村基本都姓吴,大家同祖同根。团结自救、共渡难关,成了当下他们共同的信念。

  自12日以来,港湖村不少乡贤出资,组织部分村民外出购买物资,支援受困群众。大米、方便面、矿泉水……人未能出去,但物资正在送进来。源公村收到物资后,便给每一户居民发放了40斤大米、两箱半的方便面和两箱半的矿泉水。

7月12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一位村民正使用门板制作成的小船出门。

7月12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一位村民正使用门板制作成的小船出门。

  物资短缺的燃眉之急正在解决。但村中居民却经受着房屋毁坏、财产损失,以及洪水何时能退的焦虑和迷茫。

  5000多人的港湖村,除了部分外出务工的村民,剩下的村民基本靠种田为生。洪水漫灌,村里大片农田被淹。而田里的水稻,在这次洪水来临之前,才被刚刚种下。

  在港湖村许多居民眼中,村内被冲毁的楼房和农田是“被遗忘的角落”。存粮被泡,又没有新的收成,如果没有一些外在的补给,不少村民担忧,洪水退潮如此缓慢,往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

  村民吴事源夫妇在村中开小卖部,他们都有先天性残疾,只有小孩般的身高,1米2左右。7月8日,洪水来临。吴事源家中库房厨房被洪水冲毁,尽管房子没有整栋倒塌,但如今孤零零地浸泡在洪水中。

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吴事源家的房子在前几天被洪水冲垮,这几天他们一家四口只能寄宿在其他人家中。

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港湖村,吴事源家的房子在前几天被洪水冲垮,这几天他们一家四口只能寄宿在其他人家中。

  洪水来临时,吴事源正在外忙碌,躲过一劫。妻子在家中,水位迅速上涨,很快涨到她的腰部,就连走路都变得异常艰难。两个女儿,一人一侧,将她架起,加上村民帮助,吴事源妻子终于被转移到房子后面的大山上。而家中库房囤积的货物,则全部被洪水冲走。

  村民吴怀林一家四口的日子这两天也艰难起来。7月8日下午1时许,吴怀林的房屋位置出现决口,不到一分钟,他的房屋被冲毁了。吴怀林家从事门窗建材生意,目前家中许多建筑器材都被洪水一卷而空,损失数千元。

  1998年的洪灾,是当地不少村民的共同经历。眼望着围困周身的洪水,两日几无消退,村民们的思绪被拉回当年,只怕历史重演。

  对于1998年长江发生的全流域性的大洪水,当地村民吴祥文回忆,当时村中基本都是土坯房,不少房屋都被冲毁。那场洪水经历了三个月,才完全消退。有村民担心,若眼前这场洪水也持续三个月,那往后的生活又该如何继续……

  *文中桥头村指桥头片区(原桥头乡)

  【采写】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朱红鲜 发自江西鄱阳

  【后方联动记者】徐勉 实习生 马子浩 陈艾媛

  【摄影】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张梓望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