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探针

调查|养老护理:朝阳产业为何遭遇“夕阳困境”?

2018-08-09 17:00 来源:南方网 项仙君

  同样作为护理行业,月嫂和养老护理员可谓同根不同命。  

  在广州,前者月平均收费逾1万,后者仅有4000的薪酬;前者市场火爆,各种培训班座无虚席,后者门可罗雀,人员流失率高企;月嫂的职业认可度高,养老护理员却往往抱怨得不到尊重。  

  7月底举办的2018年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技能竞赛上,200多名参赛者中,从事养老服务类的参赛者仅有十几名,月嫂类的则占据过半人数。“现在市场需求量最大的还是养老类的服务。”广州市家庭服务协会执行会长莫小英对记者说。  

  “这反映了养老机构的窘境。”广东省惠州市一家养老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专业人员从事护理行业的人太少了,现在有许多高校都开办了养老护理专业,但是毕业生很少从事养老护理工作,即便有人过来,很快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人口急遽老龄化的背景下,专业养老护理员短缺的尴尬,正成为养老产业发展的掣肘。  

  老与少  

  下午3点,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治疗的彭婆婆午睡醒来,谢伊雯放下手中的杂活赶到病房,俯身贴近老人右耳,用极其柔和的声音问询其身体情况,始终面带笑容。她将彭婆婆上身一侧的床位摇高,搀扶着老人后背帮助其慢慢坐起,随后用双手轻轻地揉抚老人大腿,以促进血液循环。 

谢伊雯在医院给老人进行护理

  谢伊雯动作娴熟,手法得当,一看就知道接受过专业的培训。她2015年来医院从事护理工作,月薪4000元左右,主要照料术后康复的老年人,有时还会被请至家里“一对一”服务。谢伊雯是一名90后,在护理行业这一块,属于少见的年轻面孔。  

  谢伊雯说,因为太过年轻,有些患者一时还不适应,觉得“太年轻了,你能照顾我吗”。谢伊雯凭借其过硬的技能,打消了患者的顾虑。  

  许多年轻人无法适应这种“又累又脏”的工作环境,过一两周就走了。  

  在养老护理行业中,像谢伊雯这种年轻护理员少之又少,多半都上了岁数。广州一家养老类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招聘护理的年龄标准在35至45岁之间,而实际上很多护理员早已超出这个标准。  

  做居家养老护理工作的王锦群,今年已经52岁。丈夫车祸离世后,她1998年从湖南湘潭南下广州,刚开始做过钟点工、摆地摊、收废品,没有稳定的工作,后来赶上广州市人民医院培训一批护工,通过培训拿到上岗证,之后18年都在医院做护工,这两年才转去做居家护理。子女认为这份工作太辛苦,不想让她继续干下去,但追求自立生活的王锦群,仍执拗地靠着每个月5400元的工资养活自己。  

  采访当天,她刚结束一份工作。王锦群先前照顾一个74岁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婆婆,每天给她做饭、打扫卫生、洗澡,晚上带老人外出散步,24小时连轴转。婆婆情况稳定时还好,一旦病症发作起来,王锦群就苦不堪言了。“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好难顶住那个压力。”  

  误解与无解  

  备感压力巨大的还有养老机构护理人员。  

  李芹(化名)在广东省东莞市某养老机构已经工作了8年,目睹了机构内养老护理人员的各种酸甜苦辣,人来人往。  

  她向记者抱怨,因为工资待遇低,社会地位又低,“在我们单位,很多护理员在家里都是从来不说他在养老机构做什么,只是说陪老人聊聊天,打扫卫生。”同家里人缺乏沟通,导致经常发生误解,得不到亲人的理解和支持。  

  李芹讲述说,去年机构里有一个护理员,在这边做了3年多,平时老公从来没来过,但那天下班比较早就顺便到了这里,随后直接上了她负责的楼层。当时护理员正在帮一个老爷爷洗澡,她老公看到后顿时发火,把她往外边一拽,恨不得马上带回家。此后他们夫妻俩经常吵架,丈夫始终不理解她,后来就辞职了,另外找了份工作。  

  有时候,压力也来自老人方面的不尊重。  

  “有些老人记忆力不好,整天这个东西少了那个东西少了,把我们当贼一样防着。”李芹说,有个护理值班当天,一个老人突然发现少了两百块钱,怎么找也找不到。随即打电话给子女,可子女很少跟老人住在一起,也不清楚情况。但这个老人仍不依不饶,把护理人员拦在房间里,非要叫她脱光了衣服搜身。“遇到这种老人真的感到很尴尬。”  

  火爆与冷落  

  工资是一个行业兴衰直观的晴雨表。  

  相比养老护理每个月4000到6000元的薪资,在劳务市场上,月嫂这一行则异常火爆。  

  今年6月底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广州市家庭服务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月嫂行业每月的平均收费为10550元,同比增加11%。最高工资2万-3万元,而最低6000-8000元。  

  “哪里工资高就往哪里走呗!”从养老护理跳槽来做月嫂的刘宇月(化名)坦言,月嫂行业工资更高,哪个行业赚的钱多,自己就想去尝试一下。  

  刘宇月之前在广东省江门五邑中医院做护理,负责照看生病瘫痪的老人。虽然这份工作勉强过得去,但因为才36岁,她想给家里多挣一些钱,刘宇月便转行做了月嫂。为此,她还特意报了几个月嫂培训班,学费8000多元,相继拿到催乳师证、月嫂证、育婴师证等四五个相关的从业资格证件。  

  刚起步不久,刘宇月目前的工资只有6000多元。而对于从事月嫂工作近5年的林春英而言,一个月可拿到1.2万元左右。  

  去年新出台的国标统一将月嫂由低到高划分为6个等级,每个级别的收入不同,林春英属于国家四级。做一单为期一个月,可以休息4天。她告诉记者,遇到的很多家庭待人态度友好,午睡睡过头不会责怪,喂奶的时候也不让她在一旁陪护,还会很体贴地劝她休息。加之工资高,林春英劝别人过来做月嫂而不是选择养老护理。  

  同样作为护理行业,为何月嫂与养老护理员的境况天差地别?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文军向记者分析说,一个重要原因是受传统家庭观念的影响,许多家庭包括老人自己对家庭孩子的重视程度远超过老人,在孩子身上更舍得花钱。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也认为,一定程度上人们重“生”而轻“终”,月嫂更容易受到社会尊重。许多养老护理员跳槽转行,老人的挑剔是一方面,另外则源自工作环境的区别。他说,照顾小孩可以收获更多欢快,而整天跟老人打交道容易被沉闷情绪裹挟。  

  风口与缺口  

  工资待遇低、年龄偏大、学历水平较低、专业人才短缺、人员流失率高等因素,成为我国养老护理行业发展的瓶颈。  

  我国当前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护理人员缺口大。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2.41亿,占总人口的17.3%。预计到2050年前后,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4.87亿的峰值,占总人口的34.9%。  

  据广州市老龄网公布的数据表明,2015年广州市老年人口数为147.53万人,养老机构需要11802名护理员。但广州市2015年护理员数仅为4472人,缺口7730人。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养老业将成为一个投资风口,但现实情况是养老护理行业宛若一座孤城,外面的人不愿进去,里面的人也试图逃出来。  

  广州市友好老年公寓常务院长张慧清向记者透露:“目前与十几家开设养老护理专业的学校建立实践合作关系,他们安排学生在我院实习,但实习过后愿意留下来的很少,大部分都转行了。留下来的学生,现基本成为主管、保健人员和行政人员。”  

  据教育部组织的2014年《全国养老服务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情况调研报告》显示,2012年起毕业的0.8万名高职学生中有80%已跳槽到其他工作岗位。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院长李继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由于受到传统观念影响,人们总是把服务于人的工作等同于伺候人,把老年照护工作等同于伺候老年人,认为伺候人的工作是低端的,没地位、没面子,不受人尊重,低人一等,没有发展前途。现在的状况是一个毕业生有七八家就业单位在等待,但仍旧有许多学生和家长对这样的专业有排斥性,从而使养老服务职业处在‘叫好不叫座’的窘境。”  

  这一情况导致目前的护理员基本上都是当年的下岗职工和社会待业青年,所有的护理知识都是工作后业务培训学来的,很多民办养老机构的护理员都是50岁以上的妇女,缺乏护理知识,更谈不上护理质量。  

  护理员王锦群对业内情况很了解,她介绍,在市场上找一个满意的养老护理员很难,很多操作水平欠缺,责任心不强。“操作时老人家出现什么状况,他们不能应对。”养老护理员年龄过大,也不利于提升服务的质量和水平,甚至容易埋下安全隐患。  

  作为“朝阳产业”的养老护理,俨然一派“夕阳”气息。  

  远水与近渴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最近做过一份关于宁波市养老护理员职业倦怠现状的调查,发现在400名调查对象中,58%的养老护理员处于中度情感衰竭状态,表现为工作负荷大、身心疲惫、福利待遇与付出不成正比、缺乏社会支持、得不到尊重等。  

  民政部福利中心课题组此前研究提议,有关部门需制定同人口老龄化水平相适应的人才培养专项规划和政策支持。同时打通养老服务人才职业发展的上升渠道,提供可预期的职业稳定感以及持续激励机制,解决养老护理人员低端化发展的怪圈。对于养老护理员对老人的照顾就是“保姆”的工作这一传统观念,课题组则认为,改变社会对养老服务人员的传统认识和评价任重道远,养老护理人员和老年人及其家属也要彼此尊重。  

  文军表示,要健全养老护理服务市场,必须大幅度提高其从业人员的待遇和职业保障,加大政策的扶持力度,逐步适应市场化标准。  

  为缓解养老护理行业存在的工资过低现象,推进护理人员队伍“稳心留根”,今年年初以来,多地相继出台补贴举措。  

  据报道,湖北武汉市民政局5月底出台规定,对已取得国家养老护理员资格,并在武汉市护理岗位连续从事2年以上的人员,给予一次性的奖励补贴,根据持证类型补贴为500元至5000元不等;连续从事满2年的持证人员,从第三年起,每月发放100元的护理岗位补贴。郑州市今年年初修订完善的《郑州市资助民办养老机构实施办法》新增养老护理员岗位补贴一项内容,根据从业年长给予每人每月100至200元不等的补贴。  

  为引导更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和专业化的年轻人入职养老服务,江苏省无锡市给予的奖励力度前所未有:对取得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证书、专科学历毕业证书及中专学历毕业证书的养老护理岗位工作人员,分别给予60000元/人、48000元/人、36000元/人的入职奖励。  

  广州市民政局和财政局也于今年4月12日发布了《广州市养老机构服务人员就业补贴及岗位补贴试行办法》。办法提出,入职民政部门许可的养老机构,在养老服务一线工作并满足条件的从业人员,可以申请就业补贴和岗位补贴,最高两万元。  

  虽然这份办法仅针对养老机构的相关服务人员,但广州市家庭服务协会执行会长莫小英表示,这反映了一种趋势,未来的养老家庭服务也将会向更完善的方向发展。  

  然而目前出台有吸引力补贴方案的毕竟只是少数几个大城市,能多大程度上改善整个养老护理行业面临的局面,前景依旧不明朗。社会观念的转变也远非一蹴而就。  

  彭澎对此并不担忧,他乐观估计,养老产业再过十年会有极大的发展。“现在的老人富裕的还不多,子女能全面赡养的也还不够,稍微富裕的老人观念还没改,很多舍不得花钱。”他说,等到富裕起来的中年一代开始变老,有足够资本也有强烈意愿在养老上进行高消费,将助推养老护理员市场更新换代。  

  【记者】项仙君

  【实习生】杨柳 霍嘉敏 

  【校对】叶剑华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探针

编辑: 林湄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