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视频

打工人的广东年:为了两个女儿,他成为外卖单王

2021-01-04 17:08 来源:南方plus 刘珩
.

 

  2021年第一天,张杰送出了62单外卖。

  张杰30岁,在广州淘金做了4年的美团外卖员,累计送出约6万份餐,是站点的单王。他被安排跑夜宵单,却主动贯穿全天送餐,从早上10时到凌晨3时系统关闭,甚至下午茶的零碎单也不错过。

  “想到抽空回家吃饭时,有两个小宝迎接,就值了。”张杰已定好了春节计划,留在广州为需要的人送餐。

  穿过人流

  下午1时30分,送餐午高峰过去,张杰跑了23单,没有休息,继续跑下午茶。

  取餐,穿过人流车流,送餐给顾客,每天重复近50次,从上午到凌晨,这是张杰的日常。

  单来了,下单的地址是广州市血液中心,一共13杯奶茶。配送距离不远,但等待制作花了近30分钟,只剩5分钟了。取餐后,张杰有点棘手,杯数太多,不能全部放进餐箱里,又怕弄坏了包装,只好用手提了3杯。

张杰手提13杯奶茶给顾客。

  张杰刚送完,就接到了下一单,他需要把两杯奶茶送到东山口。这是个将近三公里的远单,张杰不想去,但找不到其他骑手收,只好自己送。幸运的是,他还抢到另外一个送去东山口的订单。

  避开人群,穿过车流,淘金路、环市东路、农林下路……张杰一路疾驰。不熟悉东山口,他走错了路,匆匆调头,看手机调整路线,“还差3分钟超时”。

  把饮品递给客人,他又匆忙出发,另一单的时间也很紧张了。东山口路窄人多,电动自行车提不起速,他有些着急,只能按着地图导航慢慢走。

  车一停,等大门一开,他一口气冲上了5楼。送达时间比预定晚了2分钟,所幸不算超时,张杰可以喘口气了。回到淘金,张杰算了一下,一来一回用了近一个小时,他有些可惜时间。

  骑手在与时间赛跑。张杰连跑的两单都不算理想,一个出餐等的时间久,一个又是几公里外的远单。但相较于距离远和爬楼,外卖员们更怕压餐,餐馆做餐慢不出单,客人有事迟迟不来取,这都可能导致超时,如果准时率低于95%,每单0.5元的超时补贴也就没了。

  送完这两单,张杰抽空上了个厕所,送餐晚高峰马上就要来了,“那时候没空休息”。车流更密集了,记者跟不上张杰的车子,暂停了跟车。狭窄的道路上,外卖骑手穿过车流,不停奔忙。

  成为单王

  外卖员们除了送餐,就是等餐。下午茶时间,外卖员们会聚集在淘金的沃尔玛,附近奶茶店众多,他们大多从这里取餐。无聊时,几个外卖员会联机打游戏,订单来了,草草结束游戏。

  “单王不打游戏。”张杰说,他很少刷抖音,没有单的时候,他会反复地刷新系统,看有没有人放单,要不就看微信群里有没有单。他为数不多的嗜好就是嚼槟榔,一天两袋。

  他还会时不时刷新骑手送单量榜单。他长居月榜第一,甚至还希望霸占日榜。接受采访当天,他没法全力送餐,在站点100多人里排到了日榜第十三,排名下降,他有些着急。

  成为单王,张杰没有什么捷径,只能通过比别人骑更快,熬更久。

  他争取到了送夜宵订单的岗位,但还是会像日班的同事一样,早上10时上线;下午茶单少,很多人会选择休息,张杰却抓紧这段时间;当别人晚上9时多收工时,他会继续熬到凌晨3时,系统关闭无法继续接单。

晚上9点,等单的外卖员聚集在一起,有人还在吃饭。

  在同事小廖看来,张杰更有毅力更执着,“我们送得差不多就休息了,但他会一直熬到系统下线。”

  张杰几乎不休息,一个月最多一两天。节假日外卖单多,他更是不错过,哪怕是春节,很多餐馆关门,他也会持续在岗送餐。距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但他早已做好上岗送餐的打算。

  他常年顶着烈日和暴雨送餐,月中降温感冒了也没休息;元旦前又一轮降温,他嘴唇被吹裂了,脸也皴了,加了件衣服,继续送餐。

  很多同事会调侃“单王”。张杰曾说,外卖员平均每天送四五十单。但骑手一般只能送三四十单,“完不成”时,他们会找单王“补上”。

  等待的时间枯燥,大家会闲聊工作:今天谁运气好,跑了超近单;谁运气差,跑了远单;有时也会在群里投骰子,决定谁请下午茶。当然也会有糟心事,谁遇到了交通事故,被交警罚了款,遇到了差评……

  不少人保持了全月好评,张杰也是如此。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张杰送出了1539单外卖,送单量最多,送餐距离2400公里,每单平均配送时间约20分钟。张杰又一次用时间和距离蝉联“单王”。

  守候夜晚

  晚上8时30分,忙过送餐晚高峰,张杰会抽空回家吃饭。骑手们习惯了错峰吃饭,张杰也不例外。早上出门前,他会吃一大碗面条;下午4时30分去幼儿园接女儿,换电池,吃“晚饭”;跑夜宵单前也会吃一顿。快到家时,他停下车,买了两块巧克力。

  一进家门,两个孩子就扑了上来。张杰抱抱她们,又帮小女儿拆开了巧克力。

  张杰吃饭和送餐一样,风卷残云。他吃得很多,一盘菜、一盘鱼、一大盆米饭,很快见底。两个女儿时不时会上来捣乱,轮流给他梳头,还插缝玩着“你打我躲”的游戏。张杰倒是不嫌烦,还时不时挑出一两块鱼肉给女儿,让她们小心刺。

张杰喂女儿吃鱼。

  “孩子和别人不这样,看到他特别亲。”一边的孩子奶奶说。

  为了两个女儿,张杰甘愿做一名外卖员。这个湖南人来广州十多年了,做过保安,也干过销售,还在步行街里开过一家餐馆,“四个月搭进去20万”。折腾不起,张杰选择做外卖员,纯靠辛苦赚钱。

  几年前,张杰在海珠区买了房子,每月要还7000元房贷。大女儿就快读小学,小女儿也要上幼儿园,母亲帮忙带孩子。为了节省开支,他把房子租出去,自己一家人租住在淘金附近。每月开支上万,逼迫他不得不“成为单王”。

陪女儿玩一会儿,张杰会继续送外卖至凌晨3点。

  陪孩子的时间不多,他给女儿们画了一只鹅,画了一个“公主”。叮嘱孩子们早点睡觉,他又急着出门了。不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他觉得亏欠孩子,但能陪在孩子身边,他又觉得幸福。

  深夜的街道空荡寂寥,没有行人,昏黄的路灯照着街道。元旦几天的夜宵单暴涨,张杰没有休息,奔驰在夜色里。

  南方日报记者 刘珩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