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视频

潮人说|乘风破浪的哥哥:大鹏湾山海里的十年冲浪人

2020-06-26 11:50 来源:南方网 金祖臻 董天健 徐昊
.

 

  【开篇语】

  潮人们的世界,有不一样的玩法。他们看似特立独行,但也是真实的生活家。即日起,“一面”南方号推出“潮人说”系列报道,带你一起走进他们的世界。

  拖着冲浪板,跳入海水中,湛蓝海水被划开一道白色的弧线,那是阿杰入海的方向。近十年前,这个来自湖南的小伙子因为这个动作,爱上了大海,留在了深圳大鹏湾。

  刚刚过去的6月20日是世界冲浪日,从巴厘岛、夏威夷到国内的三亚、青岛、深圳、惠州……世界各地的冲浪爱好者们以他们的方式庆祝这个节日。阿杰也在他大鹏湾的俱乐部举办了一场以冲浪为主题的派对。

  近年来,冲浪运动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爱,2016年起,冲浪运动进入奥运会。作为大鹏湾的第一批冲浪人、现任深圳市冲浪队教练团成员,阿杰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向更多的人推广这项与众不同的运动。

  当皮肤越来越黑的时候,已经离不开大海

  “很难描述,就感觉到了自由,完全放空,忘掉了一切。”2011年11月7日,阿杰在记事本上认认真真地记下了这个日期,那是他在深圳大鹏湾西涌沙滩第一次冲浪的日子。

  那天很冷,下海之后,阿杰只专注在眼前这块飘忽不定、难以驾驭的浪板上。他没穿衣服,在海里泡了半个小时,上岸之后,才发觉寒冷难耐,但更令他回味无穷的,是站在板上的感觉。

  就这样,19岁渴望自由的阿杰,与追求极限的冲浪运动,一经相遇,就再也无法分别。

  出海、等浪、划水、起乘、站板……从此,阿杰在西涌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苦练。多年以后,阿杰才知道,深圳西涌与海南后海,并列成为中国冲浪的两个“摇篮”。

  “后海的长板,西涌的短板”这是中国冲浪爱好者之间流传的一句俗语,来表达后海适宜长板浪,而西涌则是中国短板浪的滥觞。阿杰和他的伙伴们,也成了西涌的第一批冲浪人。

  每天冲完浪,一上岸,阿杰就彻底瘫下来,腰稍微一用力就会痛,甚至呼吸也是煎熬,胸部会隐隐作痛。“最疯狂的时候,是刚开始的两年,每天能在海里泡八九个小时。”阿杰说。

  开始的头一年,阿杰还在一家公司上班,只能利用业余时间训练,当皮肤越来越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离不开大海了。“辞职了,彻底住在海边,专心冲浪。”他说。

  从冲浪的野孩子,到深圳队教练

  在冲浪进入奥运会之前,阿杰曾陷入过很长的迷茫期。在西涌,乃至全国,他们都是短板浪的先驱,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循。只能自己一次次地摸索、感受海浪的起伏。

  “那时候真的进步很慢,走了太多弯路”。哪只脚在前、哪只脚在后?应该站在什么位置?阿杰一开始一窍不通,只能看着一些专业选手的动作,慢慢学习。

  比海浪更难驾驭的,是生活的暗涌。刚刚接触冲浪时,阿杰只是二十出头的愣头青,没有生活的负担,一心想着自由。可当他对冲浪愈加痴迷的时候,亲友的不理解、生活的负担都随之而来。

  “毕竟要生活,要挣钱。25岁的时候,看着身边的人工作、结婚,而除了冲浪,我似乎啥也不会。”生活的焦虑让阿杰在冲浪入奥前的两年时间里,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能不能把冲浪当作一辈子的事业?”

  2016年,当得知冲浪运动进入奥运会后,阿杰和伙伴们兴奋了几天。“以前国内很多人提到冲浪,总觉得很危险,其实大部分时候,冲浪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可怕,甚至不会游泳的人都可以冲浪。”阿杰说。

  2017年,阿杰参加了全国冲浪锦标赛、巡回赛,并拿下了锦标赛的短板季军。获奖的意义于阿杰而言,远超越了比赛,它仿佛是对阿杰人生选择的一次肯定。

  2018年5月,阿杰和一群好友在西涌成立了SURFERS俱乐部。当年9月,台风肆虐西涌,阿杰带着俱乐部迁址数公里外的东涌,在这里开始新的旅程,一年后,俱乐部更名“山海里”。

  如今,阿杰还是深圳市冲浪队教练团成员、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中心一级冲浪教练和冲浪裁判员,指导年轻的冲浪队员进行学习。“现在队里的孩子们,都成长得很快,我会把我走过的弯路总结成经验,传授给他们。”阿杰说。

  和越来越多的人分享冲浪,是欣慰又是不舍得

  在世界冲浪日活动上,记者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冲浪爱好者,有近百人。他们上午学冲浪,下午在沙滩上打排球、玩飞盘。“身边有朋友开始玩冲浪了,自己也感兴趣,就来参加培训活动了。”一位来自南京的小兰说。

  而在阿杰之后,东、西涌也有近10家冲浪俱乐部成立起来。如今在大鹏湾,越来越多的人拖着冲浪板走向大海,在金色的沙滩上,留下纵横交错的印痕。

  除了自己冲浪,阿杰一直努力在把冲浪的感觉带给更多人。阿杰的俱乐部名叫山海里。“里,是聚集的意思。不仅是我,来到这里的人,都是跨越山海,因为同一个爱好聚集在一起。”他说。

  一走进俱乐部,一只斗牛犬四仰八叉睡在门口。这只睡姿慵懒,走路呆呆的斗牛犬,曾经也和阿杰一起下海冲过浪。阿杰现在有一个儿子,一岁多。在一岁生日那天,阿杰抱着儿子,下水冲浪,给了他一份最特别的满岁礼物——一片无尽的大海。

  看着冲浪逐渐走进公众视野之际,阿杰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矛盾的情绪。一方面他需要分担太多的精力在俱乐部的经营上,不能纯粹的享受冲浪;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冲浪人要和他们分享一道好浪。“我们现在去各个浪点冲浪,会发现人越来越多了。”阿杰说。

  “不管怎么样,我就继续冲,也许能冲一辈子。”他说。尽管诸多因素夹杂,但阿杰心里,依然留了一块纯粹的净土给冲浪。正如冲浪日当天,原本还在沙滩活动现场的阿杰,一转眼,自己拿着冲浪板已经扎向海中。那一刻,他仿如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对话】

  Q:大海带给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A:我现在已经离不开大海。大海总能平复人心,有时候我心情浮躁,我在海边就能平复下来,它能让我放空很多东西,在海边的生活也非常简单,我现在半年就只去一次市区,物欲会变得很低。

  Q:如今冲浪对你意味着什么?

  A:现在冲浪对我来说也许不是完全的竞技运动,但依然是我一生的爱好和事业。现在冲浪训练开始更加专业了,许多年轻的冲浪运动员水平都很高,他们是能够去参加竞技的。而对我来说,这是我的事业和爱好,也许我不能够和竞技选手相比较,但这依然不会影响我把冲浪当作我毕生的事业去实现。

  Q:接下去还会继续坚持冲浪吗?

  A:也许我会一辈子就待在海边了,会一直坚持冲浪。我冲浪已经近十年了,对于这项运动、这份事业,已经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我也知道越往下走,会遇到越多困难。毕竟作为一项事业,我可能会遇到很多东西是我无法控制的。我能控制的,就是我对冲浪的热情。只要我保持热情,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能够继续在冲浪这条路上走下去。

  南方日报记者 金祖臻

  摄影:董天健 徐昊

  剪辑:王俊涛

  实习生:马子浩

  统筹:曹嫒嫒 张由琼 王良珏

编辑: 许萌萌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