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plus精选

保护“少年的你”,教育部这样给学校“划重点”

2021-04-08 21:50 来源:南方plus 马立敏

  4月6日,教育部发布《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其中,要求建立对学生欺凌、性侵害、性骚扰行为的零容忍处理机制,预防并制止教职工与学生发生恋爱关系、性关系等内容受到广泛关注。

  校园欺凌、“师生恋”等涉及未成年人在校权益的问题,现状如何?如何禁止?记者采访了一线教育工作者、专家。

  校园欺凌、“师生恋”等仍有发生

  《规定》共有8个章节,58项具体要求,从保护范畴、保护制度、特别保护、保护机制、支持与监督、责任与处理等多方面保障未成年人在校的合法权益。

  其中,第四章“特别保护”受到广泛关注。该章提出,学校应当落实法律规定建立学生欺凌防控、预防性侵害、性骚扰等工作制度,建立对学生欺凌、性侵害、性骚扰行为的零容忍处理机制。学校应当采取必要措施预防并制止教职工以及其他进入校园的人员实施与学生发生恋爱关系、性关系等侵害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规定》之所以增加“特殊保护”这一环节,是因为校园霸凌、性侵等问题近年来在校园问题中较为突出,严重影响了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

  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时有发生,施暴者对受害者进行言语辱骂、人身攻击、殴打等恶劣行为,甚至将殴打视频发布至网上扩散传播,对受害者造成身体上、心灵上、人格上的伤害。

  与此同时,“师生恋”事件也在个别校园出现。2013年肇庆市怀集县一在校高一女生诞下一名男婴,生父疑为该女生读初三时的班主任。

  “校园欺凌、‘师生恋’这些行为对学生的影响很大。一次校园欺凌就可能改变一个学生的人生观,改变他对世界、对周围人的看法。”储朝晖说,需要注意的是,校园欺凌不仅发生在学生之间,有时也发生在师生之间。

  更明确了校园内的未成年人保护责任主体

  事实上,加强未成年人保护一直是我国教育工作的一项重点。早在1991年,我国便已颁布《未成年人保护法》,2020年10月17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针对校园欺凌,2018年11月,广东省教育厅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校园欺凌的种类、预防、治理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明确严重欺凌者可开除学籍、政府部门、学校出现失职渎职行为将问责。

  教育部拟出台的《规定》与已有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其他未成年人保护规定有何不同?

  储朝晖说,《未成年人保护法》是一部法律,而这份《规定》是教育部对《未成年人保护法》进行细化落实的文本规定,对学校如何保护未成年人提出了更有针对性、更细致、更具体的指导。《规定》将未成年人保护措施更加明确和具体化,更加明确了校园范围内的未成年人保护责任主体。“未成年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置身校园中,出台《规定》来保护他们的权益,很有必要。”

  对拟出台的《规定》,社会各界如何看?

  记者梳理发现,绝大多数网友持支持意见。

  ■ 针对校园欺凌,网友们纷纷留言:

  “校园霸凌零容忍!”

  “真的不要觉得事情很小,校园霸凌给我的中学生活留下了一生的心理阴影。”

  ■ 针对“师生恋”,网友们留言道:

  “和中小学生那能叫恋爱关系吗?成年人就不应该和未成年人谈恋爱!”

  “师生恋的本质是老师利用支配地位去达成一些目的,这种目的大多数是不纯的,正常的成年人都会引导正确的价值观。”

  广州某高中教师李老师告诉记者说,“师生恋”明显有悖师德,严禁师生恋,有利于防止恋爱成为性侵借口。他说,自己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是亦师亦友,但会保留明显的界限感和分寸感。“可以和学生当朋友,但首先要摆正自己的身份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不能突破师生关系。”李老师说。

  “师生恋”是师德红线

  “严禁教职工与学生发生恋爱关系是不能触碰的师德红线。”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广州中学校长吴颖民说,中小学生的身心发展尚不成熟,对情感、对世界、对未来的认知能力还相对欠缺,教师若与学生发生恋爱关系,是不称职、逾越底线的行为。

  吴颖民说,“师生恋”多发生在高中阶段,多为男老师与女学生,有些教师在和学生相处的过程中相互吸引,发生恋爱关系。“这是教师忘记自己的教师身份和责任的体现,作为教师,更应保持清醒,绝不能有非分之想。”吴颖民说。

  对于一些小说、电影美化“师生恋”的行为,吴颖民持反对意见。他说,现实中,发生师生恋关系,对老师、学生都将产生负面影响。一方面,教师与学生在所谓的恋爱关系中处于不平等地位,教师可能会滥用权力伤害学生;和学生处于恋爱关系中的教师无法履行教师的职责,能否公平对待每位学生、如何处理“教师”与“恋人”的双重身份、如何维护教师的权威等,都是摆在教师面前的问题。另一方面,当事学生在学习、生活、人际交往等各方面都将承受较大的压力和影响;其他学生也将受到影响。

  《规定》落地后,校园欺凌、“师生恋”等问题是否能得到缓解?吴颖民和储朝晖均表示,《规定》的落地效果重在落实。吴颖民建议,从各级教育部门到各个学校,都要建立对《规定》落实的考核机制,引导教职工、学生、家庭重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话题研究员:马立敏 实习生 刘怡婷

  本期策划:尤立川

  统筹:郑佳欣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