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南方号

记疫:一趟星梦邮轮的危险之旅

2020-02-13 10:33 来源:南方网 金祖臻

    2月2日,一则《广东一确诊病例曾在广州南沙乘坐邮轮》消息,让40多岁的广州市民秦芳“心一下子提起来了”。数日前,她带着两个孩子乘坐了新闻中的那一班邮轮。  

    1月19日,编号WD05200119的“星梦邮轮-世界梦号”起航离港。这艘漂泊在海上的巨轮,未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之外的一方净土。到2月12日,船上6296人中有9人确诊,另有4名密切接触者也被感染。  

    2月3日,广东省疾控中心发布信息,急寻星梦邮轮乘客,呼吁所有人员主动报备并配合后续工作。面对未知的隔离,秦芳心中满是不安,而当她真正走进隔离房间,得到医务人员的照顾后,她的心反而平静了。  

    “经历过隔离,我很认同一句话,恐慌的时代,要学会和自己相处,爱上自己。”她说。  

    登船:6296人开启6天旅程  

    “船票是3个多月前买的,每人票价4000多元,船经过越南芽庄、岘港,最后返回广州南沙。”秦芳(化名)说。  

    1月19日晚,广州市民秦芳带着8岁的女儿、4岁的儿子,经地铁转巴士,提前2小时到了南沙港。  

    旅行是期待已久的。秦芳的儿女对坐船非常痴迷,曾经坐过珠江夜游船,非常喜欢。“如果不听话,就取消坐船计划。孩子每次听到我这样说,立马就乖了。”秦芳说。  

    

    南沙港码头人山人海。人们拖家带口,老人、小孩很多,几乎全是乘坐“星梦邮轮-世界梦号”的。“取票、出境、登船,各个环节都很拥挤,人贴着人。”秦芳说。  

    看到巨大的邮轮闪着五彩灯光,秦芳和孩子都很兴奋。“太美了,童话一般。”她说。  

    和他们一样,所有的游客都对旅程满怀期待。广州市民李先生和母亲、妻子、儿子也在彼时登上了“世界梦号”。“通过新闻知道武汉有疫情,但其他地方还没有,所以当时没有顾虑。”李先生说。  

    当晚10时许,伴随着发动机翻起的海浪,“世界梦号”载着4482名乘客、1814名工作人员驶离了南沙港,开启6天旅程。几个小时之后,全国多地于凌晨相继发布确诊病例报告,舆论瞬间聚焦疫情。  

    船上:免税店口罩被抢光  

    “既然是度假,就睡到自然醒。”秦芳在1月20日的游记中说。同一天,钟南山院士明确地告诉公众: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重洋之外的邮轮仿佛一个世外桃源,与沸腾的疫情舆论暂时脱离。  

    邮轮的WiFi需要付费。“有800多元和600多元两种,我买了贵的。网速很慢,一张图片要下载很久。有的人没买,手机没有网络。所以船上几乎没人留意或讨论疫情。”秦芳说。  

    表演、讲座、舞会……航行期间,邮轮上活动丰富,秦芳带着孩子们走马观花地看了一番。其中有个“小小航海家”引起了秦芳和孩子的兴趣。“因为没提前报名,孩子没去成,回想起来,很庆幸。”秦芳说。  

    后怕,成了不少乘客对邮轮之旅的感叹。船上有一个露天自助餐厅,旁边是游泳池。李先生一家每天都去那里吃饭、游泳。“和很多陌生人近距离接触,想起来很是后怕。”李先生说。  

    

    旅程的尾声,疫情的舆论开始在邮轮的暗处流动。秦芳留意到,虽然没有人公开讨论,但邮轮免税店里的口罩被抢光,她也买了两个儿童口罩。  

    根据星梦邮轮发布的通报:1月21日疫情进入公众视野后,邮轮迅速采取行动,进一步加强了船上卫生消毒。媒体报道,有乘客于1月23日在船上发病。  

    1月24日,邮轮返回南沙码头。下船通道分两条,一条专供患者,岸上有救护车以及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在等候。这一幕给秦芳、李先生以及诸多乘客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事情比想象的严重。”秦芳说。  

    报告:深夜电话一个接一个  

    2月2日晚,一则《广东1确诊病例曾在广州南沙乘坐邮轮》的消息让秦芳“心一下子提起来了”。随后几日,珠海、江门、东莞等地陆续上报确诊患者曾乘坐编号“WD05200119”的“星梦邮轮-世界梦号”,到2月12日,共发现乘客确诊病例9人。  

    2月3日晚,秦芳看到消息《急寻“星梦邮轮—世界梦号”邮轮乘客!数名感染者曾乘坐!》。随后,她便按照报道中的联系方式,向广州疾控中心报备了自己的情况。  

    报备后,秦芳陆续接到居委会、派出所、疾控中心的电话,核对个人信息,叮嘱其在家自我隔离。“电话一个接一个,很密集,而且是深夜了,弄得我有点紧张。”  

    2月4日晚8时,秦芳接到通知,全家需到酒店隔离,车子已在楼下等候。“除了几件衣服,我给孩子带了画笔,以及他们睡觉需要抱着的小熊毛毯。”秦芳说,下楼看到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两个孩子都很怕。  

    隔离的酒店离家不远,原则上是一人一间,但小孩可以和父母住。秦芳和两个孩子一起住。  

    

    隔离:未知是最大的恐惧  

    隔离,当这个词突然出现在普通人眼前时,直觉的反应是未知、惶恐和不安。然而,隔离生活并非想象中的压抑。  

    2月5日上午9时,医护人员敲门量体温,并送上隔离的第一顿早餐:猪肉肠粉、皮蛋瘦肉粥。秦芳觉得味道很不错。此后,她用手机记录下隔离日子里的每一餐。  

    

    隔离的生活单调、规律。每日早晚测体温,三餐免费定时送到门口,还有水果和牛奶,垃圾袋定时有人来收。  

    

    “隔离前每天疑神疑鬼,担心自己生病,隔离后心情反而平静了。有医护人员照顾,不用深夜下单抢菜,不用做家务,有更多时间陪孩子。只要和家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家。”秦芳说。  

    2月7日,距离秦芳下船已有14天。上午,在做完各项检查后,她被通知“解除隔离”。“临走前,工作人员建了一个微信群,方便交流。”秦芳说。  

    “我对着疾控中心的电话犹豫了很久。”李先生也曾一度恐惧隔离,他母亲有高血压和糖尿病,需要定时吃药、注射胰岛素。  

    然而,工作人员的细心照顾让李先生十分欣慰。医护人员开了降压药,胰岛素可寄存在酒店的冷柜,每天有人送到房间。“之前对隔离的生活全是凭空想象,以为很恐怖,后来发现,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2月7日,他一家人安全回家。  

    

    回家后,秦芳把自己的经历写成《被强制隔离的妈妈和两个孩子: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广州疫情生活》发到网上,记录了隔离的日常,并告诉大家隔离并没有那么可怕。文章收到200多条留言,有鼓励的,有安慰的,有询问细节的。  

    “英国作家大卫·米切尔说过,有时生活会送你一张幸运彩票,能拿到当然很棒,但也就是如此了。结束隔离后我觉得自己更加理性了,遇到问题,不必慌张,不必逃避,面对就是了。”秦芳说。  

    【南方日报记者】金祖臻  

    【统筹】梁文悦

编辑: 于艳彬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