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plus>珏嘉秀

对话|“音乐诗人”简弘亦:幸福感比“爆红”更难得

2018-08-12 19:27 来源:南方网

  由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广东省文物局联合出品的原创节目《宝览南粤》昨天推出了文博节目推广曲《青玉案·元夕》MV。截至目前点击量超过1000并在网络上再次掀起中国风热潮。

  这首原创歌曲由被称为“音乐诗人”的唱作人简弘亦作曲、演唱,歌词则是南宋词人辛弃疾的著名词作。

  淡雅的旋律中,既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高亢,又有“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娓娓轻叹,种种人生况味尽在曲中。

  简弘亦的声线温柔醇厚,富有磁性,细腻的唱功加上深情款款的演绎,更为词曲增添意境和温度,余味无穷。

.

 

  简弘亦生于音乐世家,14岁所创作的第一首歌曲《爱的学校》被香港歌手陈慧琳收入专辑《微光》。2008年,简弘亦加入了知名音乐制作人涂惠源门下,出道以来,创作了500多首歌曲,参与了曹格、孙楠、郁可唯等人的专辑制作,《猎毒人》、《青云志2》、《思美人》、《龙珠传奇》、《神探狄仁杰》等多部热播电视剧的多首主题曲、插曲都由他操刀作曲,或是担纲演唱。近期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毛不易唱的那首主题曲《不染》,也是由简弘亦作曲。 

  

  简弘亦喜欢文学,爱好诗词。在他眼中,文学给音乐提供了精神内核,也为他的创作带来灵感。早在2007年,简弘亦就曾担任文化跨界活动“唱响诗歌”的音乐总监和作曲人,并且得到了著名诗人舒婷的首度作品授权。2013年8月广州的南方国际文学周上,简弘亦以表演嘉宾的身份谱曲并演唱了舒婷、于坚、梁小斌三位诗人的代表作品,得到了各位名家的高度好评。他也因此被媒体和乐迷称为“音乐诗人”。

  此番为《宝览南粤》这档文博节目演唱原创推广曲,为岭南“国宝”打Call,简弘亦表示“十分乐意”。“我觉得了解一个地方,要从它的历史开始。《宝览南粤》里面讲述了广东很多不为人知的重量级文物故事,从中感受到岭南深厚的文化底蕴。非常值得一看!”简弘亦说。

  日前,简弘亦在北京接受了南方日报、南方+记者的独家专访。对话视频猛戳⏬

  【对话】

  谈启蒙:

  受太爷爷启蒙,被恩师涂惠源领入门

  南方+:您很小就开始作曲,对音乐的热爱和启蒙是受到家庭的影响对吗?

  简弘亦:我这个音乐世家其实可能不同于大家所理解的“音乐世家”,其实是属于断代的,我的太爷爷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个学音乐的高材生,会写很多歌。他是在90岁的时候开始教我学音乐。我记得当时我是11岁的时候,我太爷爷在教其他的小朋友弹钢琴,然后我就在旁边看,我就记住了他每个手指下去的位置,他们下课的时候我就把那个曲子弹出来了。太爷爷就觉得我可能很有天赋,就决定开始教我。

  南方+:您的第一首歌是怎么创作的?后来是什么机遇被陈慧琳收入到她的专辑中?

  简弘亦:当时是最早写歌我记得是初二的时候,语文课本上有一篇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然后我就把那个改编作曲了。写完之后就听到了王菲的那个版本,我就觉得她的那版太好听了,就比我的好听很多!我就放弃了那首歌。后来过了差不多一年吧,就是有一个旋律一直在我的脑子里面转,就每天都在哼那个旋律,却想不起来是谁作的,我就想难道是自己作出来的?这就有了第一首歌。后来这首歌在十年之后大学毕业,环球唱片正好给陈慧琳收歌,我就投稿过去了,后来就收入陈慧琳专辑中了,还改了个名字叫《爱的学校》。

  南方+:您跟涂惠源老师是如何结缘的?他对您的音乐之路有怎样的影响?

  简弘亦:当时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在广州做了我的第一场音乐会,当时涂老师就到了现场。我当时觉得他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因为我从小是听他的歌长大的,这次我们就第一次认识了。后来隔了三个月吧,他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在不在广州,他想带我一起去深圳,我当时就很兴奋,抱着吉他在火车站等他,希望多唱几首我自己写的歌给他听。后来他听完我唱就说:那你跟我去北京吧!

  涂老师其实是一个特别爱才的人,他把学生都是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去看待,后来我去北京跟他学习生活了四年。其实当时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就是喜欢写歌,大学时候当驻唱,有过一些表演的经验,但一直没有真正进入音乐行业。是涂老师带我入了门,通过跟着他四年的学习,就慢慢变成一个职业的音乐人。

  谈成长:

  曾被火山音标签绑架三年

  南方+:你还有一个很有名的”标签”,叫“火山音”歌手,你认同吗?

  简弘亦:这个“火山音”的定位是之前参加节目的时候强加给我的。就是因为我当时给电影《匹夫》做了一首片尾曲,因为导演喜欢这种新金属的风格,我当时做的这首歌就是这种风格。我在发布会的时候现场唱这首歌之后,当时电影频道就写了有一篇新闻说:“这个声音像火山爆发一样”,然后导演在跟我聊的时候觉得这个很有卖点,然后说:“你就叫‘火山音’吧!”

  后来我自己至少有三年时间被这个标签绑架了,因为它给我带来了一定的知名度,我就觉得我真的是“火山音”,然后我唱所有的歌我都要那样唱,其实是不对的。你说有一些抒情的歌不能那样唱,只是特定的风格,是有需要才可以这样。一直到15年底,我发第一张专辑《树先生》的时候,才开始放下这个东西。

  南方+: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一个思想上的转变?

  简弘亦: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自己不喜欢听这样的声音。我以前觉得这样的声音是可以让大家觉得很震撼的,其实就是一种炫技。可能真的到了一定的程度,我觉得要去做减法,要去选择自己觉得合适的,符合我审美的。其实让我现在再去听自己以前唱歌的那种方式,我其实听不下去的,我都不太建议别人去听(笑)。我觉得现在是一种比较自然的表达。

  谈创作:

  谁唱谁作重在风格适合

  南方+:作为一位唱作人,你怎么看待“唱”与“作”之间的平衡?

  简弘亦:我觉得我去给影视剧去创作的时候,或者我去给别的歌手创作的时候,我是把这个创作是看得比唱更重要的,因为这个方面就是体现我作为一个创作人、制作人的一个职业的标准。我自己的歌曲大部分也是自己作曲,在这个时候我就会去平衡,我不一定说要在唱上面跟谁去比较唱得有多好,但是我一定要唱到是最适合这个风格,适合我自己的嗓音和审美。这两个东西其实已经是密不可分了。

  南方+:很多原创歌手可能会比较喜欢唱自己创作的歌曲,但您却尝试翻唱别人的歌,还因此特别火,您自己怎么想?

  简弘亦:其实我以前对自己的原创是特别自信的,我从来没有在创作的能力上怀疑过自己。至于翻唱,其实真的是一个巧合,我也是从一个歌迷开始的,我从小喜欢很多前辈的歌,比如说我翻唱田馥甄的歌,我真的特别喜欢她和她的歌,我其实是想向她学习向她致敬。然后也是巧合,我唱完之后,这些歌在网络上的反响特别好,结果大家就觉得我就是一个翻唱歌手,觉得我就是没有原创。我当时觉得其实挺好笑的,事实上,我一直是原创歌手。不过我也没有去作过多的解释,就是想慢慢让时间去证明吧!我现在已经不在平台上去单独发翻唱的歌了。

  

  南方+:我们关注到您最近在做一个音乐情感电台“简约FM”,会分享自己的一些歌曲,还会写一些情感“鸡汤”,与网友活动交流。这是出于什么初衷呢?

  简弘亦:其实最早很简单,我是因为翻唱被很多歌迷所认识,但是我又特别要面子,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我是个翻唱歌手。(笑)所以我当时就下了一个决定,我说以后再也不做翻唱了,结果大家都不同意,我又想到了一个方式就是建“简约FM”,我就在一个公众号上面唱,这也不是正式发表,大家只有关注这个公众号才能听得到,这样我在所有的音乐平台上的形象还是一个原创歌手的形象。

  其实做完“简约FM”之后,我发现其实它所担负的意义,远远不止一个翻唱这么简单,我觉得我跟大家是一个相互的陪伴,有情感上的交流互通。大家留言我每天读一下,我也会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去表达,我觉得很好。

  谈文学:

  文学给音乐提供了精神内核

  南方+:您对诗词、文学似乎也挺感兴趣,也参加过我们南方日报社很多诗歌类的活动。文学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简弘亦:其实我诗词真的是很有缘分啊,我第一次写歌就是拿着《水调歌头》里的词去创作。而且还有更巧的事情,就是我13岁在笔记本上写下我的理想的时候,写了两个,一个是当一位音乐家,第二个当一名学者。因为我太爷爷年轻时候在我们当地建学校,一辈子做教育,桃李满天下。我从小在他家里面看到各种书,古籍、诗词等等什么都有,所以我从小就在看书。我觉得音乐跟文学肯定是分不开的,文学给音乐提供了精神内核。

  南方+:现在那么忙,您还有看书的习惯吗?

  简弘亦:会有。我最近看的就是李叔同的书,还有《中国哲学史》。

  谈未来:

  当红与否都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

  南方+:前段时间看到您的微博一直在各地巡演,近期还会举办演唱会吗?

  简弘亦:有的,11月份可能一直到明年年初吧,应该会有很多,有至少32场以上。

  南方+:除了忙演唱会,最近还在忙什么?

  简弘亦:我们最近在准备发新专辑,专辑有十首歌,作曲和制作也是自己在做,然后这一次的风格可能跟之前会有一点不太一样,会加入一些比较新鲜的元素,我想在现在流行的华语情歌基础上做一些跟电子结合的尝试,编曲的形式可能不太会像传统情歌的编曲方式。

  南方+:之前您尝试过很多不同的音乐风格,未来有没有哪一种风格,你还想去继续突破的?

  简弘亦: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去改变太多东西,我觉得现在的这个状态去做音乐我是有幸福感的。我觉得流行音乐它不是一个特定的风格,它会融合很多元素进来,这个也是我喜欢去做的一种事情,我在流行的歌曲里面加入一些比较小众的元素进来。所以我不会一下变成一个别的风格,可能一直就是这样的感觉,但是我会慢慢融入各种我想要去表达的一些东西。

  南方+:很多人认为娱乐圈整体风气比较浮躁,但是这些年来,您一直都比较安静、专注地去做自己的音乐。但是放在娱乐圈,这可能并不是一种可以迅速走红的路径。对于未来,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一个艺人,有没有什么规划?

  简弘亦:其实真的还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幸福感最重要。就是可能没有那么的红,但是你做这个事情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幸福感,这个很重要。我其实甚至想过,现在如果我有很好的资源,我去参加一个特别火爆的综艺,那也有可能我的整个生活就没有现在幸福了。反正我觉得一切都随缘吧!我也不会说抗拒这个东西。我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一定都会及时调整我自己的心态,我觉得调整自己是最重要的。即使哪一天真的非常走红的时候,那我也一定要调整这个状态,要在过程中找到幸福感。如果没有幸福感的话,那这个可能就不是我想要了。

  经历过年少走红后的修心沉淀,简弘亦就像他的歌一样,多了一种仗笔走天涯的洗练淡定,一份成熟的魅力。

  正如某一期“简约FM”中与网友共勉的推送词:“我们已经长大,成长的不该仅仅是年龄,还应该有心态。”

  南方日报记者 毕嘉琪

  实习生 李慧朋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珏嘉秀

编辑: 廖智晟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