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plus>港真

专访街头舌战“港独男”的香港青年:忍让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2021-03-18 09: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余毅菁

  “言论自由不代表你可以搞‘港独’、抛砖头、杀人放火,不代表你可以卖国,言论自由不是一切的借口!”“哪个国家可以让不爱国的人参选?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就是把汉奸筛走!”

  近日,香港立法会议员麦美娟发布了一段视频,内容是香港工联会社区干事何伟俊“舌战”来街站捣乱的一名“港独”男子,获得众多网友关注和点赞。在视频中,何伟俊从言论自由到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再到爱国者的标准,逻辑清晰,句句有力,让“港独”男子被怼得无话可说,最后语无伦次并当场开溜。

  今年32岁的何伟俊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本科和硕士均修读历史,曾任中学历史教师。此后,他加入香港工联会从事社区基层服务工作,至今已近6年,期间亦曾参选区议员。

  3月16日,南都记者专访了何伟俊。他坦言,自“修例风波”发生以来,设置街站宣传经常遭遇“港独”分子叫嚣捣乱。“从前我们选择忍耐,希望最大限度地避免冲突,但后来我们发现,越是忍让,乱港分子就越容易得寸进尺。面对他们,我们只有以强硬的姿态来回应,才能消灭他们的嚣张气焰,获得应得的尊重。”

何伟俊。

  【南都对话】

  面对乱港分子挑衅,忍让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

  南都:能否介绍一下你当天在街头舌战“港独男”的情况?

  何伟俊:3月14日,我和同事一起在沙田街头设置街站,向市民普及宣传“爱国者治港”的原则和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并收到了很多市民踊跃签名表示支持。

  中午约十二点多,太阳很晒,我们连续工作了三个多小时,只想稍作休息。不料,那名“港独”阿伯走上前来,不依不饶地指责我们破坏选举公平、限制言论自由云云。我认为,爱国爱港本来就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躲藏的,便站出来一一驳斥他的谬论,也就是大家在视频中看到的内容。

  其实,这位阿伯已不是第一次来挑衅、阻挠我们的工作。自2019年以来,每当我们设置街站,都会有一些乱港分子前来捣乱。那位阿伯之前我已见过多次,他总是说着自己毫无根据、自以为是的荒谬论断,寻衅滋事的意图非常明显。

  南都:这已不是你第一次遭到乱港分子的挑衅?

  何伟俊: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有很多进入社区的机会。自2019年“黑暴”势力冒头以来,我们在街站工作时就常遇到暴徒的辱骂、挑衅甚至攻击。一开始,我们都会尽量以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最大限度地避免冲突。但经过了“黑暴”事件与疫情的波折后,我们渐渐意识到,一些乱港分子已被“洗脑”,他们的价值观与思维方式是完全扭曲的,我们越是忍让,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面对他们,我们只有以强硬的姿态回应,才能消灭他们的嚣张气焰,获得应有的尊重。所以,我不想再忍。

  南都:当时你知道有人在录制你们的争论过程吗?这段视频在内地引起不少网友点赞,你的感受如何?

  何伟俊:这段视频是我同事拍的,我们工作中有拍摄的习惯。他拍摄视频的最初目的,也并非是想放到网上作宣传,只是为了留下证据,以防冲突升级后我陷入有理说不清的境地。我们以前确实遭遇过类似的情况,所以现在不得不增加自我保护的意识。

  这段视频在内地引起关注与讨论,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我知道大部分内地网友听不太懂粤语。但即便如此,这段视频在内地还能引发那么多网友的共情与支持,我觉得非常欣喜。

  不过,其实我只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基层民众是“爱国者治港”原则下的最终受益人

  南都: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香港工联会的?能否介绍下你的工作?

  何伟俊:我从香港立法会议员助理做起,现在是香港工联会社区干事。平时我的工作主要是扎根在基层社区,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民众排忧解难,保障辖区居民的切身利益。在与普通市民深入接触的过程中,让我更了解他们真正的需要,其实是安居乐业。

  过去两年间,在乱港分子的破坏之下,香港社会一度陷入瘫痪,居民的财产乃至生命安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生活福祉更是无从谈起。因此,只有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击碎乱港分子的无耻谣言,香港社会才能恢复稳定,我们才能更好地为居民提供服务。香港基层民众是“爱国者治港”原则下的最终受益人。

  南都:作为基层工作者,你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选举制度,你认为它存在哪些问题?

  何伟俊: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行政系统中,不论有再多的政党对立,或是阶层冲突,“爱国”从来都是不争的前提。无论哪一方当选,这都容都不得半分含糊。

  然而,我认为目前香港选举制度存在的漏洞,导致了一个非常荒谬的现象,竟有人以反对、破坏自己的祖国作为一种政治筹码,这简直离谱至极。不爱国家的人怎么可能爱香港?不爱香港又怎么可能做好管理香港的工作,为人民群众谋福利呢?

  除此之外,我在工作中也切身体会到“揽炒派”对香港行政体系的破坏。他们一旦在立法会中得势,就想尽一切办法扼杀爱国爱港力量,甚至使得一些必要的社区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

  我认为,如今中央提出“爱国者治港”,如同一场及时雨,让破坏分子无法再利用香港的公共资源明目张胆地搞破坏。

  希望香港的历史教育尽快重回正轨

  南都:能否介绍下你的成长经历?

  何伟俊:我出生于1989年,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的父亲是一名公务员。6岁那年,我第一次意识到香港与内地的分割,父亲便向我讲述了那段有关鸦片战争的屈辱历史。

  这燃起了我对中国近代史的兴趣。从上小学开始,我就不断地学习和了解,常常自己捧着历史书看,有时我越看越悲伤,有时还会生气得流泪,在近代史上,我们祖国遭受了西方列强无数次的欺负。我从历史教训中懂得,奢望西方列强为香港带来民主和繁荣,是多么无知的想法。香港想要发展,只能背靠祖国,自强不息。

  南都:听说你曾是一名历史教师。

  何伟俊:我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历史专业,我深爱着中国历史。毕业后,我首先成了一名中学历史老师,可就在我从教后没过多久,由于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历史课竟成了一门可有可无的非必修学科。香港教育系统不重视,学生渐渐也对历史失去兴趣,没法教历史,我认为已经没有了当老师的价值。后来在机缘巧合下,我加入工联会,成为一名社区干事。

  当时我想,既然无法在教育中运用我的历史知识,那我就在社区工作中,将我对中国历史、国情的理解传递给更多基层民众。过去,香港在乱港分子的舆论影响下,宣扬爱国爱港反倒成了“原罪”。不过,我始终保持信心和决心,运用所学的东西,在工作中将这些歪理、谬论一一击倒,为祖国尽自己的一份力。

  南都:对于香港的未来,你有什么期待?

  何伟俊:近两年在亲眼目睹了诸多不平静之后,我十分希望祖国能继续以强有力的方式,让乱港势力无处遁形。

  此外,我希望香港的历史教育尽快重回正轨。我认为,近十几年来香港社会上下对历史教育的轻视,无异于自断根脉。如今,香港学生甚至不识岳飞、不闻唐诗,自然无法树立正确的国家与民族观念。但我们是中国人,香港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年轻人还是要熟悉祖国的历史,深入了解国情,才能避免被误导堕入迷途。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余毅菁 实习生 翁安琪

编辑: 郭昊奇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