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plus>叮咚快评

像一个真正的侠客那样,与金庸告别

2018-11-02 17:58 来源:南方网 李咏瑾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在港逝世,当代武侠最具分量的一重帷幕就此缓缓落下。

  顷刻之间,各种媒体的哀悼如浮浪上涌,那种“世间再无某某”“别了,某某”的句式,这一次添上了金大侠的名字。我却觉得对于金庸先生而言,这固然是一世岁月的终结?而他应该更希望自己广袤的文学魅力和武侠精神超脱于生死,在洗净人世浮尘之后,又一次迎来晨风扑面的崭新启程,就像他笔下的大英雄大豪杰,“双腿一夹马腹,仰天长嘶间,便如流星一样飞驰出去”。

  大半个世纪之前,这样的启程曾于战火纷飞中开始过一次。彼时那位尚叫查良镛的青年颠沛流离到香港,之前怀揣的诸如教师、学者、外交官等等梦想一一破灭,“我们家本是相当富裕的,但住宅、园子都被日军烧毁,母亲与弟弟都在战争中死亡。”海宁查氏的子弟,源出姬姓,为周公长子伯禽之后,满面书卷,却依然铁骨铮铮,于是投入媒体,以副刊起家,从《东南日报》到《大公报》,再到中年创办《明报》,遂成香港一代传奇报人。

  故事的转折发轫于1954年,属于武侠的时代呼啸而来,当时的《新晚报》武侠连载可谓一稿难求,主编罗孚只好求助于当时在该报任职的武侠迷查良镛,查良镛说可以试试,便把名中最后一字一分为二,用作笔名“金庸”。金者,就砺则利;庸者,大巧若朴——谁也不会想到,日后这个名字会在中国武侠文学史上如此震古烁今,如同巨石当中抽出一柄利剑,劈开了一个全新的武侠世界。

  从动笔到封笔的17年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4部武侠经典,部部名动江湖。仅在他1972年封笔之后,由其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仍旧霸屏四十余年,由此捧红的一干影视剧明星已成传奇之后的传奇,可以说是华人所在之处,无人不识金庸。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读者的沉浸感极强:当世高手华山论剑,宋辽两朝雁门对垒,朝代更迭波澜壮阔,复兴家国矢志不改,由京城至塞外,由江南至沧海,鲜血与宝藏,宫闱与密谋……若论情节扣人心弦,鲜有作家与之比肩;郭靖的侠之大者,乔峰的豪迈壮烈,令狐冲的潇洒率性,韦小宝的古灵精怪……无论是波谲云诡的江湖,还是侠肝义胆的人生,他的一支雄笔如同利铲,鲜血淋漓地挖掘出人性幽微的波澜壮阔处。

  他写侠,可又不尽写侠,笔下世界恣意汪洋、包罗万象,文史哲禅,信手拈来;琴棋书画,无所不精,阅读他的武侠,犹如徜徉在宏大的历史长河之畔——他是以武侠这一文体,来承载自己对世界的思辨、对历史的感悟以及对光明人性的无限寄托。这一审美早就远远超越了所谓男性或是女性的单一视角,从某种程度上,上升到了对于人类文明整体的追问和哲思。这是人类个体的又一次仰望星空,在此起彼伏的潮汐冲刷下,他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喟叹和天问。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金庸一直是一个深负使命感的人,笔端侠义只是他在现实生活中慷慨激昂的缩影:1981年,受到邓小平接见;1982年,撒切尔夫人首次访华前,专程绕道香港与他单独会晤,希望他在香港问题上站在英国一方,但他大手一挥:“没得可谈!”;1985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立,他任基本法政治体制起草小组港方负责人,兼经济体制起草组成员;1988年,他又与查济民提出“双查方案”,为香港的顺利回归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喜欢的那些英雄,从不仅仅在口头上讲侠义,何谓侠之大者,当然为国为民!

  在取得巨大的成功和知名度后,他一直在给自己做着减法:1972年封笔;1989年,《明报》创刊三十周年之日,卸任社长职务;上世纪90年代,将《明报》集团出让,退出商界;2007年,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在80岁高龄之际,重新背上行囊赴剑桥深造,皆因“做作家没有真正的快乐,而做学问是自己得益。”

  查良镛先生早已退出了“江湖”之外,而我们仍在江湖之中怀念着那个叫“金庸”的人所书写的传奇。在他的15部作品里,写过那么多经典的相遇和重逢,自然也写过很多经典的别离,借用《神雕侠侣》里的一番话,我们在这里送别他:“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文|李咏瑾(青年作家、文艺评论家)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号~南方名记~叮咚快评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