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都市报

起底跨境网络赌博黑色产业链

藏身棋牌App,通过熟人拉客,勾结洗钱团伙,跑分洗白赌资

2020-10-23 08:14 来源:南方都市报 敖银雪

  “他说以后不敢赌了,做梦都害怕。”因丈夫参与跨境网络赌博被抓,湛江吴女士一家背上了近18万元的外债,孩子的前途也因此受到影响。近年来,新型网络赌博犯罪层出不穷,为逃避打击,跨境网络赌博快速蔓延,犯罪团伙以架设境外服务器或管理团队境外运营等方式,在国内招赌吸赌,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

  这些跨境网络赌博藏身何处?如何防范?近日,南都记者随公安部赴广州、惠州、湛江多地,对跨境网络赌博的特点、推广引流方式、犯罪团伙组织结构、资金流向以及网络赌博危害性等焦点问题采访调查。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多起案件中,赌博平台通过熟人拉客,为进入“赌博圈”设置门槛,保证犯罪团伙的隐蔽性。多个犯罪团伙设置多层级组织结构,通过代理或会员吸纳赌客。此外,跨境网络赌博还与洗钱团伙暗中串联,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引流

  熟人间相互推广赌博平台

  使用专属聊天软件引流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不同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件中,推广方式各有不同:有平台在网络中投放广告吸引赌客,还有平台只拉熟人参赌,这类赌博团伙往往结构紧密,成员关系密切,有较强的隐蔽性。

  2018年7月,湛江警方发现一个以湛江市雷州籍人员为首的网络跨境赌博犯罪团伙,由于该犯罪团伙涉案金额巨大、人员众多、层级复杂,湛江市公安局组建“7.12”专案组开展侦查。

  专案组发现,该团伙的组织架构包括“总监”-“大股东”-“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六层,呈金字塔形,金字塔的最高层是“总监”,最低层是“会员”,每个“大股东”到“会员”作为一个闭环式结构团伙,独立运作,分层管理,逐级招收下线。由“会员”投注,“代理”级以上为管理层,逐级约定股份占成和提成比率。

  截至目前,该案经过两次收网行动,先后抓获涉案人员387人,依法刑事拘留287人,网上追逃33人,逮捕245人,已移送起诉222人,查明涉案资金流水380亿余元,冻结查封资金资产上亿元,扣押一批涉案资产,电子设备、银行卡及其它作案工具。这是湛江市公安局成立以来侦办涉案金额最大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件。

  涉案资金流水达380亿,该团伙如何发展赌客?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该案侦查中,并未发现赌博平台通过发布网络广告的方式吸引赌客,都是依托亲朋好友推荐参赌。

  多名嫌疑人家属告诉南都记者,原本不曾沾赌的亲人,在朋友、同学的推荐下,逐渐沉迷赌博,最终欠下巨款,并身陷囹圄。

  熟人之间发展推广的方式也让该犯罪团伙更加隐蔽。湛江警方告诉南都记者,该案的线索来源于另一起刑事案件。该跨境赌博团伙中一名成员因其他原因被捕,然而,警方竟在其涉案手机中发现了赌博网站的资金流水,该赌博团伙这才初现端倪。

  在广州警方侦破的一起涉案赌资流水逾50亿元的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中,犯罪团伙推广引流的方式也十分隐蔽。推广人一般先推荐安装专门的聊天App,再利用聊天App推广赌博App,推广信息中包含推广人专属的推广二维码,推广成功即可获得奖励。

  伪装

  棋牌游戏下暗藏网络赌博

  境外架设服务器躲避侦查

  为规避侦查,犯罪团伙通过隐蔽的设赌方式、境外架设互联网服务器、频繁转移窝点等方法伪装隐藏犯罪行迹。

  在上述广州警方侦破的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中,该团伙就开发了多款表面为普通棋牌游戏、实际为网络赌博的App软件。

  广州警方向南都记者介绍,区别于不同棋牌游戏,该团伙开发7款App的目的就是为了赌博。该团伙招聘客服,以分享收益、拉人头的方式在广州和其他地区发展各级代理,提供赌博结算服务和赌资追偿服务,不断吸引会员加入赌博,从而获取巨额利益。目前,该团伙已发展至5级代理。

  “每个代理发展赌客,如果玩家想进入赌博圈,必须提供身份证、银行卡、收款二维码。”办案民警向南都记者介绍,赌博圈外围玩家进入App只有200积分进行游戏试玩,试玩版主要用来吸引玩家。真正的参赌人员无法通过平台注册,必须通过代理注册成为其下属会员,并向代理缴纳500元保证金,上传个人身份证、收款码,绑定银行卡等。

  会员每参与一场赌博,App会自动扣除10个“钻石”,即平台所售虚拟币,作为每场赌博的入场费。会员前期可在App内用第三方支付充值获得虚拟币“钻石”,但由于监管打击力度逐渐加强,平台在后期运营中只允许通过代理充值。

  每场赌局结束,平台会立即结算,并显示赢家上传平台的收款码,赌客之间直接通过扫码付款,自行结算输赢。为保证赌博平台的有效运转,该团伙还要求代理给赌客提供赌资追偿服务,若有赌客不愿支付赌资,则会被封停账号,并由其上级代理全额赔付。由于平台内每场赌局时长短、频率快,有玩家甚至在一天内参与了近一千盘的赌博游戏。

  办案民警向南都记者介绍,该团伙通过出售“房卡”“钻石”等虚拟币牟利。“房卡”20元一张,为代理开房间所用,只能由代理从客服处购买。“钻石”1元10个,为玩家进房间开台所用,属于玩家的入场费,由代理向公司客服购买后,再销售给玩家。代理根据“房间”内玩家所消耗的“钻石”数量进行一定比例的提成,余下部分由该平台赚取。

  2020年8月6日,广州警方出动1000余名警力,在广州、北京以及长沙三地同时开展抓捕行动,共抓获涉案人员273人,捣毁运营公司4间、工作室3间、App平台7个、代理团伙2个,查冻银行账号1125个、资金3000多万元,经初步统计,涉案赌资流水逾50亿元。

  洗钱

  赌博团伙内设洗钱平台

  利用跑分平台洗白赌资

  为非法转移赌资,跨境网络赌博团伙往往与洗钱团伙勾连,以躲避监管。

  南都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一种利用跑分平台,为跨境网络赌博团伙非法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黑色产业正暗中滋长。

  南都记者曾调查发现,跑分是“第四方支付”为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衍生而来的、利用大量普通网民收款码来运作资金流转的一种黑产手段。所谓“第四方支付”,是相对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而言、介于第三方支付和商户之间的网络支付平台,没有经营支付结算业务的许可牌照,常被犯罪分子用于诈骗、网络赌博、洗钱等非法用途,是网络黑产犯罪链条中的支付环节。

  2020年6月8日,惠州警方成功打掉一个跨境网络赌博和利用USDT(泰达币)跑分平台非法经营的违法犯罪团伙,截至目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7人,打掉网络赌博网站3个,摧毁涉案工作室5个,扣押涉案银行卡、手机、电脑、车辆以及单据账本等书证物证一批,查明涉案资金上亿元,查扣冻结涉赌资金200多万元。该案件为全国侦破的首例利用USDT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案件。

  该团伙运营3个网络赌博以及2个跑分平台工作室,跑分工作室不仅为团伙运营的3个赌博网站洗钱,还承接为其他多个境外网络赌博网站提供非法支付结算的业务。

  办案民警向南都记者介绍,与比特币、莱特币等常规数字货币价格波动不同,该案中使用的泰达币以1:1的比例锚定美元。

  当赌客在该赌博网站充值参赌时,并未意识到,该网站背后还隐藏着众多跑分人员为其洗白赌资,赌客的资金并未直接流入赌博平台,而是先进入跑分人员的账户。

  办案民警告诉南都记者,跑分人员往往是通过招聘兼职等途径进入该产业,被足不出户就可以获取高额返佣的宣传吸引,间接参与到洗钱环节中。

  该案中,跑分人员到USDT跑分平台购入USDT币作为保证金,即可注册成为跑分平台会员。当境外赌博网站将赌客充值信息推送至跑分平台后,跑分平台会发布资金流转订单,平台会员可以参与跑分抢单,抢单最高额度为保证金金额。

  跑分人员提供购入USDT币的充值码给跑分平台,跑分平台汇聚各种充值额度的USDT充值码,整合成一个USDT充值码池,并以充值接口方式提供给境外赌博网站。

  危害

  一人涉赌牵连家人负债累累 大量诈骗窝点藏身赌场

  “以为他平时只是玩玩,不知道玩这么大。”案发后,湛江的吴女士才知道丈夫参与了一起涉案资金流水达380亿元的特大跨境网络赌博案,已因赌博输掉了二三十万元,其中大部分赌资都是从亲友处借来,或是透支信用卡。丈夫被抓后,还留下数十万元的外债。

  她告诉南都记者,家里有两个孩子,从前都靠丈夫的发廊营生。一年前,在初中同学的推荐下,丈夫染上了赌博,由于夫妻俩长期分居两地,她起初并不清楚丈夫在赌博中的开销。随着赌博输掉的钱越来越多,为了回本,丈夫越玩越大,深陷其中。

  同案中,类似的经历也发生在邓先生的大哥身上,邓先生向南都记者介绍,为了赌博,大哥以做小生意的名义四处借钱,欠下了十七八万元的欠款,家里人不仅要照顾大哥两个孩子,还要负担他欠下的赌资。取保候审后,大哥也失去了经济来源,“他后悔莫及地教育家里人千万不要碰,不要赌。”

  在前述广州警方侦办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中,办案民警还向南都记者介绍了一名受害人的经历:一名快递小哥通过熟人介绍接触到了赌博平台,在参赌的第一天就赢得了近千元,并沉迷于此。然而,因赌博耗费过多精力,他丢掉了工作,又输光了3万元的存款。随后,其又借来十几万元的网贷继续参赌,甚至因此与妻子离婚。近6个月的时间内,其就输掉了近20万元。

  广州办案民警向南都记者介绍,网络赌博往往有多方面危害,严重影响民众经济安全、家庭生活。网络赌博利用各种网络平台、广告推广进行招赌吸赌,并利用第三、四方支付结算,赌资由人民币向数字货币转型。不少人在参赌过程中沉迷,能在短时间内就会输掉巨款,继而进行网贷、透支信用卡,结果负债累累,甚至是家破人亡。

  网络赌博与诈骗、洗钱等犯罪相互交织,危害进一步放大。很多赌场诈赌合一,大量的“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窝点设在这些赌场中,在赌场的庇护下,名为赌博,实为诈骗,被骗的受害人员数量及损失金钱数目呈快速上升趋势。

  此外,网络赌博还易衍生其他犯罪。赌徒输光钱后,可能引发盗窃、抢劫等一系列次生违法犯罪行为,总是幻想着能通过赌博“翻身”,结果不断掉入赌博的深渊,走上不归之路。

  打击

  今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各类跨境赌博案件8800余起 抓获犯罪嫌疑人6万余人

  南都记者从公安部获悉,2020年以来,公安部会同网信、外交、文化旅游、人民银行、移民管理等部门,深入开展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成功打掉一大批对中国境内招赌吸赌的特大跨境赌博犯罪团伙,持续强化“资金链”、“技术链”、“人员链”打击治理措施,扎实有序推进参赌及从业人员和境外旅游目的地“黑名单”制度、口岸出入境检查管控等重点工作,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效。

  在打击跨境赌博犯罪方面,公安部指挥各地依法从严从快开展全链条打击。截至2020年9月底,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各类跨境赌博案件88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万余人,打掉涉赌平台1700余个、非法技术团队730余个、赌博推广平台820余个,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400余个,查明涉案资金上万亿元,查扣冻结一大批涉案资金,并成功打掉境外多个特大赌博集团在中国境内的招赌吸赌网络和洗钱等非法资金通道,有力震慑了国际赌博集团对中国境内吸赌渗透活动。同时,克服疫情不利影响,创新执法合作方式,与有关国家警方密切合作,抓获境外中国籍涉赌犯罪嫌疑人590人。

  南都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获悉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广东省今年共侦办跨境赌博案件260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700多人,冻结银行账户12.4万个,冻结一大批涉案资金,打掉网赌平台、支付平台、地下钱庄、技术服务商等犯罪团伙130多个。其中珠海“4·21”、深圳“4·03”、茂名“10·16”三起案件入选公安部公布的打击跨境赌博十起典型案例。

  公安机关正告为跨境赌博提供各类非法服务的人员和参与赌博人员,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悬崖勒马主动投案,争取宽大处理。同时,提醒广大群众认清跨境赌博“十赌十骗”“十赌十输”的骗人本质和严重危害,自觉抵制赴境外或在网上参赌,并积极举报跨境赌博涉案线索信息,不断提高防范意识和能力,共同净化社会环境。

  出品:

  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

  南都记者 敖银雪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