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乡村振兴

特稿 | 我家有菠萝

2021-03-29 11:16 来源:南方农村报 高永彬 赵启旭

  以菠萝为生的,助力产业发展的,以及将菠萝推上热搜的,广东菠萝对于他们都像是“自家的”,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忱。

  进入3月下旬,逐步升温的天气催促着菠萝成熟,徐闻菠萝进入上市高峰。在前往核心产区曲界镇的乡间公路上,来往的大小货车不是满载菠萝,就是乘着“全副武装”的采摘工人。田间的红土小道在车轮碾压下,扬起阵阵“红尘”。

 

  上市高峰来临,忙碌的菠萝采收场景在徐闻随处可见。

  今年以来,徐闻菠萝迅速为人所熟知,名声在外。而在现实中,在内外力的共同作用下,菠萝产业正走在曲折上升的道路上。

  “我家有菠萝?我说,是家家有菠萝”

  线上的热闹在继续,而线下的“菠萝的海”似乎波澜不惊。

  菠萝地里,曲界镇果农郑小英正领着20多名工人忙碌地采收。男工们挑着扁担,快速地穿梭在菠萝地中,不一会儿就摘得满筐菠萝,女工们则在田边的货车旁,流水线般地将菠萝打包装好,送上货车。

  “我家有菠萝?我说,是家家有菠萝!”面对记者采访的镜头,一位正埋身在菠萝叶里男工觉得自己更有发言权。在徐闻农村每家每户都有菠萝地,少则十余亩,多则上百亩。对于徐闻人而言,种菠萝不仅是讨生活,更是一种喜好与习惯,以至于在乡村的房前屋后,小小的院落间也都种着菠萝。

  聊起菠萝热搜,郑小英有些不知名状,只是笑着回应“价格好,我们就多赚一点,就开心啊。”她告诉记者,自己种了300亩菠萝,今年有150亩菠萝可收成,按7000-8000斤/亩、1.3-1.5元/斤算,刨除成本,每亩地净收入在4000元左右,但菠萝两年仅有一收。

  郑小英也谈到了她的忧虑,“地租贵,肥药贵,人工贵。”由于这两年菠萝行情不错,土质条件较好的“农场地”也变得愈加抢手,包地租金水涨船高。如果偶遇不良天气或价格走低,郑小英坦言“那也是命”。

  郑小英说,种菠萝30年也难遇今年这样的好价钱。

  徐闻是一个农业大县,据统计,农业产值约占全县生产总值的58%,其中菠萝产值约占农业产值的31.0%。一共35万亩的菠萝产业,主要是家庭农场式的散户,他们大多数并没有大面积承包土地的经济实力。即使在今年这样的行情下,单个家庭的种植年收入也仅有4-6万元左右。

  菠萝上市季也是当地的用工高峰,到当地的菠萝加工厂打工,成为不少留守劳动力,尤其是留守妇女的选择。“这里离家近,下工还能回家带小孩。”正进行果肉装袋处理的梁女士向记者透露,她们每天要工作约10个小时,能拿到约200元工钱。对于厂里的工作,她觉得挺人性化,“累了可以休息,工作还包三餐”。

  然而,加工厂的岗位毕竟有限,大多数人只能选择到田间地头,当采摘或打包工。打包工的日收入一般在120-150元左右,而采摘工则在150-180元左右。遇到上市高峰用工荒,工人的工钱会涨到200-300元/天。顶着烈日,动辄8-9小时连续无休的户外重体力活,赚到的确实是辛苦钱。

  一担满筐的菠萝,重量往往有上百斤。

  吴保年经营的菠萝代销点就在曲界镇往返徐闻县城的干道上。代销点的“办公室”是由集装箱改造的,“忙得很!早上5点起床,安排工人下地,晚上12点才能休息。”吴保年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每天经他代销点发出的菠萝至少120吨。“价格好,果农满车拉来,空车回去,个个都乐呵呵的。”

  来自吉林的果商马先生来到吴保年的代销点,“地头价高,市场价低,过年到现在这段时间基本都是果农赚钱,果商平平。”马先生告诉记者,他计划再采5000吨菠萝发回吉林。“得保证有量,供应链这行,得保证客户能拉到货才能做下去。”

  河北的电商阚志伟来徐闻已第五个年头,把家人也接来徐闻。“电商主要看果品,果品好就有销路。”阚志伟认为,今年徐闻菠萝品质尤其好,加上网络热度高,为满足发货需求,阚志伟今年投资建设了近千平方的自动化分选仓库,近期即可投入使用。

  菠萝行情好,果农种植也更加用心。曲界镇田洋村村支书韩觉介绍,当地农技部门建议果农不要光追求产量,传统的巴厘品种菠萝亩产控制在5000-7000斤较为合适,味道与质量都比较好。韩觉带着记者在村里转悠,“我经常去地里,观察菠萝的生长程度、是否适宜套袋、何时除草施肥。”韩觉说,看到果品不好,土壤不肥,他很替村民着急,每次有好肥,他会试种试用,再介绍给村民。

  担负特别使命,“菠萝工作组”进驻第三年

  刘义存,省农业农村厅农产品市场专班成员(以下简称“市场专班”),他从广州坐高铁3小时到湛江,再转乘汽车2个小时,到达徐闻。这个菠萝季他已数次往返于广州和徐闻,每次都要待上三五天。

  刘义存与徐闻结缘始于2017年初。时任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园艺园林学院分团委书记的他,主动报名挂职,农学博士当上了副县长。他向记者讲述,早在2018年滞销事件发生前,徐闻菠萝的产业痛点就已经显现。人力成本上升,同期上市可替代水果量增大,又碰上了不良天气,菠萝滞销事件深深地刺痛了每一个徐闻人。

  为避免滞销情况再次发生,2019年2月,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开始组建徐闻菠萝专项工作组,在徐闻开展深入调研,针对性地提出了徐闻菠萝市场营销体系建设的思路框架,并提炼形成了“12221”。很快,一系列助推徐闻菠萝营销出圈的项目活动开始迅速落地。刘义存结束为期2年的挂职,来到了市场专班,继续留在徐闻菠萝的“战队”当中。

  2020年初,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物流受阻,销售迟滞,徐闻菠萝再度陷入困境。为推动徐闻菠萝销售,在疫情严控期,市场专班联合一众媒体及电商平台,以短视频营销和直播带货的形式,先后销出徐闻菠萝108吨和4.6万单。到3月中旬,徐闻菠萝的销量就已接近总量50%,超出预期。价格也从1月底的0.3元/斤,逐步回升至1.3-1.5元/斤的正常水平。

  转眼第三季。从最初的徐闻菠萝产销对接会,到全省首个农产品网络节,打造“菠萝妹妹”IP,再到今年的“菠萝高铁”进京、“菠萝的海”音乐节、广东菠萝广场……徐闻菠萝营销“打法”愈加多元。“今年营销活动全面开花。以往只是到北京、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进行推介,而今年则在广州、保定、嘉兴、郑州、西安,最远到乌鲁木齐,东北市场也在安排。”刘义存透露,出口方面也将重点布局,增加加拿大、中东、欧洲等多个国际出口地,并尝试通过跨境电商,“重点打造徐闻菠萝的国际品牌。”

  市场专班的一队人马,有农业系统人员,有大数据企业代表,有媒体人,自2019年组建起,每逢徐闻菠萝的上市季,专班都会进驻徐闻,奔走在田间地头,调研行情、民情,为徐闻菠萝的市场营销出谋划策。他们是资源的引入者,是工作落地的推手,是智囊与参谋。菠萝工作组成员到徐闻出差,都会习惯说“回徐闻”,在他们看来,徐闻工作是“份内事”。刘义存说,“现在,无论是种植者或农业系统工作人员,都有了更强的市场意识,更为重视市场营销与推广。”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数据显示,2019年徐闻菠萝种植户增储9.8亿元,2020年增储12.56亿元。今年,徐闻菠萝开市价格创出新高,一度冲破3元每斤。徐闻菠萝的二维码溯源系统也正在成型。系统一旦落实,每个经销商都能一对一获得果农信息,溯源菠萝的种植地、肥料使用情况等,保证每一份从徐闻运出的果都是靠谱的。系统背后的每一个徐闻人,都会是徐闻菠萝的一张“名片”。

  菠萝工作组组长、省农业展览馆副馆长黎小军全程参与了“徐闻菠萝12221”,她发现,曾经每到销季就热闹不已的曲界镇菠萝交易市场,如今变得冷清了许多。“三年来不断进行采购商资源引入,更多的采购交易可以直达田间地头,无需再通过交易市场进行中转对接,果农有了更多的交易话语权。”黎小军表示,近年来逐步建立起的产销两地大数据系统,也正在为徐闻菠萝销售提供更多的指导与便利。

  漫长的产业变革,被激活的基层活力

  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是以卖促产,倒逼产业升级,这需要内外共同发力。

  黑心病是影响徐闻菠萝品质的主要病害,也是导致2018年徐闻菠萝品质差、滞销的重要原因。当年有不少果农曾尝试在地里烤火抵御霜冻,可惜收效甚微。韩觉告诉记者,后来村民参考其它作物的御寒方式,给菠萝套袋,甚至还有人将防晒网盖到菠萝地上。“尽管都是土办法,但效果却不错。”

  果农郑小英也分享了她的经验。农历十一月到次年二月成熟的菠萝,较容易出现黑心,但只要适时采摘,保证该时段果实采摘成熟度不超4成,这样送到目标市场或客户手上时,菠萝基本不会出现黑心症状。来自吉林的果商马先生是鉴果行家,他告诉记者,如叶冠上出现颜色发黑的小叶,或菠萝底部的茎杆有色变,就很可能是黑心病果。菠萝的果眼较为凸起,则说明果皮较厚,而如果眼较平,果皮表面较光滑,则说明果皮较薄,可食用的果肉较多。

  近两年小菠萝的采收和利用有进展。以前由于加工产业不发达,轻于6两的只能被丢弃。如今,3-8两的小菠萝除了用作菠萝罐头,还会制成袋装速食菠萝,直供商超和水果零售。小菠萝产量约300-400斤/亩,按地头价0.7-0.8元每斤算,每亩地可增收200-300元不等。

  小菠萝的开发不仅让果农增加了收益,也让众多瞄准商机的果商趋之若慕。

  市场热度当前,徐闻县委常委陈光力带队拓展全国市场,在嘉兴等地发起“广东菠萝广场”活动,进一步打响了徐闻菠萝的品牌知名度,全国各地的采购商陆续进驻徐闻。3月初,徐闻县举行万户果农签下“军令状”的行动大会,县长罗红霞在会上语重心长:“徐闻菠萝不能只拼流量,更要保质量。打赢这场质量保卫战,持续巩固好战果,要靠全体徐闻人民的努力。”历经了“只种不管”“有苦难言”“听天由命”,到“种好管好”“群策群力”“事在人为”,徐闻菠萝以产业振兴推动乡村振兴的好戏,有了令人期待的开始。

  与此同时,《徐闻菠萝产业高质量发展工作任务方案》(即“徐闻28条”)出台。徐闻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黄家团说,徐闻28条工作任务,始于质量,但不止质量,主要分为近期和远期,近期是抓好菠萝质量、产业结构、分级包装等,远期是抓好菠萝机械化采摘、种植、精深加工、冷链物流、融合发展等。“菠萝种植户、流通户都会参与进来,‘每一亩菠萝都有人管’将会成为常态。”黄家团说。

  曲界镇镇长林海珍说:“徐闻火了两次。一次是因为疫情,一次是因为菠萝。”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徐闻县政府为滞留徐闻的湖北旅客安排酒店,免费提供伙食、住宿,因此徐闻县被外界称为“一座温暖的小城”。今年3月,徐闻县优化营商环境,继续推出暖心服务,3月1日到4月30日,整整两个月的时间,138个房间开放给全国各地的采购商免费入住。从产品到产业,从商情到人情,徐闻县有自己的判断。

  浪是海的赤子,海是浪的依托

  徐闻菠萝集“万千宠爱”,从省里到市里,无论从政策或是资金上,各级政府都给予了大力的支持。2017年,徐闻获批创建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菠萝产业高质量发展格局初步形成;2018年,湛江市出台《湛江市菠萝产业发展方案》,从市级层面强化政策支持力度;徐闻菠萝还被列入广东特色优势农业品牌(六大水果品类)宣传推介及品牌运营项目,一系列的出圈营销正是这个项目的成果。

  目前,徐闻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农产品加工园、菠萝产业“双创”示范县项目、曲界镇农业产业强镇、徐闻菠萝一村一品项目、适度规模经营项目等7个关于菠萝产业的项目正在加速推进。7个项目共获得财政资金支持超4亿元,其中中央资金2亿元,省级资金超2亿元。

  产业发展需要引入资源,“12221”在全省一盘棋之下聚拢起来自各方的力量。顶层设计谋划全局、全面推进;调研小组深入田头结合大数据掌握市场行情;宣传小组足迹遍布“菠萝的海”及时报道一线战况;销售平台抓怎么卖得好;市场专班工作人员联络打通全国市场,谋划品牌升级……有当地人说,“这在以往是不可想像的”。

  在徐闻菠萝营销行动几个工作群里,有果农、采购商、合作社理事长、各级政府部门人员、媒体人、电商企业工作人员……这些本来没有交集的人,如今因菠萝产业发展走到一起。群内每天都有详尽的工作汇报、实时行情、客商反馈、新闻报道、产区信息、最新政策、工作计划、经验分享等。这些群一直活跃,有新的群友不断加入……

  徐闻县委书记李汉东说:“我们落实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机制,以广东12221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为抓手,通过发挥党员带动引领脱贫致富。”要进行“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机制”,必须落在操作层面,关键是怎么去做,怎么把规划落实。

  村一级是抓好乡村振兴第一单位,还得党员干部带头,这一点韩觉很有感触。他坦言道,2018年底刚当上田洋村书记,当时压力很大“写过检讨,签过责任书……但我也得坚持走下去。”

  郑小英说最大的感觉,就是今年价格好了,来徐闻的人也变多了。一波接一波的拍摄团队来到了徐闻,农民从一开始拘谨,到后来欢呼雀跃地主动配合拍摄。

  徐闻县接住了广东省12221的工作部署,一系列“邀请采购商产地行”的活动接连而来。3月3日的产销对接活动上,林海珍精神抖擞,站在发言台上自豪地介绍徐闻菠萝产地情况。“要挑品质好的菠萝,要让采购商亲眼看到咱们地里的情况。”几位种植大户交谈着。几张长桌前坐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商,“这个菠萝不错!”“在北方卖得好”“给成都市场拉点儿”……而在大门口,年轻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切着菠萝,给每一位来宾品尝。

  3月中旬,一场“菠萝的海”蜜浪音乐节隆重举行,直播吸引了1257万人观看,全网累计播放量超5亿次,菠萝的海热火朝天。浪花一朵朵,奔腾跳跃间,讲述着海的故事。“浪是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徐闻的乡村故事里,能听到这首流淌着的歌。韩觉告诉记者,因为菠萝种得好、卖得好了,这两年田洋村村貌明显改观,村里今年已有12户人家报告要盖小洋楼了。

  就像是足球场上的此起彼伏的一波波人浪,3月26日,徐闻菠萝依然挂在热搜榜上。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高永彬 赵启旭

编辑: 南方农村报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