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寰宇观察

从老挝自驾回四川 “跨国春运”故事多

2020-01-25 07: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魏志鑫

作为铺设铁路的先遣队,魏勇所在班组在老挝的主要工作就是为铁路排除阻碍。受访者供图

中老边境云南磨憨口岸。受访者供图

  2020年1月20日,大寒。凌晨四点,三个工友与魏勇在四川宜宾告别,相约年后再见,就各自换乘不同方向的汽车,接着赶回家过年的路。而刚从老挝连夜赶回四川的魏勇,决定先开个钟点房休息一下,天亮后再去办事。

  从气温30℃的老挝磨丁口岸,驾车到气温9℃的四川宜宾市,1300公里的路程,魏勇和两个工友换着开,大约花了16个小时。此处距离他的家乡四川三台县,还有350公里。从2018年春节算起,今年已是他第三年参与这趟“跨国春运”。

  在老挝“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魏勇今年48岁,是中(国)老(挝)铁路建设项目老挝段的一名施工人员。“我们在项目里主要负责路基工程,为铺设铁路打造基础的道路条件。”魏勇告诉南都记者,“有人说我们的工作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我觉得非常恰当。”

  据了解,中老铁路项目是第一个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并运营,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通的境外铁路项目,全线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使用中国设备。该项目老挝段以中国边境磨憨口岸为起点,在老挝境内向南延伸,直达老挝首都万象,全程414公里。

  魏勇所在的项目部,共有一千多名员工,今年1月初刚开完2019年度表彰大会。“我们班组有十多个兄弟,大家一起拿了个‘优秀劳务班组’的奖,还有一万多元奖金。”魏勇向南都记者展示了表彰大会现场的合影:他和工友们在台上站得笔直,手里举着“优秀劳务班组”的锦旗,一个个皮肤黝黑且发亮。

  “刚过口岸,真的开始回家咯”

  魏勇和他几位工友的跨国春运,是从老挝的项目工地上开始的。1月的老挝正处旱季,降雨稀少,昼夜温差最高可达20℃。19日早上7时,工地上天气晴朗,微微凉爽,魏勇套上一件刚洗的薄外套,和工友把行李整齐码在越野车后备箱。七座的越野车,载着五名乘客和行李,“一路向北”,踏上回家之路。

  在车上,一名工友拨通了家人的视频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启程。虽然在老挝工作,但魏勇和工友们依然把国内的手机卡保持激活状态。“国内手机号在这边打要收漫游费。”魏勇说,“不过用网络流量费用不高,所以我们都是用视频通话和国内的亲人朋友保持沟通。”

  两个小时后,越野车行至老挝磨丁口岸。这是一个与中国云南接壤的口岸,对面就是云南磨憨镇,也是中老铁路老挝段的起点。老挝磨丁口岸采用塔銮的建筑造型,后者是瓦塔銮寺的一座寺庙,由居中耸立的主塔和环绕在周围的小塔组成,是老挝的佛教圣地。

  近年来,由于赴老挝务工的中国人逐渐增多,春节前后,即便规模不算太大的磨丁口岸也遇上了“春运高峰”。魏勇的车辆到达口岸时,前方已有数十辆小汽车在排队等候过关,既有悬挂中国牌照的汽车,也有老挝牌照的汽车。等待的间隙,魏勇掏出手机,拍下泛着金光的口岸大楼,发到亲友聊天群,并配上一句话:“我们刚刚过了口岸,真的开始回家咯!”

  经过40多分钟通关检查,一车人终于进入中国境内。谈到过边检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魏勇认为是中老两个口岸之间的一段路:“从老挝口岸出来,进入中国口岸之前,有大概500米长的一段双向路。老挝那边是一条泥土路,中国这段就是水泥路,修得很规整。”

  “除了春节,其他节日都在老挝过”

  过了口岸,就基本都是高速路程。虽然距离除夕还有六天,但归心似箭的魏勇和工友们达成了共识:三个人轮流开车,不过夜,争取在20日天亮之前到达宜宾。

  魏勇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每年除了更新工作签证,基本上只有过年才会回国,所以大家格外珍惜回家的机会,“项目现在接近尾声了,明年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跨国回来过年”。

  “除了春节,其他节日我们都是在老挝过的。”魏勇说,“老挝人基本不过春节,也不过中秋。项目平时工期很赶,国内在过节放假的时候,我们至少也要工作半天。”去年中秋,魏勇的班组给大家发了月饼,安排半天休息。大家到旁边的寨子买来土鸡和鱼,在工地里举杯,与视频里的国内亲友共度节日。“老挝的土鸡卖得比国内还贵!”他特意强调了一句。

  去年最开心的事和最忧心的事

  从云南到四川的高速公路,他们未遇到堵车,天气预报里提到的云川交界雨夹雪状况也没有出现。到宜宾的时候正是20日凌晨4时,三个工友的亲人早已在高速出口等候多时,寒暄了几句大家便分好行李,转眼消失在路口的灯光下。魏勇和另一位工友决定开车进城,先休息到天亮再作打算。

  “去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我儿子考上了县里的高中吧,还是重点高中。”他眼神依旧直视前方道路,没有转动,“最忧心的呢,也是我儿子。上高中以后,老师反映他变化很大,不好管,成绩也不理想。”究竟是儿子的问题,还是自己的教育问题,他一时间也没有想明白,不管怎么说,他打算回去好好和儿子聊聊。当然,这都是办完事,回到家的后话了。

  话你知

  老挝最盛大的节日是泼水节

  魏勇告诉记者,他所在项目地区的老挝人民基本不过春节。虽然当地有很多中国人,但是一到过年基本都会回到国内,老挝的春节氛围不浓厚。老挝国内最盛大的节日是4月份的泼水节。“很多地方都有广场,广场中央摆着大水缸,前面的舞台有音响和灯光,周围还有卖啤酒的摊档。年轻人们就在广场里喝酒、跳舞、相互泼水祝福。”他曾去过一次,印象非常深刻,“各族人民还会穿着他们最漂亮最隆重的民族服装,跟着花车洒水车一起游行,整个寨子都在狂欢。”

  四川县城的春节怎么过?

  对于回家的过年计划,魏勇早就想好了:“腊月廿八廿九,我找家里的老哥们喝杯茶,摆摆龙门阵(聊天)!”和沿海地区的茶艺文化不同,他们最爱的喝法是取一只又深又大的茶缸,投一把散装茉莉花茶或绿茶,再倒入滚水。茶叶在滚水中翻覆,围坐的亲友“龙门阵”越摆越热闹。

  以往过年,县城的人要到乡里走亲访友,只能赶中巴车。“现在大家都有车了,过年是县里道路最堵的几天。”魏勇说,“去乡里拜年直接开车,时间自由,年货也装得更多,亲戚之间的走动更加紧密了!”

  统筹:易福红

  采写:南都记者 魏志鑫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