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寰宇观察

今年前两月出口同比大增143% “天价”日本米渴盼走通“中国路”

2019-04-16 07:5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姚瑶

  “我们2020年目标是年销量2000吨,2025年是1万吨,”赵一鸣说,“如果(2公斤)能降到100元以下,市场接受度会很高。”

  2公斤大米售价198元,每斤约50元——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位于上海田子坊的国内首家日本原产大米直营店,看到了令人咋舌的价格牌。

  尽管售价“高高在上”,但日本农林水产省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2月,日本大米对华(指中国内地)出口同比增长了143%,达168吨,2018年日本大米对华出口524吨,增长了76%。

  本土市场萎缩内销转出口

  随着赴日游客持续增长,不少人可能在日本尝到了“生鸡蛋酱油拌饭”,甚至觉得白米饭就很可口,从而产生了购买欲。的确,日本大米进口大涨,部分源于国内消费升级的需求;另一方面,这也是中日关系回暖的一个缩影。

  今年1月,日本新潟县大米时隔7年重返中国餐桌,这正是去年中日高层互访的成果之一。去年10月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隔七年正式访华,去年11月中国海关总署宣布解除对新潟大米的进口禁令。事实上,在那之前的2018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日后,中国就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对日本大米的进口限制。

  “日本越来越重视大米出口,是因为国内销量持续下跌,这一是因为(日本)人口在减少,另一方面人们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变化。因此日本政府十分看重大米出口,主要目的地确实瞄准了中国。”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上海事务所所长小栗道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也表明,日本大米消费量正以每年10万吨的速度下降。“因为老龄化和少子化等人口问题,日本大米消费量持续下跌。”日本神明中国法人代表、成都荣町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一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950年代日本每年人均大米消费量为114公斤,目前已下跌至52公斤左右。”

  在此背景下,日本农林水产省2017年下半年推出海外市场扩张战略,希望2019年达到600亿日元出口规模(包括大米及大米加工品)。相比之下,2018年为304亿日元,2019年1-2月为49亿日元。

  贸易政策松动之下,中日大米业界闻风而动。去年11月中国首届进博会期间,日本大米批发商神明株式会社和百联集团签署了2019年5000万元人民币大米(包括大米和方便米饭)采购意向协议;东方国际集团和北海道北连大米专营店也达成合作,要把北海道大米送进中国市场。

  出口商设立万吨“小目标”

  神明公司从2016年起出口大米到中国。“2016年我们运了一个集装箱的米到中国,也就是20吨,亏得很惨,一方面是渠道不畅,另一方面国内对日本大米的认知度低。”赵一鸣坦言。

  不过2017年情况有所好转,神明在中国销售了109吨大米,2018年销量又增长了133%,赵一鸣说,这一方面是因为公司与大型连锁日料店合作,通过餐厅渠道推广日本大米;另一方面赴日旅游潮也带来了促销效应。

  他表示,目前的销售大头还是餐饮渠道,商超等零售渠道做得并不好。在进口商场,2公斤装的日本大米售价达198元,“商家、代理商都要加价,因此销量并不好。以我们公司的主打产品为例,2公斤装价格是148元,但实际上每月有15-20天都在以99元做促销。”

  日本米商也意识到了“高价不胜寒”,开始探索促销模式。“有买一送一、买二送一的,还有168元包邮做活动的。”前述日本大米直营店店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

  无论如何,神明已定下在中国市场的远大目标,“我们2020年目标是年销量2000吨,2025年是1万吨,”赵一鸣说,“目前价格确实有点高,我们在上海做过很多观察和测试,发现如果(2公斤)能降到100元以下,市场接受度会很高。”赵一鸣说,他的“小目标”是把37元/斤的价格降到25元左右。

  但如何实现这个“小目标”?赵一鸣从日本大米出口中国的流程入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日本大米要卖到中国,第一步是由全农(JA Group)、神明、木德神粮等大米批发商采购糙米后,运往各碾米厂加工,然后进行熏蒸。值得注意的是,碾米厂和熏蒸场所都必须有中国政府的认可。

  2018年5月前,中方认可的日本碾米设施仅有1处,熏蒸仓库也仅有2处。李克强访日后,“中方认可的碾米设施增至3处,熏蒸仓库增至7处。”小栗道明说。

  完成熏蒸程序后,大米才能运往中国。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信息,中国大米进口实施配额制,配额内大米关税为1%,配额外则为65%,此外大米还有11%的增值税。

  “出口中国的大米必须熏蒸,主要是为了防虫。运到港口的熏蒸点处理后,我们再装船发往大连。到大连之后,中粮集团使用其大米配额清关,然后发往我们在中国设的四个大米仓库。”赵一鸣说。

  单价到底怎样从37元降至25元?赵一鸣称两边都有压缩空间。“一方面是国内代理商等渠道的控制。日本原料采购方面已经没法压缩了,因为出口大米的采购价目前已低于本土市场销售的大米,可压缩成本的环节可能是流通。”赵一鸣说。此外,“熏蒸并不是在米厂进行,而是要到中国指定的熏蒸点,这部分的费用及耗时较高,未来是否也可以压缩呢?在日本本土,一般大米的周转率为一周,从产地的糙米到工厂加工完,隔天就可抵达消费者的餐桌;但出口到中国最快也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赵一鸣表示期待中国未来能够放宽相关限制。

  日方寻求放宽进口限制

  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出于安全考虑,中、美、韩等国针对部分日本食品进口实施限制。当年国家质检总局公告禁止从日本福岛、新潟等10个县都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等。而据日本农林水产省信息,因该事故限制日本食品进口的国家/地区达23个,以亚洲地区为主。

  “日本大米价格售价较高,主打品质,希望发挥品牌效应,而非以量取胜,唯一的不足是福岛核事故后的食品安全顾虑。”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去年11月解禁新潟县大米后,目前中国仍禁止进口福岛县、茨城县、千叶县、宫城县、东京都等9个都县的大米。

  近年来日本持续呼吁各国放宽这一限制,并提出了到2019年农林水产品及食品出口额达到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的目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4月13-15日到访北京期间,举行了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日本外务省公布的会后记者会实录显示,日方在对话中表达了请中方放宽/解除对牛肉等日本食品和农作物进口限制的期望。

  今年6月末,G20峰会将于大阪召开。据外交部网站消息,日方欢迎习近平主席出席峰会,中方支持日方办会并取得积极成果。“我们期待首脑访日时,对日本食品进口的限制可以进一步放开,这将是双赢的,因为中国老百姓有旺盛的需求。”小栗道明说。

  “未来能否放宽限制,需要双方的谈判和磋商,更要看日本大米能否真正符合中国的要求,但前景还是广阔的。”陈子雷说。

  本报记者 姚瑶 上海报道

编辑: 李润芳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