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乡村振兴

宅基地有偿退出可通过市场化途径来解决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接受专访

2019-03-18 11:13 来源:南方网 肖婉琦 李思敏

  “不要把城市搞得不像城市,乡村搞得不像乡村。”“土地制度改革绝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农村信息化进程不能按部就班地推进。”日前,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做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两会访谈室,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专访,畅谈乡村振兴、农村改革等热点议题。今年全国两会,魏后凯在一份关于推进我国深度工业化的建议中,提出建立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此外,他还带来了关于加快推进智慧乡村建设的建议。

魏后凯接受南方报业全媒体记者采访。

  建立县域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

  南方农村报:乡村振兴需要产业支撑,但乡村应该发展什么产业呢?近年来有“一窝蜂”发展乡村旅游的趋势。您认为乡村要如何做好产业布局?

  魏后凯:乡村产业发展除了现代农业,还延伸出了文化旅游业、手工业、农产品加工业等。而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分为纵向和横向融合。纵向融合即打造全产业链,如种子培育、播种、施肥、植保、收割、物流运输等,实现纵向一体化;横向融合即农业与电子商务、文化旅游、加工制造等产业进行横向一体化融合。农村发展产业的关键在于一定要因地制宜、因村施策,要从村情出发,选择合适的产业来发展。

  南方农村报: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到,“支持主产区依托县域形成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尽可能把产业链留在县域”,这与您的建议是相契合的。县城如何发挥产业集群效应,带动乡村产业兴旺?

  魏后凯:过去我们的思路是,农村主要发展农业,工业布局在城市,这种城乡分割的思路加剧了城乡差距。

  我国现在县城建成区的平均人口规模是9万多人,县城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产业基础、人力资本等方面都优于一般的建制镇。我建议,重点在粮食主产区和特色农产品优势区,以县城为依托,建立一批现代化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对周边地区的粮食和农副产品进行深加工。这不仅能促进现代农业的发展,也能增加农民收入,还能创造就业岗位,推进就地就近城镇化。

  加快转变农业生产方式

  南方农村报:当前国家正推进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您如何评价现有的建设成效?有哪些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魏后凯:从国家提出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到现在已有4、5年,目前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多年来以小农生产为主导,受传统思想观念影响较大;二是虽然从国家到省到地市建立了不同层面的现代农业产业园,但水平参差不齐,部分产业园基础设施建设较滞后,还未很好地建立起专业化社会化服务体系。此外,现有人才较短缺,不能满足现代农业产业园的发展需求。

  发展现代农业,就要转变农业生产方式。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有“五化”,即农业生产的规模化、集约化、服务化、工业化、生态化。首先,要实现规模经营,进行集约生产,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劳动生产率;其次,很多环节可通过新型主体、社会化服务体系来解决,如耕地有机械化的服务,物流有专门的公司负责等;再次,用现代工业理念、生产技术、管理经验、营销技术等推进现代农业发展;最后,要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促进农业绿色发展。

  南方农村报:过去的农村工业化造就了乡镇企业。珠三角也发展了一批村级工业园,但因长期存在占地多、产出少、污染重的问题,如今面临升级改造。您认为乡镇企业应如何转型升级,以高质量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魏后凯:改革开放后,乡镇企业对中国工业化和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但其“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的模式,后来证明是错误的。从国内外经验来看,工业化必须走园区化、集中化、城镇化道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苏南地区提出“三集中”,即工业向园区集中、人口向城市集中、土地向种田大户集中。这才符合现代工业的发展趋势。

  农村工业的发展,一方面随着工业的集聚、服务业的发展,原来的行政村演变为城镇形态;另一方面村级工业很零散,无竞争力,就应向产业园区、城镇地区转移。城市和乡村的功能定位不一样。不要把城市搞得不像城市,乡村搞得不像乡村。

  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

  南方农村报:近年来,广东不断推进“三旧”改造促进集约用地,为了让集体土地释放更大价值,也在进行一些改革探索,比如佛山市南海区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试点。当前发展集体经济,如何破解用地难题?

  魏后凯: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南海在探索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同等入市方面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但未来不光是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包括宅基地在内,都应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农村的建设用地就是两块,一块是经营性建设用地,主要是过去的乡镇企业用地,这种情况广东还是挺多的;另一块是非经营性建设用地,主要是宅基地,宅基地才是集体建设用地的主体,但目前这一块的改革相对滞后。

  南方农村报:中央已经提出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但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进展缓慢,您认为难点在哪里?

  魏后凯:主要的难点在于法律规章制度层面。包括宅基地在内的“三块地”改革试点,要突破现有法律规章制度,须由全国人大授权,但目前只授权给一小部分地区。

  为什么这项改革试点推进缓慢?因为土地制度改革关系十分重大,绝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不能把集体所有权搞没了。中央文件指出,要“稳慎推进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适度放活宅基地的使用权”。

  如何落实资格权?核心在于集体成员权的界定。但目前各地对成员身份的界定还不清晰,且理论界也未形成一致的观点。

  此外,如何放活宅基地的使用权,真正赋予它更多的权能是宅基地制度改革的核心。而缺乏退出机制是目前的关键性问题。中央提出要探索建立宅基地自愿有偿退出机制,我认为有偿退出需通过市场化途径来解决。有了市场才有价格,有了价格才有可能拓展农民增收的渠道,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加快推进智慧乡村建设

  南方农村报:这两年的中央文件提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您为何提出加快推进智慧乡村建设的建议?如何定位智慧乡村?有哪些基本的标准或规范?

  魏后凯:在国家有关政策的支持下,近年来农村信息化推进速度很快,但城乡数字鸿沟依然很大。目前,全国已有超过500个城市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我认为,新形势下,要加快推进农村信息化进程,应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有机结合起来,实行“三化”融合、协同推进。智慧乡村的打造,是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有机融合的基础上,与产业、公共服务等结合起来,如智慧农业、智慧乡村旅游、农村智慧社区、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治理等。

  但目前还没有一套关于智慧乡村的标准体系。我建议,可以选定一批有条件且积极性高的不同类型村庄,分期分批开展智慧乡村试点示范工作。在实践过程中制定一套智慧乡村的技术标准和规范,形成可复制性经验,再进行推广。

  南方农村报:为了推进智慧乡村建设,目前应采取哪些举措?涉及哪些主体?

  魏后凯:首先,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中央和地方要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强化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可采取项目补贴、以奖代补、贷款贴息、融资担保、政策性保险等多种方式予以支持,同时,要研究制定支持智慧乡村建设的用地、用水、用电政策。

  第二,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进一步优化环境,创新项目建设和运营模式,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积极鼓励工商资本下乡,推动大企业与地方合作,探索PPP、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广泛吸引民间资本参与智慧乡村建设,逐步形成可持续的多元化投融资机制。要通过政策支持和环境优化,降低企业的参与风险。

  第三,加强科技支撑和人才建设。将智慧乡村建设中的关键技术、技术示范及推广应用列入国家研发和科技支撑计划,组织开展关键技术攻关,同时还要培养相应的人才。一方面,鼓励人才下乡、“城归”回乡、民工返乡,多渠道、多形式地参与智慧乡村建设;另一方面,针对村干部、村信息员、村民、镇村企业、农合组织等不同受众,组织开展多样化信息技能培训,并将这些培训纳入政府购买社会服务范围。

  总体上看,智慧乡村的建设一定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做好规划,制定引导性政策,吸引民间资本广泛参与进来,而企业和新型经营主体将在具体操作经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南方报业全媒体记者 肖婉琦 李思敏 发自北京

编辑: 樊静东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