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乡村振兴

村民“线上”下单 无人机“下田”作业

惠州省内首创共享农机服务,解决“有机无田耕、有田无机耕”等问题

2018-10-22 15:17 来源:南方网 卢晓科 郑栩彤

  10月9日上午9点,惠州市惠城区横沥镇泰安村村民余国洪熟门熟路地打开手机APP“智慧农林”,在上面挑选植保无人机,在作业面积上填写了300亩水稻田,并准确定位农田的位置,预约了上午10点进行作业,点击“下单”。下单没多久,系统就提示,有农机主接单了。“等农机主到现场完成作业,我直接在平台上付款,这样就完成了一次下单。”余国洪说。

  这是惠州市推行“智慧农林”,推动互联网+共享农机落地的缩影。从今年3月开始,惠州市以“智慧农林”APP为平台,在广东首创“滴滴农机”新模式,农户在平台上发布农机需求,农机手可以将自家农机挂网接单。目前,平台挂单作业的农机超过100台,注册用户超过400人,较好地服务了惠州市的农业生产。

  一键农机到田头,助力收割。图为惠州农民使用“滴滴农机”下单后,农机主下田收割稻谷。

  交易线上完成

  省钱省事省力

  开农资店的余国洪在村内流转了300亩土地种植水稻,过往他都是找人工进行喷药,每造需要四五个人连续工作一个多星期才能完成,他一直想找植保无人机进行作业,但苦于没有门路。自从农药业务员告知惠州市推出了“滴滴农机”之后,他就下载了“智慧农林”APP,从今年夏种开始使用APP下单选用植保无人机进行喷药作业。

  打开APP,注册成功后,页面就立刻显示作业类型,可以挑选插秧机、收获机、播种机、植保无人机、拖拉机等多种农机。任意点击一种农机后,弹出的页面是农作物类型,涵盖水稻、甘蔗、花生在内的几乎所有农产品。如果页面上没有具体显示,还有“其他”选项可供选择。选择了农作物类型后,跳转的页面需要农户填写作业亩数、开始时间、结束时间和作业的地点(可直接定位),然后点击确认发布就可以等待机主接单了。价格参照市场价格,直接由系统自动生成,如无人机的价格是10元一亩。发布成功后还会根据农户的需求,显示附近机主,农户也可以根据机主的评价等信息挑选机主。

  余国洪下单没多久,就有机主接单了,10点不到,机主就到达了余国洪的档口,余国洪带着机主到田间进行作业。“他们作业完成之后,我直接在平台上付款就行了。”余国洪说。

  “滴滴农机”的优势显而易见。余国洪算过一笔账,人工喷药光人工费用按每人每天120元算,一次下来就要4000多元,无人机只要10元一亩,一次只要2000元,省了一半。在余国洪看来,尽管他现在熟悉了农机主,可以私下找他们。但在平台上交易,价格与市场价一样,平台有保障功能,他不直接与农机主进行交易,付款到平台,如果有什么问题,他还可以反馈到平台。“而且平台有时候有优惠券,还可以更省。”

  监测农机使用

  收集生产数据

  惠州市农业局曾经做过调研,发现惠州存在农机闲置量大,而很多农民买不起农机,即“农机闲置率高、购机投入大、有机无田耕、有田无机耕”的问题。

  惠州市农业局农机办副主任科员梁煜告诉记者,以往虽有农机合作社,但往往只服务社员,向外租赁不多,农机社会化服务程度不高。出于整合资源、提高农机利用率的考虑,惠州市农业局想出了“共享农机”的方法,除了提高农机利用率和农业生产机械化率,还能够监管农机使用情况和收集生产数据。

  芦洲镇横江村村民林伟发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APP刚推出时他就开始使用了,他第一次约了植保无人机给自家的200多亩甘蔗喷药,目前他已经在平台上约过几次无人机给自己种的甘蔗、枇杷和梅菜喷药了。

  “以前找无人机,都要通过农业局来约,还经常约不准时间。”林伟发说,去年,他的400多亩地打了3、4次农药都是通过农业局约的无人机,如今他可以随时随地下单了。此外,平台会不定期发布一些农业信息,他还能通过平台,了解更多关于农机的信息。

  在惠州市农业局农机办副主任梁艺峰看来,“智慧农林”APP为农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可以选择更优质的农机和农机手;同时,农机手在熟悉的农户之外,也可以增加一些业务。

  目前,“智慧农林”APP上可挂单作业的农机有100多台,注册用户数接近400人。广州市智慧农林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志德介绍,这一造他们已经接了几十单,主要是植保无人机作业。“一开始没想往这方面走,但慢慢地发现越来越多人对无人机感兴趣,公司便购进了植保无人机,开展相关业务。可以说是‘种瓜得豆’。”

  农业大户使用多

  整村推广有前途

  目前,农户在“滴滴农机”上叫的主要是无人机,使用“滴滴农机”的多是农业大户。尽管惠州市开春耕生产现场会时展示过APP,在农忙的时候也做过相应促销,但效果一般。

  农民的固有惯性阻碍着刚起步的“滴滴农机”。在价格相同的情况下,许多农民还是习惯找熟悉的农机手。此外,农民年纪偏大、多数使用功能机的现实阻碍着APP扩大用户规模。

  细碎的耕作规模也是一个槛。目前,惠州的土地流转率只有30.7%,2017年底水稻机械化作业率是73.77%,经营规模不大,偏偏目前平台上单量最大的是植保无人机,需要达到一定规模进行作业才比较划算。“如果能整村打包,‘滴滴农机’就比较好做。”惠州市农业局农机办主任宋建龙指出。

  “以往农户很少有渠道了解无人机,而购置和操控无人机的门槛将大多数人拒之门外。”梁煜解释道,无人机几万元一台,此外还需配置发电机和车辆,考无人机驾照又需几千元。若私人购置无人机,对外租赁赚钱很难可观,但若闲置,成本也比较高。在收割机和插秧机不温不火的情形下,无人机业务反倒受欢迎。

  “‘滴滴农机’作为一种新事物被接受是有一定困难的,但如果不推广,它可能就没有了。”梁煜介绍,目前,惠州市农业局正在摸索道路,致力于推广“滴滴农机”,也与智慧农林公司积极商讨发展策略。宋建龙表示,随着土地流转的推进,农机社会化服务的前景将会越来越广阔,“滴滴农机”的前景将相当广阔。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卢晓科 实习生 郑栩彤

编辑: 樊静东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