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政前方

“民法典就是老百姓权利的百科全书”

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审议,多位委员建议人格权编应居分编第一位

2018-09-01 09:02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讯 “人格权比物权更重要。”8月30日至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民法典各分编草案进行分组审议,多位委员建议应当将人格权编置于分则第一编。还有多位委员谈到,知识产权作为一项重要的财产权,在分编中的缺失是一个“遗憾”,在民法典中应对知识产权单独成编。

  “两年完成立法仍有些仓促”

  为什么民法典这么重要?谈到民法典的编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徐显明在分组审议中谈到:制定民法典就是制定老百姓权利的百科全书。

  “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几部民法典,无不带有‘时代特征’。”徐显明介绍说,“我们今天制定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法典,也应该突出时代性,这个时代性就是中国解决民事法律问题的‘中华方案’,向世界提供中国所发现的规则。”

  徐显明认为,我国民法典所包含的内容远比西方复杂,这与中国独特的土地制度、独特的法人制度、独特的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有关。十八届三中全会等会议又设计了几百项改革,这些也都将对民事制度产生长久影响。

  但在徐显明看来,作为我国第一部将民事相关立法系统化形成的法典,目前1034条内容仍然“太单薄”,也略显粗糙。

  “还有很多问题未研究透,而用两年左右时间通过它,从世界立法史的经验来看感觉还是有一些仓促。”徐显明提到,条数单薄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操作性欠缺”,他建议,将制定民法典的时间再拉长一些,让民法典制定更为精细、更具有操作性。

  南都记者了解到,按照计划,民法典的编纂分“两步走”:首先完成民法总则的编纂和审议,然后再对民法典各分编进行编纂和审议。

  而继此次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一揽子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接下来,各分编还将单独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次进行针对性的审议和修改。预计到2020年,完成对整部民法典的编纂工作。

  人格权编应作为分编第一编

  南都记者关注到,此次提交人大审议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中,将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首次对人格权的民事权利进行系统的编纂。这被外界评价为将“人格权”的保护从立法层面提到了新的高度。多位委员在分组审议中用“突破”来形容这一动作。

  从目前的民法典各分编的结构来看,人格权编为第三编,置于物权编、合同编之后,在分组审议中,多位委员建议应将人格权编置于第一编。

  “人格权比物权更重要,没有生命权、没有身体权、没有健康权,物权有什么意义?”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孙建国看来,正因如此,应当将人格权编和物权编的顺序作出调整。

  同样建议将人格权编“居首”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欧阳昌琼认为,民法总则第一编就是自然人,各分编也应遵循“先人后物”的顺序,同时依据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的逻辑关系来排列编章顺序。把人格权编放在第一编,既和民法总则的顺序一致,也和宪法的顺序一样。

  此外,还有多位委员建议丰富人格权编的内涵。

  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高红卫建议,在人格权编专设一章“信用权”。高红卫认为,信用权是人格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缺乏信用将影响社会健康运行,个人信用怎么使用等需要规范。通过法律明确信用权的法律地位之后,个人信用就可以用来运用和处置。

  日常生活中,未经公民的同意或者请求,以电子信息方式向其发送广告的现象颇为常见,也使公众在接收、查看、删除这些广告时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杜玉波建议,应增加有关电子信息、互联网不得侵犯私人生活安宁的规定,有必要对以电子信息方式发送广告等商业性信息以及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等商业性信息的行为加以限制,保障民事主体拒绝接收此类信息的权利与能力。

  知识产权未独立成编是“遗憾”

  在分组审议中,至少有8位以上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将知识产权独立设编,纳入民法典各分编。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编制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我国已经进入前20位,名列第17位,这是发展中国家第一个进入前20位的国家。

  有委员提出,上述数据也体现出我国迫切需要完善知识产权制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高产业的竞争力。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苏军介绍说,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研究会曾组织全国30多名知识产权方面的专家,经过1年多时间的研究,已形成了民法典知识产权编专家建议稿,并上报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我们国家把创新驱动作为国家基本战略,而把知识产权编束之高阁,就没有体现民法典现在的时代特色。”张苏军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也称:“知识产权作为一项重要的财产权,在分编中的缺失确是一个遗憾”,在民法典中对知识产权单独成编,并作出系统规定,既有利于提升民法典自身体系的完整性和科学性,也有利于其他各编相关制度的协调完善。

  据了解,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就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作说明时介绍,之所以知识产权不单独成编,是因为民法典无法纳入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方面的内容。

  对此,曹建明认为,行政管理方面的制度,并不影响知识产权相关民事权利的属性。知识产权单独成编后,可以由国务院对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相关行政管理内容颁布相应行政法规,就可以解决上述问题。

  张苏军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从现在来看,完全可以到了还知识产权“私权利”本质属性的阶段———逐步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逐步淡化甚至于在某些领域退出行政干预和所谓的行政保护。“行政保护实际上是双刃剑,搞好了是保护,搞不好是干预。如果经济上是产业升级换代,从治理模式来说也到了一个升级换代的时候。”张苏军说,“我认为,把知识产权放到知识产权编中去突出知识产权的平等的民事主体的司法性质,条件已经基本具备。”

  离婚“冷静期”你怎么看?

  婚姻自由,包括离婚自由。既然都过不下去、闹到了离婚的境地,那就及时止损,尽早翻篇。

  即便是冲动离婚了,如果双方还有感情,一样可以选择复婚的。就怕设置冷静期好心办坏事,成为那些真正需要离婚人的障碍。

  PK

  婚姻是人生大事,就算要离婚,还需秉持“劝和不劝离”,设置3 0天冷静期,避免冲动离婚。

  这个主要针对冲动离婚。如果确实存在家暴行为,就不应适用了。需要在实践过程中加以甄别对待。法律还是能治家暴的!

  设置一个月的缓冲期,还是要看双方的意愿。如果一方不同意,那自然是无法实现。有时,这一个月恰恰给了双方能下的台阶。

  冷静期不是一“冷”了之,在冷静期内当事人、有关部门、亲属等各方有所作为,就能让这个规定发挥更大的作用。

  南都记者 程姝雯 刘嫚 发自北京

编辑: 何柏梅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