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政前方

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审议传染病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

“重应急不重预防”传染病防治现状怎么破?

2018-08-31 07:12 来源:南方都市报 吴斌

  “我们传染病的防治现状是重应急不重预防”,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坦言。

  8月3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分组审议传染病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与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就传染病防治法执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发表意见。

  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关注到,当前的传染病防治法有不少条款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还有多位委员提出,需要加强基层,特别是边境口岸地区传染病防控的能力,并建议中央可以考虑在国家层面建立传染病跨境防治的通报机制。

  传染病应急处置,很多措施无法可依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蔡卫平建议,授予地方政府有强制处置新突发传染病和需要隔离的乙类传染病的权限。

  2015年,广东发生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输入疫情。一名来自韩国的确诊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密切接触者,经香港入境广东省惠州市,已经出现发热症状并接受隔离治疗。后来,这名患者同车的乘客、与之一起吃饭的人都被找到,在一个酒店内隔离观察了14天,以确认没有感染发生。

  蔡卫平全程参与了处置,但他发现,很多强制隔离措施其实无法可依。比如,现行的传染病防治法第39条仅规定,对于甲类传染病可以予以隔离治疗等强制措施。而实际情况,甲类传染病只有两种,即鼠疫、霍乱。

  “如果出现一种新型传染病,需要采取强制隔离措施,会出现无法可依的情况。”蔡卫平说,法律应该对此加以完善。

  建议建立传染病跨境防治的通报机制

  在审议中,不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列席的全国人大代表都提到了传染病的跨境防治难题。

  5月下旬,来自云南的全国人大代表张益俊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一起在云南参与执法检查。在边境地区,“输入性传染病的防控压力巨大”,他说,在德宏地区,境外人员长期在境内务工的人员已经超过了20万,仅瑞丽口岸每天往来的边民就超过5万人次,每年从德宏境内入境的活牛超过100万头。

  据南都记者了解,云南与越南、缅甸和老挝三国接壤,每年约1000万出入境人口,多次发生霍乱、脊髓灰质炎、疟疾等输入疫情。

  德宏当地近十年报告的外籍人员传染病例为17000多例,占总数的9 .37%。“由于出入境随意性大,相关管理制度不健全,传染病监测跟踪管理无法进行。”张益俊说。

  由于中缅国家层面未建立边界联防联控机制,传染病跨境防控主要由地方政府和部门推动,“层次低,能力不足,范围小,实效少,而相邻的境外大多为山区,社会经济相较境内的情况更差,传染病的防控能力可想而知”。

  多位委员和代表都提议,中央政府应考虑从国家层面建立两国传染病联防联控机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国人大代表、律师谭慧珠建议,外交部和卫生健康委员会可以联合周边国家的对应部门,进行协商,建立传染病跨境防治的通报机制。

  基层传染病防控能力需提升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过程中,基层疾病预防控制能力不足的问题也受到了委员和代表的关注。

  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蒋立虹在执法检查中就发现,包括边境口岸在内,基层的传染病防控能力依然较薄弱,基础设施也和日益繁重的防病任务有不小的差距。

  “口岸卫生检验的技术把关能力确实需要进一步加强,这是防 止 传 染 病 输 入 的 第一个关口。”蒋立虹在昨日的分组审议中建议,应加强口岸地区分子生物学等快速检测设备的配置和实验室建设,构建重点区域常规三级卫生检验网络,这样的平台建设,对于防治输入性传染病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名来自卫生系统的全国人大代表列席参会时坦言,基层的疾控部门几乎成了照顾关系安排工作的部门,专业技术人员少,承担不了传染病防治任务。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志今在执法检查过程中也发现,基层队伍不稳定、整体素质不高,是传染病防治工作中的突出问题。“这个问题越往下越明显”。杨志今说。

  杨志今表示,当前强化源头控制的措施在逐步实施,但基础设施建设、检测设备配置、人员队伍培训等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特别是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除中央转移支付项目外,受地方财力所限,仅凭自身的财力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工作落实起来难度很大。

  建议建立健全激励机制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卫小春也关注了疾控机构基础设施和能力建设较弱的情况。他说,在一些省一级机构,关于自来水的100多项检测条件都不一定具备,到市县一级的疾控机构就更不用说了。“(基层疾控机构)留不住人,招不来人,队伍的素质在逐渐下降,最重要的是没有活力”。

  “我们传染病的防治现状是重应急不重预防”,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坦言。

  全国人大执法检查报告中提到,陕西省疾控中心缺乏相应的水电等日常维护经费,各项资金缺口每年约1800万元。

  除了经费保障机制不健全,还有部分保障政策不衔接、不落地。例如2017年发改委财政部印发通知,要求自2017年4月1日起全面取消疾控机构卫生检测费、预防性体检费和委托性卫生防疫费等三项收费,通知中提出由地方财政予以保障,但相关政策未能衔接,地方财政补助未能到位,对疾控机构日常运转造成较大影响。许多地方反映财政补助资金至今仍未能到位。

  此外,由于近年来健康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机构人员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基层的健康教育工作滑坡较快,没有形成健康教育社会网络化,卫生防病知识不能及时宣传到普通老百姓。

  目前疾控机构属于公益一类的事业单位,属于财政全额拨款。全国人大代表李霞建议,应该建立健全激励机制,实行事业单位的分类管理,尽快出台制订可操作性的具体实施方案,明确岗位津贴发放的具体标准,提高疾控人员待遇。

  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发自北京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