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政前方

交通部酝酿收费公路管理新规 试点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2018-08-25 08:5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彭苏平

  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已取得初步成效。

  8月24日,交通运输部公布的《2017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由34.9亿元减少到15.1亿元,净减19.8亿元,下降56.8%。

  从试点到全面铺开,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在我国已经施行长达10年的时间。可考数据显示,2015-2017年,政府还贷二级公路里程规模从1.78万公里降至0.5万公里,收费规模也从34亿元降至15.1亿元。

  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是我国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近年来,交通部在加快推进高等级公路建设的同时,从多个层面探索降低公路收费,例如逐步有序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实施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并积极探索高速公路差异化收费等。

  当前,过路费在公路货运企业成本中占比达三成左右,陆运依然是成本较高的一项运输方式,但与此同时,我国的收费公路总体收不抵支的情况仍在持续,如何在收回投资与降低物流成本之间达到平衡成为一项政策难题。

  在交通部8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副局长孙永红透露,交通部目前已形成了新的专项工作组,以深化收费公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建立降低公路收费长效机制为目标,并形成了《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方案,目前正在征求相关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意见,下一步将结合相关方的反馈,进行公开征求意见。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将修订

  根据发布会上的介绍,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部署了“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降低过路过桥费用”任务后,交通部便成立了以交通部部长李小鹏为组长的专项工作组,以推进《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

  我国现行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颁布于2004年,随着收费公路规模不断扩大,新的矛盾也开始出现,2015年起交通部便着手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但迟迟未正式推行。

  当时,社会公众开始对收费公路政策提出了一些质疑,要求尽快调整、完善收费公路政策,加快取消公路收费;但另一方面,我国公路建设的任务仍然繁重,许多国省干线公路的实际交通流量已达到设计流量的数倍,亟待升级改造。由于财政资金保障不足,收费公路政策的实际意义依然很大。

  公路收费是从事物流运输企业的一项重要支出,在纯公路运输企业的成本构成中,过路费所占比例可达到三成左右。

  此前,天风证券交通运输行业分析师李轩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物流成本较高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结构,超过七成的货物商品均由公路运输。

  为了降低公路收费,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于2009年开始实施。去年,这项政策已经在最后几个省份与地区“快马加鞭”实施,截至去年年底,政府还贷二级公路里程仅剩4996公里,净减少12199公里,同比下降70.9%;收入方面,由34.9亿元减少到15.1亿元,净减19.8亿元,下降56.8%。

  2017年,内蒙古、甘肃、青海、宁夏等地取消了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目前全国仅剩下新疆尚未取消这一收费项目。

  降本需“多管齐下”

  尽管二级公路收费已经几乎取消,加上部分一级公路收费期限已到,但随着高速公路里程扩大,收费标准也随之提高。

  2017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比上年净增581.7亿元,增长12.8%,其中,高速公路净增571.4亿元。在全国收费公路总里程下降4.3%的情况下,高速公路里程增长了6.5%。

  高速公路大规模建设也带来了更大的经营压力。孙永红表示,去年全国收费公路新增项目中75%以上为高速公路项目,由于新增高速公路造价远高于到期及取消收费的一、二级公路,导致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和举借债务本金规模进一步扩大。

  2017年,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比上年末净增6486.4亿元,增长8.6%,其中,举借银行贷款本金和其他债务本金净增4390.5亿元,增长了8.4%。收支差方面,尽管2017年出现边际下降,但仍有4026.5亿元,总体收不抵支的情况依然严峻。

  “(收不抵支)的趋势难以逆转。”李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高速的生意往往是这样,收支平衡很难。特别是现在主要在建中西部的高速公路,车流量跟不上,投资周期会更长,20年都难回本。”

  另一方面,高速公路收费高也让物流公司能避则避。一位长期接触物流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国内某一县级市的数据显示,其去年高速公路和一级公路的车流量比例为1:2,不少物流企业都尽量在最近的高速公路口下到一级公路行驶。

  事实上,从总体规模上看,取消一小部分公路的收费效果有限,但短期内高速公路的运营压力依然很大,如何在弥合公路投资缺口的同时降低物流成本,交通部进行了诸多尝试。例如,在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方面,去年共减免了车辆通行费339.8亿元。

  另外,孙永红还在发布会上表示,将试点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由于我国公路建设和运营管理一直实行以省为主的管理体制,高速公路收费和管理系统也均以此为基础建立,取消省界收费站涉及到技术攻关、运营管理体制等一系列工作,目前正在展开技术测试和验证。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主要是通过提高通行效率的方式降低物流成本,收费方面本身影响不大。对于公路经营者而言,“只是少了收费站,节约了分开缴费的时间,改为跨省结算。”相关公路经营企业的一位负责人表示。

  同时,交通部也在试点差异化收费,目前已经在山西、浙江、河南等地积极展开,探索分时段、分路段、分区域、分车型等收费方式。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因地制宜、进一步降低车辆通行费的方案有望在今后推出。

  本报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