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乡村振兴

党国英:乡村振兴要提高农业经济效率和公共服务效率

2018-08-20 10:20 来源:南方网 段凤桂

 

 党国英认为,政府应支持发展“专业农户+合作社”模式。 吴秒衡 摄

  “乡村振兴的核心目标是要提高农业经济效率和公共服务效率。”在2018中国(罗定)乡村振兴研讨会期间,南方农村报记者就乡村振兴相关话题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党国英教授。在他看来,只有解决了农业经济效率和公共服务效率两大问题,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才能水到渠成。

  农民要富裕,应向专业化发展

  在提高农业经济效率方面,党国英指出,农民应向专业化发展。

  “目前人们常说的小农户,基本上都属于兼业农户,种植较小规模土地的同时兼有务工或其他收入来源,生产效益和经济效率均非常一般。”他认为,伴随城市化的不断推进和农村人口的就业转移,部分农户的平均土地经营规模逐步扩大,并发展成为专业农户。而且,专业农户每年在地头生产环节及农业产业链其他环节的工作日使其达到充分就业的水平,是农民获取社会平均收入的保障,也是农民富裕的基础。

  据党国英估算,我国农户数量减少到3000万户左右,也就是专业农业人口在1亿左右时,其专业化水平将有可能保障其收入接近城市居民的水平。“乡村发展也是农业区域专业化的过程。不同地区自然禀赋及规模经济有所差异,导致农业地域分工专业化。分工扩大会大幅度地提高农业技术水平和管理效益,并引起农业经营组织机制的变革和农村社会结构的变化。”

  发展“专业农户+合作社”模式

  “农民分享农业产业链收益的重要渠道就是成为合作社的社员或股东。”党国英举例道,美国农民收入的结构中,农场收入只是很小一部分,另外有十分之一来自政府直接、间接的补助,而最主要的收入是广泛、深度地参加合作社。

  在党国英看来,“农户+合作社”的模式值得政府大力补贴和支持,但前提是农户、合作社两者均不能太小、散、弱。他解释称,实践已经证明小农户的合作问题很难解决,而且,如今的小农户究竟属不属于农民还有待商榷。“小农户如果只做农业就活不下去,但是如果不做农业,或者以兼业收入为主的还能算是农民吗?因此,我们支持的农户+合作社,应该是大农户或者专业农户+合作社。”

  在合作的方式上,党国英强调,不能局限于地头生产的合作,而是要延伸到服务、流通和加工等农业产业链的其他环节。他说,现代农业技术的进步,足以使一家农户拥有很大的土地经营规模。所以,在地头生产环节,不必让农民组成合作组织,更不需要退回到农业集体经济时代。

  但在农业的服务、流通和加工环节,农户的合作规模越大越好。中国目前有两百多万个合作社,数量很多,但从国际经验看,我国大型农业专业合作社只保留几十家最好,而且尽可能是覆盖农业产业链的跨区域巨型合作社。“一定要做大做强,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党国英表示。

  让农民进城共享城市公共服务

  将公共服务效率与农业经济效率并列为乡村振兴的核心目标,在党国英看来非常重要,“未来农村现代化不是在农村提供公共服务,而是通过城市的发展和合理分布,让农民在城市或较大的居民点与市民共享城市的公共服务。”

  党国英表示,从农业发达国家的乡村景观看,专业农户主要是分散居住,像我国这样村落密集的乡村景观比较少见,这是长期演化的结果。事实上,专业农户因为土地经营规模大,不适合集聚在一起。

  他举例称,荷兰的人口密度非常高,但荷兰农业普遍实行家庭农场制度,城市化率高达90%。从某种意义上讲,全荷兰就是一个大城市,因为荷兰的小城市分布相当均匀,任何一个家庭农场经营者都能十分方便地享受到城市公共服务,尽管他们所在的居住点并没有相应的城市设施。

  在党国英看来,当前,我国农户的经营规模扩速不会太快,但如果城市化政策能顺利推进,在实现乡村全面振兴的2050年之前,专业农户总数应该会减少到3000万户以下,并相应分散在现有300万左右的自然村及数万个更大一点的村落里。

  因此,乡村小学的布局需求、农业产业链末端环节的就业需求、农村旅游业需求以及逆城市化人口的需求,是决定现有村庄能保留多少的主要因素。据党国英估计,现有约300万个自然村,其中大部分会收缩为小型专业农户居住点,只有很小比例的村庄会演变为较大的居民点。

  而这些较大居民点的规模也有规律可循。首先,原来的农户脱离农业以后,分散居住已经不大方便。农村非农业居民的居住点应按基本公共服务的效能确定规模大小,其中最重要的是学校的规模。通常,一个小学要办好,学校的学生规模至少应该在300-500人之间,据此推断,一个居民点的人口规模应在6000-10000人之间。

  对于除了专业农户之外的绝大多数农户脱离土地进入城市或者居民点生活,他们是否能承受由此带来的生活成本增加这一问题?党国英表示,在就业竞争诱导下,小农户因亏损而倾向于进入城市谋生,并定居到城市,使留在农村的农民成为全面卷入社会分工系统的专业化富裕人口。那些难以进入社会就业分工系统的农村人口,例如各类残障失能人口,应该获得国家和社会帮助,但这部分人反而不适合居住在农村,而是应该进入城市获得更有效的帮助。

  “现代政府的穷人住房计划和营养计划在城市更容易实行,财务成本更低。”党国英说,农村人口布局出现大变化以后,这部分人口若与专业农户分散居住在小型居民点,他们就无法更好地享受到公共服务。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段凤桂 统筹 袁雪燕

编辑: 樊静东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