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南粤消息 > 热点专题 > 华工五十周年校庆 > 华工校友撷英
李东生:TCL号的舰长

2002-11-12 10:14:47

  南方网讯  眼前这位国有企业的代表、广东惠州TCL电子集团公司总经理李东生,让人耳目一新,让人看到了国有企业的希望。

  他统领的TCL电子集团,生产大中屏幕彩电、高级组合音响、收录机、电工节能产品、个人家用电脑及电子零配件等,1994年完成工业产值19亿元,利税总额达到1.58亿元,其中利润7400万元。比1993年增长一倍。1995年1至5月完成工业总产值10亿元,利润4600万元,近年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

  比较起私营企业、集体企业的老板,李东生是大手笔。

  比较起半路出家、隔夜发达的暴发户,李东生是正规军。

  独善其身兼修天下少年时代的李东生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1974高中毕业,没有其他出路,随同学们一起到惠阳县马安农村“修理地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知青们围着炉火煮狗肉,喝烧酒,打扑克,诅咒命运的不公,而李东生却躲在自己的泥巴房里看书。从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到当时被列为禁书的古今中外名著,只要能找到的书都看。

  “那3年看的闲书比日后10多年看的还要多,好像是往'头脑银行'存了大笔钱,在往后的人生路上随时提取,源源不断。”他充满怀念地说。那是形成世界观的关键时刻,他认同了中国古代圣贤的观点:“独善其身”进而“兼修天下”。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李东生正在水库工地夜以继日地挖塘泥,没有获准请假复习,这更激发了他的顽强意志。山里的夜晚风很大,茅草房四壁透风,竖起课本,稳住摇晃的烛光,猛扎进演算的题海,直干到天明。高考成绩揭榜,李东生一鸣惊人,物理、化学考分为当年惠阳县最高,被全国重点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录取。

  李东生以优秀成绩毕业,被分配到惠阳地区科委当机关干部,这是令许多人羡慕的“一杯清茶,一张报纸”的清闲工作。李东生却不满足,自己联系了一家合资企业“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这是一间只有40人的企业,但那时已算是惠阳地区跟电子沾边的“大厂”了,也是以后发展起来的TCL集团的第一家企业。他从车间技术员做起,与生产工作一起“三班倒”。他的思路很清楚,必须到基层工厂去,才能使学到的理论知识转化为生产力,同时学习企业管理的一套运作方法。

  那时,他每天下班后,匆匆回家吃饭、洗澡,又赶回办公室看书。二十八九的青年了,在父母的催促下,谈了个女朋友,他却自我规定:每星期只准用一晚谈恋爱。有一次出去郊游用了一整天,他认为这相当于“两晚”,于是取消下个星期的“一晚”来补课实习。女朋友嗔怪他“有病”,他纠正说:“应该叫做精确。”在TTK打工的岁月,他从领导者的角度留心观察了合资企业生产管理的“套路”,对工业化生产中如何节约成本、提高利润等细节了如指掌;又从打工者的角度,理解了工作的辛劳,以及激励机制对调动工作积极性所起的决定性作用。

  这一切都为李东生日后大办实业奠定了基础。

  1985年,李东生被任命为新成立的TCL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与港商合作生产电话机。这年他28岁。第一次承担起全面负责的重担:生产资料、流动资金、产品质量、工人工资、交货期……像一块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但他镇定自若。虽然他是在“借船出海”,引进的生产设备是陌生的,驶出的国际市场是陌生的,但是他这个“船长”,可不是怯生生的,而是瞪大眼睛,顺着风,上!

  1986年,当他使出浑身解数,把工厂数得比较顺畅时,一纸调令,市政府又把他调到新组建的惠阳地区工业发展总公司引进部,负责引进外资工作。在那以后几年所参与筹建的10多个合资企业,都是当时市属较大型的重点电子企业。这回可以从发展现代工业的高度来指导宏观的工业发展趋向了。

  拿着国内的低工资,他驻香港工作,经常口袋只有几十元零花钱。但是,李东生没有自卑,他身后有整个民族的尊严和整个国家的物质力量作后盾。一次,他和主管工业的林树森副专员赴欧洲洽谈合作项目,外商拿了2000元美元给他们作零花。林副专员和李东生没有动这笔钱,合作谈成回来后委婉地将钱如数退回。外商由此更敬重惠州人,对合作项目充满信心,先后3次追加投资。

  一次,谈判谈了几天,费尽口舌,惠州市与日本一家大型企业达成合作协议。日方投资大,条件苛刻,条件之一是必须购买他们的生产设备,中方也破例同意了。李东生连夜起草协议,然后交给洽谈科的办事员誊清打印。

  不料,年轻的办事员自作主张,想当然在协议里加上一句:“同等条件下,可以在国内购买。”他以为是李东生写漏了。签约的时间到了,协议书到市长手里,再传到外商手里,外商一看,发怒道:“你们做生意怎么这么不诚实,原先谈好的条件擅自篡改?”所有人都愣住了。办事员在一旁吓得不敢吱声。不用多说,李东生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一步上前对外商诚恳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弄错了,把另一份合同错交给你,马上改。”然后,轻轻拍拍办事员的肩膀:“快拿去改正。”没有训斥,没有推诿,只有承担一切的大将胸怀。局面转阴为晴,外商举笔签约了。虽然,外商不一定知道事情原委,但他们能感觉到中国人敢于负责任的态度。顺带提一句,那年轻的办事员对李东生心服口服,迅速成长为一家企业的总经理。

  实事求是地说,80年代末期,惠州的投资环境的确是比不上广州、深圳、珠海等好多地方的,然而“天时地理”条件不足,可以用“人和”补充。李东生与市领导一起,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和三寸不烂之舌,跑遍了全球各大洲,与外商进行了数以千计的一场场谈判,从中选择了荷兰的飞利浦、美国的唐德、澳大利亚的奇胜、日本的健伍、韩国的金星、香港的金山和王氏集团等多家大型跨国电子企业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并说动他们落户惠州,组成惠州第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电子企业。在这个过程中,李东生立下汗马功劳。他的谈判术远近驰名。

  制造中国的“巡洋舰”1993年初李东生出任TCL电子集团公司总经理,自己掌勺做菜,不再穿针引线,为他人做嫁衣。TCL原是以电话机为拳头产品,TCL电话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最大。李东生没有满足,他要将另一只拳头打出去,生产大屏幕彩电,生产电工产品,形成系列产品,扩大整体规模,在经济效益上有新的突破。

  然而,TCL电子集团33个企业中,大多数效益平平,还是少数是亏损的。接手时,正值国家宏观调控措施严紧,上级公司爱莫能助,没有一分钱自有流动资金给他。

  也是这个时候,又传出中国即将复关的消息,进口家电大举进攻大陆市场,索尼、松下、东芝、高士达……,都想抢在前面把中国的市场份额分配完,国产家用电器,一时积压严重,生产厂家个个惨淡经营,叫苦连天。

  但是,李东生偏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打一场国际性的战役。他这样分析局势:列入国家定点生产计划的彩电生产厂就有54家,但都是生产63厘米以下的中小屏幕。而全国人民正在奔小康,中国家庭正进入更新71和74厘米大屏幕彩电的阶段,这是拥挤中的空白。也就是说,中国市场中小屏幕彩电过剩,大屏幕彩电紧缺,这仅是三五年一次的机遇,生产大屏幕彩电,经济效益就可突飞猛进。

  虽然战场在中国,对手却是洋鬼子。他们都是年销量200亿美元以上的国际名牌,如航空母舰;而中国的家电集团顶多只有50亿元人民币的年销量,如小炮艇。中国的关税如一道堤围,保护着中国的小炮艇在内海游弋,中国一旦“复关”拆掉堤围,中国的家电企业必须有一大批要败下阵来,因为航空母舰与小炮艇“无得打”。假如趁此之前,赶急将中国的小炮艇变成巡洋舰,中国家电与外国家电才“有得打”。中国家电两三年内必须高速发展,不然以后没有机会了。

  李东生知道,高速发展对企业管理是危险的,目前企业还没有足够的管理力量和资金力量来承担这一突变。

  但是,时机不等人。不打怎么办?不打民族工业就没有了!中国总要有一些敢死队冲出来与洋鬼子较量。

  深海乘船,大风大浪,他在冒险,但他是清醒的。人们提心吊胆,仍跟着他走。“成不成不知道,但我们竭尽全力去拼!”一炮打响。1993年TCL集团推出王牌71厘米超薄型多功能彩电,每台售价3800元,比当时市场上不少名牌的63厘米彩电价格还低。拿三四千块钱就可以抱回家一台大彩电,而且跟那上万元才买得到的画王、火箭炮相差无几,讲求实惠的国人纷纷抱回家里。仅在一次全国家电产品交易会上,订货总额就达到2亿元的天文数字。

  1995年元月在北京展销,新街口百货大楼一天就销售了67部。北京13家商场同时推出,一个月就销3400台。

  北京、郑州、长沙、沈阳、哈尔滨、成都、西安、武汉都刮起了“王牌”旋风。据国家商品信息统计中心统计,在北京,74厘米“王牌”的销售量排在东芝之后,位居第二,超过了松下、索尼等名牌。

  “TCL王牌”,一艘中国的“巡洋舰”,带着壮观的色彩前进!李东生以他闪光的业绩,以他人格的魅力被评为“惠州市优秀共产党员”、“惠州市第三届十大杰出青年”。

  如今,小小的惠州市成长为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电子工业是其支柱产业,电子工业总产值连续5年位居广东省第二位,排在深圳之后,在全国中心城市中,也位居第6名。

  李东生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部授予“发展中国家电集团特殊贡献功臣”荣誉称号。(编辑:何静文)



相关频道:南粤消息
作者: 新闻来源:南方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粤ICP证020074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