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昨日新闻热点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南粤消息 > 热点专题 > 全程追踪:广东防控非典型肺炎 > 抗“非典”英雄
白衣战士叶欣长眠在抗击“非典”的战场上

2003-04-20 07:33:40 南方网-南方都市报

白衣英雄长眠去,亲人插上一炷香。


  
南方网讯 科室里似乎仍回荡着她那爽朗的笑声,病人似乎仍记得她那永远穿梭忙碌的身影和那春风般关切的抚慰。然而,在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46岁的叶欣,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分院急诊科护士长却永远地走了。

    病魔袭来迎着上

    叶欣是知道这次抗击“非典”危险的。她病倒前两周,我们连周末去老人那的聚餐都取消了。

  叶欣的爱人总是神闲气定,波澜不惊。他相信,危险和死亡从来不会真正地走进他双眸明亮的妻子;他相信,妻子不会离开他和还在上大学的儿子。然而,叶欣倒在了与非典型肺炎昼夜拼搏的战场上。以前连家中水电费多少都不知的他,如今要父子相依为命,从烧菜、洗衣开始照料自己和儿子。他强忍悲痛从叶欣工作的科室取来了她心爱的工作服和燕尾帽,让她与人们作最后的诀别。因为,“她喜欢工作服,哪怕再旧再破她也喜欢”。眼含热泪,他对前去采访的记者说:“其实,叶欣是知道这次抗击‘非典’危险的。她病倒前两周,我们连周末去老人那的聚餐都取消了。当病魔袭来时,叶欣是迎着上去的。她没有当逃兵,我们为她骄傲。”

    身先士卒连续加班

    忙的时候,叶欣甚至拒绝接听家人的来电询问。只是对接听电话的姑娘说,“告诉他,我在班上。没事。”

  今年2月,广东省中医院二沙急诊科开始发现“非典”和疑似“非典”的患者,最高时一天5例。面对增加了两倍的工作量,叶欣护士长周密筹划,并安排了加强班。为了防止病魔感染自己的同事,每天上班,她第一件事就是亲自打来开水拿来预防药,亲眼看着大家吃下去。她苦口婆心地提醒大家做好各项隔离措施,从医生到护工一个不拉,其检查的严谨和认真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人物档案
姓名:叶欣
年龄:46岁
姓别:女
履历:1976年参加工作,1984年起在广东省中医院任护士长,2003年3月25日凌晨,在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分院急诊科护士长岗位上病逝

  随着“非典”患者的急剧增多,科室的工作强度不断增加,叶欣身先士卒,从2月8日便开始加班,忙的时候,甚至拒绝接听家人的来电询问。只是对接听电话的姑娘说,“告诉他,我在班上。没事。”

  “我已经给这个病人探过体温、听过肺、吸了痰,你们就别进去了,尽量减少感染机会。”在迎战“非典”的日子里,叶欣这番话令很多年轻护士落泪。

  原有冠心病,曾经作过心脏搭桥术的患者梁先生因发热咳嗽前来急诊,短期内病情急剧恶化,呼吸困难,烦躁不安,面色紫绀,出现心力衰竭和呼吸衰竭。叶欣护士长迅速赶来,娴熟地将病床摇高使患者处于半坐卧位,面罩吸氧,接上床边心电图、血压血氧饱和度监测仪,静脉注射强心药、血管活性药、呼吸兴奋药,监测心率、血压、呼吸……2小时过去了,患者终于脱离了危险,叶护士长顾不上休息,拖着疲惫的身躯又投入到另一个患者的抢救中去了。因为还有上了呼吸机的危重病人7床冼伯,9床高伯的护理工作等着她去检查……就这样,高风险、高强度、高效率的工作一直伴随着叶欣。

  “这里危险,让我来吧!”叶欣和二沙急诊科主任张忠德默默地作出一个真情无悔的选择,叶欣尽量包揽了对急危重非典病人的检查、抢救、治疗、护理工作,有时甚至把同事关在门外,声色俱厉,毫无协商的可能。然而不幸很快发生了。

  2月24日,对于叶欣来说是一个紧张而又寻常的日子。前天晚上值夜班时只觉得周身酸痛,疲倦得很。自从急诊科出现“非典”患者以来,她已经没有节日或周末的概念了。近一段时期以来,她明显地感到精力不济,尤其是颈椎病、腰椎病和膝关节病似乎凑热闹般一齐袭来,可急诊科有太多的事需要她,她放不下。

  上午,一位怀疑肠梗阻的急腹症患者前来急诊,同时患者的某些症状引起了医务人员的高度注意。怀疑终于被证实:又是非典型肺炎!患者的病情急转直下,一切严重的症状都呈现了,这是一例“毒”性极大的重症患者!叶护士长与专家组的成员迅速展开了抢救工作,患者终于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可“非典”就在这个时候闯进了已经在一线连续奋战了好多天的叶欣身体。

    “不要靠近我,会传染”

  面对前来治疗的医生,她忽然急切地示意护士递给她纸和笔,颤颤巍巍地写道:“不要靠近我,会传染。”护士含泪把纸递给了这些同事。

  3月4日清晨,叶欣仍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科室,劳累了一上午,水没喝一口,饭没吃一口,只觉得周身痛,不得不费力地爬到床上休息。中午刚过,极度疲倦的叶护士长开始出现发热症状,不得不到病房隔离留观。体温在升,补液在滴,但叶护士长记挂的还是科室里的几个危重病人。通过呼叫仪,急诊科的同事们又听到她那微弱但亲切的声音:“7床每2小时尿量有多少?危重病人可要按时翻身并做好皮肤、口腔护理哦!”

  病魔终于没有放过她。经确诊,叶欣染上了非典型性肺炎,她不得不住进了她工作了27年的省中医院总部。最初几天,每当医护人员前来检查和治疗,她总是再三叮嘱他们多穿一套隔离衣,多戴几层口罩。她甚至提出自己护理自己:“我是老护士长了,什么不行?”院领导前来探望,她首先讲的不是自己的疾患,而是检讨自己的不足,责怪自己不慎染病,给医院和领导添了麻烦。发病第四天,她出现了呼吸困难,和急诊科主任一起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据叶欣的同事回忆,大家都戴上了氧气罩,只能靠发短信息和写纸条互相勉励。一天,面对前来治疗的医生,她忽然急切地示意护士递给她纸和笔,艰难地写道:“不要靠近我,会传染。”护士含泪把纸递给了这些同事。院长和其他同事来探望时,她写着:“我很辛苦,但我顶得住。谢谢关心,但以后不要来看我,我不想传染给大家。”

  3月11日,同患“非典”的急诊科张主任收到叶护长写的最后一张字条:“我实在顶不住,要上呼吸机了。”她在插管上呼吸机后,就被注射了镇静药物进入“冬眠”状态,避免因为躁动使呼吸机脱落。

    专家全力抢救未果

    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委托蔡东士秘书长慰问她和家属;雷于蓝副省长也在省政府副秘书长黄业斌、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的陪同下,亲自到医院了解治疗情况。

  为了救治叶欣,医院在最短时间内成立了治疗小组,同时向全国寻求支援。一次专家会诊时,吕玉波院长听说天津有位专家对治疗多脏器衰竭有独到心得,当晚即打电话给这位远在天津的专家,专家被吕院长的急切和真情所感动,第二天上午即乘第一班机赶来广州。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欣的病情始终没有好转。不知有多少人在为叶欣祈祷,不知有多少人一上班就关切地询问“叶护士长怎么样了?好转了吗?”叶欣的病情几乎牵动了所有人的心。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委托蔡东士秘书长慰问她和家属;雷于蓝副省长也在省政府副秘书长黄业斌、省卫生厅厅长黄庆道的陪同下,亲自到医院了解治疗情况。省卫生厅、省中医药管理局、广州中医药大学的领导也为抢救叶欣提供了技术、物质、器械的支持。

  多少人的努力和呼唤,都没能挽留住叶欣匆匆离去的脚步!就在她最后所抢救的、也是传染给她“非典”的那位患者健康出院后不到1个星期,3月25日凌晨1时30分,叶欣永远离开了她所热爱的岗位、战友和亲人!

  3月29日下午,广州殡仪馆青松厅,省中医院全体员工在这里为她做最后的送别。花圈如海,泪水如雨。遗像中,留给人们的是她永恒的微笑。

    ■对话

    让她穿着护士服走吧  张先生深情回忆妻子叶欣的点点滴滴

  昨日(4月19日)下午4时,暮春的夕阳柔柔地洒在广州东山区一个普通居民的家里。担任某公司老总的张先生不停地抽着烟,向记者谈起他的妻子叶欣时,他都会专注地望着摆在对面桌上妻子美丽端庄的遗像。面容憔悴的张先生的眼眶不禁溢满了泪水,虽然他一直想用平和的语气来进行这场对话。

  记者(以下简称“记”):近几天,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媒体都发表了关于你妻子的文章和评论,你看到这些是不是更勾起了对妻子的思念?

  张先生(以下简称“张”):叶欣3月25日凌晨去世,到现在已快1个月了,可我和儿子的心情还是难以平静,我尽量不见朋友、亲戚,就想拼命工作。虽然叶欣已经离开人世了,但我还经常感觉到她的存在。对于这几天媒体发表的文章我真的感到慰藉,应该说我的妻子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她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记:你和叶欣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张:我们是经过一位护士长的介绍认识的,那是1981年的1月,叶欣还在省中医院当护士。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随和、开朗、善良。我们很快便于当年春节结了婚,儿子今年21岁了,我们感情一直很和谐的。我以为我们的婚姻生活已经牢不可破,可她的离去彻底把这一切打破了,这对我的打击非常大。

  记:当时你的妻子战斗在抗非典型肺炎的第一线,作为家属你们担心她的安危吗,她是怎么患上病的?

  张:其实她和我都很清楚这种危险性,可她最让我欣赏的是她的善良和做人的准则,她当时对我说很鄙视一些临场退缩的人,我也很赞成她的观点,我是当过兵的,我们非常明白这次也像打仗一样,只有冲上去的才是好兵。可她毕竟是以她的生命作出贡献(张先生的声音开始哽咽)。记得3月4日早上,每天早上要给我量血压的她没有起来,她说很累,可她又坚持要回单位,没想到这一去就没再回上家……

  记:她病的时候你每天都去看她吗?

  张:随着她病情越来越重,医生坚决不准我进去看她,为此我争取了很久,我觉得她需要我,尽管每次看她她总是让我走,戴上氧气面罩不能说话她就打手势让我走,更不行就写纸条。我知道她这样做是怕我感染,可她是我妻子啊,为了她,感染不感染已不重要。

  记:听说在叶欣遗体火葬前,你坚决要求为她换上一套护士服,你当时是想表达一种什么心情?

  张:3月25日零点多,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让我马上过去一下,我当时以为医生要采取紧急措施抢救,让我去签字,可当我赶到医院,她已经去了。我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我不相信她就这么走了,走得好快!(说到这,张先生已泪流满面)在她要火化前,我坚持要给她换上一套护士服,你知道吗?她是多么热爱护士这个工作,既然她是在这个岗位上倒下的,就让她穿着这身护士服走吧,我想她会特别高兴的……(编辑:冯怡驹)

    进入:向抗非典的白衣战士致敬 网上开通“叶欣纪念馆”



相关频道:南粤消息
作者:刘有才 曾文琼 胡延滨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粤ICP证020074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