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广东精选

【创新湾区】松山湖材料实验室探索“产学研”新路径:跨越实验室到生产线的死亡谷

2020-12-04 10:52 来源:南方网

  11月27日上午,东莞松山湖凯悦酒店,16家创新企业带着自己有突出技术优势的项目在松山湖新材料峰会上路演,阐述技术实力,畅想市场前景。现场火爆,两个同时推进的路演会议厅都坐满了人。

  有意思的是,这种项目对接资本的峰会,主办方之一却是一家科研实验室——东莞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坐在台下认真倾听路演的陈东敏便是该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而他为更多人所知的头衔是半导体科学家和北京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前院长。

  但现在陈东敏大部分时间都在东莞度过,因为这里是国内最具潜力的新材料研发南方基地。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恩哥担任松山湖材料实验室理事长,他透露目前实验室已引进各类人才近800人,包括两院院士10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46项。而且,这家实验室最特别之处在于从前沿基础研究到产业技术转化全链条研发,成立之初就肩负着为科技成果转化探索新模式、蹚出新路子的使命。

  “探索这个成果转化的意义,不仅仅是为了松山湖或东莞落地几个产业,而是为了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更高效的成果转化路径。”陈东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验室与国投的合作不仅是项投资,而且还具有多层次多维度的价值。

  陈东敏所指的“国投”,即牵头发起本次峰会的另一个主办方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投党组书记、董事长白涛表示,近年来国投参与设立了20余只新材料领域子基金,共同投资了超过200家企业。十四五后,国投将做战略性新兴产业,特别是在新材料产业上,积极培育具有关键独创技术、专精特新的隐形冠军。但创新是个系统工程,只有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双轮驱动,发挥协同作用,才能事半功倍。因此今年8月国投与实验室战略合作后立即着手构建“科研-产业-资本”对话平台,望促成产业链协同发展,推动实体经济创新驱动的格局。

  “大湾区这边的产业链环境好,体制活。”锂电池专家、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副主任黄学杰对实验室的前景颇为看好。而此时也正值新材料投资热潮起飞阶段。广东省政协副主席袁宝成透露,目前广东省新材料产业规模约500亿元,在政府出台的新材料产业规划中,预计到2025年将达1000亿元。

  成果转换新路径

  谈到东莞,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外贸之城、制造之都。你能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东莞将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科研重地?

  变化就源自东莞东南角的松山湖。这里原本是位于东莞市大朗镇境内的一个大型天然水库,被政府部门以湖泊为中心,将大岭山、寮步和大朗三镇靠近松山湖的部分边缘地带划分出来与湖泊区域重新组合形成新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也就是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简称松山湖)。

  截至2019年,松山湖吸引了约8590家企业落户,包括世界500强企业华为、易事特、生益科技、漫步者、大疆等,产值超4000亿元,2019年松山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GDP同比增速11%。

  人们的目光往往被华为等大公司吸引,却没注意到2018年松山湖来了一批牛人。王恩哥院士、汪卫华院士、赵忠贤院士等顶尖科学家到松山湖创新创业,组建松山湖材料实验室。这是广东省首批启动建设的四家广东省实验室之一,由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作为理事长单位,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市政府共建。

  王恩哥表示,目前实验室已引进各类人才近800人,包括两院院士10人,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46项,项目总经费约3.4亿元,引进创新样板工厂团队24个,并正与多家国内著名企业开展深度产业化对接。他表示,松山湖布局有前沿科学研究、公共技术平台和大科学装置、创新样板工厂、粤港澳交叉科学中心四大核心板块,将形成“前沿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产业技术研究→产业转化”的全链条创新模式。

  黄学杰向记者透露,松山湖材料实验室将建设成为国家级材料实验室南方基地。事实上,目前新材料科研尚无国家实验室,松山湖有望争得头筹。若真如此,在北京、上海、合肥和深圳之后,国家级实验室桂冠落入东莞,无疑将大大提升东莞的科研水准及人才吸引能力。

  这对东莞显然是有利的,那么科学家们又是为什么?比如对王恩哥、汪卫华、陈东敏和黄学杰等科学家来说,原先在北京的科研条件已经算优越,为何愿意跑到“科研荒漠”的东莞重新开始?

  黄学杰向记者透露,先从样板工厂板块做起,通过探索科技成果转化的新路径,先吸引已有较好成果和团队的科学家过来。材料行业的科研周期相当漫长,科研人员花了老大劲儿研究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又很难被市场接受,黄学杰觉得必须让科研接近市场,互相碰撞需求才是一条良性转化路径。以成果转化为主要任务的二十几名科学家团队聚集后,今年平台也部分建成开放了,人才聚集和科研条件的具备使国内外越来越多的前沿基础研究科学家也开始竞争材料实验室的研究岗位,实验室的社会影响力和人气起来了。

  因此,在多方努力之后制造重地东莞被选中,这里制造企业众多,对新材料的需求旺盛。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介绍称,该市形成了覆盖30多个行业和6万多种产品比较完整的制造业产业体系。各项工业、企业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均位居全国地级市第二位,与全球200多个国家有贸易往来,10多种产品占国际市场的份额超过10%。2019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82.5亿元,位居全国第20强,增速位列珠三角第一。

  “实验室开在这里,不时有产业界的有心人过来溜达,看着看着,就能看成几个项目,也碰撞出新的想法。”黄学杰说道。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机制相当灵活。据悉,东莞市政府支持材料实验室实行符合国际创新规律的新型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赋予材料实验室研究方向选择、科研立项、技术路线调整、人才引进培养、职称评审、科研成果处置和经费使用等方面的自主权。

  在这套新机制培育下,王恩哥透露目前实验室24个创新样板工厂团队已成立了22家产业化公司,并于本月初成立了“松湖之材”产业育成中心,向推动新材料科技成果产业化迈出了关键一步。

  跨越死亡谷

  如果以为实验室建在制造企业聚集之地,就能推动科技人员作出成果,企业拿着推动市场化这样的好事,无疑低估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困难。

  “材料研究需要漫长过程,从基础研究到成果转化应用之间,往往存在‘死亡谷’,使得很多研究成果难以产生应有效益。”陈东敏画了一张图,向记者解释道,每年获得专利的新材料数以万计,但真正产业化的寥寥无几,因为成果转化要挺过一条死亡谷。科研人员一般擅长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阶段,产品开发和产业化生产后续工作繁重,并不适宜介入。而企业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本能,不愿承担科技成果应用的诸多风险,他们不会轻易触碰有产品原型和系统测试之前的阶段,因此在科研经费花完到风险投资进场之间的技术发展阶段,往往成了科研成果的“死亡谷”。

  “我们希望在科技成果向产业化转移的死亡谷上架起一座铁索桥”,陈东敏表示,实验室的作用在于在万千新材料专利中选择最值得产业化的项目,提供科研经费继续孵化项目,并做好相关繁琐服务,送这些项目到达天使轮融资阶段。“我们也可以称作项目融资天使轮之前的天使之母轮。”黄学杰笑道。

  但以实验室一己之身,资金实力和融资能力毕竟有限。2020年8月19日,松山湖材料实验室与国投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商定在新材料领域共同探索“科研、产业和资本融合发展”的合作模式。

  国投作为中央企业中唯一的投资控股公司,近年来在前瞻性战略性产业投资方面成绩显著。其旗下中国国投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控股的前瞻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平台,主动管理基金规模近1500亿元。

  最重要的是,国投集团副总经理钟国东透露,国投具有天然的材料基因。1988年,国家改革投融体制,组建了包括原材料投资公司在内的6大投资公司。1994年,第二次投资体制改革,将6大投资公司合并,以经营性资产组建国投。成立之后,材料一直是国投的主要业务之一,有多支专业团队在领域内深耕。

  截至目前,国投在新材料领域投资近百亿元,其中基金投资64亿,占已投金额的12%。设立20多只子基金,投资200多家新材料企业。国投以往在新材料领域的投资,着力于对产业链的培育和打通,也聚焦关键技术,解决“卡脖子”问题。

  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领域,国投的投资思路也是沿着产业链需求而投,“目的就是要发挥国字头基金的战略性、引导性,支撑国家创新发展的重大需求。”钟国东说道。

  白涛还表示,迈向“十四五”,国投会集中力量加大对新材料产业前瞻研究和培育,助力解决“卡脖子”问题,加大早期风险基金投入,助力初创型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并加强控股投资,围绕新材料产业链,整合上下游产业,助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完整性。

  双方都在看向未来,“十四五”规划建议已明确提出,要重点发展新材料等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的五年必将是新材料产业大变革、大发展的五年”,王恩哥表示,在这个跨越过程中,如何加快科研成果从样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是最为核心的关键。“科技成果转化是人才、科研、资金、信息、市场等多要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需要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投资人四者密切配合,也需要科研单位、政府部门、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等多方共同参与,缺一不可。”王恩哥表示,为了贯通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全要素、全流程和全链条,国投、实验室、东莞市政府联合举办了松山湖新材料峰会,希望以“论坛+路演”的形式,构建“科研—产业—资本”对话平台。

  其实,资本早已对新材料蠢蠢欲动。钟国东提供了一组数据,2011年,整个新材料产业产值是0.8万亿元,到2015年达到了1.8万亿元,去年是4.5万亿元,今年预计将达到6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21.2%,增速十分显著。在A股市场中,新材料行业企业一共有478家,约占A股上市公司总数20%,去年以来的新上市企业中,新材料企业一共49家,占比约15%,IPO融资总额约500亿元,约占12.5%。市值排名前五的企业宁德时代、万华化学等市值都已接近或者超过1000亿元。而且近年来新材料领域投资起数和金额一直保持高位,2017投资起数达到115起,2018年投资金额158亿元,分别创了历史新高。

  而在峰会现场,记者也看到,数十家投资机构参与峰会和路演,密切联系项目洽谈。论坛期间全国新材料创业投资服务联盟启动,国投松山湖新材料创业投资基金成立。钟国东表示该基金将重点面向松山湖材料实验室,以及东莞乃至大湾区重要项目,通过投资助力突破前沿基础研究到产业落地的转化瓶颈。

  来源:“学习强国”广东学习平台

  作者单位: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编辑: 陈雨昀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