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广东精选

广东:科技助力“猎狐” 变更身份亦难逃

广东追逃追赃工作具有外逃存量多、涉外因素多等特点

2020-08-08 07:11 来源:南方网 祁雷

  面对复杂外逃案件,他们谋划在先,制定好严密追逃方案;面对负隅顽抗外逃人员,他们精准施策,“猎狐”不松劲不手软;面对境外追逃重重困难,他们因地制宜,加强反腐败国际司法执法合作……这是广东追逃人的生动写照。

  广东地处“两个前沿”,追逃追赃工作具有外逃存量多、涉外因素多、出逃通路多、洗钱渠道多、海外侨胞多“五多”特点。面对上述挑战,广东追逃人敢拼善斗、勇于担当,成功将一个个外逃人员绳之以法。天涯海角、虽远必追,这是他们的铮铮誓言。

  国际合作▶▷

  中柬合作抓捕行贿犯罪嫌疑人

  2019年7月19日下午,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街头一个转弯路口,一辆白色SUV被人拦住去路。车内,涉行贿罪的广东籍商人林舜涛还没反应过来,车门已被人拉开,面前是身穿警服的柬埔寨警员和广东省追逃办工作组办案人员。

  时间回到2019年7月5日晚。按省纪委监委领导指示,省追逃办办案人员白立士率潮州市追逃办办案人员陈才文、何侃云组成工作组,随中央追逃办赴柬埔寨执行追逃任务,协调配合柬埔寨对出逃柬方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实施缉捕。

  广东省追逃办工作组的缉捕目标,是藏身西哈努克市的行贿犯罪嫌疑人、华夏国际钜深建设工程(柬埔寨)有限公司控制人林舜涛。

  2019年7月15日晚,工作组乘飞机抵达西哈努克。从落地那刻起,工作组便开始根据“华夏国际”“建材”等已掌握的有限线索搜寻目标信息。

  “看,华夏国际!”车内有人突然兴奋地喊出了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立着“华夏国际”几个字的建材城就在眼前。“说不定林舜涛的公司就在里面!明早来探个虚实……”

  次日,工作组顺藤摸瓜,很快在建材城一带找到了林舜涛的行踪。但遗憾的是,因西哈努克市车流量较大且道路较为狭窄,展开追踪及协调柬埔寨警方实施缉捕难度非常大。抓捕林舜涛的第一次机会,在工作组眼前溜走了。

  憾失抓捕良机,回国日期已近。即便已预订机票,工作组仍抱着“不能留下遗憾”的念头,继续执着地搜索着林舜涛的行踪。2019年7月19日,工作组找到了林舜涛正在聚餐的别墅。当天16时许,就在几个人从别墅出来到上车的几秒钟之内,工作组锁定目标嫌疑人林舜涛,最终成功对其实施抓捕。

  经与柬埔寨有关部门沟通协商,柬方依法办理遣返手续。2019年8月1日,省追逃办工作组顺利将林舜涛押解回国。该案系国家监委成立后首次赴境外协调开展集中缉捕行动,充分展现了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成果,是贯彻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要求、深度参与反腐败国际治理的生动体现。

  林舜涛的落网,离不开广东追逃工作组的锲而不舍。由于水土不服,工作组三人先后患上了口腔溃疡、腹泻等疾病;为了完成追逃任务,定点蹲守数日未曾进食午餐,每日工作到凌晨才吃晚饭,翌日一早继续投入战斗。

  震慑感召▶▷

  外逃6年“红通人员”回国投案

  7月22日,随着涉嫌行贿罪、外逃6年的佛山市富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梁荣富回国投案,佛山市外逃职务犯罪“红通人员”成功“清零”。

  为追回最后一名“红通人员”,佛山成立追逃专班全面搜集梁荣富身份情况、财产情况及社会关系网,通过分析梳理交集点、关联点,动态完善追逃方案。用好“红色通缉令”利剑,指定专人与其国内多名重要关系人保持长期密切联系,有效争取关系人配合劝返工作。在梳理补强证据上下深功夫,有针对性依法冻结梁荣富境内涉案资产,扼住其经济来源,最大限度挤压梁荣富生存空间。

  “报告,发现梁荣富手机的境外使用记录!”追逃专班在持续深入摸排梁荣富涉案信息时,意外发现了这一情况。

  梁荣富不是外逃美洲某国了吗?他手机号码怎么会在这出现?专班人员立刻意识到,对梁荣富的追逃工作也许即将出现重大转机。联系之前排查出梁荣富曾于2009年确诊患有癌症这一线索,专班人员在国内某医院发现了其就诊记录及外逃后购药清单等情况,综合多方信息后,追逃专班最终锁定梁荣富境外藏身处。

  追逃专班通过中间人搭建起与梁荣富沟通的桥梁后,全面分析传递主动投案和抓捕归案的不同后果,深入宣传追逃追赃工作形势和相关法律政策,促其放下侥幸心理,主动投案接受调查。

  此时恰逢境外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追逃专班将境外严峻的疫情及国际形势对其生活的不利影响作为劝告点,润物无声、耐心疏导,令其逐渐转变思想认识,一步步坚定主动投案决心。在省追逃办统筹协调下,追逃专班提前做好与海关、边检、防疫等单位的沟通衔接,完善好梁荣富入境的法律手续,确保其完成核酸检测后,能够快速入境返回佛山完成14天的医学隔离。在追逃专班的扎实工作和真切关怀下,梁荣富选择了主动回国投案。

  劝返是追逃的重要手段之一,但同时也是一项艰难的工作。

  “许多出逃人员长期在外,不了解国内刑事法律政策和具体规定。劝返过程中,外逃人员的心理十分脆弱,一条不利信息、一句不当表态,就可能使他们的想法产生巨大的转变,这是劝返的一大难点。”追逃专班负责人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打劝结合、以打促劝,在持续强力打压的同时,耐心做好政策法律宣讲,动之以真情,晓之以法理,促使他们逐步放下思想包袱和顾虑。”

  想要成功劝返,需刚柔并济、综合施策,努力与外逃人员建立起信任关系。广东追逃人既从办案的角度强力推进,也站在对方的角度统筹考虑,既用强硬手段加大震慑,也用善心善意真诚感召,从而达到良好的劝返效果。

  科技助力▶▷

  变更身份潜逃25年终落网

  “我叫张国辉!我不是潘卫斌!”“我是王玉蓉!我不认识你们说的林志蘅!”7月22日,被追逃专班抓获时,潘卫斌、林志蘅仍在大声抵赖。当DNA检测报告摆到他们面前,两人终于低下头颅。

  潘卫斌、林志蘅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共同挪用银行巨额资金并于1995年9月潜逃,是一起涉案金额巨大的陈年积案。监察体制改革后,惠州市追逃办联合公安机关组建追逃专班,从公安刑侦、技侦、网监、情报等各警种抽调业务骨干参与,集中优势兵力和资源,强力推动案件攻坚。

  “找人”是追逃案件的核心。追逃专班受领案件时,发现该案只有简要案情及潘、林二人个人身份信息,其余信息基本空白。追逃专班决定从“零”开始,一步步排查挖掘潘、林二人可能的藏身地点。

  考虑到潘、林二人潜逃多年却几乎没有任何轨迹信息,追逃专班初步判断,二人可能已变更身份并切断原有社会关系。追逃专班于是充分利用科技手段,将潘、林二人出逃前的工作照片录入数据库进行人像比对,全面检索与二人相似度较高的可疑人员。同时,通过大数据情报系统,逐一分析筛查可疑人员的户籍、年龄、职业、生活轨迹等信息,力求从中发现与二人有所关联的重点可疑人员。

  追逃专班经排查比对,发现安徽籍男性张国辉、江苏籍女性王玉蓉的现户籍照片,与二人工作照片相似度较高,且二人户籍均是案发后从广东紫金迁往江苏泗洪。该二人极有可能就是潜逃多年的潘卫斌和林志蘅。

  经过深挖拓展,追逃专班发现“张国辉”任法定代表人的南京某公司名下有一部苏A车牌号的别克轿车,其中一条违章记录显示车辆驾驶人为“王玉蓉”,且“王玉蓉”为该车的常用驾驶人,并在该公司任职,二人常有通话、往来。

  此外,通过排查“张国辉”“王玉蓉”的出行轨迹,发现他们均曾来过广东。潘卫斌母亲还曾单独乘飞机到过南京,极有可能是从距离马鞍山35公里的南京机场借道去马鞍山与“张国辉”见面……

  这些蛛丝马迹和碎片化信息拼凑在一起,终于让追逃专班基本锁定“张国辉”“王玉蓉”就是在逃人员潘卫斌、林志蘅。

  鉴于潘、林二人已变更身份,为确定“张国辉”“王玉蓉”就是潘、林二人,追逃专班在抓捕现场立即对嫌疑人进行突击审讯,利用双方信息的不对称,分化瓦解潘、林二人的攻守同盟,让他们主动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同时,追逃专班动员二人直系近亲属自愿到医院采血检测DNA,经比对确认,证实“张国辉”“王玉蓉”的真实身份就是外逃多年的潘卫斌和林志蘅。最终,潘、林二人均对其涉嫌共同挪用公款问题供认不讳。

  潘、林二人交代,在潜逃期间他们绞尽脑汁躲避侦查。一方面,几乎切断与家人联系,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张国辉”“王玉蓉”身份和户籍,以此“洗白”身份;另一方面,多次变换藏匿地点,分别从贵州贵阳潜逃到江苏句容,半年后再从江苏句容分开潜逃至安徽马鞍山和江苏南京,户籍地也多次进行变更。同时,还注册多个手机号码和微信号码交叉使用,尽量减少对外联系,避免互相之间出现太多交集。二人处心积虑躲避追捕,逃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科技手段飞速发展的今天,把追逃升级为一项“技术活”,显然对提高追逃成功率大有裨益。广东追逃人在重视传统方法的基础上,善用、巧用科技手段,在追逃工作中大量运用大数据情报技术,使人像识别、DNA比对等科技手段在追逃实战中发挥威力,有力有效提升了追逃追赃治理效能。

  南方日报记者 祁雷 通讯员 粤纪宣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