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广东精选

在农村遇到“内急”怎么办?来看农村公厕“深调研”

2018-10-22 16:35 来源:南方网 冯善书 黄进 胡新科 谢庆裕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公厕,对我们小镇的乡村旅游那么重要。”韶关乳源大桥镇副镇长余周向记者感慨道。

  短短两个月,这个坐落在韶关西京古道旁高寒石灰岩地区的贫困镇,就前后经历了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和国庆长假两次考验,尽管此前该镇已推动大桥、深源等人流量较大的古村建设了多座农村公共厕所,但在旅游高峰时节仍然满足不了游客的需求,好在该镇及时发动热心村民,提前准备了数以百计的私人爱心厕所,才解决了当地乡村旅游产业井喷给厕所公共服务带来的燃眉之急。

  据有关部门统计,今年国庆7天假期,全省乡村旅游共接待游客3135.6万人次,相当于广东旅游接待人数的62.1%,仅纳入监测的14段南粤古驿道重点区域就一共接待了游客281.5万人次。急剧增长的人流,既暴露了部分农村公共厕所配套服务的不足,也让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卫生文明的公厕正成为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条件。推进厕所革命的强劲内生动力正在逐渐形成。

  小小公厕看出城乡差距

  一说起到原生态的古村落旅游,在广州科学城一家科技公司上班的白领李育就露出一脸怪怪的笑容说,自己的心情“总是非常复杂”。特别是当有女性朋友同行的时候,每一次进村都既开心又苦恼。

  开心的是能欣赏美景,而苦恼的是,突然内急,居然找不到可以轻松解决的公共厕所,最后不得不舍弃那些没看完的风景,去找如厕的地方。正因如此,李育说他的那些女性朋友很坦诚地提醒过他,以后凡是没有公共厕所的农村,一定不能带她们去旅游,免得尴尬。

  李育的烦恼,其实反映的是当前我省许多农村地区在公共服务方面面临的一个共同短板。记者近几个月来在粤东、粤西和粤北的广大农村地区调查发现,公厕的残破缺位和无序管理,至今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普遍现象。

  在韶关、河源等地的一些乡镇,虽然近几年在政府和乡贤的大力支持下已经建起了大片新村,然而,除了一些被当地政府明确列为旅游产业发展重点区域的村庄以外,其他许多村庄至今没有规划建设提供给外来游客临时方便的公共厕所。

  在汕头市潮南区,记者在一些村庄看到,由于设施简陋、无人看管,加上周边排污管网落后,部分农村地区虽然较早就建设了公共厕所,但是仍经常看到臭粪淤积,蝇蛆滋生,成为传播病菌和传染疾病的隐患。

  实际上,广东一直大力推动城乡厕所革命。据省住房城乡建设厅透露,近3年来全省新建和改扩建的厕所就达4500余座。不过,这些年新增的公共厕所主要分布在城市、旅游区和交通要道旁边。据初步普查,目前我省共有城市公厕2万余座(不含公共设施配套公厕),旅游厕所4600余座,交通厕所1000余座。

  至于农村公共厕所到底有多少?很多机构的报告都语焉不详。从一个小小的公厕,就能看出城乡之间的巨大差距。

  农村公厕并非形象工程

  “没有公厕的农村,就谈不上社会主义新农村。”有专家认为,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农村公共厕所作为一项必不可少的公共服务品,对全省各地发展乡村旅游、改善民生以及增强人民群众幸福感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正因为看到了农村公共厕所建设的短板,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都已经意识到,要把推进“厕所革命”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举措来抓。广东也计划未来3年,在全省新建和改建公厕1.63万座,其中农村公厕1万座,占总计划的逾61%。

  尽管如此,记者近期在各地调研发现,建公厕与振兴农村到底有多大关系,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村地区的村民和干部未完全形成共识。有人把厕所革命片面理解成一场自上而下由政府单方面发动的形象工程,认为在私人厕所如此普及和开放的农村搞公厕,是多此一举;有的人则把公厕看成是创造良好的人居环境和完善的公共服务的必备条件。

  果真如此吗?记者在河源、惠州和韶关等地实地调查发现,随着广东新农村建设和厕所革命的推进,那些简陋的所谓带有公共性的私人厕所,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在拆迁整治中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在汕头潮南、河源连平和韶关乳源、乐昌等地,记者看到,新建的农民房,都已经实现人畜分居,只有在一些空心村或者尚未实施农房改造的家庭,极个别简陋的私人厕所虽然仍在使用,但是,如果没有当地村民的指引,外人也不会轻易走进这样的厕所。

  “就算知道可以随便使用,我们从卫生的角度来讲,也绝不主张大家再去使用这类没有经过无害化处理的简陋粪坑。”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一位医生对记者表示,“我们呼吁农村建设更多文明卫生且有无害化处理设施的公共厕所。”

  在潮南,记者发现一些农村的公厕直接建在河流和水塘旁边,“人畜粪便直排到河塘,对水体和周边环境的污染都是非常直接的。这样的公厕需要改造。”省住房城乡建设厅有关负责人表示。

  省疾控中心此前公布的一项监测数据显示,随着“厕所革命”的推进,我省肠道传染病和寄生虫病防控有效率得到提升,但农村卫生户厕改造工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正因为如此,省住房城乡建设厅提出,未来3年要将农村公厕、农村无害化卫生户厕建设纳入乡村振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重要内容,使之达到卫生环保要求。

  资金及运营难题待解

  事实上,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像大桥镇大桥古村的居民一样,把建设一座文明卫生的公厕,视为推进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条件。由此,才对推进厕所改革形成强劲的内生动力。

  “我们祖上几代人都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为家乡的发展打拼,但经济还没有搞上去。这说明振兴乡村不能光靠本地人”。大桥镇一位村主任想起西京古道文化旅游节那天,自己在“众皆悦之集市”里只卖了一天的土特产就挣了平时一个月的工资,至今仍笑不拢嘴。

  不过,对于集体经济收入本身就并不高的小山村来说,让他们自筹资金去建几间公共厕所,还要长期维护好,其实并不容易。大桥镇的大桥村和深源村,之所以能够在公共厕所的建设上走得比较快,主要还是得益于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这个项目的推动。

  在深源村的村干部看来,就算建几间厕所占地只有十几平方米,材料和人工的成本只需要一两万元,但加上长期的管护,对一个贫穷的村集体来说仍然是不小的投入,事实上很多边远农村都没有办法自筹这笔资金。

  据韶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局透露,该市2018年至2020年计划协调推进1050座农村标准化公厕的建设管理,其中2018年完成240座,2019年完成340座,2020年完成470座。为了破解建设资金不足的难题,该局表示未来将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厕建设和运营管理。

  在大桥镇,由于深源村和大桥村的公厕都是新建,所以卫生环境还好。而在汕头市潮南区,记者则到了两座已经使用一段时间、有着鲜明反差的公厕,一座在胪岗镇泗和村,村里有固定投入和专人管理,卫生环境良好;另一座在峡山街道办某村,平时疏于管理,污水直接外排,臭气熏天。

  “小厕所,其实体现的是大文明。”韶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此前向记者感慨,按照我省的工作目标,各地建设的公厕不仅要数量充足、分布合理,而且要管理有效、服务到位,更加要卫生环保、如厕文明。

  正是为了要尽快实现全省城乡公厕建设管理整体达到先进水平,广东已提出未来3年要大力发展环保、节水、节能型公共厕所,鼓励新建和改建厕所使用绿色环保材料和新型技术,推动厕所建设管理实现生态化、低碳化、智能化、人性化。这意味着,未来对农村公厕工作的投入还将更大。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冯善书 黄进 胡新科 谢庆裕 见习记者 张子俊

编辑: 林涛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