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广东精选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书香节谈新书:《机村史诗》反映普通人命运

2018-08-11 07:44 来源:南方网 周豫 徐佩雯 林燕玲

  10日,一年一度的南国书香节拉开帷幕。四川省作协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阿来携小说《机村史诗》做客书香节,作了题为“用写人的文学照亮历史”的主题演讲,并与作家王威廉展开对谈。当天下午,现场座无虚席,甚至有不少观众席地而坐、气氛热烈,市民不时因为阿来敏锐而幽默的表达爆发出笑声、掌声。

  长篇巨著《机村史诗》(六部曲)由六个人物故事组成,彼此独立又有机相连,被专家认为“写的不仅是一个中国乡村的变化,也是地球上其他一些国家的变化”。凭借该书,阿来也获得了“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奖”。

  当天阿来讲座的主题是“用写人的文学照亮历史”。在讲座之前,南方日报记者就“史诗写作”在当下的定义、城镇化进程下中国乡村命运以及现实主义书写等问题采访了阿来。

  为中国乡村五十年变迁立传

  在《机村史诗》中,阿来搭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花瓣式故事框架,描绘了一幅藏族乡村人物的时代群像。过去,“史诗”多是指《荷马史诗》《奥德赛》这样的宏大作品,因其写作了一个完整的、自成一体的世界所以被称为“史诗”。但国外批评家布鲁姆说,从古代到今天,史诗写作的题材在发生变化,从写英雄、写神灵转变为写人,尤其是转变为写普通人。这句话也给了阿来启发和信心,让他有勇气动笔写一部真正的“现代史诗”。

  《机村史诗》由六个人物故事组成,这种“去中心式”的结构设置也是阿来表达的需要。有人跟阿来说“你写的不像长篇小说”,但阿来却认为,“我不是为了写一部长篇小说而写,是为了写中国农村的变迁、变化而寻找另外一种合适它的小说形式,这也是审美。”在为《机村史诗》最新出版而特别撰写的后记里,阿来写道:“中国乡村在那几十年经历重重困厄而不死,迎来今天的生机,确实也可称为一部伟大的史诗。”

  普通人身上同样闪耀光芒

  有人说,如果《尘埃落定》是写了20世纪前50年,那么《机村史诗》就承续讲述接下来的50年。可以说,从《尘埃落定》到《机村史诗》,阿来构筑了他一个人对于20世纪中国的理解。

  阿来认为,文学的本质是寻找人类的、人性的、命运的共性,所以在特殊性当中要写出普遍性,他在书中写出了广大乡村的共同命运,即它们在20世纪下半叶遭遇城市化和全球化时代巨潮冲击时的近似遭遇。

  在描述那些在城市化进程中发生变化的乡村的同时,阿来也浓墨重彩地描写了其中未能赶上时代潮流和历史巨变的失败者故事,“用写人的文学照亮历史”。“我们今天社会当中的大部分人,尤其是许多普通人在面临日常生活的琐碎时,有时候会感到艰难、困顿,甚至一度失去希望,但我们仍然为了生存、为了发展不屈不挠地坚持前行,这样一种精神可能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闪耀光芒。”阿来说。

  现实主义书写不是跟“热点”

  阿来的创作力似乎异常旺盛,每年都出新书,而且一个题材紧扣另一个题材,连再版书也不断推出,几乎每年出版社都会把阿来过去比较有生命力的旧书再版一次。今年十月,他的新长篇将会出版,“今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这个题材也纳入了我的写作计划,因为想要写得别开生面,还在酝酿当中。”

  回顾自己不同题材的写作,阿来自认最难的还是“写现实”。“无论聚焦何种题材,重要的是要对语言有追求,对所呈现的对象有超越性,现实主义书写更不是简单地跟着现实热点跑。”

  多次来到广东、来到南国书香节,阿来对岭南地域文化最深的印象便是从古到今岭南地区的开放性,“广州一直是连接中外的通商口岸,物质生产和文化生产都很繁荣,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现代以来广东在很多领域都起到了领先作用。”同时,他也希望广东的写作者把自己“打开”,“一方面要全面地体验生活,另一方面也需要对当地的历史从古到今进行详尽的阅读研究,充分关注当地的历史和人文,并将两个东西结合起来。毕竟,对于文学来说,没有什么是不重要的。”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周豫

  见习记者 徐佩雯

  实习生 林燕玲

编辑: 李润芳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