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南方时评
更多>>
受贿究竟有多“无奈”?
任何理由的遮掩都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行,再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法律面前也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有自己坚定,对糖衣炮弹“无动于衷”,才能守身如玉,才能避免碍于面子的尴尬,更不会出现“无奈受贿”的闹剧。 [详细..]
“女教授痛批校长就餐特权”羞辱了谁
“干部高配”不应成为常态
如何舒缓“豪车恐惧症”?
政府岂能“抱舆论的大腿”?
立法管摊对摊贩和城管都是好事
铭记历史警示 捍卫和平正义
寻常小巷中的风流人物——潮州刘察巷的历史故事
2012-09-28 15:27:48 来源: 潮州日报  暂无网友评论

刘察巷现状。

刘子兴府第如今成了“曾宅”,宅院布置极是典雅。

柯国泰的亲属向记者讲述柯国泰烈士的革命事迹。

  编者按

  当高楼大厦割裂了无垠的天空,灯红酒绿迷醉了宁寂的夜晚,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失落在繁华背后的老街巷?尽管一座城市能够装点得富丽堂皇、霓虹闪烁,但唯有那些古老质朴的白墙青砖、飞檐灰瓦,方才保留着这座城市深邃的历史印记,见证着时代变幻岁月沧桑。从本期开始,潮州日报将陆续推出“探访城市老街巷”系列报道,与读者一起去追寻古城遥远的记忆,追寻尘封在一条条古老街巷里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与刘察巷有关的人物

  刘子兴

  明代的刘子兴一生之中先后担任过不少官职,他清廉自守,政绩斐然,深受百姓爱戴。

  吴一贯

  明代成化年间大理少卿吴一贯的后人也住在刘察巷。吴家还有一子拜刘子兴为师。后来,刘子兴离潮赴闽,将自己的府第赠予吴家。

  李春涛

  李春涛曾与革命先驱彭湃一起东渡日本,入读东京早稻田大学。回国后,他致力研究、宣传马列学说,参加了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1927年在汕头慷慨就义。

  柯国泰

  柯国泰中学时期就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时继续领导学生运动,后来转为地下革命工作,1949年8月在南较场被反动派杀害。

  位于老城区上西平路与打银街之间的刘察巷,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小巷道,甚至连一般地图上都不曾收录。殊不知,这条只有100多米长、不足4米宽的“区区小巷”,却有着悠久的历史背景。相传,刘察巷原名“刘按察巷”,因明代嘉靖年间福建按察使刘子兴曾有府第在此而得名。后人为称呼简便,省去“按”字,将其称为“刘察巷”。近日,记者邀请多年研究潮州民间文化的陈贤武,一同前往刘察巷探访。陈贤武告诉记者,刘子兴当年离开潮州,家眷也都随行,府第早已易主。不过,吴一贯、李春涛和柯国泰的宅院,时至今日,仍为其后人或亲属所有。这个消息,令记者更加急切想走进刘察巷,揭开尘封在这里的不平凡往事。

  李春涛故居:

  名宅荒废令人扼腕

  从打银街往东转入刘察巷,一眼就能望穿这条小巷的尽头。巷道两侧的房屋,有小半已遭改建,砌成楼房。路面也早已铺上水泥,只是时间久了,显露出不少裂纹。走了一小段,陈贤武停在右侧15号宅院前方,对记者说,这就是李春涛的家。

  记者见到,这座宅院坐北向南,两扇紧锁的木门甚是老旧,油漆早已褪尽,门板间露出大大小小的缝隙,门环也只剩下孤零零一个。大门两侧张贴的对联,颜色也已相当暗淡,不过字迹依然清晰,写着:“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上方的横批是“光荣之家”。这一切,加上门前横生的杂草,都像在告诉我们,宅院已经许久无人居住。

  从门缝往里张望,只见院子里也生满杂草,客厅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些图文展板,虽然十分陈旧,但依稀可以分辨出,上面所展示的内容都与李春涛有关。陈贤武说,李春涛的后人曾经把这里布置成红色展厅,专门展示李春涛的革命事迹,供人参观。记者随后还在网上发现,李春涛故居已被列入市文物保护单位,并曾与涵碧楼、李厝祠等单位一起,被省内一些旅游网站推荐为红色旅游景点之一。如今日渐荒废,不免令人叹惜。

  吴一贯后人宅院:

  只剩一户在此留守

  在李春涛故居的斜对面,便是吴一贯后人的宅院。院内部分结构已被改建,但整体结构仍保留着原始面貌,厅门、屋梁、瓦片、地砖,都爬满了岁月的痕迹,上面的裂痕漏缝,就像是高龄老者额头的皱纹。

  吴永亮、吴永龄两兄弟正坐在后厅中,泡着工夫茶休闲地拉家常。吴永亮告诉记者,这座宅院是祖上传下来的,已有数百年历史,但如今却只他一户居住,哥哥吴永龄以及其他亲属早就搬走了,只是偶尔回来坐坐看看。“我小的时候,后厅的正面供奉着先祖的牌位,两边的墙壁上也悬挂着几幅画像,都是穿官服的,不过文革后就不见了。”吴永亮说,那时年纪小,也不知道画像上人物的来龙去脉。解放后,这座宅院曾经居住过百来号人,近20年陆陆续续搬了出去。由于年久失修,老宅已不太适合居住,吴永亮在屋后自行修建了一栋双层的楼房,一家子住在二楼,老宅厅室则用于接待来访客人。

  对于祖上,吴家兄弟显然并不了解,只知道来头不小。陈贤武介绍说,吴一贯是今潮安彩塘人,先后任江西上高知县、福建南畿巡抚等,因办事精干、震慑奸邪,擢升大理寺右丞,又奉命经略边务,后晋升为江西按察使,是潮州有名的先贤。今牌坊街“大理少卿、经略边务”坊,便是为纪念吴一贯而建。

  原刘子兴府第:

  几经轮回焕发别样风采

  吴一贯后人宅院的毗邻,就是刘子兴府第,也即是刘察巷名称的由来。然而,这样一座府第,如今却是姓曾。走进“曾宅”,只见屋内布置极是典雅,门窗屋檐雕栏玉砌,木梁石柱古朴端庄,偏院辟有小花园,各种花卉盆栽也打理得甚为别致。据屋主介绍,宅院正门上方的牌匾“宗圣世家”四字,是著名书法家佃介眉所书;前后厅门的木雕,出自著名工艺大师陈舜羌之手;正厅悬挂的“朱子治家格言”是知名书法家刘崇山的作品。

  如此装饰华丽、气度不凡的宅院,如何从姓刘演变为姓曾,又是如何成为刘察巷名称的由来?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传说:明嘉靖年间的一天傍晚,吴一贯后人的宅院外,一名上京赶考的青年在此宿脚,主人家发现后,不但热情留其食宿,还赠予其上路盘缠。后来青年中了进士,授临海县令,因为官清明、政绩卓著,数度升迁,官至福建按察使。为报答吴家恩惠,青年置宅吴家毗邻,两家人交往甚笃。这位青年就是刘子兴。举家离潮之时,刘子兴不愿将府第变卖,而是赠予吴家,一时传为佳话。后人为纪念刘子兴刚正廉明、清介慷爽,便将此巷命名“刘按察巷”。

  住户曾雪娟告诉记者,上世纪50年代,她的长辈购置了这处房产,并加以改建,形成了今天的格局。在改建过程中,从地下挖出了石马槽、青石狮等物品,很有可能是古人遗留下来的文物。文革期间,这座宅院曾遭到严重破坏,花园中一座亭台被拆毁。后来几经修缮,基本恢复了当初的面貌。近年来,国内不少媒体都对“曾宅”进行了报道,新加坡拍摄的电视剧《潮州家族》也将此为内景。“刘府”完成其历史使命之后,又成为“曾宅”,重新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柯国泰故居:

  见证先烈不朽傲骨

  “曾宅”斜对面的13号,是烈士柯国泰故居,柯国泰的弟弟柯加辉夫妇现居住在这里。柯加辉今年78岁,满头银丝,温文尔雅,老夫老妻把这座有百余年历史的宅院打理得素洁干净、井井有条。

  谈起大哥柯国泰,柯加辉拿出了几张黑白老照片,照片上的人物正值青年,模样颇为斯文。老人告诉记者,这是大哥在暨南大学的毕业照,大哥牺牲后,托人到学校里翻拍回来的。在后堂的墙壁上,记者还见到了一张“革命烈士证明书”,上面写着:“柯国泰同志在解放战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五日。”

  柯国泰参加革命时,柯加辉年纪尚幼,但他仍记得,当时经常有革命者在家中集会,与大哥一起商议革命事宜。而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大哥牺牲前的一天,反动派将大哥押到家中,绑在一张木梯上,当着母亲和弟妹的面严刑拷打,灌“三合水”,企图逼供,但大哥始终坚贞不屈,没有泄露半点革命秘密。不久后,就传来大哥牺牲的噩耗,当年大哥只有25岁。如今,那张木梯还保留在家中,成为先烈为革命英勇就义的不朽见证。

南方网编辑:蔡晓丹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