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南方时评
更多>>
受贿究竟有多“无奈”?
任何理由的遮掩都无法开脱自己的罪行,再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法律面前也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有自己坚定,对糖衣炮弹“无动于衷”,才能守身如玉,才能避免碍于面子的尴尬,更不会出现“无奈受贿”的闹剧。 [详细..]
“女教授痛批校长就餐特权”羞辱了谁
“干部高配”不应成为常态
如何舒缓“豪车恐惧症”?
政府岂能“抱舆论的大腿”?
立法管摊对摊贩和城管都是好事
铭记历史警示 捍卫和平正义
漫议饶老“喜欢追求学问”的治学精神
2012-09-28 14:36:09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饶宗颐先生学术、艺术成就之大,地位之高,中外学者,已有共识,毋庸多说。学者们在提到饶老时,往往将他与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季羡林相提并论。作为大师级的学者,他们都有深爱学问,潜心学术,勤奋自励,求实求真,学贯中西,博古通今,亦即饶老所说的“喜欢追求学问”的共同特点。但由于各人的个性、志趣、经历、环境等的不完全相同,其治学路径、治学精神也就显得各有特色;追求学问的喜欢程度也有深浅之别。

  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季羡林、饶宗颐都是了不起的大学者,都有令人钦敬钦佩的成就和经历。我觉得饶老能成为中外知名大学者,更有其不简单、不容易的地方,从而更令人惊叹不已。所谓不简单,是说他,治学规模之大之广,卓有成就的学术领域之多,又善音乐书画,造诣极高,自古及今,罕有其匹。所谓不容易,是说他,不像王、梁、陈、季等都上过正规学校,读过大学,留过洋,他靠的是自学。他在求学的道路上,既无校规的约束,也无学分的威慑,追求学问完全靠自觉,其自觉性乃源于他对学问的兴趣、喜爱。正是由于他的兴趣浓,喜爱深,他在追求学问的整个历程,能始终坚定排除一切干扰,不沾政治,不为物累,心无旁鹜,心无罣碍,一心专注做学问、搞学术,是个纯粹的学者。在这方面也非他人可比。

  王、梁、季都沾过政治,做学问、搞学术,便免不了受些干扰,受些影响。陈寅恪老先生虽不沾政治,但他却未能像饶老那样时时刻刻控制自己,超越政治,有时还自觉不自觉地去碰撞政治,挑战政治,而他所处的是你不沾政治,政治却要来沾你的环境,便终因政治缠身,学业受损,晚年不幸。饶老则很豁达,很超脱,认为“人基本离不开政治,受到政治限制”,因而不否定别人搞政治,也不鄙视政治和学术都搞(大陆称为双肩挑)的通才,甚至说:“很多人都走这条路,这样有好处,容易创造条件。一边有了条件,一边做事情。”但人各有志,饶老不想走这条路,他认为:社会的人虽“基本离不开政治,受到政治限制,但你要超越它,自己可以控制”。因此,他始终不沾政治。他还不为物累,他父亲是钱庄大老板,也是大学者,饶老不走父亲两者得兼的路子,一心一意追求学问,舍弃钱庄。后来,社会发展变化,其藏书十几万册的“天啸楼”荡然无存,家道中落,面对如此现实,他则泰然处之。他说:“我觉得世事消长很寻常,我的心不受羁绊……胸中并无罣碍,沧桑变动本平常,”仍然一心一意做他的学问,以学问、学术超越政治,超越世俗,获得了大自在。

  古往今来,人们时兴在学界赞扬苦读,在文坛赞美苦吟,在艺苑褒扬苦练。不怕难、能吃苦的精神,无疑是值得表彰、钦佩的。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世俗往往把做学问、学技艺都看成是一种苦差事。既然是苦字当头,便容易产生“苦尽甘来”,脱苦求甘的思想。有朝一日到了甘来之时,脱苦之心便会日炽,其学问,技艺必将就此止步,难以再有什么精进。饶老由于生性喜欢追求学问,把追求学问作为安身立命之所。他对学问的追求钻研,从来就没有什么苦的意念,苦的感觉。无论是严冬还是酷暑,无论是在荒郊古寺还是繁华巴黎,无论是童年还是如今的老年,有的是兴致勃勃,兴趣环生,快哉乐哉!一生追求学问,享受学问,其乐无穷。

  做学问,免不了要碰到困难,甚至困难重重。面对没完没了的困难,饶老不是愁眉苦脸,也不是硬着头皮苦干。他的心态是:“当中有许多难题,而且越研究越困难,越困难便越想解决和了解,越是研究,越有兴趣,越是困难越能引起开凿的心。因为我有不怕困难的个性,喜欢追求学问”(电视《杰出的华人?饶宗颐》)。又说:“我就是喜欢刨根问底,抓住一个问题穷追不舍。这些问题不能升官,不能发财,别人觉得很无聊,我却乐此不疲。”访问过饶宗颐教授的孙启军先生,听了这段话,不禁赞叹说:“经年累月对材料的收集剔抉,对那些”死“文字的研判解读,在别人可能是一桩苦事,在他却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也许,只有具备这种纯粹出于志趣而无任何功利目的的治学态度,才能做成真正的大学问”(孙启军《访国学大师饶宗颐》)。

  “我喜欢追求学问”,“我喜欢开荒”,“我喜欢做别人没做的学问”总之,他专注做学问,享受学问,乐趣多多。这就是他的人生,是他对生命的寄托。

  至于如何追求学问,饶老有着非常丰富非经验,有很多真知灼见的论述,我印象最深,认为富有现实意义的有三条。

  第一,治学要有“缒幽凿险”的勇气和精神。饶老追求学问,是从编研潮州志书起步的。二00四年潮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受饶老委托,重新补编印行他于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九年编纂的《潮州志》。饶老在向编印者介绍情况时说:“做学问,搞研究,要有大魄力和缒幽凿险的精神”。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郑炜明先生编辑出版《论饶宗颐》一书,饶老在《论饶宗颐?跋》中就已说过相同的话,他说:“自问学无所成,何足挂齿。只有一颗敢于缒幽凿险的童心和勇气,虽逾古稀之年,一谈起学问来,仍然兴致勃勃”。所谓缒幽凿险的勇气、缒幽凿险的精神,就是在追求学问的道路上,面对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深渊侠谷,敢于用大无畏的气概,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垦荒拓领,开辟学问新天地。详情可参阅胡晓明先生编著的《饶宗颐学记》,这里不赘。

  我要说的是这缒幽凿险四个字很好的表现了饶老上下求索的治学精神。为了追求探索学问的真谛,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课题,开拓新领域,他以毕生精力,坚持不懈,穷上探下,奔东走西,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充分体现了他纯粹追求学问,推动学术发展的坚定人生理念,纯真的精神境界。可悲的是,你经常会听到或在报刊上看到有些舞文弄墨的人,也在大谈自己如何夜以继日地缒幽凿险,如何劳碌奔波地上下求索,从技术操作层面看,俨然颇有饶老的风度。可是当你深一层从精神境界、人生理念上去看,就会发现大不相同,甚至可说是天壤之别。饶老是像屈原那样为求索而上下,而他们则是为上下而求索,为了能够早日上去当个什么家,当个什么长,当个什么大师,然后,能下去弄讲座,搞评估,做鉴定,名利双收,因而鼓足勇气缒幽凿险,东奔西窜,追求探索如何多发论文,多出几本书。可笑之极。

  第二,治学要能“安忍”、“澄心”。他说:“在治学上我主张要用‘忍’的工夫,借佛家的语言来说,六波罗都可派上用场,没有‘安忍’,便不能‘精进’” (《论饶宗颐》跋)。对此,他在《忍与舍》一文中,有详细精确的解释:“忍也者,原是佛家六波罗蜜多之一,梵语是Ksanti(汉译:”尸提‘);…六波罗蜜多是六桩法筏,可以横渡过生老病死流转的大海,而到达彼岸。六波罗蜜多(梵名paramita)第一件是檀那(梵言dana),义是施与,施与和’舍‘两者有着很密切的关系。忍是第三件,亦称为安忍,第四件是精进“。又说:”忍是要靠耐力去支持,能够忍受一切困难,才能作持久战……许多人每患于’操之过急‘,是不能忍耐的毛病,’十年树木‘,要把十年的工作,一二年把它促成,往往得到’揠苗助长‘的反效果。如果懂得忍的道理,忍耐持久,安详从容地来处理,断不至于失败。相反地不能安忍,则心理难以保持正常,躁急、忿怒、情绪紧张,等等心态,都纷至沓来,工作便不能规律化,难以按部就班;不免产生’出轨‘’躐等‘’争夺‘……等现象。“这个经验之谈,对于文坛学界在利诱下的浮躁风,激烈竞争下的急躁病来说,不失为一副对症的良药。

  与安忍有密切联系的是澄心。饶老在《澄心随笔?小引》(《宗颐二十世饶纪学术文集》卷十四)一文中说:“余近时喜讨论秦汉简牍,李善云:”崇山坠简,未议澄心。‘(《上文选注表》)余之心苦未能澄……唯心澄乃能见独,见独乃能决是非,去定取。“”苦未能澄“之说,是饶老谦虚之言,如果说,饶老心未能澄,那我敢说,在艺坛学界中则无一能心澄者。如何能使心澄呢?一是敢于孤独。他说:”做文学的人,做学术的人,应该养成一种孤独感……不孤独,时间就不够用,无法集中精力做事。交际应酬,社会名流过的是另一种生活。我一定要孤独,心不能安静,如何读书。“二是自我控制,安时处顺。他说:”一般人都患得患失,因此而神志不宁。庄子很懂得精神上的自我控制,他能’外物‘,摆脱外界事物的约束,认为’得‘是时机缘遇所造成;’失‘亦是理所当然,应当泰然处之。这样,在情绪上没有哀与乐各种激情的刺激,就好像倒悬的人,获得解救。庄子可以能无动于中不为得与失所干扰完全得力于一个’顺‘字,安于时而居其顺,自能得到精神上的宁静。“ (《宗颐二十世饶纪学术文集》卷十四?《瑜伽安心法》) 季羡林说饶老”最大的特点是能够发现“(电视《杰出华人——饶宗颐》)。饶老之所以能多所发现,多所发明,多所独见,多所创新,原因很多,而甘于寂寞,敢于孤独,罄澄心以凝思,是很重要的原因。

  但饶老要孤独,却不孤僻,求心静,却不心冷。他有很多相知甚深的好友,他与人相处,古道热肠大有仁者的风度。看看曾宪通先生在《选堂访古随行纪实》(《华学》第七辑)中所描述的一桩趣事,便可见一斑。

  (1980年10月6日抵达西安,当天参观陕西省博物馆,该馆青年薛涛陪同)晚饭后,饶先生和我到住处附近的人民广场散步。在回宾馆的路上,小涛急匆匆地跑来对饶先生说,“我有个请求,不知先生能否帮忙?先生关切地问:”甚么事?“小涛说:”我家需要一台缝纫机,但只有友谊商店才能买到。我们已备好买缝纫机的外汇券,想麻烦先生到店里帮我们买下。先生表示同意说:“商店离这里远不远?” “不太远。” “有车子吗?”。“有”小涛很快从路旁推来一辆自行车,来到先生面前,用手拍拍自行车后架说:“请先生坐上来吧!”先生愕然。我连忙阻止道:“这成何体统?先生从来就没有这样坐过,万一出事,你担当得起吗?”先生看着小涛一副沮丧的神情,便又说道:“走路来得及吗?”小涛连声说:“来得及,来得及,只要走快点就一定来得及。”就这样,小涛推着自行车在前头快跑,我和饶先生在后面紧跟。来到友谊商店,只差一刻就九点钟了。当即凭饶先生的护照办了买缝纫机的手续,待到把缝纫机搬上自行车,商店也就关门了。饶先生这位大学者急人所急,助人为乐的精神深深地感动每一个人。

  同时,饶老喜欢孤独、心静,但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他对社会情况、文坛学界的风气,知道甚多,了然于心,也时常发表很有针对性的意见。你看看他的《忍与舍》、《皇门静室的“小学”》、《金字塔外——死与蜜糖》、《季羡林传序》、《瑜伽安心法》等等散文以及一些史论、讲演,便可知他的心是热,是何等的关心现实。香港艺术发展局特约采访员张月凤小姐在《饶宗颐采访录》中,就很有感慨的赞叹说:“大儒一向给人的印象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但请饶公对社会事件评论与提意见,他马上就可娓娓道来,且一针见血。”

  第三,要有一颗童心。饶老的学生郑炜明花了六年的时间,收集中外学者研究谈论饶老的文章,汇编成册,于一九九三年出版。饶老读后写了一篇跋,自谦学无所成,却自信自乐地说:“自问学无所成,何足挂齿。只有一颗敢于缒幽凿险的童心和勇气,虽逾古稀之年,一谈起学问来,仍然兴致勃勃,可能是‘不认老’的表现。”饶老所说的“童心”,不是古时君子所贬斥的孩子脾气:《左传?襄公三十一年》:“于是昭公十九年矣,犹有童心,君子是以知其不能终也。”也与明代李贽“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的童心说有别。饶老“童心”的内涵是什么呢?他自己有过精确的解说,见曾楚楠先生《即之弥近,仰之弥高——从饶宗颐教授问学琐记 》:“1991年与饶老的一次谈话,我(楚楠)说:”有人认为,美国人是一个充满童心的民族,你是不是亦有点童心未泯呢?‘他(饶老)爽朗地笑了:“童心好呀!上岁数的人更须童心。有童心才会有追求,才知道自己不懂的东西还很多。我时常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自己还没有长大似的,还是个孩子。’”饶老所说的童心,就是要有一辈子坚持不懈,不知老之将至地追求学问,学习新知识之心和行为。这是讲他自己要活到老,学到老,永不言休,永不言弃。

  与上有密切联系的,他对后学的祈望、谆谆教诲,我认为也很有现实意义,其言无须发挥阐述,有意跟着学者,看看原文,就将明白,必有教益。兹录原文如下:郑(炜明)君之为此编(《论饶宗颐》),据说是准备为后来做点方便,我的研究工作,是否值得后人去研究?我根本没有信心。从学问的积累层次来说,自然是“后来居上”,一说出来便已失算了!我历来不断提出许多仍待解决的问题,后浪推前浪,有无穷的新领域,正等待后人去耕垦、拓殖。学问要“接”着做,而不是“照”着做,接着便有所继承,照着仅是沿袭而已,何足道哉!

  说得多好啊。我虽年过古稀,但饶老曾说我还年青。几年前,有次,他问我多少岁,我说已及古稀,他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没有吧。我才四十,你是二十几吧。当时,我只认为是说笑。后来才醒悟到这是其童心意识的自然流露,令我很感动,得到了鞭策,从而鼓起勇气,决心学他永远追求学问的精神。更有幸的是,前年,陈伟南先生惠赐我一套《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使我足不出户,在家就能读到饶老的书。遗憾的是,两年过去了,大概只读了十分之一。但我乐意继续读下去,增广知识,提高学养,更好认识饶老,向亲朋好友介绍饶老,扩大其影响。至于在学术上的拓殖,则不敢奢望。这方面只能留待愿意接受饶老教诲,乐意接着学,不会像目前学界一些人只想照着学或巧着学、盗着学的后生们去做了。

  罗东升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