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网瘾少年 > 网瘾专家说法







·
公务员考试之后余热仍高 铁饭碗的分量有多重? 28日
·
四方面推进全民教育 中国过去15年9400万人脱盲 28日
·
中国年人均石油消费量不足两桶 并未冲击世界油市 28日
·
新干线“疾风”驰近中国 日可能获80亿元订单 28日
·
中国有效核威慑:406号核潜艇服役 海航王牌部队 28日
 
中国青少年网瘾大调查:情感孤独是主要原因

2005-11-29 09:35:02 千龙新闻网

相关新闻:
·我国初中学生网瘾现象严重 网瘾比例高达23.2% 2005-11-25
·北京青少年网瘾率居第二 云南最高上海排名最低 2005-11-23
·网瘾少年难以自拔跳楼 网络游戏开发商面临诉讼 2005-11-18
·5院士签名"保护网瘾少年" 将向网络游戏提出诉讼 2005-11-14

  南方网讯 记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几个有网瘾经历的家庭,记录下了这几个家庭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这些故事中,有的主角已经走出网瘾返回校园,他们的经验也许对很多网瘾家庭有借鉴意义。专家还深入分析了造成青少年网瘾的深层原因,并提出一些提醒意见。

    网瘾故事——“电脑再修不好,我就打你了!”

    与其他孩子相比,张铭飞的童年实在算不上幸福。从他记事开始,他不仅亲眼目睹了父母吵架的恶状,更要倾听父母在他耳边数落对方的种种不是。后来,他父母终于离婚,他跟妈妈一起生活。

    从小开始,张铭飞的性格就非常内向。迷上网络游戏的时候,他读初三,功课已经很紧了。虽然他的功课一落千丈,但那段时间是他心情最快乐的日子。张铭飞的妈妈工作忙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解决自己儿子的问题,她请一位有经验的任女士帮自己。

    有一天,张铭飞的电脑坏了,他自己也修不好。借着这个时机,他妈妈就请任女士到家里帮着修电脑。看着张铭飞坏了的电脑,任女士问:“USB插口还能用吗?”“能。”“插口在哪儿?”“后头。”“我够不到后边,你能帮我把机箱搬下来吗?”“行。”任女士对记者回忆说:“这孩子的内向让我吃惊,我跟他说话,他的回答简洁得让人不可思议。”

    任女士没有修好电脑,当然她是故意的,她想让张铭飞离开电脑一段时间。没有电脑的日子,张铭飞拿着自己的一把木头剑到处乱戳,床单、衣服都被他戳了很多个窟窿。痛苦的他甚至举着木剑向妈妈咆哮:“我受不了了,电脑再修不好,我就打你了!”

    张铭飞的妈妈和任女士组成了联盟,她们找各种借口不修好电脑。“刚开始说电脑是他姥爷出的钱,修也得让姥爷修,拖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找了个专家跟孩子说,电脑要修好需要几千块钱,家里已经没有这么多钱给你修了。”张铭飞的妈妈说。就这样,三个月里,张铭飞暂时告别了电脑。

    但这三个月太难熬了,无论对张铭飞还是家人。“孩子说没有电脑就要打我,我做妈妈的当然非常痛苦。但有什么办法?我总得先接纳他,即使他不去上学了,我也要平静接受。”张铭飞的妈妈争取的是跟孩子交流的机会。“有空的时候,我们会聊天,话题与游戏、上学都没有关系。如果他想聊就多聊会,不想聊就不聊。”她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是“外松内紧”,表面上把一切都不当回事。后来,张铭飞回校读书的时候,他从初二开始重读。

    说到张铭飞当初陷入网瘾的原因,任女士说内向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这种性格是和他的单亲家庭有很大关系的。我认为,即使父母有矛盾,也不要在孩子面前过度公开化,更不要在孩子面前说对方的不是。否则,对孩子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儿子上瘾,是我做错了吗?”

    非典肆虐的那段时间,和很多北京的学生一样,刘洋经历了一段特殊的学习生活。上课、写作业都是在网络上完成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刘洋彻底被网络游戏俘虏了。

    刘洋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绝对的优秀生。但当非典结束以后,重新回到校园,他好像换了一个人:说话少了,成绩下降了,整天泡在网上。后来,他发展到不再学习,开始旷课。刘洋的妈妈非常着急,她开始数落自己的孩子,催促他好好学习。没想到,以前很听话的孩子竟然顶撞自己,冲突越来越严重。她求助刘洋学校的老师,但没有任何效果。刘洋最后休学在家了。

    “我就想啊,这孩子肯定是精神出了问题,我开始找心理专家,找医院的医生,但效果不是很好,孩子根本不配合。”刘洋的妈妈回忆起那段焦急无奈的日子,叹了口气。她开始到图书馆去借书,看到有关青少年青春期或者上网综合征之类的书籍,就大篇章地复印下来,回家认真阅读。“从怀孕期开始,我就开始阅读大量的培育孩子的书籍,十几年我都是按书上讲的做的,怎么就出问题了呢?”刘洋的妈妈当时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很多人对她说;“不要光想着刘洋不对,你做妈妈的就没有责任吗?”刘洋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怎么会错呢?我关注孩子有什么错吗?”她承认,反思自己的过程确实很痛苦,但所谓“旁观者清”,周围很多人的劝说,让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待孩子的方式和态度。

    于是,她对刘洋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了。“我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尽量表现出不太关注他。中午我不在家,也不催着他吃饭,让他自己弄点吃。他和我有冲突,即使只露出一点端倪,我就早早走开。我不再批评他,我知道他没有病,我让他自己把握自己。”2004年8月,在家待了近一年的刘洋重新踏进校园的大门。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刘洋妈妈说:“只要孩子一有网瘾,很多家长就会惊慌失措,只知道单方面地催促、批评甚至责骂孩子。实际上,家长更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如果你想要孩子脱离网瘾,你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一定好好地反思自己,尽管这个反思的过程非常痛苦。如果一个母亲都救不了孩子,还有谁能救他?”

    打网游,还是去卖菜?

    曾亮今年22岁,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待着。他打游戏的水平很高,他把在网络游戏中获得的虚拟武器卖给玩家,一个月都收入一两千块元。周围的邻居评价曾亮说:“他脑子很好使,很明白事。”

    但曾亮想改变这种生活,他在游戏中陷得太深了,除了电脑和游戏,他几乎没有其他的生活内容。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妈妈,正为他前途担心的妈妈当然是喜上眉梢。他们开始了定计划,曾亮的起床、吃饭、睡觉时间开始规律起来。

    不打游戏了,曾亮想做生意,就跟妈妈要钱做本金。起初,曾亮妈妈觉得他没有经验,就没给,后来终于给了一部分,曾亮就开始做蔬菜生意。按曾亮的计划,从种蔬菜到卖蔬菜,他都要做,但后来菜种的不是很好,曾亮就只好做运输蔬菜的生意,主要送给当地小区的一些餐馆。但半年过去,很多餐馆一直没有付款给他,他的生意几乎“破产”了。

    做生意失败之后,家里不肯再给他的生意投钱。有点郁闷的曾亮重新打游戏打发时光,整夜与《魔兽争霸》相伴。“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网络游戏和卖菜好像成了他的两个选择。我当然想让他离开游戏,但往没有前途的生意里投钱,就像打水漂,我也很难决定。”曾亮的妈妈现在处于迷惘之中。

  成瘾探因——

  主观原因:面对虚拟世界缺乏自控力

    专家指出,中学生身心发育尚不成熟是导致易上网成瘾的主观原因。他们自控能力欠缺,一旦上网往往可能被网上光怪陆离且层出不穷的新游戏、新技术和新信息“网住”。他们的认知能力有限,面对网上新奇、刺激的信息极易受其诱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自我意识强烈。在网络上人人平等,在匿名的保护下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审查,带来什么惩罚,而且观点越新、奇、特,可能得到的反响越大、回应越多。”网络成为中学生心目中展现自我的最好平台。

  客观原因:生活中缺乏情感交流

    专家同时指出,中学生可能身处的不利环境是导致易上网成瘾的客观原因。目前网吧遍布大街小巷,尽管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的条例,但在实践中对网吧尚缺乏有效的管理措施,网吧一定程度上成为他们的乐土。家庭环境上,当前我国中学生多属独生子女,且城镇居民以楼房式独门独户的家居结构为主,这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身为独生子女的中学生与同龄伙伴交流。在工作生活压力较大的今天,他们的父母极有可能因忙于工作和生计而忽略了与子女的情感沟通。那么在现实生活中缺少情感交流的中学生,便会在网络中寻找可归依的群体,迷恋于网上的互动生活。

    在教育环境上,在电子信息时代的大环境下,电脑和网络成为青少年不可或缺的学习工具,但缺乏有效引导的中学生更多的是把电脑和网络当成一种娱乐工具。中学生的学习压力较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坦诚:“学习上经常遭受挫折,又得不到家人、老师和同学的理解。为宣泄心中的苦闷,逃避不愿面对的现实,往往在网上寻求安慰、刺激和快乐。”

    专家提醒——

    治疗:某些网瘾专家只会“贴标签”

    长期致力于网瘾研究的陶宏开表示,对于网瘾问题,预防比治疗更重要。“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应该给孩子宽阔的发展空间,并培养孩子的自我调节能力。”他特别提醒,一旦孩子真的有了网瘾,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医学上的治疗对象。

    陶宏开对目前国内一些所谓“网瘾专家”的行为有些担心。“现在有很多所谓的专家,治疗网瘾只会给孩子贴标签,什么狂躁症、自闭症、抑郁症、社交恐惧症等。你问他怎么治疗?他只会劝孩子暂时休学治疗,再就是开点药品。”他还表示,有些专家把这当成了纯赚钱的行当,据他了解,现在有些所谓“网瘾专家”的收费每小时60元-440元。

    防沉迷系统:难以控制变换账号

    对于前段时间推出的网络防沉迷系统,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表示,这个系统一推出就褒贬不一。“目前看来,该系统在一个游戏账号上的效果是明显的,随着游戏时间的增长,玩家的收益会逐步减少。但对于玩家变换账号继续玩的情况,还是难以控制。”但他表示,这个系统至少说明国家主管部门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并试图采取有力措施。

    陶宏开则认为:“对于网瘾问题,不能以堵为主,最好的办法应当是正面引导。”对于国内很多大学开办网络游戏学院,他认为就是一个不好的引导。(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两院院士呼吁救助网瘾少年 9情况判别是否染网瘾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