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农村文化建设 > 农村并非文化沙漠







·
温州涉农乱收费引中央领导重视 国务院纠风办调查 08日
·
党务走向公开透明 中组部首次出席国新办发布会[实录] 07日
·
先进性教育活动不是整肃运动 处理不合格党员49000名 07日
·
中俄能源合作大局已定 黑龙江油管本月中旬开工 07日
·
中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2610万 救助体系年内构建 07日
 
带领全村走进新生活 辞职女教师与她的3800人农会

2005-06-23 09:21:42 新京报网络版 记者 钱昊

相关新闻:
·菜农陈军的“烦忧热线”:倾听农民工 为人解忧愁 2005-06-15
·师魂——湖北女教师罗忠秀身残志坚从教33载 2005-04-27
·忠诚信使王顺友:用生命维系马班邮路 2005-06-03
·六旬重病翁救死扶伤 102国道旁有个“救命天使” 2005-06-22
·湖南女教师患重症心系学生续:工人愿意无偿捐肾 2005-06-22

  从科技讲座和跳舞活动开始,这位37岁的女性把山西永济市寨子村农民组织起来,自我教育、解决困难、兴办企业

农民协会最初想命名为“永济市农民协会”,注册时改为“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现有3800名会员。

农民协会开会商议,将寨子村380亩地联合在一起,免费让农民播种优质小麦。

3800名会员凭证可享受化肥价格优惠,还可在科技服务中心入股。

农民协会最初以妇女为主。会员们常在一起唱歌跳舞,学电视上搞辩论赛。

村民梁二红去年6月加入农民协会,学会了查字典。

农民协会带头治理环境,现在的寨子村已非昔日的“猪圈村”。

在协会带领下,寨子村建成了涂料厂,还成立了工艺品缝织小组。

农民协会聘请的卫生监督员打扫卫生。

  南方网讯 在地处晋、秦、豫三省交界的山西永济市蒲州镇寨子村,一个综合性的农民协会注册成立。协会组织农民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学习知识,也带头治理环境、修建道路、创办企业。为了协会的发展,带头人郑冰辞去了教师工作,捐出了自家的店铺,但协会仍面临资金等难题。

  厦屋、高墙,路边的泡桐、椿树。山西省永济市寨子村透出典型的西北农村风貌。

  6月17日下午,气温330C,村民们都下地收芦笋去了,村中只能见到一些老人和没到上学年龄的小孩。

  一对4岁的双胞胎姐弟牵手走到幸福巷,弟弟撕开一袋方便面,将袋子往地上一扔,开始嚼起来。

  姐姐没有说话,弯腰捡起袋子,小跑几步扔进了巷口的垃圾桶里。

  “一年前,我们村子还是个‘猪圈村’,满地都是垃圾,连个垃圾桶都没有。”村民李换娥说,去年夏天,农民协会倡议村民清理了村里堆放了几十年的垃圾,并修了8个垃圾桶。村里的卫生条件改善了,大人小孩也都开始讲卫生了。

  李换娥是“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的会员。这个协会2004年6月7日在永济市民政局正式注册,现在已经有了3800个会员。

  在寨子村,农民协会这一组织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活跃在民间。

  从妇女活动中心到农民协会

  永济市地处晋、秦、豫三省交界。从永济市西行13公里,就是寨子村。村庄北面3公里处的普救寺是《西厢记》爱情故事的发源地。

  这是个有1400多人的村庄,近几年靠种植芦笋,村里的农民人均收入达到了2000多元,在永济算是中等水平。

  6月18日傍晚,寨子村西边黄河滩上成片的芦笋地中间,一间小屋门前不时有人出入。这家卖化肥农药的小店,目前已是农民协会的资产,但在8年前,主人是郑冰一家。

  1997年12月,郑冰的丈夫谢福政在这里开了一个科技服务中心,主要卖化肥、农药。时年29岁的郑冰是村小学的一名民办教师,闲时常来店中帮忙。

  她与村民苏长业的一次“较劲”成为这家小店“转型”的契机。

  1998年春天,苏长业来到科技服务中心,一次要买800元的化肥。郑冰告诉他,2亩半的芦笋只要300元的化肥就够了。

  “我这么多年都是这么干的。”苏长业相信自己多年来的经验,见郑冰坚持,他一气之下扭头就走。

  “他们平时对孩子多花三五毛钱就要教训孩子半天,怎么这么多的钱就不会省呢。”经历了这件事后,郑冰开始想办法改变农民的想法。

  郑冰想请专家来给农民讲课,但专家来了没人来听怎么办?郑冰走了一条“妇女路线”。1998年10月开始,她从亲戚、朋友处及小卖部里打听到一些种地认真、喜欢关心种地新方法的妇女,然后到寨子村周边的10个自然村走动,共联系了80名妇女,通过他们再去做别人的工作。

  “那天来听课的有四五百人,妇女占八成,”郑冰对12月24日那天讲课时的情景记得很清楚。

  两个专家是郑冰通过供应化肥的公司请的,她希望专家多讲技术,但出钱的公司要求专家多宣传他们的产品。最后,她自己掏了1000元讲课费,专家讲了农业栽种技术。

  这次培训后,有农民跑来问今后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活动,郑冰肯定地说“有”。

  1999年元旦,郑冰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从那时起到2001年的两年时间里,她每隔两个月都会组织一次讲座。

  2001年底,“妇女活动中心”在寨子村成立,被村民喊作“妇女协会”。“在讲课中和她们接触多了,觉得还要搞些其他活动,把大家组织起来。”郑冰回忆注册这个组织时的想法。

  妇女活动中心也得到了市妇联的支持,跳舞成为第一项集体活动。

  “农村的妇女跳什么舞?干干家务就好了,又不是城里人。”村民李换娥一开始排斥这项活动,但在郑冰的拉动下跳了几次,现在成了舞场的“常客”。

  “每晚7点到9点是跳舞时间,为了去跳舞,我们晚上干家务很抓紧,7点之前就把家务活都干好,效率比以前高了。”李换娥笑着说。

  参与跳舞的妇女扩大到周边村庄,2002年三八节,郑冰组织了500名妇女到永济市表演秧歌。

  妇女的活动方式越来越多,开始学电视上搞辩论赛,大家分成小组学习,交流生产技术,交流教育子女的心得。

  到2002年底,开始有男村民跟郑冰开玩笑:“你只关心妇女,是不是也能关心一下我们男人啊?”2003年正月初一,郑冰组织了有男人参加的大型联欢会,女的表演节目,男的进行下棋比赛。从那年起,郑冰家的科技服务中心也无偿移交给中心,全部利润作为协会的活动经费。

  从那以后,“农民协会”的叫法开始在村民间流行开来。

  打开校门

  2004年的一个下雪天,寨子村小学的大门被建筑商锁上了。

  村民谢永欢等一大群家长发怒了,“再不开门,我们就砸墙进去。”但建筑商只打开了学校大门,教室仍然锁着。

  校园里,老师们拿着课本给站着的学生上课。校门外,家长们站在门口一直看着。另一些人闹到了镇政府。

  中午,郑冰赶到了现场。蒲州镇党委书记李公粮给她丈夫打了电话,希望协会能出面调解一下。

  寨子村小学是原村委会主任郝连场在任时修建的,拖欠了建筑商20多万元的工程款。1999年当选的郝连场坦言,由于与当时的村支书不和,工作一直开展不顺。

  2003年,村委会换届时,村委会没有改选,自此处于瘫痪状态。

  郑冰打电话给建筑商,但建筑商说没钱就不开门。说了一个中午,工作还是没有做通。

  “我叫了6个副会长到学校门口,看到孩子们那么冷的天还站在外面上课,自然也就触动了大家。当时校门口围观的人群中有很多会员,我就说‘大家能不能先凑点钱把门打开,让孩子们进去上学,不要在外面受冻了。不愿意的也不勉强‘。”郑冰带头拿了1000元钱,副会长们跟着掏钱了,这样带动了部分会员,凑足了一万元钱。

  当天下午,孩子们走进了教室。

  村民谢永欢说,从这件事开始,农民协会在老百姓心目中树立了威信,使大家看到,协会不仅是一个组织大家唱歌、跳舞的组织。

  “我给她丈夫打电话,就是看到了农民协会在村民中的影响。”蒲州镇党委书记李公粮说。

  “寨子村的农民协会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影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里村委会的瘫痪,很多本来村委会该办的事农民协会办了,农民看到了协会在关键的时候维护了农民的利益。”永济市市委书记潘和平说。

  “猪圈村”的改观

  6月17日,73岁的刘凤香老人和另两个老太太在寨子村的聚才巷前检查卫生。她拿着一把铁锹,遇到家畜的粪便就铲起来放到簸箕里。

  “每个星期,我们都要检查卫生。大家都很尊重我们……”刘凤香笑了起来。

  刘凤香是农民协会聘请的“卫生监督员”。现在全村划分为8个卫生区,每个区都有几位老人负责监督。

  “一年前,你要是来过我们村,肯定不相信一年里有这么大的变化。”村民严精玲说。

  过去,寨子村被村民称为“猪圈村”,到处都是塑料袋、烂柴禾,有几处更是垃圾成山。去年3月,农民协会向全村发出倡议书,号召大家清理垃圾。农民协会的骨干带头,全村人干了三天才清理完。

  要彻底改变“猪圈村”的面貌,清理垃圾只是第一步。寨子村有8条巷子,每个巷道的路面都已凹凸不平,下水道年久失修,污水横流。

  “小孩子上学都没路可走,只好靠着墙根走。”村民张文实说,“汽车根本开不进村,有次汽车陷在路上开不出来,最后没办法开来了一辆推土机牵引。”2004年3月28日,农民协会开始讨论修巷子的事情。郑冰找到村支书任振兴,得到的回答是“事情不好办”。

  修路要花不少钱,而且,全村的下水道修好后最后要流经村西28家农户的地里,他们可能不答应。郑冰建议在那28家的田头挖条排水沟,任振兴还是说“难度太大”。

  农民协会决定自己办,每个巷子选出三名会员作为代表,共24人组成了村建理事会。

  村建理事会算了一下,村内的排水沟修建成本是13.8万。村建理事会动员这一块由村民自己修建,每户修好自家门前的一段。有6户就是不挖排水沟,村建理事会的人员帮他们挖了。

  排水沟流出村外的公共部分仅材料就要3.8万元,郑冰让她丈夫想办法解决。工程则由村建理事会的人自己动手。

  “我丈夫一开始不支持我们,说政府都管不了的事,你们几个女人能折腾出啥名堂。后来看我们是真格的,他才动手了。”会员李换娥说。

  正式动工是去年4月1日,本来计划10天完工,但磕磕绊绊,一干就是76天,直到6月15日才完工。

  原村支书苏跟虎一开始也不相信农民协会能把事情干好,“后来看别人都干得差不多了,我才开始修我家门前那一段。这件事之后,大家彻底信服了郑冰。”巷子修好后,苏跟虎加入了农民协会。

  寨子村共有213户,加入协会的户数由修巷子前的105户增加到了175户。去年6月7日,“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在永济市民政局正式注册,法人代表为郑冰。

  强硬的郑冰

  村子里的人提起郑冰,统一的印象是“有主见,有韧性”,但也曾有人说她“太武断”。

  去年11月,农民协会注册后办的第一个实业寨子村涂料厂建成投产。在入股问题上,郑冰和会员们发生了接二连三的矛盾。

  建厂资本金采取了会员入股的形式,共300股,每股300元,郑冰的想法是,每户会员最多只能入三股,如果股数凑不齐才让协会的理事、会长们入股,但分别不能超过5股、10股。

  讨论入股的时间是10月份,会上有人提出要控股。一人愿意出4万元持有相应股份,遭到了郑冰的拒绝。

  “要求控股反映了农民自私自利的特性,我认为要富就要大家一起富起来,而不是一小部分人富起来。如果有人控股,那也就失去了合作办厂的意义了。”但大家认为有人控股收益比较明显,郑冰的想法遭到了包括协会副会长在内所有人的反对。

  “在她反复劝说下,会员们最后理解了”,副会长任淑烈回忆说。但不久,大家又和郑冰发生了冲突。

  村里有12户属于智障、残疾、特困户,郑冰提出,对这些家庭可以每户赠一股,资金从协会经费里出。

  20多个理事、会长分成7个小组讨论向12户赠股的事,又是没有一人支持郑冰的意见。有人说“他们家人不管,我们何苦要管”。有说“我们现在刚起步,还不到支援他们的时候。”那天晚上回家后,郑冰哭了。她说,“我哭是因为我伤心,伤心的是我带了大家几年,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个觉悟。一般会员有这个想法还可以理解,可是骨干、会长们怎么也是这样?”见郑冰态度强硬,大家最后同意了。

  去年底,第一批涂料生产出来之后,郑冰发现技术不过关,又选派了10名工人到北京学习,准备技术学成后重新投产。

  大学生会员

  22岁的景晓辉去年从运城农学院毕业后,就来到了农民协会,她在科技服务中心里给农民讲解农业知识,教授农民科学施肥用药。

  在协会里,还有5个像景晓辉这样的大学生。从2003年开始,郑冰把寨子村的科技服务中心进行了拓展,在本乡增设了4个点,还到邻近的韩阳镇设立了一个点,每个点都有一个大学生。除了出售农药、肥料维持协会的正常运转外,这些点也向农民教授知识、发展会员。

  协会每月只给这些大学生发200元的生活费。景晓辉说自己并不后悔。“看到农民吸取了我们的意见时,真的有一种成就感。”这些大学生刚到协会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认同他们。

  “开始我们对他们是有偏见的,我们种了一辈子地,那些个娃娃知道啥。”今年50岁的梁镇荣说。但去年棉花收上来时,梁镇荣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

  在棉花地里,梁镇荣一直用锄头除草,在大学生的指导下,他用了氟氯磷除草,“地里一下子一根草都没有了。”由于用了优质棉种,往年每亩地只能收300斤棉花,去年一下子增加到500斤,梁镇荣家的5亩地多收入了3000元钱。

  这些大学生还在着急,“有些人想改变他们真是太难了,他们想科技种田,但观念和意识一时又扭转不过来。”景晓辉遇到过一位叫谢养高的农民,他要买钾氨磷喷洒果树。景晓辉告诉他,钾氨磷是一种高残留的农药,用多了不好,但谢高养不听,说自己一直就是这么用的药也没见得有什么不好。

  景晓辉现在还记挂着谢养高家的果树。她说,相信谢养高会明白的。“去年,农民协会将寨子村380亩地联合在一起,从西北农业大学引进了优质小麦种子,免费让农民播种,同样也有农民不相信。等收割上来,就有农民说后悔的话了。”

  协会的难题

  目前,农民协会的会员已经达到3800人,来自35个村。“我暂时不想再扩大了。要提高农民的素质有很多工作要做,先将这些人的工作做好再说。”郑冰说。

  农民协会不收会费,所属的6个科技服务中心对会员有每袋化肥2元钱的优惠,还可以让会员们赊账,有了收成再还。但2002年到年底有13万的账没有收回。

  “郑冰太累了。我们想帮她,又出不了什么点子。”农民协会副会长任淑烈说。她家在郑冰家斜对门,这几年她没见过几回郑冰正点回家吃饭。

  现在,郑冰在筹划办一所农民学校培训会员,资金来源让她犯难。

  6月19日,记者采访时,郑冰的婆婆又将老两口卖芦笋的1万元给了郑冰。6个科技服务中心每年盈利4万元左右,不能完全满足协会运转,去年她又贴进了1.9万元。

  会员的赊账没有收回,科技服务中心在2003年需购进物资的时候没有贷到款,郑冰想出了让会员入股的办法。每股50元,每千元每月可以获得8块5的分红,每月5日兑现。

  据郑冰统计,目前会员入股的资金有15万元。

  这种会员入股的方式曾引起了金融机构的注意,2003年中国人民银行永济分理处和永济市信用联社曾调查此事,被永济市劝阻了。

  永济市委书记潘和平说:“农民协会毕竟为群众办了一些事情,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先观察一段时间,而不要急于调查。”不过他也担心,万一协会亏本了,还不了会员的集资怎么办?

  农民协会可否推广

  蒲州镇党委书记李公粮提到了一个细节,去年协会注册时,郑冰他们想用“蒲州镇农民协会”这个名字,到镇党委出具文件时,李公粮没有同意,“这个名字我想留着以后乡里注册,让他们注册成寨子村农民协会就行了。”但最后,李公粮还是同意了。他的想法是,“这种组织对维护农民的利益是有积极意义的,具有推广价值。”蒲州镇的芦笋协会、棉花协会都纳入到了这个协会,会员已经扩大到周边乡镇的35个村。但其他的乡、村能否建立起一个这样的协会,没有人能回答上来。

  邻近的韩阳镇陈村是一个1600人的村庄,农民协会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科技服务中心,也发展了一批会员。该村村民王武才说:“现在要组织农民也不难,关键是要有一个大家都相信的人,像郑冰那样的人我们村里没有,没有人能有这样的威信。”他的另一个看法是,农民关键是要看到好处,谁能给点实际的实惠就能将农民团结起来。寨子村的农民协会有科技服务中心,但自己村里没有这个钱。

  村支书楼次军也有同样的看法:“如果上面给我们一笔钱,办个科技中心,我们这里的农民也能团结起来。”“在态度上,我们要积极支持协会的发展,但目前还不急于总结推广,先要冷静观察一段时间。”永济市委书记潘和平说。

  他认为,农民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组织化程度已经很低了。将农民组织起来的方式是千差万别的,但要因地制宜。据他介绍,就永济来说,目前有好几种方式,一种是龙头企业带动农民联合,一种是专业生产合作社的方式,比如西瓜协会、芝麻协会等,还有一种就是经济合作社,像过去的生产队一样,再有一种就是像郑冰的这种,不是专业的,主要以提高农民科技文化素质为基础,另外还搞点实体。

  “这几种方式不好评判说哪种最好,但郑冰的最可贵之处就在于她不仅将农民组织起来了,还同时对农民进行了教育。”(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近百名陕西农民艺人京城演绎中国古代音乐史诗
下一条:农民画:八亿中国人情感的画布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昨日精彩回放]
·
极罪:没有结束的细菌战
·
河南500狱警联名呼吁太原警方:重审任文辉案
·
一男子霸占母女二人 找前妻复婚不成连杀两无辜
·
水塘出现奇怪现象 石头丢进去会冒火[组图]
·
男子家穷娶不上老婆 强奸11岁养女长达两年之久
 
[一周精彩回放]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