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关注被拐儿童 > 拐卖儿童现状







·
发改委:中国四季度开始向战略石油储备库注油 30日
·
“英雄中队”装备最先进战机 三发三中再创辉煌 01日
·
 我国著名国学大师、书画大师启功先生逝世  30日
·
兰州巨贪:自己没装一分钱 宁波受贿案:每月2.8万 01日
·
中海油收购案爆丑闻 美议员涉嫌接受雪佛龙捐款 30日
 
阳光下的罪恶:云南特大家族式贩卖儿童案破获纪实

2005-07-01 14:57:09 央视国际网站

相关新闻:
·3女子拐卖未满月女婴 住旅社露馅妄想5000元出手 2005-06-08
·福建长汀“2·26”特大拐卖儿童案一主犯被判死刑 2005-06-15
·大胆徒冒充警察四处查房 拉走境外女后将其拐卖 2005-06-15

  南方网讯 4月12号,在昆明火车站,一男一女抱着一个2岁的小孩正准备上火车的时候,突然被警方抓获,原来这一男一女都是人贩子,由此一起特大家族式贩卖儿童案又被成功破获。

  在这儿我要说一下,为什么最近我们老是在披露儿童被拐事件呢?因为这类事件已经成了目前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它不仅给家庭带来极大痛苦,也给社会以及国家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我们再一次提醒所有儿童家长,千万千万要看好自己的孩子。同时我们也警告那些黑心的人贩子,你那双手在数完钱以后,保证你来不及花就会带上手铐子。就像今天我们要说的这起案件一样,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

  这是昆明机场附近的一个小农贸市场,今年春节前后,有两名男童在这里丢失。3月份的一个星期天,罪恶的黑手又伸向了一个叫苗苗的3岁男孩。

  苗苗(化名)的父母:那天是星期天,打发大儿子带他去玩,走到一个新村,一个男人就拿钱哄我孩子,拿钱给他们买包子吃,喊大儿子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就带走了。

  这对夫妇是从贵州来昆明做水果生意的。那天夫妇两个去进货,回到家里时,发现小儿子苗苗不见了,他们一下子慌了神。

  苗苗的父母:我说我马上报警,肯定是被人骗去了。

  夫妇俩再没心思做生意,刚进的水果任凭烂在那里。他们把儿子的照片放大,请亲戚朋友拿着到处找孩子。

  苗苗的父母:我们到派出所(报案),到处找,找了几十个人,天天找。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却始终没有得到一点苗苗的消息。就在他们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当地警方突然得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4月11日,我们这边电村派出所接到一个群众报案,讲他的小孩丢失,当时我们也跟丢失小孩的父母说了在火车站、汽车站你自己也去找找,我们这边也有民警,拿着小孩的照片进行走访。

  晚上9点多,电村的这对到处寻找孩子的父母在昆明火车站发现,一男一女抱着自己的孩子,正要乘火车,他们马上向铁路派出所报了案。

  铁路派出所当时就把这一男一女抓获。经审查这个男的叫吴大平,女的叫吴应杰,两个人是父女。

  这就是犯罪嫌疑人吴大平,他是不是一个经常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苗苗是不是被他拐走的呢?

  吴大平承认,自己曾经转卖过多名儿童,最大的5岁,最小的还不到1个月,不过他说孩子不是他拐来的,至于有没有苗苗,他也不知道。那么这些孩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按照吴大平的交代,潘明权把小孩偷过来以后,交给吴大平的一家,价格在4260左右。

  这五名儿童都是一个叫潘明权的人送给他的。那么这个潘明权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在哪里?这些孩子他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孩子里面会不会有丢失的苗苗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4月15日那天,突然中午10点得知,潘明权准备要外逃,将准备坐上昆明开往武昌的火车,当时我们赶到火车站的时候,火车已经走了,已经开出去了,我们没办法,后来赶紧跟铁路上这边联系了以后,那么铁路告诉我下一站是在曲靖,我们马上就开始追。

  民警马不停蹄赶到曲靖火车站,此时,离列车出站只剩两分钟,在列车上民警抓获了企图外逃的潘明权,潘明权对拐卖儿童的事实供认不讳。

  潘明权交代,他的老家在贵州,几年前带着老乡到昆明干建筑活,他是一个小工头,那么他怎么干起拐卖儿童的事了呢?

  潘明权:当时我工地有30多个人,带小工打灰泥土。我的工人腿摔断了,出了问题,老板不让我干活了,这么多工人问我要钱,工人要钱,他又不给钱,我欠了两万块钱工钱。吴小平他家有一个亲戚在我工地上干活,他说不用干了,以后你就拐儿童给我,我给你钱,当时说是四千块一个娃。

  潘明权说,他开始拐孩子的时候,内心里也忐忑不安,但是慢慢发现拐卖孩子既容易来钱又快,心中的恐惧感渐渐被贪欲取代。

  潘明权说,他拐孩子,多数选择在流动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下手,这些孩子的父母都忙于生计,无暇照看小孩。很容易得手。短短的十个月时间,潘明权就利用哄骗手段拐走了17名儿童。那么这17名儿童都被卖到了什么地方?其中有没有何英祥夫妇丢失的苗苗呢?

  根据潘明权交代,他曾经在飞机场附近的农贸市场拐走一个小孩。

  潘明权所说的被拐孩子的地点以及体貌特征和苗苗吻合。丢失近两个月的苗苗终于有了线索。那么,他把苗苗卖到哪里去了呢?

  潘明权说,他拐到孩子以后,就马上给吴大平打电话,然后把孩子送到吴大平的家,把孩子交给了吴大平后,从吴大平那里拿到了4500元钱,至于孩子此后的下落,潘明权说他一无所知。那么,吴大平把孩子带到了哪里呢?吴大平也说,他确实在宣威接过一个孩子,但是孩子是被他的儿子和儿媳妇送走的,他只是在宣威火车站见到这个孩子一面,孩子卖给了谁他也不知道。

  据吴大平交代,潘明权拐来的17名儿童,都是送给了他嫁到河北邢台的妹妹吴石群,再由吴石群介绍想要男孩的买主。苗苗肯定也是通过吴石群转卖的,只要抓到吴石群就能找到苗苗。此案引起了公安部以及中央领导的关注,在公安部直接督办下,昆明警方立即移师河北邢台,两地警方通力合作,迅速抓捕了犯罪嫌疑人吴石群。

  吴石群交代,从云南拐来的孩子送到邢台以后,她都亲自去车站把孩子接到任县,在任县医院门口交易,苗苗也是她掏了9500块钱从她侄子手里买来的。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为什么选择在仁县医院门口呢?她说因为方便,小孩一弄来就先检查,看看这小孩是不是有病,如果小孩没有什么病他们一般有成交。

  吴石群说,她接到苗苗以后,就直接去了一个叫“王姐”的人家里。

  吴石群:在王姐家吃了饭过后,王姐和我们又坐车到他亲戚家去,最后把这个娃娃介绍给他亲戚家,后来我们睡觉了,就不知道了,没有见到他亲戚。

  吴石群只知道王姐是一个称呼,到底叫什么,她也不知道。因为交易是在晚上进行的,具体地点她也记不清了,只记得王姐家在邢台县水产品公司家属院,其他的情况一无所知,苗苗的下落一下子成了一个谜。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当时我们掌握在邢台市西郊是有一个,但是我们通过派出所和居委会进行了解的时候,没有姓王的。

  根据吴石群的交代,她是把苗苗交给了一个叫王姐的人,但是,警方在吴石群指认的交易地点并没有发现“王姐”。

  一连几天没有关于王姐的任何消息,专案组决定在吴石群提供的王姐的住处附近逐一排查。在排查到第5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和吴石群的描述很相似的人。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那个人有四十几岁,小五十这样的,我们核实她的身份,最后她说她叫宋贵兰。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不承认自己叫王姐,当时我们还有点犹豫,是不是弄错了?后来发觉宋贵兰说话时眼神有点不对。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当时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对着宋贵兰,用手机彩拍了一下她的镜头,然后把在押的吴石群提审出来,让他辨认,吴石群说就是这个人。

  在吴石群的指认下,宋某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王姐,并且承认她曾经帮吴石群转卖过一个小孩,这个小孩已经卖到邢台清河县的孙秀山手里。

  警方当即带着王姐连夜赶往清河县孙某的家,令警察意想不到的是孙秀山家里已是人去屋空。

  记者:他为什么知道情况了?

  警察:后来我们转过来头再问王姐,就讲是不是她老公通知了。我说你打电话问,她老公承认了,他打电话通知孙秀山,这边的警察现在找我,让他赶紧躲,就躲了。

  苗苗到底被孙某卖给了谁?知道情况的孙某已经闻风而逃,线索再次中断。专案组决定在村干部的协助下就地了解情况,凌晨4点钟,专案组从孙秀山的妹妹家里了解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她确实见到有个小孩,有两、三岁的小孩,在他哥哥家,当时还有他们本村的有两个女的也在他家,好像是在商量什么。

  孙秀山的妹妹说,这个小孩很有可能卖给了同村一户姓冯的人家。事情紧急,专案组马上赶赴冯某家中。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冯某)开始还是有点怕,也不愿意说实话,后来通过做工作。她讲这个小孩确实是她收养的,当时他们就喊他叫苗苗,是两万三从孙秀山手里买过来。

  苗苗确实是被冯某收养,这让为此案奔波了两个月的朱伟中松了一口气。然而当朱伟中要求冯某交出苗苗时,冯某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苗苗已经被孙秀山带走了。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晚上10多钟左右,孙秀山找到了,孙某来找到讲出事了,警察来找了,他把小孩带走,钱过一段时间再还给这个买家,我当时听了更着急。

  好不容易找到了苗苗的落脚地,没想到却节外生枝,被孙秀山抢先一步把孩子带走了。孙秀山会不会伤害苗苗?会不会挟持苗苗和警方对抗?考虑到苗苗的安全,专案组决定重新回到孙秀山家里蹲守。

  经过两个月,跨越数千里的追踪,昆明邢台警方终于将苗苗成功解救,远在昆明的何英祥夫妇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自然是欣喜万分。可是苗苗的解救并没有让专案组轻松,根据嫌疑人的交代,还有16名儿童被卖到河北境内,这些孩子的下落也同样牵动着人心。专案组决定集中警力展开一次大规模解救行动。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整个解救行动应该是从(4月)26日开始的,我们是公安局跟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还有任县公安局,加上我们将近抽掉60名左右的警力,分成三个组,对我们手上所掌握的下线的情况,分批地开始找。

  因为被拐儿童大部分都是通过吴石群和她的下线转卖到了河北境内,警方顺藤摸瓜,仅用六天时间,就成功解救了11名被拐儿童,其中9名儿童通过DNA比对找到了亲生父母。另外六名儿童因为介绍人出逃,暂时没有找到。6月12日,9名找到亲生父母的被拐儿童乘火车回到昆明和父母团聚,丢失两个月的苗苗终于回到父母身边。

  目前,还有5名被拐儿童没有解救回来,已经解救的两名被拐儿童还没有找到亲生父母,他们被临时安置在河北邢台的福利院里。(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全国最大拐卖人口案一审宣判 36名被告被判刑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昨日精彩回放]
·
李威缘何未尸检 疫苗事件三大悬疑挥之不去
·
温家宝批示安徽泗县疫苗事件:人命关天
·
安徽泗县疫苗事件住院学生受访
·
卫生部长通报疫苗事件情况 温家宝吴仪作出批示
·
疫苗事件:卫生部初定为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一周精彩回放]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