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日军侵华 铁证如山 > 老兵谢罪







·
攻击,在强干扰下进行——合同打击“敌”舰艇目击 25日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个税起征线还可再高点 25日
·
统一高收入者标准暂不可行 10万元只是参考标准 25日
·
“全国公积金第一案”主犯李树彪一审被判死刑 25日
·
贫富差距到危险边缘 2010年后恐引发社会不稳定 24日
 
日本苦行僧的谢罪之旅

2005-08-25 17:34:10 南方周末

相关新闻:
·累累白骨让我抬不起头 本多立三郎:我向中国人民谢罪 2005-07-07
·日本91岁谢罪老兵:我是加害者 也是受害者 2005-05-23
·前日本战犯重回谢罪之地 2005-07-14
·日本老兵向中国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谢罪 2005-05-24
·日侵华老兵结束“谢罪之旅” 希望中日世代友好 2005-05-25

  60年,一蓑烟雨。一僧自东瀛而来,称其此行乃为谢罪。围观者甚众,但见僧人仅打坐、击鼓,又匆匆散去。僧人则打坐、击鼓如旧。

  南京,殉难碑下打坐

  南方网讯 8月18日,一场秋雨把南京的气温打到了26摄氏度。

  微微的细雨中,70岁的日本僧人岩田隆造佝偻着瘦小的身体,迈着碎步走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一群群游客中,岩田身上黄色的袈裟和腰间写着“谢罪”两字的布袋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我日本的朋友帮我写的。”岩田用并不流利的英语告诉记者。

  “那个日本和尚又来了”,纪念馆的门卫已经见怪不怪,对岩田点头示意,岩田也客气地还门卫一个微笑。

  岩田沿着广场边走了几步,突然顿住,把一颗滚到广场上的小砂砾踢了回去。然后,径直走到通往“墓地广场”的台阶转角处停了下来,把写着“祈祷”、“绝食”与“谢罪”的三个布包一字排开在“南京300000殉难者碑”下,燃香作揖,然后敲起太鼓,口念佛经,迎风祷告。

  游客立刻拥上来,成了一堵扇形的墙,将坐在拐角的岩田围得密不透风。

  岩田把太鼓放在膝上,摸出一张纸来,叠了只青蛙,递给身旁的一个中国小女孩。

  “谢谢。”小女孩接过纸青蛙,怯怯地说。

  “不客气。”岩田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笑着用生硬的中国话说。

  “在日本,青蛙代表吉祥。”岩田说,“中日两国关系的改善,应该从对小孩子的教育做起。”

  “他是从日本来的?”一位20多岁的青年男子听到岩田说日语,便向记者询问道,“他是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老兵么?”

  “不是老兵,他来谢什么罪啊?”青年人嘟囔了一句,兀自走开。

  围着的人群看了半天,发现这个日本和尚除了敲鼓、祈祷和叠青蛙,再没什么热闹好看,很快便散尽了。

  广岛长崎,顿悟和平真谛

  岩田隆造出生在中国台湾,9岁时才回到日本长崎。从长崎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后,他进入了日本福冈国立第十八银行,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

  不过,岩田只工作了几年便辞职开始环游世界。45岁时,终于在日本山妙法寺出家,成为了一名苦行僧。

  在日本,除了一个专门的协会会为修行者提供微薄的生活费用外,苦行僧只能依靠化缘所得云游与修行。幸好,第十八银行的行长和岩田一直是很好的朋友,给了他不少资助。

  在修行中,岩田曾经去过英、美等国祈祷世界和平,还徒步走遍韩国苦行修道。2005年8月6日和9日,岩田在日本广岛和长崎为原子弹受害者祈祷后,“突然顿悟了和平的真谛——我应该为全世界祈祷,为那些曾经在战争中遭受过日本迫害的国家和人民祈祷。”

  岩田首先选择了中国,“因为中国受到过日本深深的伤害,”岩田说,“我的很多日本朋友希望我能把歉意带到中国,我也会把中国人的友好带回日本。”

  他第一站到了北京,随后天津,南京是第三站,也被岩田认为是最重要的一站。

  一个身背“谢罪”布袋的日本僧人,无论走到哪里当然会十分“扎眼”,所以岩田一进入中国,就引起媒体的关注,无论是在北京、天津还是南京,岩田都要在谢罪祈祷的间隙不断接待中国记者的采访。“我希望中国的记者能把他们写的报道发给日本的《朝日新闻》、《东京新闻》,让他们知道我在中国做了什么。”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对于岩田的这种个人行为不鼓励、也不干涉。

  岩田告诉记者,他到南京后,也真正绝食过,但后来在别人的劝告下,开始进餐,改为用击鼓诵经的方式来表达悔罪和祈求和平。

  岩田隆造:为世界和平祷告

  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斜风细雨中,记者访问了日本僧人岩田隆造。

  记者:您为什么要把“谢罪”两字写在布包上,时刻随身?又为什么要选择来中国谢罪?

  岩田隆造:南京大屠杀杀害了30多万中国人,日本对中国的那场战争深深伤害了中国人民。虽然我没有参与过战争,但我也是日本带罪之身,为了表示忏悔,我决定来南京谢罪,替那些曾经迫害他们的日本人谢罪,为那些在屠杀中殉难的南京人民祈祷。

  记者:你为何选择绝食这种方式来谢罪呢?

  岩田隆造:绝食是佛教的一种修行方式,在之前一周开始减少进食,而在绝食期间只是饮水和吃水果。我原先打算绝食祈祷5天,来吊慰南京的34万亡灵。但是在坚持一天后,大家都劝我不要绝食,因为前两天气温非常高,有36度,他们看我年纪大,怕这样我会受不了,所以后来我决定停止绝食,用击鼓诵经来表达悔罪和祈求和平。

  记者:在日本,对日本侵华战争抱有和您一样看法的人多么?

  岩田隆造: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段历史,而且也都承认,只不过很多人不敢来中国。我们高中学的教科书上详细记录过这段历史,可是对于南京大屠杀的人数记载是10万而不是30万。广岛一所大学的教授还专门组织学生们了解这段历史。但现在的教科书上,这些都没有了。所以青年人会觉得,政府都不承认这段历史,不把它写上教科书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承认这段历史呢?

  我来中国谢罪的另一个目的是,我要让日本的青年人看到,连一个70岁的老人都可以承认历史的错误,并且用实际行动来忏悔那段历史,为什么年轻人不可以?

  记者:为什么和您有同样认识的人不敢来中国呢?

  岩田隆造:因为他们看了日本国内关于中国的报道后非常害怕,语言也不通,不知道来中国会怎么样。我住在酒店的时候,服务员嘱咐我晚上6点之后不要见客,也不要外出。

  记者:那么您来了之后看到的情况和您在日本了解到的一样么?

  岩田隆造:刚开始我也有些担心,但来了之后发现中国人对我都很友好。我在南京绝食的时候,游客送给我水果和饮料,劝我不要绝食,因为天气太热了。

  记者:你觉得日本媒体会如何看待您的这种行为?

  岩田隆造:我们这种人在日本国内是受排挤的,是得不到承认的。中日双方的关系最近非常紧张。日本方面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做的都不对。

  记者:离开南京后您还有什么打算?

  岩田隆造:我将去上海,然后从上海回日本。我希望能从日本民间筹集资金,在上海建一座“和平之塔”,替日本人谢罪,为中国的殉难者日夜祈祷,为世界和平祷告。之所以选在上海,是因为我的家乡九洲和上海平行,靠得最近。(编辑:胡曼筠)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中归联”与它的日本老兵们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