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保护长城 > 各地保护长城措施







·
建设部有关负责人称 商品房空置不代表浪费 27日
·
任志强友情提醒:历史证明房价永远都是上涨 27日
·
袁隆平当选美国院士 曾为美国经济学家指点迷津 27日
·
高校普遍债务缠身 警惕豪华校园背后的金融风险 27日
·
栾恩杰:中国绕月探测卫星可望明年四月发射 27日
 
一段长城两“婆婆” 管辖权之争致残长城无人修

2006-04-28 10:51:46 新京报网络版 记者 徐春柳 佟佳熹 实习生 白杰戈

相关新闻:
·明长城遗存不足2500公里 保护长城刻不容缓 2006-04-27
·门票收入用于文物保护 八达岭长城收归“国营” 2006-04-07
·北京段长城将连成一景 统一划归中国长城风景名胜 2005-03-28
·长城究竟有多长? 北京段长城摸查家底有望变长 2006-03-15
  司马台与金山岭长城管理处因长城管辖权发生冲突,专家称长城管理需要突破行政区划

因为双方存在管辖权之争,这段极有价值的“文字砖”长城的维修计划一直搁浅。记者徐春柳摄 

  ■关注焦点
                 
  一段长城管理权的长期争议,升级为两边管理者的互殴。双方各执国家有关文件,各自有理。
                 
  争执的潜台词,是经济利益的冲突。而争执的代价,是游客必须多付一次门票。
                 
  其实,代价最重者,还是我们的长城。它的修缮计划,在它的管理者相争中,一再搁浅。
                 
  长城需要跨行政区的文物管理和保护,而据专家说,出台相关法规“尚无时间表”。                 
                 
  2006年4月25日,一段长城管理权的长期争议骤然间升级:当司马台长城管理处5名工作人员巡查到13号敌楼时,金山岭长城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要求他们买票。双方起了冲突,最终发生互殴。司马台长城管理处自称4人受伤,而后者也称1人头部受伤。
                 
  这样的“敌对状态”其实并不新鲜。此前三天,北京金山岭长城管理处拔去了司马台长城景区管理处插在此地的标牌。此前一周,司马台长城管理处扔掉了金山岭长城管理处放在10到14号敌楼的垃圾箱。
                 
  长久以来,一直有游客买了一家的票,却在10到14号敌楼间,被另一家拦下,要求再次买票。
                 
  一段长城两个“婆婆”
                 
  北京密云与河北滦平以长城为界,这里是京冀分野之地,北为滦平,南为密云。中间一段长城西起龙裕口,东止望京楼,总长10.5公里。
                 
  产生争议的,就是这10.5公里长城中的一段。
                 
  “我们批的比较早,1988年的第三批重点。”滦平县金山岭长城管理处主任张惠东出示了1988年国务院5号文件:金山岭长城是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地是河北滦平县。国家文物局出版的第三批重点文保单位介绍上写道:金山岭长城位于滦平县与北京密云县交界处……西起龙裕口,东止望京楼。全长10.5公里……“所以我们认为从望京楼到龙裕口67个敌楼,都是金山岭长城的范围。”从开发时间上,张惠东认为金山岭长城管理处早在1984年就着手开发,而司马台长城管理处则晚了4年。而眼下,司马台长城管辖着望京楼以西的长城,实际控制着25个敌楼,目前在9号与10号敌楼之间卖票。按金山岭方面的说法,“司马台长城是得寸进尺,一步步从8个楼子,到21个楼子,再到现在的25个楼子。”
                 
  “金山岭长城开发时间更早”的说法,得到了司马台长城管理处长城旅游公司的副总齐春禄的承认,不过他说司马台长城同样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者查询到司马台长城是第五批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如果望京楼也是金山岭的,那我们当初在修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拦着?”齐春禄介绍,他们认定的范围是从望京楼到18号敌楼都属于司马台长城,一共35个敌楼。“我们没有相关法规规定范围,他们也没有。”齐春禄称,司马台方面的理由是惯例,因为这段长城他们维修过。
                 
  管辖权争议下的经济账
                 
  司马台和金山岭长城管理处在这段长城的两端分别售票,司马台40元,金山岭30元。如果游客穿越整段长城,需要花70元。但由于从司马台到金山岭是上坡,只有少数游客会全部走完。而金山岭到司马台是下坡,游客比较容易走完全程,再加上司马台离北京较近,所以走司马台的游客要多于金山岭,门票收入自然要高。“我们的收入是他们差不多2倍。”齐春禄介绍,他们一年的游客约在30多万。如此算来,光门票收入就在1000万以上。金山岭方面也承认自己的游客大大少于司马台,如果中间这段长城再给司马台占了,游客还会减少。
                 
  这段会影响客流的长城,正是双方争夺的焦点,从10号敌楼到14号敌楼,长度大约1000米,两家的实控范围都还没有覆盖。这里有极有价值的“文字砖”长城,每块城砖上都刻着“万历镇虏骑兵营”等字样。紧连着“文字砖”长城的,是小弧顶楼上的一块麒麟影壁,上面的12块方砖上浮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他们往这边扩张,就是冲着这些来的,”金山岭长城管理处的副主任郭中兴说:“如果这个两个景点开发后,肯定会受到游客的关注。”
                 
  此外,这段长城的最终归属还将影响周边群众的经济收入。71岁的李佐贵是滦平县曹栅村人。他告诉记者,当地靠天吃饭,好的时候,每人一年的收获就光够吃。因此,在长城上办个证,卖点杂货是村里人的重要经济来源。据了解,滦平靠近长城的三个村落都指着长城过日子。如果这段长城归了北京,他们只要一过界,就要被收门票,收入必将受到极大影响,所以他们的态度很明确,要确保长城划规自己管理。
                 
  打架事件发生后,滦平县的县委副书记常金超在26日上午赶到了金山岭长城处理。他表示目前最重要是的稳定村民的情绪,不要发生两方械斗的事。他说还没有与司马台方面沟通过,因为属于不同行政区划。

争议长城景区平面示意图

  残长城维修受阻挠
                 
  长城管辖权之争,受伤最深的还是长城。在“谁开发,谁管理,谁受益”的政策下,争执使得长城的修缮计划长期搁浅。
                 
  26号下午,记者在金山岭长城小弧顶楼附近看到,长城墙体多段出现了缺口,马道、阶梯、垛口、敌楼都有严重破损,部分长城甚至坍塌中断。连接小弧顶楼与大弧顶楼的“文字砖”长城破损严重,游客只能从城墙外绕行,无法登赏“麒麟影壁”。
                 
  在残破的城墙外,堆放着原本用来修缮长城的砖块和石灰,木支架也散落在地。据金山岭的郭中兴介绍,去年10月15日开始,他们往上拉这些维修材料,刚一开工,司马台长城方就派了保安与一些老头老太,往长城上一坐,不让修。等工人一走,又把木架子推倒,把石灰往山下推。修缮工程一直拖到冬天后,工程队只好撤了,把更多的建材堆放在山下的管理处。
                 
  郭中兴还介绍,前年10月,弧顶楼突然坍塌,他们组织抢险修理,因司马台方阻止没修成。“当时说的是我们没有相关文件,现在一年后我们有文件了,还是不让修。”郭中兴指的文件是国家文物局于去年5月9日对河北省文物局关于金山岭长城四眼楼到后川口楼修缮方案的批复。金山岭方根据文件精神,请河北省古建所设计,并由承德市古建施工处施工。记者在现场看到,弧顶楼一圈到现在还塌着。
                 
  司马台长城管理处爽快地承认了曾阻挠金山岭修长城。他们的理由很直白:如果让金山岭的人修了,这段长城在法理上就归金山岭了。“在范围没划定前,不能让他们修”。“我们也在积极准备维修。”司马台长城管理处的齐春禄表示,目前正在招标,400万的国家资金已经到位。国家文物局去年8月17日也批复过北京市文物局一个类似的修缮方案。
                 
  长城管理缺统一规划
                 
  去年11月,滦平县文管局把司马台长城管理处告到滦平县巴克什营法庭,理由是阻挠施工。法庭判决司马台长城管理处不能阻拦施工。后者不服,上诉至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德市中院今年3月2日下达终审判决,由于长城不适用于中线分割的管理方式,它的管理权归属只能由国家文物局决定,但是国家文物局先后两次批复的长城修缮方案,存在9座敌楼重叠批复的情况。因此争议地段的管理权属不清,应该先由相关部门作出决定,承德市中院驳回了河北省滦平县文物管理局的起诉。
                 
  因此,解开双方矛盾的“钥匙”就是划清长城管辖权。司马台长城方的副总齐春禄甚至说:“如果国家文物局给个划定,司马台长城就到12号楼,我们也认了。如果划到18号楼,我相信他们也会认。”
                 
  对于重复批复的问题,昨天下午,国家文物局文保司司长顾玉才没有作出回应,不过他说:“我们无权对这段长城作出划定。因为这事已经涉及行政划界”,“长城一边在河北,一边在北京,不能把它劈开来修。”
                 
  事实上,国家文物局曾在去年12月组织北京、河北、承德、密云四地的文物局进行协调,目前的口径是有结论之前,双方先都不要动工维修。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认为,司马台与金山岭的长城管理权争议很有典型意义。一方面是出于经济利益产生的争夺;另一方面则是未开发的荒山野岭,互相推卸管理责任。董耀会介绍,金山岭和司马台的问题并不是孤例,在辽宁与河北交界的九门口长城,也存在管理权的摩擦。但在长城、大运河等跨行政区文物的管理中,长城的问题是最明显、最突出的。
                 
  “这还是政府整体规划的事。”董耀会表示,这反映了目前对长城的整体管理还成问题。都是地方自己开发,缺乏全国整体的统一规划。董耀会认为,对于跨行政区属地管理的长城,应由相应的政府机构合作成立联保组织,协调矛盾和争议。这项建议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长城保护管理条例》的立法研究中进行论证。今年年初,国务院法制办曾就此条例召开专家论证会,但目前还没有出台的时间表。

(编辑:卢若情)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明长城遗存不足2500公里 保护长城刻不容缓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