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民间抗艾 无言的承诺 > 高耀洁素描







·
手机实名制年底出炉? 一亿用户将进行身份登记 01日
·
发改委负责人详解价格走势:粮价稳住今年物价 30日
·
新农村建设正在破题 中央提出五句话二十字要求 30日
·
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成效显著 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30日
·
两部委出台政策 鼓励社会资本发展城市公共交通 30日
 
高耀洁:警惕!以“HIV”的名义行骗

2005-12-01 16:44:34 南方周末 高耀洁口述 记者沈颖整理

相关新闻:
·高耀洁:诈骗艾滋病人比歧视更可怕 2003-12-01
·高耀洁:一个人防艾的坎坷历程 2003-12-04
·高耀洁誓将“防艾”进行到底 2003-12-01
·目睹艾滋病人的死 她从此走上防艾路 2000-11-28

因揭露骗局,“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成为被告

  我防艾的这几年,也是和骗子周旋的几年。

  从1999年8月15日到现在,6年多时间里,我共接到了上万封来信,其中骗子的信有近千封。

  他们借行医之名,用尽各种伎俩,比如找“名人”题词,胡编乱吹什么祖传“秘方”,宣称自己“已经攻克了艾滋病,自制的药100%有效”,“得了艾滋病后,坐上他发明的椅子,摇几下子就好了”。

  有一个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人却自称“国宝”,说他发明了能治愈艾滋病的药酒,还写信给我,要与我合作“赚大钱”。实际上,喝他药酒的病人反而加速了死亡。

  我公开揭露他大发“艾滋财”的骗人把戏,他却告我侵害了他的名誉权。他败诉后专门建立了一个网站,天天骂我。

  更令我感到担忧的是这两年新出现了不少“高级骗子”,他们巧妙地设置了种种陷阱,大发“艾滋财”,我竟也上了不少当。

  说谎谋利的群体

  他叫老钱,2001年3月,我下乡调查艾滋病疫情时认识了他。他有5个孩子,老二、老五和两个侄子因卖血感染了艾滋病,老二和他的侄子已死亡。

  我很同情他,他是基层村干部,我对他挺信任。他要搞防艾宣传,我就送他很多资料,今年他又说要在村里办图书馆,我又给他不少书。他每次来我也给他些钱,少则50,多则200。

   2005年春,他来时变样了,有防艾组织资助了他,名片上已印有“某县某乡艾滋病救助协会会长”字样,后来有村民告诉我:“此人在90年代就是‘黑血站’头目。”

  后来他来找我,口口声声不要书,只要钱。

  8月31日,我又接到一封老钱所在大队一个村民的检举信,说老钱利用负责发放国家给村里艾滋病人和艾滋遗孤生活补助的权力,长期从每个人人头上克扣钱,少则10元,多则70元。他有好几个亲属一直冒充艾滋病人领取国家补助。最近他还钱给自己儿子买了个“村主任”的官当。

  在庞大的撒谎群体中,有公然敲诈来救助他的人上万元的HIV感染者,还有借收养艾滋孤儿骗取社会捐助的收养家庭。有个孩子,我每年都给他寄钱,以为他上了中学,结果发现寄给他的钱都让叔叔领走赌博了。孩子却在河里挖沙,背都驼了。还有个叫高丽的女孩儿,被山东的一对夫妇领养,原本以为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没想到领养家庭却把她当成了摇钱树,到了冬天,她每天吃的花费不到4块钱。

  我已经79岁了,所以在这两年还遇到了不少心怀不轨的“接班人”。他们来信、来电、来人要求“接我的班”,以我的名义成立基金会,接收外来捐款捐物。

  他们通常这么劝我:“您老年事已高,防艾工作需要年轻人来干,我想本人是最适合人选。”这些人以中医为多,也有政工干部等,但我问他们艾滋疫情和防艾知识,却一无所知。

  组织性诈骗

  更高明的陷阱是利用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成立某些组织骗取公众同情,实施诈骗。

  他是个中年男人,叫张财(化名),农民出身,90年代初去北京打工,认字不多但人很聪明,他自称是“北京关心下一代”委员会成员,多次打电话向我求助,大谈艾滋病人、孤儿之困苦,要搞援助,并声称在他老家南阳自费建立了一个“关爱中心”,给艾滋病人发放免费药物。

  我曾赶去他家调查,他家新建了漂亮的四合小院,问他艾滋病人和艾滋孤儿在哪,他说:“一会儿就来了……”我一直等了一天,也没见一人来张财家。

  2004年11月,我在北京见到了“北京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许多人士,查无此人。

  近来北京地质大学学生告诉我,张财又跑到北京实施诈骗去了。他在北京房山区租房搞了个所谓的“北京关心下一代青少年健康研究所”,到处募捐,向外国大使馆、各大高校发电子邮件求助。这位大学生说他们很多同学都信以为真,表示同情与支持,甚至把自己吃饭的几块钱也省下来资助他。可到了他所谓的研究所,这位大学生发现房中空空,没有任何防艾宣传品。

  我要写文章说出真相,有人制止我:“人家知道了,哪还敢给艾滋病事业投钱?”但我不忍心看着这些陷阱蔓延。

  现在真心为艾滋群体服务的组织也有,可惜在数量上甚至还没那些昧着良心做事的所谓救助组织多。我希望国家能立法保护好的组织,取缔坏的组织。

  我说过,我自己不搞社团,就一个人做防艾事业。我这么大岁数了,只希望留得清白在人间。(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高耀洁誓将“防艾”进行到底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