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地市

“我”心中的小平
·
邓小平家人接受采访回忆伟人的平凡生活
·
吴德广:随邓小平副总理访日散忆
·
永不忘却的记忆 ——保健医傅志义眼中的邓小平
·
冀朝铸:我为小平当翻译
·
李炎唐:邓小平就医301
·
钱信忠:忆小平同志关心医务卫生工作
·
林月琴:对小平同志的片断回忆
·
亲人眼中的邓小平
·
张震:在邓小平同志领导下作战与治军
人物专题库

·毛泽东诞辰
110周年
------------------

·周恩来诞辰
105周年
------------------

·雷锋精神
今何在?
------------------

·吕日周
这个人
------------------

·文坛巨匠
——巴金
------------------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邓小平百年诞辰 > 深切怀念邓小平
汪锋:忆小平同志关心对台工作二三事

2004-07-25 15:57:18 新华网 汪锋

  小平同志生前对祖国统一大业极为关心,而对台工作更是时刻萦绕在他的胸际。从对台工作的大政方针到做台胞工作的细节,无不授透着他的心血。

  记得1981年10月,我奉调自新疆返京。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廖承志同志建议组织上安排我到对台小组工作,担任副组长。没过两天,小平同志找我谈话。他说,中央决定你任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我给你加上“专职”两个字,已经通过了。对台工作是大事,需要专职的人专门做。现在专做此事的人还不够多。他还饶有兴致地谈起了自己关于对台工作的设想和展望。

  很快,中央书面通知下来了,我的任职名称确实有“专职”二字。我很看重这两个字,它不但是小平同志对我个人的工作要求与关怀,更体现了他对对台工作的高度重视。同时,也反映出此时小平同志已注意到对台工作机构的规模和专业化问题。几年后,他批准成立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1982年7月2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廖承志同志致蒋经国先生的信。这封信情真义切,文采斐然,海内外传诵一时,反响很大。其中引用的鲁迅诗句“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更为大家称道不已。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写这封信是小平同志的意思。而且信的主旨也是他和廖承志同志商定的。并由小平同志亲自批示发表。他还关心此事的具体细节,让我与广播电影电视部、《人民日报》等单位协调,研究以何种方式发表效果最好。

  这封信的字里行间表现出小平同志不仅是胸怀宽广的伟大共产党人,而且是心系统一的最真挚的爱国者。信中有些话语,微言大义,直到1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才完全明了其中的真谛。

  比如:

  “当今国际风云变幻莫测,台湾上下众议纷纭,岁月不居,来日苦短,夜长梦多,时不我与。”

  “局促东隅,终非久计。明若吾弟,自当了然。如迁延不决,或委之异日,不仅徒生困扰,吾弟亦将难辞其咎。再者,和平统一纯属内政。外人巧言令色,意在图我台湾,此世人所共知者。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吾弟身后事何以自了。尚望三思。”

  联想到近年“台独”势力甚嚣尘上,美国军舰驶近台海,蒋氏父子陵寝也遭物议等事实,邓小平同志、廖承志同志当年的眼光是何等敏锐,何等长远。

  1983年6月26日,我陪小平同志会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这次会见的谈话要点,后来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即那篇著名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设想》。小平同志当时年近八旬,但身体硬朗,思维敏捷,言简意赅,条理清晰。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平同志接连说了几项可以和不可以,进退有据,分寸把握得很准。即:(台湾)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但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可以有自己的军队,但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

  谈话还对台湾回归后如何实行“一国两制”的具体内容做了系统、全面的表述,成为此后相当一段时间海内外舆论的焦点,也是对我们的工作最好的指导。

  小平同志日理万机,但据我任职期间的记忆,从1981年到1985年,所有对台小组的重要报告他都批阅过,很多台办的重要客人他都接见过,有的甚至见过多次,他这种不同寻常的关心与支持,不仅对我们台办的同志是极大的鼓舞,而且使不少对共产党心存疑虑的岛内外人士豁然开朗,从此成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衷心拥护者。

  记得有一对台胞夫妇,因先生在岛内被诊为不治之症,慕名来大陆求医,并与我们接触。台胞表示愿为两岸沟通做些有益的事情,并提出可否见小平同志。我们的报告交上去不久,小平同志就批复同意,并在人民大会堂北京厅热情地会见并款待了他们。

  小平同志和蔼可亲,与他们一见如故。说起在台湾的故旧更是如数家珍。他不厌其烦地向台胞介绍“一国两制”的具体方针政策,反复讲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道理,并详细、认真地询问台湾的有关情况。他请台胞共进午餐,席间气氛融洽,小平同志用茅台酒招待客人,频频与他们碰杯。台胞深受感动,也屡次向小平同志敬酒。考虑到他的健康,最后几杯由我代饮了。小平同志还向台胞推荐他们难得一见的哈密瓜,并对我说,你在新疆工作过,给客人介绍一下哈密瓜为什么这么甜。还建议我陪他们去大西北转转。他还关切地询问台胞病情,指示我们,客人点名的专家都要请到,没点名的好医生也给他们推荐几位。台办的同志认真完成了这项工作,台地为“和平统一”奔走。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小平同志逝世的噩耗传来,我已接到多位台胞的致哀电话,虽相隔千里,我也能感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哀痛。

  我与小平同志相识在陕北,迄今已有60年了。这期间的大部分年代,不论是在陈谢兵团、民主三十八军,还是在甘肃搞“包产”,直到“文革”后赴新疆、到台办,参加政协,退居中顾委,我都是在小平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在我几次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给了我莫大的关心与支持。我对他的感情日久弥深。虽然对他过世已有准备,一旦成真却仍心痛难忍。音容笑貌,宛在眼前。小平同志是四川人,自然嗜辣,尤其喜欢陕西的一种名叫“大红袍”的花椒,我每年秋天都要给他送一些,20余年从未间断。遗憾的是,今年送不到他的餐桌上了。在小平同志逝世一周年之际,我更加怀念他。

  (作者曾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2月版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谷牧:小平同志领导我们抓对外开放
下一条:袁宝华:千秋功业永世流芳
相关新闻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