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农民工在城市 > 农民工心声







·
记者明察暗访 揭秘杭州10家民营医院敛财术 22日
·
建设法治政府第二年——走向“责任政府” 22日
·
李毅中:高危行业整治每行业抓一两项 狠抓一两年 22日
·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就消费税政策调整答记者问 22日
·
侵华日军老兵赴哈尔滨指认化武遗留地点 22日
 
农民工一次8日免费旅游:很多“第一次”实现了

2006-03-24 10:54:10 工人日报网络版 师英 陈玉杰

相关新闻:
·农民工:如果总理的话很快贯彻 咱心里就少了疙瘩 2006-03-08
·调查:收入及文化程度制约进城务工人员文化生活 2006-03-01
·杭州:25元电影票价挡住外来民工渴望的眼神 2006-03-06

  4个月过去了,农民工陈道信和他的工友们依然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坐飞机去了趟云南。原始森林、星级酒店、中缅边界线……短短8天时间里,他们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感动。

“我们正在计划让工地上的农民工每人都能出去玩一趟。”3月16日,组织农民工出游的发起人邢洪杰在接受采访时,这样描绘他的美好愿景。

农民工:“我42岁了,第一次坐飞机”

42岁的陈道信做梦也没有想到,2005年11月,很多难以奢求的“第一次”在自己身上实现了。

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太让人激动了!”出现在笔者眼前的陈道信高高大大,头发略显凌乱,神情有些拘谨,回忆起第一次坐飞机的经历,陈道信眼睛发亮。

 “我42岁了,第一次坐飞机,座位上ABCD的编号折腾了我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座位。飞机上升的时候,感觉耳朵很难受。后来,空姐拿来食品和饮料,我不知道多少钱,也不敢买。身边有人跟我说那是免费的,我才要了一杯咖啡。那是我第一次喝咖啡,感觉味道有点苦,又有点甜。”

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门旅游,第一次见到了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第一次住星级酒店,第一次跨过中缅边界线……对于一个干了20多年体力活的农民工而言,这些“第一次”非比寻常。

  陈道信是北京城建二公司市政项目部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老家在河南商丘。去年11月,他与另外7位农民工一起度过了难忘的“云南之旅”。

“去的时候啥都不用带,行李箱、旅行帽都是统一发的。去机场有车送,回酒店有车接,连照相的胶卷都是发的。我没想到农民工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家里的亲戚朋友都听说这事了,问我坐飞机啥感觉,我说没啥感觉,坐了就知道了。”陈道信说。

旅游领队:“我们没做什么,可他们却感激得不行”

“就是感觉他们太自卑。”带领农民工去云南旅游的领队王烨告诉笔者,“出去玩的时候,他们跟在职工后面,什么要求都不提,就是抢着给我们拎包、拿箱子。”

“我通知他们去旅游的时候,他们那个高兴劲儿真是没法形容。有个叫孙耀松的,问我能不能推迟3天再收他的身份证,我当时急着买机票,还嫌他磨蹭,后来才知道他专门回了趟河南老家拿身份证,又不好意思跟我讲。”

“在昆明住的是星级酒店,晚上11点的时候他们还在楼道里转,问他们咋不进去,他们说打不开门,我才想起那门是刷卡的。进房间后,他们又找不到电灯开关,也不知道淋浴器怎么用。”

“农民工兄弟实在太纯朴了,我们都觉得真的没做什么,可他们却感激得不行。后来我们免费给他们冲洗了好多照片,因为他们特别想给家乡的人寄回去……”

旅游组织者:“农民工怎么了?农民工也是人!”

“我现在啥也不想了,就想把活干好,要不咋说得过去,咋对得起我们邢经理!”陈道信对笔者说。

 陈道信所说的邢经理叫邢洪杰,是北京城建二公司市政项目部的负责人。8位农民工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就是由他带来的。

“当时怎么想到给农民工提供免费旅游的机会呢?一个人4800元,可不是一笔小开支!”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的一处工地上,笔者问邢洪杰。

 “农民工怎么了?农民工也是人!他们也有尊严,我就是从农民工干起来的!”邢洪杰情绪有些激动,“我今年44岁,20岁那年入伍,转业以后在北京城建公司当工人,木工、钢筋工、装卸工、电焊工、瓦工啥都干过。我特别知道农民工的不容易,所以尽可能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他们一年四季不着家,一天到晚干活,那个苦谁能体会?”

“我打算每年都举办这样的活动,争取让工地上的农民工每人都能出去一趟。”邢洪杰说。(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农民工:如果总理的话很快贯彻 咱心里就少了疙瘩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