鎵句笉鍒伴〉闈
鍗楁柟鏃ユ姤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消费者权益 > 医药美容







·
广电总局:电视选秀禁止“未成年”“麻辣评委” 14日
·
我国自主研发新型高级教练机L-15首飞成功 14日
·
教育部部长周济:“八荣八耻”要引入课堂 14日
·
高强自感压力很大 相信五年内看病难问题会缓解 14日
·
北大校长称调查教授涉嫌抄袭 研究生造假罚导师 14日
 
收高额美容费 广州三家美容院玩“失踪” 

2006-03-16 11:18:08 南方都市报

相关新闻:
·美容行业何时告别“小、散、杂、乱”? 2006-03-10
·正规美容医院叫卖“迷情粉” 院方称系医生个人行为 2006-03-14
·美容“丢脸”遭丈夫嫌弃 欲哭无泪要找回尊严 2006-02-21

  有关专家认为番禺逸村美容院涉嫌刑事诈骗
  
  欧小姐最近遇到了一件倒霉事:2005年3月,自己花4800元在广州市番禺逸村美容院购买了一张美容卡,谁知才用了9次,这个美容院就已人去楼空了,而此时距离开卡时间还不到一年。如今,欧小姐卡中尚剩余几千元美容费,却难以追讨。

  实际上,倒霉的人可不止欧小姐一个,这个无良的美容院竟然是一个连续作案的“老手”。
  
  美容院大唱“空城计”

变身过程

(以下三家美容院的负责人均为同一人)

中山五路花田一道美容院

(突然搬迁,通知顾客转往逸村)

番禺逸村美容院

(收取高额会员费后,人去楼空)

越秀区“粉蓝部屋”美容院

(继续收取6800元至3万元的会值卡费)

  今年过完年,欧小姐来到位于番禺大新商务中心的逸村美容院想做个面膜,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美容院竟然人去楼空。她的美容卡里还剩4000多元未用。

  欧小姐告诉记者,她这个美容卡叫“星星卡”,需4800元才能办,而更高级别的还有“月亮卡”和“太阳卡”,办“太阳卡”需2万元,而且全都是一次性付清。

  欧小姐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选择这间美容院,是因为客人可以享受比较舒适的房间环境和配套服务。“但这一切都是假象”,欧小姐说,这个美容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逐步取消了配套服务,如修甲、沐足,“最后连服务员都没了”。去年12月,欧小姐再次到逸村时,这个原来有着三层楼豪华装修的美容院竟然已经搬到了门口的空地上,而顾客只能在临时搭建的简陋小木屋里做美容。销售小姐坚称是由于消防整改临时搬动。欧小姐要求退卡遭到拒绝。

  1个多月后,逸村美容院“人间蒸发”,欧小姐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的任何人。
  
  逸村美容院变身“粉蓝部屋”

  今年1月份,欧小姐向广州市12315投诉了逸村美容院。12315将该投诉转到番禺区消委会,但该单位负责人表示,这个情况已经有很多人投诉了,这家美容院已经不在番禺,所以无法受理。

  执着的欧小姐于是决定自己寻找“消失了”的逸村美容院。经过多方打听,欧小姐终于找到了它,而此时它已变身为“粉蓝部屋”,地址也搬到了广州市越秀区连新路21号,而且其负责人和番禺逸村美容院的负责人同为一人,都是一名叫龙少羽的女性。

  欧小姐发现,这家位于连新路的“粉蓝部屋”与番禺逸村美容院的经营手法惊人相似:开办会值卡,价格从6800元至3万元多不等。令欧小姐诧异的是,“粉蓝部屋”仍大摇大摆使用着逸村美容院的美容产品,并且员工也有许多是原班人马。

  对于欧小姐,该美容院负责人并没有对她表示歉意,也没有解释悄悄搬走的缘由。
  
  逸村美容院涉嫌刑事诈骗

  如果说番禺逸村美容院的“消失”是一个偶然的话,“粉蓝部屋”的出现更像一个必然。广州市消委会表示,“花田一道”及“逸村”的负责人同属一人,而“花田一道”美容院也曾在去年玩“消失”。

  去年4月,常某到中山五路花田一道美容店做美容,他缴纳9438元办了美容卡。不料一个多月后,花田一道门口突然贴出搬迁通知,通知持卡人要美容到洛溪新城逸村美容院。因为美容地点改变路程较远,常某要求退款遭拒。

  无独有偶,去年消费者黄某在“树一派”生活店西湖路分店做美容,后来得知分店关门被要求到洛溪“逸村”做美容。但是,黄某去洛溪“逸村”后,发现原来“树一派”约定的许多项目已经不做,且货不对板,服务缩水。

  越秀区消委的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逸村”这种卖卡之后逃之夭夭的情况已涉嫌刑事诈骗。

  广东省消委会的法律顾问黄志威表示,像“逸村”这种情况很明显属于恶意逃避债务,涉嫌刑事诈骗,性质非常恶劣,消费者可以联合起来报案。

  针对“逸村”的经营手法,工商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这种卖卡后关门大吉的做法已经超过了一般的消费纠纷,建议消费者向公安部门报案。
  
  广州美容业首推“先期赔付”制

  广州市消委会表示,“花田一道”与“树一派”美容店关门拒客,既不退款,又擅自把服务转移给“逸村”,属违反法定和约定义务的行为。“逸村”有义务退还所欠消费者的服务费用。

  近几年,美容店的信誉问题日益突出。记者了解到,今年广州市消委首先在美容行业推行了“先期赔付”制度,就是让美容企业先存一些钱到消委会的专用账户里面作为保证金,如果消费者因为购买或使用美容产品受到侵害,而这个美容企业又不及时解决,那么消委会就用这些钱先赔给消费者。(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让假药现形 光靠我一个老头子办不到”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