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关键词索引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扫描 > 儿童防治艾滋病特写
探访云南艾滋病遗孤村:他们何时卸下生命重压?

2004-06-14 03:38:55 春城晚报 李辉 张金莹

相关专题: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扫描

  南方网讯 在云南边陲有这么一个地方:清澈的蓝天,一尘不染,让人寻不到一点杂念;漂浮的白云,变幻万千,流动着一种只可意会的美……这就是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新城乡。

  然而,自然旖旎的风光,并没有换来当地村民轻松闲适的生活,毒品的阴霾却弥漫其间,酿出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剧。

  谈到毒品,村民无不痛心疾首,扼腕叹息,随之而来的是艾滋病病毒的肆虐,夺去无数生命的同时,留下一个个无邪却无助的稚气面孔。

  51名艾滋病遗孤生活在这里。

  探访艾滋病遗孤村

  盈江县与缅甸联邦共和国接壤,国境线长214.6公里,无天然屏障,主要边境通道6条,自然通道33条。边民来往频繁,境外毒品不断渗透,吸毒贩毒形势严峻,盈江县已成为云南省遭受毒品危害最严重的县市之一。全县吸毒人员遍及城镇和乡村,每百人中就有1.6个吸毒者,占全州总数的近1/3.而少数民族吸毒人员高达70%以上。吸毒者吸毒时互用针具,艾滋病感染者逐年增加,许多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由此家破人亡。而许多本应和同龄人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生活的孩子,却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可怜遗孤。他们的父母留给他们的,只有令人凄楚的孤独无望和无尽的艰辛坎坷。小明(化名)和小敏(化名)就是这51名遗孤中的两个,因吸毒感染上艾滋病的父亲,4年前离开了人世,母亲含恨离家出走,将年幼无知的姐弟俩丢给了78岁的老奶奶。

  一个艾滋病遗孤家庭

  6月4日下午4时许,在盈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段生厚、盈江县妇联副主席徐绍梅、新城乡妇联主席刘艳仙的陪同下,记者一行顺着崎岖的山路,来到了新城乡新城村。整个村庄被缠绵的阴雨笼罩着。正值农忙时节,村民大都冒着细雨下地插秧了,几乎家家都是“铁将军”把门,村头只有几个闲散的男子聚在一起。本就沉寂的新城村越发显得没有一点生机。

  在小明和小敏家,破旧不堪的木门深锁着,门缝里几只鸡鸭觅虫的跳动,昭示着生命的存在。土墙经凄风苦雨的吹打后早已颓败滑落,院墙外围随处可见掉下的土渣。

  见有人在门前张望,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拖着蹒跚的步子,一瘸一拐地“快步”奔来。随行的新城乡妇联主席刘艳仙说,“小明的奶奶来了。”

  老人的身子几乎弯成弓形,瘦弱得令人寒心。老人说,她今年已78岁,早已干不动农活,为把两个可怜的孙子孙女养大成人,她靠好心人给的一点钱,养鸡生蛋,养家糊口。

  走进内院,只有几个早已褪色且开裂的木凳,躺在一棵西西里(音译)树下。竹质的厨房虽已露天,却收拾得干干净净,大堂的墙壁上,几张孩子的奖状特别醒目,也给这个几近崩溃的家庭多少增添了些许温馨和希望。

  艾滋病曾一度以狰狞的姿态傲视着这个伤痕累累、一贫如洗的家。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位仅会几句汉话的老人说,自己永远忘不了儿子梁刚(化名)的死。儿子走了,孙子孙女跟她相依为命,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他们抚养大,也不敢想自己到死会不会瞑目。说着说着老人已是泣不成声……

  毒品制造艾滋病遗孤

  靠着随行人员的翻译,记者随着老人的哭诉回到了这个家庭噩梦般的过去:梁刚刚结婚时靠做点生意维持生计,日子还算过得去,但从1993年染上毒瘾后,却变成了一个游手好闲、彻头彻尾的“瘾君子”。为了维持毒资,他不仅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家里的东西也被他偷偷地变卖个精光。后来,偷鸡摸狗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常劝告其戒毒。有次,老母将自己和儿子一起锁在家里,陪着他一起戒毒。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到了第五天,梁刚实在忍不住毒瘾的煎熬,自撞房墙,头破血流,老人心如刀绞,仍然坚决地说:“就是撞墙撞死,我们也不让你去吸毒!”但家人的努力并没有达到最终目的,梁刚再次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更可怕的是,他因吸毒染上了艾滋病。妻子在生下小明后不久,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后,梁刚更加有恃无恐,而且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对家人拳脚相加。家人虽忍受不了,但也没有办法。直到2000年,梁刚被艾滋病“牵手”西去。期间,小明被寄养在姑妈家,一晃就是10年。但由于姑妈家光景并不好,子女太多,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小明和姐姐又回到奶奶的身边。至今,小明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模样已经没有一点印象……

  孩子们艰难度日

  下午6时左右,小明放学回来,见到有生人,他有些害羞,头一直低着,紧靠在奶奶身边。他不怎么说话,有点木讷,高鼻梁,一双大大的眼睛,特别招人喜欢。

  小明今年12岁,读小学4年级。他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最大的梦想是当个画家,用画笔去描绘美好的生活。他指着一幅自己画的鸟图说,树上的两只小鸟代表自己和姐姐,觅食归来的大鸟代表爸爸、妈妈,他虽然恨他们,但仍想有个完整的家。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敏14岁,但她的懂事大大超出记者的意料。她觉得周围同学都对她不错,没人歧视她,她也没有自卑感。当记者提及她愿不愿意将自己的事讲给别人听时,“愿意!”,她十分干脆地答道,“我要告诉大家,吸毒有多大的危害,而且你帮我写的东西,记录的是我的历史,长大后,我要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我挣了钱,一定要给奶奶买好多东西,让她享享福……”

  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老人用袖抹眼泪。她说,经常有领导来到她家看望,有的好心人还给他们留下了几百元钱,老人用这笔钱买了10多只鸡,鸡下蛋,蛋生鸡,现在已有了100多只鸡。老人就用卖鸡的钱,供孩子读书。

  谈话间,门缝里挤进来一个人头,目光呆滞,神情木然。小明说:“这个小朋友跟我是一样的,没有爸爸没有妈妈!”

  还有更多的遗孤

  同村的小强(化名)也是一个艾滋病遗孤,今年15岁,读小学六年级。他的父亲吸毒后,父母经常吵架,而且动辄将小强作为发泄的工具。父亲染上艾滋病死后,母亲也因艾滋病无情地弃他而去。在母亲就要离开人世的当天,当时年仅7岁的小强抱着妈妈的头痛哭不止,哭声引来了一墙之隔的邻居段聪芬,她跑到小强家里,将跪在母亲床边的小强紧紧拥入怀中,动情地说:“孩子别哭了,以后就到我家去,肚子饿了我给你饭吃,不敢睡觉我陪你。”

  段芬聪说,刚开始收养小强时压力很大,因为村民对艾滋病的重重顾虑,加上小强的特殊家境,她家加工的饵丝、米线曾一度卖不出去,当时,人们不知道艾滋病是怎么传播的,担心吃了她家的饵丝、米线后会染上艾滋病,她家的生意几乎垮台。但这些没有动摇她收养小强的决心。后来,她去医院给小强专门做了检查,告诉大家小强没有染上艾滋病,她家的生意才慢慢恢复如初。在段聪芬家,记者发现她家一间厢房里还躲着一个小孩,不敢出来见我们,段聪芬说,那是她收养的另一个“艾滋孤儿”小杰(化名),今年11岁,父亲也因吸毒染上艾滋病死去了。小杰的母亲改嫁后,小杰也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段聪芬夫妇收养小强后,当地的民政部门按每月15元的标准作为生活补助发放给他们,去年艾滋病孤儿社区寄养关怀项目中,省红十字会有关部门专门筹资,将补助金额提高至每月120元,另外加补200元的学费,但只实施了1年的时间,现在小强的补助又回到了从前。段聪芬的家境并不富裕,政府的捐助加上微薄的收入,对他们来说,仍是杯水车薪。更令他们担忧的是,小强性格比较孤僻,不爱和人说话,有事也不愿意和他们沟通交流,而小杰不愿意读书,也不喜欢与人交往,现已辍学在家……

  禁毒举措防治艾滋病

  今年2月23日,盈江县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讨论通过的《关于在全县号召捐资解决禁毒戒吸经费不足的决定》,多少让遗孤空寞的眼睛看到了一丝希望。“盈江县人大常委会决定……号召踊跃捐资,……争取用4年时间,基本根除毒害……省、州驻盈江单位的全体在职干部职工,自2004年3月至2007年12月止,按年工资总额的1%捐资。同时号召全县各级各类企业、个体工商户、离退休干部、城镇居民等单位和个人捐资。”

  盈江县卫生局也采取了大量的措施:对遗孤建档管理,并定期随访;通过同伴教育、公开放映影片的形式向村民介绍预防艾滋病的相关知识;从今年3月开始,免费发放安全套600个,同时免费发放一次性注射针具。李红梅说,由于观念的差异,在农村发放安全套的工作并不顺利。

  盈江县妇联发动全县妇女,扛起禁毒大旗。新城乡、平原镇等乡镇的妇女,自发成立了禁毒联防队,三个联防队员帮助一个戒毒人员,帮助发展农业生产,对吸毒人员进行监督。妇女们还在村口设卡,阻断毒品的来源,阻止吸毒者与外界毒贩联系。新城乡芒环社的妇女利用农闲时间,将村中的吸毒人员组织到社管会,轮流值班,为吸毒人员守戒。

  记者手记

  记者采访的新城村,现有“艾滋孤儿”13人,父母染上艾滋病毒而双亡的有3家。今年5月13日,村民刀明威才死亡20天,妻子也死于艾滋病,扔下16岁和13岁的两个女儿,艰难度日。姐姐现已辍学在家,妹妹今年初考。姐妹俩的生活均由当地村民接济。

  盈江县卫生局项目办李红梅介绍说,盈江县受资助的艾滋病遗孤为数寥寥,截至去年底,全县51名遗孤仅有18名获得了援助,许多遗孤的学费还没着落。2001年9月,全县资助了9名最为困难的艾滋病遗孤,2002年3月增加到11名,当年9月增加到15名,此后直到今年4月才增加到18名。补助按小学生每人每年300元的标准,中学生按每人每年500元的标准。受资助人数虽逐年增加,但面对经费不足的困窘,他们深感力不从心。

  盈江县艾滋病遗孤数量增长的势头,令人担忧。2002年,全县登记在册的仅有32名遗孤,而到去年底,短短两年时间,就净增加了19名。因吸毒而死于艾滋病的患者逐年上升,其后还会有多深的无底黑洞?还将有多少无辜儿童稚弱的肩膀,将背上本不属于自己的生命重压?(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杜绝精神病毒远离问题少年 艾滋病孤儿急需心理呵护
下一条:艾滋病猛于虎 “艾滋孤儿”出路何在?
相关新闻
沈阳卖淫艾滋女事件追踪:教养院为草率做法致歉 2004-06-08 02:48:44
教养院将艾滋卖淫女“清理”出院几致失控 2004-06-05 17:24:13
门牌标上“AIDS”标志 宜宾艾滋三女联手做生意 2004-05-30 10:21:50
揭开中原艾滋病爆发实情的普通医生桂希恩 2004-05-30 08:41:17
出生40天输血染艾滋 8岁女孩如何面对人生? 2004-05-23 08:10:50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