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站内检索
2004年12月27日
关键词索引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中国新闻
·
李金华树立新式官员榜样:不害怕“光荣的孤立” 27日
·
升息、基金、黄金 六大新鲜事构2004“理财元年” 27日
·
盘点2004年热门职位供需比:秘书最受求职者追捧 27日
·
国资委:国有经济从竞争性领域退出不符中央精神 27日
·
中国五人获“诺贝尔贡献奖”? 有可能是上当受骗 27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社会2004年终专题 > 2004人群
[农民工]“这城里何时能真正容下我们”——农民工心态实录

2004-06-22 04:04:29 新华社 曾志坚

相关报道:

宁波蔺草加工业里的特殊人群:患尘肺病的农民工

性饥渴讨薪偷窥抢劫——被妖魔化的民工形象

   南方网讯 记者近期在天津走访了一些农民工,发现他们普遍非常苦恼交不着城里朋友,觉得自己并未真正为城市所接纳,以城市人和农村人为界限的“一个城市,两个生活圈互相需要,但互不交往,彼此隔阂、隔绝,乃至对立”的现象比较严重。下面是记者采访实录。

  冯俊岩:我来天津10年未交着一个城里朋友

  我叫冯俊岩,今年39岁,安徽太和县人。1994年我和妻子翟秀花一起来天津谋生,迄今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整整混了10年。从拾荒到卖菜、卖水果,我现在有了一些积蓄,目前有两辆卡车,一辆做水果生意,一辆跑运输拉砖,每年还给家里的老人寄许多钱回去,10岁的儿子也在3年前接到天津上学,现在读四年级。按说我过得还可以,按你们城里话,算是成功人士。可是我有一大苦恼、困惑,这10年中不能说没有努力,可至今没有交着一个天津市的朋友。

  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如今社会啥事能不有个朋友好照应,不交朋友不行的。10年来,我努力维系着朋友圈子,经常交往的铁哥们也有二三十个,但细数起来,这三十来号虽然可以分为安徽老乡和其他外地来天津打工的人,但都是“同类人”,里头还真没有城里朋友,他们原本都是清一色进城谋生的农民。

  我10年没交着城里朋友,不是不想交,也努力过,但那是一面热,人家城里人根本看不起你。我天天卖菜、卖水果,跟一些人混过脸熟,有很少的人碰时见面搭个两句话,打个招呼、点个头,我就很知足了。有钱给他好处,也能交上城里朋友,可长不了。交朋友得有钱,有社会地位,才能长期交往。我们进城务工农民,谁和你交哇,要是农民企业家还差不多,城里人还要排队去乡里参观,等着接见。

  也有城里人主动跟我们交往,但那是用得着你的时候。力气活儿,干苦力啊,他们想起我们了,也满脸堆笑,很热情地找我们,有的人甚至喊爷爷奶奶。可一旦干完活儿了,用不着你了,扭头就走,有的下次碰个对脸也装作不认得,很难再交往下去了,有的还翻脸不认人。10件事儿里有一件没干好,他们就骂人,有的还打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他们根本也不是要平等交朋友,而是用你朝前,不用你朝后。还说什么“交你用你,是看得起你”。

  还有一种城里人也主动找我们交朋友,他们几乎都是城里地痞。起初我们不知道,听信了“有事找我们摆平”的话,以为在城里有了朋友,不受人欺负。可是乖乖,我们养不起他们,帮一点小忙,他们没完没了地找你要钱,赌博、吸毒、找小姐,赚的钱还不够他们花的。不给钱,他们就威胁这个那个,扬言找关系“治你”,还打人,跟掉进了陷阱一样,躲都躲不掉。最后花了好长时间,费好大劲才摆脱他们。你们天津人不是讲“治你”吗,我们可真给“治”怕了。

  过去说“出门三分瞎”,现在“七分瞎”也打不住。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不欺生的,还是好人多。有的人,家里穿不了的旧衣服送来,也让我挺热乎。附近有个英语老师,有时还辅导我儿子外语,这样的人就不错。

  钱祥骆:再怎么着我是进城打工的,这城里有我什么

  我叫钱祥骆今年19岁,来自河北省邯郸市郊区,目前在天津一家大型物业公司做保安。

  我10岁就辍学了,现在已经在社会上混了9年,保定、唐山、天津我都打过工。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从小在外面闯,怎能没些个事儿要平,没有朋友是不行的。每次出来,都是受朋友邀请,大部分工作,也是朋友介绍的。我现在有9个拜把兄弟,我排行老四,我们都不是城里人,但河北、吉林、山东、辽宁,哪儿的都有。我们无话不说,讲义气,管它什么事儿,只要哥们发话,对哥们有利,我们就干。你问我违法的事干不干,嘿,还真的很少想到。哥们么,以义气为主,我们想不了那么多,反正只尽量别把事情闹大了就得了。

  现在,我交的朋友很杂,有些不错,讲义气,有些就很差劲。我来天津快一年了,是老三把我从唐山叫来的。当时我在唐山已经混了几年,情况不错,一个月小一千块钱,老板很信任我,由我管货,把仓库密码都告诉我了。可老三说他想我,让我来天津,并说已经给我找好了一份工作。可我来了以后,根本不是那回事儿,一切都跟我说的不一样。我带了800块钱,一到天津他就借去了500块。

  一个月以后,我还没有工作,钱也花没了,就要他还钱,得吃饭啊。没想到他不仅不承认借了钱,还算帐,说房费多少,伙食费多少,末了我还欠他的。我当时就跟他急了,两人当场都动了手,打起来。我咽不下这口气,钱都给他吃喝嫖赌了,当天夜里,我找了两个弟兄摸他去了,要收拾他,结果他已经搬家了。直到现在,我知道他还在天津,他也知道我在找他,但他总躲着我,不露面,怕我打他。我好好的工作叫他弄丢了,还骗我的钱,我的朋友都帮着我,我学过拳脚功夫,这口气我迟早要出。

  说起交朋友,谁不想交城里的啊。可没钱没地位,人家看不上你。用你时是好兄弟,不用你时象垃圾一样扔一边。给颗烟抽,就是很大的恩德。我有几次这样的经历,就不再想着交城里朋友了。

  就说雇我的这家物业公司吧,居然明文规定第一个月白干,不给工资。负责人还说我们这些保安就是看门狗,而且是只会叫,不会咬的狗。小区里的一些业主稍不满意就说话带脏话,“养活你们干嘛”,骂街,还带上父母,真让我咬牙切齿,想动手。我们被业主打了,还要被经理带着去赔礼道歉,人都是有思想感情,有权利有尊严的,这是什么世道。有时候,我们老乡在一起喝酒聊天,越聊越气愤、失望,都觉得自己猪狗不如,好象自己不是娘生的,没人养活,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似的。不就是有钱没钱,有势力没势力,是城里不是城里的差别吗。有些哥们说,我们要团结起来做点事情,可是容易吗?

  是啊,再怎么着我是进城打工的,这城里有我什么!我才19岁,在城里闯了9年,现在混得心累,事事思前想后,想得头疼。我整不明白城里的事,也很孤独,我想回老家算了,不想在城里奔了。回家自由自在,说话人多,热闹。

  我们小进步,城市会大进步

  为什么农民工交不着城里朋友,觉得自己“不为城市接纳,艰难在城市”?记者在天津街头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和农民工。市民们一般回答说:“土包子老袒儿,没想过要和他们交朋友。”“他们那么脏,怎么可能互相交往。”“他们没有户口,没有个单位,没有个固定住处,上了当哪里找去。”“没有共同语言,在一起说什么呢。”“和民工交朋友,没有搞错吧,农民企业家还差不多。”等。

  农民工们则一般回答:“我们想交,可城里人谁瞧得起我们”,“我们没钱没地位,谁和我们交往啊”,“交城里女朋友?根本没想过,那是那辈子的事儿”,“没有交往机会啊,就是同在一个食堂吃饭,也不往一桌上凑合,根本不过话”,“啊,城里人跟我们交朋友?不欺负我们就是好人”,“越是大城市,越难结交城里朋友”,“城里有我们嘛,能赚钱寄回家就得了”等。

  冯俊岩和钱祥骆只是记者采访的10余位在天津务工的农民工的代表。面对城市和城里人,记者发现农民工普遍没有归宿、认同感,普遍有着遭受怀疑、轻视、歧视、排斥、侮辱的经历和见闻,普遍有着隔阂、害怕、畏惧、愤懑和抵触心态,有的甚至由此产生了对抗、破坏、报复等不健康心理情绪。据天津媒体和警方披露,城市里一些不爱护,或有意毁损城市公共设施的行为很多系农民工所为,如毁损城市雕塑、公用电话亭,偷井盖。至于农民工在城市作案犯罪,包括打架滋事、偷抢盗、团伙犯罪等,也一直呈现着高发势头。

  记者采访冯俊岩、钱祥骆时,旁边不时有老乡插话,“报纸、政府站在城市的角度,舆论太偏向了,对我们的负面宣传太多,好象坏事、犯罪等都是我们外地人、民工干的,其实我们也有好多好人好事”,“孩子们在学校里有纠纷,校长、老师也都是向着城里孩子”,“有的人说我们是穷鬼进城没好事”,“这城里有我们嘛,太让人伤心,赚了钱寄给父母孩子,多捞一些就完了”,“这城里何时能真正容下我们”,“现在的麻烦是,我们很多人的孩子已经在天津念书,哪天我们呆不下去,他们怎么办,回乡肯定不适应了,我们也只能想方设法呆在天津了”,“我们死后埋在哪里都是问题”等。

  他们反映“平民难交,知识分子和干部好交些,但当官的平常很难见着”。冯俊岩说,“我们是人,我们希望得到尊重,希望平等交到朋友。如果我们身在城里,却不能与城市交流,甚至受到歧视和敌视,就会很失落。我的朋友中,有的人受了欺负想不通,就想摆平、出气、报复,常常冒出些不大好的想法,有的想单干,有的想联手干。我也只能劝劝他们,别干傻事。但是,这儿受的气,总得在那儿出来,谁知道这气儿怎么出来。”

  19岁的钱祥骆也说:“我出门在外,家里人嘱咐最多的是'别犯事儿',他们怕我交的朋友多、杂,经不住诱惑,或者瞎讲哥们义气,走了邪路。”

  问到交城里朋友的途径,冯俊岩和钱祥骆及其工友、老乡们等,都说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出面,干部带头,创造一种社会机会和氛围,给以正确舆论引导,如组织一些联谊会,让民工有机会在与城里人的交往中展示自己的才华和优良品质,从而赢得朋友。城里人不是讲究结对子帮贫扶困吗,对我们民工也应该伸出温暖的手啊。他们还说,城里人有时比我们农民还势利,嫌贫爱富、分等级待人、欺软怕硬、翻脸不认人等表现得非常过分,希望政府和媒体能够做一些宣传工作,提高雇工单位和市民平等待人的意识,将一些城市公用福利与娱乐设施也对农民工开绿灯等,这也是所谓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方面么。

  他们还说,城市长期需要农民工,可却长期不能真正容得下农民工。虽然现在不搞大收容,我们呆得踏实些了,但城市和城里人应该更加敞开胸怀。城里人瞧不起我们,可其实我们已经是城市不可缺少的部分了,城里人离不开我们。一旦我们都回家乡了,城市恐怕就很难正常运转了。现在,我们不仅是城市形象的一部分,也是城市有效运转的关键环节之一,我们小进步,城市会大进步。如果我们身在城市,心理上、社会生活等方面却不被接纳,那我们很难产生归宿感,那我们怎么能爱上城市,真心为城市建设发展做贡献。现在天天嚷嚷加快城市化进程,缩小城乡差距,保障社会稳定,可如果农民工长期“身在曹营心在汉”,那是十分不利的。(文中使用了化名,冯俊岩真名为闫俊峰,罗向前真名为钱祥骆)(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私家侦探]踩在法律的界碑上——我国私家侦探十年历程回首
相关新闻
甘肃平凉发生塔吊坠落事故 5名农民工死亡 2004-06-06 11:09:07
民工只因擅自换车轮 被两管理人员扭歪脖子 2004-06-18 03:04:31
宁波蔺草加工业里的特殊人群:患尘肺病的农民工 2004-06-15 03:26:33
内保人员将民工打倒 数百工人围住行凶者 2004-06-06 15:49:05
鎵句笉鍒伴〉闈

缃戠珯绠浠-骞垮憡鏈嶅姟-璇氳仒鑻辨墠-鑱旂郴鎴戜滑-娉曞緥澹版槑-鍙嬫儏閾炬帴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杩濇硶鍜屼笉鑹俊鎭妇鎶ョ數璇濓細87373397 18122015068

ICP澶囨鍙凤細绮-20050235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